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提出培养接班人 习近平到底是什么意思?(图)

选拔年轻干部,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中国政治风向产生值得观察的新变化。 6月29日,中共最高层的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关于适应新时代要求大力发现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的意见》,表示要建设一支“适应新使命新任务新要求、经得起风浪考验,数量充足、充满活力的高素质专业化年轻干部队伍。”

紧随其后的 7月2日,习近平在同共青团中央新一届领导班子谈话时要求,“必须把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作为根本任务”。 7月3日,习近平出席全国组织工作会议时再次强调,各地区各部门要着眼近期需求和长远战略需要,培养选拔一定数量规模的优秀年轻干部;对有培养前途的,要不拘一格大胆使用。习近平着重表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关键在党,关键在人,归根到底在培养造就一代又一代可靠接班人。这是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百年大计。”

相比十八大以来,中共用人一度破除了“唯年轻化”倾向,“五湖四海,任人唯贤”成为选人用人的新标准,因此不少濒临退休年龄或已超龄的官员得以继续留用,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现任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中国党政换届时,王岐山已经年至70岁,按照原来的不成文规定,他应该完全退休;但因王岐山能力突出,仍被启用继续为国家发展做出贡献。 由原来的破除“唯年轻化”到今天再次强调选拔“年轻接班人”,中共用人准则确实发生了不同寻常的变化。不过,这种变化并没有内在的矛盾,因为“百年大计,人才为本”。选拔人才既需要破除“唯年轻化”,这样才能才有所用;也需要培养优秀的“年轻接班人”,这是时代向前发展的需要。 当然,这种变化不是回到原来的“唯年轻化”,而是真正培养优秀的年轻干部,为国家发展的千秋基业寻找可靠的“接班人”。那么,中共为什么要在此时做出如此重大的变化?具体分析,这里有两个值得观察的维度。

其一,中国省部级高官中确实出现了老龄化的问题,新生代政治新星没有成长起来,中国政坛似乎出现了后继无人的尴尬局面。梳理中国内地31个省级地方的常委班子可以发现,多数官员的年龄都近60岁,70后的新生代官员还比较少见。据统计,截至今年省级政府换届后的2月,只有六位70后的副部级官员,他们是1970年的上海市副市长时光辉,1971年的上海市委秘书长葛宇杰,1970年江西省委秘书长刘捷,1971年的江苏省副省长费高云,1971年的中国银监会副主席周亮和 1972年的中央纪委驻中国银监会纪检组长李欣然。 要知道1970年生人今年都已经48岁,而习近平47岁即成为福建省省长,李克强44岁出任河南省省长,赵乐际43岁担任青海省省长,胡春华45岁升任河北省省长……1967年的陆昊5年前是最年轻的省长,现在还是最年轻的部长,几年来年轻干部少有脱颖而出,中国官员好像出现了断层的情况。这是一个需要严肃面对的问题,必须及时解决。中共在此时强调培养优秀的“年轻接班人”,应该是感觉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其二,经过5年多的严厉反腐和系统党建,中共机体已经得到一定程度的净化,习近平是时候培养年轻人来巩固和继续他未竟的事业。必须承认,习近平接手时中国官场的腐败问题非常突出,用胡锦涛的话说就是腐败解决不好甚至导致“亡党亡国”。所以习近平接班后的首要任务就是反腐,必须将腐败之风刹住,净化中国官场的环境,才有进行吐故纳新建设的可能。 5年多来习近平反腐雷厉风行,坚毅果敢,400多位省部级大老虎被清除,数万基层官员被查处,中国的贪腐之风基本上被遏制住。正所谓,不破不立;在打扫完屋子,需要进行制度建设,推动中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之时,大力选拔政治过硬、干净、老实、优秀的年轻干部,正当其时。并且5年多来,中共党建取得实效,习近平核心地位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成为中国官方的指导思想;此时选拔年轻干部更有组织保障。

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必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多代人不懈的努力。习近平应该很清楚,他的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和“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需要“一代接着一代干”才可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如习近平所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归根到底在培养造就一代又一代可靠接班人。

江山代有才人出,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习近平需要优秀的年轻干部去完成时代赋予的理想,中国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优秀年轻干部推进现代化建设,这应该就是习近平此次培养接班人的真实考量。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突然提出培养接班人 习近平到底是什么意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