陈本峰是谁?还想骗下去?红芯浏览器致歉 诈完2.5个亿一句道歉就完事了 红芯与政府也没有特别的投资、采购关系(背景)

“那就是陈本峰。”有人大喊了一声。

在记者被赶出红芯大门之际,一个穿灰色T恤的男人擦肩而过。他拖着行李箱,脸上还有淡定的笑容。

堵在门口的记者炸了锅。几分钟前,他们刚被红芯从会议室里赶出来,一路护送到门口,不准拍照,不准采访员工。有人一肚子气,耗了一下午却空手而归。甚至有户外行业的记者也闻风赶到。

8月16日,红芯浏览器被爆出使用了Google Chrome浏览器的内核,它一直标榜是中国首个自主创新智能浏览器内核,而在一天之前,刚宣布完成2.5亿元的C轮融资。互联网瞬间沸腾了,下一个“汉芯”似乎近在咫尺。

政府和企业采购IT软件,最怕留有后门。红芯则有一长串吓人的客户名单:国资委、中车集团、中远海运、比亚迪、中弘股份、亿利集团。它还刚拿到2.5亿元融资,投资机构中不乏达晨、IDG、晨兴等知名机构。

在它官网上,“打破破美国垄断,中国首个自主创新智能浏览器内核”赫然醒目。红芯内核也与Chrome的内核Blink、Safari的Webkit并列。只是浏览器的下载链接已经撤下。

《财经天下》周刊来到红芯总部。在采访完COO高婧后不久,其他媒体也火速赶来。但红芯决定不再接受任何采访,开门送客。创始人陈本峰在深圳、在上海,各种口风从不同接待人传出。随即,开头那一幕就这样发生了。

在门口一番僵持后,红芯员工终于放弃了“我们都是新人,不知道那是不是陈总”的说法,答应了采访要求。

“如果我们没了,对中国也是个损失”

与外界传言相似,他是个木讷的技术男。因为并未跟公司商讨好口径,说话经常被打断。但他坚称自己是个做技术的创业者,“每一分钱都是靠技术挣的”。红芯与政府也没有特别的投资、采购关系。“如果能挺过这波,肯定踏踏实实做技术,再也不折腾这些了。”陈本峰这样说道。

对于陈本峰来说,他需要向媒体和公众的诸多质疑:红芯是不是假称“自主创新内核”,骗取国家采购?它又是不是下一个“汉芯”?

问:今天拆包发现,红芯浏览器用的是谷歌chrome的内核。可官网上写了“ 中国首个自主创新智能浏览器内核,打破美国垄断”,这是为什么?

答:我们从没有避讳,是基于chromium内核做的创新。如果我们避讳,我们就把文件名、图标、签名改了就完了嘛。这是很容易的事。

像浏览器,是很老的技术。即使谷歌和苹果从头写代码,也要写很多年。有前人的积累,我们就在开源的基础上做创新。这在行业内是很通用的事情。像chrome的内核,技术是基于safari的webkit,webkit又是基于别的内核。但谁也不会否认,chrome和safari是独立的浏览器。我们不会重复造轮子,创新也是基于前人。

问:你们的创新体现在哪?

答:我们有三个独特的功能:红芯隐遁、移动适配和私有DNS。这些创新都是基于chrome的内核做的创新。如果不了解chrome内核的上千万行代码,是做不到的。

就拿移动适配举例:很多企业的功能是基于PC开发的,很老,没有开发APP,也没提供接口。你要改,可能连PC端都宕机了。我们既不需要APP,也不需要API,就能在移动端上直接显示成移动端的样子,而不是把PC也页面直接压缩。

他们今天拆的压缩包,其实只是一个前端。要搭配管理后台才能使用。我们卖得是一整套方案,创新在管理后台才更会体现出来。

问:为什么提到“打破美国垄断”?

答:这个是说的私有DNS功能。你访问一个网站,要DNS查询吧。DNS就知道你上的每一个网站,什么时候访问OA,一清二楚。这有很大的隐私问题在里面。我们就能加密数据,做到DNS私有化。如果“打破美国垄断”这个说法让你感到不舒服,那我道歉,我们改。

问:有人说你们是新的“汉芯”,你们怎么看?

答:这个是老百姓对我们最大的误解。汉芯就是把标换了,申请国家基金,对民众来说不可饶恕。很多人觉得我们也一样,浏览器有什么可做的?360、腾讯也没怎么样。其实他们做的是消费级浏览器,我们是企业级的,还是有很多创新在里面。企业浏览器,我们做得非常深入。

你说我们没有创新,你就看市面上有没有别的浏览器,有我们的功能就好了嘛。没有,这就是我们创新的地方。

问:你们的名字“红芯”是中兴事件以后才改的吗?

