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后语:书生搬家

于过去的远古岁月,我仍然可以称作“书生”一介,缘于我可算作正儿八经的大学本科生。只是,我是十足一个瘦子,肚子装不了多少墨水,充其量只是一个“读过书”的人。用歇后语“书生搬家”来形容我这次搬家,实在有过而无不及。

这次搬家,除了五大箱书,我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要不是小时候在农村干过粗重农活,扛稻谷扛过几年(也算作是练过),还真扛不动这用箱打包好的书。

把这几箱书往家里一搁,本来很小的房子,马上显出蜗居的真实面目来了。见此情景,LP马上下达最高指示:这个周末,这几箱书必须从我眼前消失。

周末一到,我不敢怠慢。把几箱书全部倒出来,堆得像座小山似的,然后,分门别类地一摞一摞把书码好。接着,挖空心思从我家这小房子里找空间,把能塞的地方都塞上书,把家里那些破烂家伙清理掉以腾出空间来,放我这些同样是“破烂玩儿”的书。

我一边收拾,一边感叹:“原来我还读过这本书!”

有泛黄得掉书页的旧书,有新得尚未开读的新书,有当做宝贝收藏的老书,有幸运淘的禁书,还有猎奇买得的闲书……

整理的当儿,也发现某日码写的片言只语,读来竟可称奇:“我还能写出这样的文字?”

这书,花了整整两天时间,才算整理完毕。望着,到处塞得满满的书,心竟也迷惘起来:何时还能闲读书!

——以此志之。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歇后语:书生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