答:我们从2016年8月12日,就像工商局提申请改了。直到今年2月才宣传这个事情。改是因为,原来叫“云适配”,但我们的服务不局限于适配了。你可以看我们公众号上的文字,宣传改名是在今年2月。我们内部,其实很早就把代号定为redcore,就是红芯。

问:有资料提到,你们“为国资委、中车集团、中远海运、比亚迪、中弘股份、亿利集团等数十家TOP级企业和大型政府机构提供服务”。你们从2016年才推出产品,开始商业化,是怎么这么快积累这些客户的?

答:我们赚到的每一分钱,都是基于技术。我们能实现上面说的三个功能,所以人家愿意买我们的产品。像国资委他们,不关心内核是不是chrome的,他们就关心功能。但他们确实知道,这是基于chrome的内核的。销售是完全市场化的行为。

问:投资呢?是否有国家的资本在里面?是怎么拿到的?科大讯飞回应并未投你们,为什么?

答:投资的大部分钱都来自民间机构。跟投的钱可能很少一部分是政府的,包括有些基金有政府的LP。科大讯飞那边不是上市公司投的,是它的一个产业基金投的。我可以保证,每一笔投资,每一笔销售,都是完完全全的市场化行为。是客户需要我们的三个功能,才买的。

问:你们商业模式是什么?营收状况怎么样?

答:我们提供软件、定制化服务,你付钱。我们目前还没有营收平衡,因为研发投入很大。虽然注册了6年,其实是一家5年的公司。营收规模在这个时间点,不太适合透露。

问:为什么紧急把官网上的红芯浏览器下载链接撤了?

答:因为我们从没接到过这么大的下载量。网上很多平台有备份的安装包,你还可以找到。

问:这件事对你们有什么影响?

答:如果处理不好,可能我们就再也接不到客户了。中国原创的技术并不多,我们是实实在在地做原创的技术,满足客户的需求。所以我们这次愿意沟通,沟通好了,我们才有明天。如果我们没了,对中国也是个损失,对客户也是个损失。

问:你们的宣传材料提到,“红芯它第一层意思是红,中国红。芯就代表浏览器内核。”这个怎么解释?还会沿用这个宣传吗?

答:我们的很多功能,都是基于对chrome内核的理解才能创新的。就是上面解释的。接下来,如果能挺过这一波,我们就踏踏实实做技术,再也不想搞这些事情了。

自称404页面的设计者

这一天对陈本峰很不容易,对高婧更是如此。她是红芯的联合创始人兼COO,负责商务。一位知情者说,红芯以前从来都是高婧对外发声。在四处救火的今天,她脸上仍保持职业的微笑。

“碰到这次的事,其实我们有一点欣慰,因为浏览器技术终于获得关注了。”高婧保持着前后一致的说法:红芯是基于Chrome内核的自主创新。“没有欺骗和隐瞒投资人,他们十分清楚,红芯用的是Chrome内核。”

虽然高婧嘴上这么说,投资人似乎仍然不放心。不断有电话打到她手机上,媒体的可以忽略,投资人不能不接。“您好您好!”她闪身出门外,跟投资人解释:国际上有四大浏览器,所有人都是基于开源代码创新。内核的“核”字,她确切告诉投资人是哪个字,又把chromium字母拼出来。

话题一转,提到自己的创业拍档,高婧抑制不住激动。她是在港科大的最后一年,认识的同学陈本峰。“他是技术天才。”高婧毫不犹豫地说,“他是我见过的,对浏览器最了解的技术全才”。

在微软的IE研发工作经历,似乎可以证明这一点。红芯官网上称,微软IE的404页面就是他设计的。对中国人,这个页面格外知名,这让陈本峰今天遭受了加倍的嘲讽。

根据高婧的说法,陈本峰在中科大自学代码,拿到了校内软件大赛的第一名。这对本科非计算机的他并不容易。这也让他直接进入了科大讯飞。今天科大讯飞对红芯避之不及,甚至直接否认了投资。在港科大念书后,陈本峰直接去了微软总部,从事浏览器研发工作。“是微软总部,跟微软微软中国还不一样。”她特别起强调。

高婧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内核确实是Chrome的,但增加了很多别的代码,做了云适配和安全功能。也是理解内核的一千多万行代码,才能加这些功能的。”她解释说,公司以前叫云适配,是做移动化这块业务,积累了不少客户,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所有的移动化项目都要先解决安全问题,后来就把安全作为一个独立的产品线,所以就有了红芯云适配和红芯云安全两块。

但气氛很快变得尴尬,她似乎并不太了解技术。在今天以前,红芯并未把技术解释当作宣传重点。据《财经》报道中,有红芯产品的知情人士称:“红芯最大问题在于过度宣传和模糊宣传,但初衷绝不是学汉芯要骗国家资金。它的那些客户也是销售一点点磕出来的。”这简单粗暴的宣传,也为今日埋下祸患。

但在红芯内部,似乎只有高管和PR火急火燎。员工仍在不紧不慢敲代码,盯着两个显示器。据红芯称,内部有员工近两百人,研发人员将近一半。《财经天下》周刊现场看到,工位很满,员工还在专心工作,摆东西的员工,偶尔会传出笑声。他们并未被嘱咐保持沉默,或统一口径。面对提问,他们有时答几句,又很快意识到并不合适,然后闭嘴。

8月17日,被千夫所指的红芯发布致歉信。刚刚宣布获得2.5亿C轮融资的红芯,承认在近期的融资中存在一定程度的夸大。并表示,红芯浏览器内核Redcore是基于国际通用的开源Chromiun内核架构进行的改造和创新,未来将会在产品的显著位置上标注红芯内核基于谷歌的Chromiun开源项目。

荣誉等身的陈本峰

2003年,“汉芯”涂掉日本产品油漆,冒充国产的造假行为,让陈进成为众矢之的。彼时,他的福建老乡陈本峰正处于人生最好的时光,23岁便成为香港政府首任科学顾问Vincent的关门弟子。

陈本峰一定未曾想到,15年后,当他来到和“汉芯造假门”主人公相仿的年纪时,同乡兼前辈的陈进的经历,会投射在自己身上。只不过,这一次“汉芯”变“红芯”。而不变的,是人们对造假的质疑。

陈本峰大喊“冤枉”,“红芯浏览器确实基于谷歌浏览器内核而开发,但也不能简单理解为将”谷歌浏览器套了个壳“,他为自己辩驳道。前半生”优秀得像别人家的小孩的陈本峰,以负面缠身的方式出现在聚光灯下。但是,在他刚成年时,这个世界对他还算友善。

1998年,陈本峰以福建莆田市高考理科第三名的成绩,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大一时,他接触到编程类书籍,照猫画虎的实践一遍后,居然成功了。之后,陈本峰发现自己对编程很感兴趣,便开始了自学编程之路。

“我读的是五年制本科,五年里我出校门的次数屈指可数,去图书馆看书、在全宿舍人合租的电脑前写代码、打篮球就是我全部的大学生活。可以说,科大图书馆里关于电脑编程的书籍我全都看过。”陈本峰在《中华儿女》里说道。

之后,陈本峰选择去香港科技大学攻读硕士。据媒体报道,2000年,陈本峰被科大讯飞董事长王仁华招致麾下,成为当时的创始团队成员,并在王华仁指导下将研究生课题定为“怎么实现移动终端的跨屏浏览问题”。不过,这个身份在8月16日却被科大讯飞否认,“陈本峰并非讯飞创始团队成员,其本科期间曾在讯飞实习。”

硕士毕业后,和拼多多黄峥一样,陈本峰也面临着“微软还是谷歌”的选择。不同的是,他决定去微软。陈本峰参与开发了IE8、IE9、IE10浏览器。据公开资料报道,他还编写了IE404页面,自称为“微软省了2.97亿元”,却在如今遭众多程序员调侃:“404页面还需要你开发吗?网线一拔就404。”

IE产品线眼看日落西山,微软也据传转向Edge浏览器。2012年,陈本峰向微软递上辞呈回到香港。在这里,陈本峰结识了日后的联合创始人高婧。高婧是个西安姑娘,上学期间,她曾以访问的身份去哈佛大学,并加入了一个名为SLP的组织,为创业者提供导师培训机会。

回国后,她把SLP引入香港,并跑遍香港各个企业寻找愿意加入SLP的学员,刚从美国回来的陈本峰加入了该组织。之后,两人决定在香港试水创业,当时他们合作推出了一款免费App。据创业邦介绍,这款2C产品类似香港版的今日头条。半年内在香港类新闻类App排名中名列前茅。

那段时间,前端混战,企业移动化是热潮。程序员出身陈本峰还算称职。他又是一个技术博客,在2009~2011年更新的格外频繁,曾在2009年3月发了27条博文。

由于香港市场用户有限,两人随即回国。2012年9月,陈本峰在北京注册美通云动(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即云适配所属公司,注册资本为1694.133278 万人民币。在公开资料里,云适配的定位是企业级浏览器与移动化解决方案商。

陈峰也多次在媒体中解释道:“云适配是指只需在原网站中插入一行代码,实现网址不变、内容实时更新的网站移动化适配技术。” 有趣的是,这家名为“云适配”的公司logo也很像微软。

回国后的陈本峰,还在中关村入住了微软创投加速器。这年,微软加速器为第二期学员陈本峰颁发了“史上最胆大包天奖”。当时有媒体报道:“云适配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网站移动化平台,已覆盖全球5000多种移动终端,能够夺得这个奖项,实至名归。”

过去三年,Html5是投资领域的热点,“好风凭借力”,云适配走得很顺。陈本峰获得IDG资本、晨兴资本、达晨资本等投资机构注资。得意时,高婧曾说,“我们已经成为国产最受欢迎的html5前端框架。半年的时间我们突破到国产开源软件的前5名。云适配,我们希望实现的目的是,任何人使用任何设备,处于任何场景都给他一个最佳的跨屏体现。我们的愿景是万物互联。”

2015年2月,陈本峰被选入“第十一批‘千人计划’创业人才”。后经过形式审查、专家面试,最终有65人从659位申报人员中脱颖而出。从此,陈本峰的简历里又多了“千人计划”的亮点。

但是,有专家评论:“他的千人计划,全名是”千人计划创业人才“,不是科技人才千人计划,这就像全国民办高校百强一样,之前的报道有断章取义之嫌。”

中兴事件后4个月后,公司更名为“红芯”,开始走爱国情怀路线。有分析师认为,“改名很可能是为了融资需求,或营收不理想等原因”。8月15日,红芯浏览器宣布获得2.5亿元C轮融资。“仿佛平地一声雷,国产突破完成了。”自媒体量子位评论道。一天后,陈本峰因套用谷歌内核被推上风口浪尖,他说:“没有拿国家的钱,被比作汉芯很冤枉。”

在此之前,高婧曾对创业邦表示:“未来每个中国人,每天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红芯浏览器。”然而,红芯浏览器目前已经无法下载了。

颇为讽刺的是,《财经天下》周刊打开红芯企业的官方微博时发现,其官方微博使用的却是360浏览器。

红芯背后的中国浏览器

在国产浏览器的发展史上,从未出现过一家真正拥有浏览器内核的公司,红芯也不例外。

研发浏览器的核心能力技术,一直掌握在外国人手中,排名世界前五的浏览器,微软、火狐、谷歌、苹果,Opera,都拥有自己独立的内核技术。

国内自第一代浏览器开始便采取,借用国外浏览器内核编程自己浏览器的方法。此做法被后来者模仿沿用至今,至此成为网友口中“给国外浏览器换个皮肤”的抄袭。

1999年,一位网名叫做“changyou”的程序员在论坛中发布了一款叫做“MyIE”浏览器。这款浏览器基于微软IE浏览器内核,并对其做了改动,采用了多窗口浏览,占用了比IE浏览器相对更少的系统资源,并且在页面交互中,标注了手势、视觉化的书签等功能,成为国内第一款浏览器。

当时的MyIE的出现的确引起了一阵惊叹,也吸引了彼时在新加坡从事软件开发的工程师陈杰明的注意。他与几位网友通过网络组建起了团队,研发更加易用的浏览器。2003年,陈杰明在此基础上,开发了一款网络浏览器,并以“MyIE2”为名发布,同时在香港成立Mysoft科技软件公司,致力于浏览器的开发。

两年后,这家公司北上,陈杰明携当时的团队,成立了北京傲游天下科技有限公司,浏览器的名字也改为Maxthon.2006年傲游作国内唯一受微软邀请的中国浏览器,参加了CES2006展会。次年,傲游浏览器下载量突破1亿大关,一时风光无限,成为当时国产浏览器行业的独角兽。

MyIE的继任者不只傲游一家,还有GreenBrowser和TheWorld.GreenBrowser因其占用内存更少,启动速度更快,不易崩溃,自动过滤广告等特点,很快崛起;TheWorld则凭借小巧、快速,而且支持多窗口从诞生之初它就获得了不错的口碑。但最后,两家浏览器都没能逃脱衰落的命运。

在傲游浏览器高达一亿次下载之后,巨头开始注意到这个市场。尽管并没有内核,但浏览器在PC时代,一直是拉开互联网大幕的一门最古老的生意。

2008年,腾讯TT浏览器对之前的浏览器进行了全面的重构,代码全部重写,推出了具有多线程功能的页面浏览器——腾讯TT,再次冲击国内浏览器市场。

同年,360推出了一款主打安全的360安全浏览器。在宣传中,360表示,360安全浏览器拥有全国最大的恶意网址库,采用拦截技术,可以自动拦截攻击。开始与其他巨头争夺市场。

同样,彼时的互联网门户巨头搜狐,也敏锐的开始了浏览器市场的变化。其子公司搜狗,开始研发自己的浏览器。基于谷歌内核,彼时搜狗浏览器最大的特点是能够为用户提供跨终端无缝使用体验。凭借首创的“网页关注”功能,搜狗浏览器开始了自己在浏览器市场的攻城略地。

巨头的入场,一时间将浏览器市场引燃,几乎所有的科技公司都开始研发自己的浏览器,阿里百度也不例外。但各家并非掌握核心技术,“外壳浏览器”使得竞争日益激烈,基于同样的内核很难形成竞争优势。一直深耕浏览器市场的傲游,再次成为行业中的先行者,推出了第一款双核浏览器。

变革发生在2012年,以小米手机崛起为标志的移动互联网浪潮席卷互联网公司。浏览器的安装平台也开始从PC端走向了移动端。

早在2004年功能机时代,就嗅到手机浏览器市场的UC开始抢占先锋。UC优视在全球首次将云端架构应用到手机浏览器领域,开始了移动领域的浏览器尝试。从塞班到安卓,在移动互联网领域UC逐渐崛起,但真正属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还要等到4G网络大面积建设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彼时的UC也开始逐渐露出獠牙。

凭借在内容领域的发力,视频、小说、购物等多种功能,UC抢到了移动互联网浏览器的第一张票。此后QQ浏览器和360浏览器分别入局,但UC已率先抢占先机,在国产浏览器中,移动端的装机量迅速攀升到第一的位置。尽管在2014就已经实现了市场第一的目标,但UC最终,还是被巨头收购。彼时,这一收购案也被誉为互联网最大并购案。

在浏览器上,阿里和百度没能抢得先机,但巨头怎么可能没有浏览器?阿里和百度同时看好UC,提出收购意向。在最终被阿里收购前,UC先后拒绝了百度两次巨额收购方案。2014, UC优视全面并入阿里巴巴集团,成为阿里巴巴移动事业部的核心产品,彼时的UC已经估值50亿美金。

几乎同时,360联合昆仑万维收购了此前陷入危机的Opera浏览器。被收购的两年后,Opera浏览器扭亏为盈,转身在全球收获近4亿用户,与今年6月29日提交了上市申请。

浏览器向来是巨头们必争的流量入口,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作为巨大的流量入口,没有哪家敢放松。中小公司在此过程中则很容易被挤掉。独立浏览器公司越来越难以生存。纵观整个国产浏览器的发展之路,无非是搭建在外国公司内核之上的华美衣裳,就像芯片基于手机,发动机基于汽车,不把核心零部件掌握在手中,中国巨门们的位置,永远不会踏实。

截止目前,尽管在用户量排行榜上,前8名中,依然存在UC浏览器、Opera浏览器,QQ浏览器,百度浏览器的名字。但可惜的是,犹如手机中的芯片被高通垄断一样,国内近乎所有的浏览器,都采用了国外的内核。这样的做法使得国产浏览器一度被称为“外壳浏览器”。一直到今天,他们同样没能摘掉这顶帽子。

红芯事件让浏览器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陈本峰和高婧一再向媒体表达他们是原创技术,秉持着客户至上的理念,但客户似乎并不想与红芯绑定,纷纷划清界限。据澎湃新闻报道,中车集团、海信集团等红芯新闻稿中提到的客户,均表示并没有使用红芯浏览器。

有媒体现场对陈本峰说,XX集团刚刚也否认是红芯的客户。陈本峰一怔:“他们肯定是。”他抿着嘴唇,一脸笃定。

原标题:红芯道歉之后 谁来为国产浏览器缺芯二十年道歉?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陈本峰是谁?还想骗下去?红芯浏览器致歉 诈完2.5个亿一句道歉就完事了 红芯与政府也没有特别的投资、采购关系(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