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女孩网络直播养狼 收获两百万粉丝关注(组图)

杨文静和狼在一起

杨文静取得了狼群的信任,但和人的关系却变差了。

狼舍

内蒙乌兰布统马场村外有个鹿园,平时不少游客会过去。最近,鹿园之内新建了个狼舍,主人是个叫杨文静的姑娘。

杨文静大眼晴、身材修长,两个多月前,她带着自己的八匹狼来到这里。看管鹿园的老王看这个女娃娃长得漂亮,觉得“美女与野兽”的组合必然能招揽来更多生意,所以答应让杨文静入驻。

弟弟和杨文静一起打理狼舍,他俩用铁丝网在鹿园西南角圈出了几百平米地方,八匹狼有了新家。

姐弟俩住在马场村的宾馆里,一天40元的特价房。每天早上去狼舍的路上,他们会在半路买好狼的口粮,每天都是四十斤的鸡排。

到了狼舍,弟弟变成了铲屎官,打水清扫、平整地面。杨文静负责喂狼,拿出大砍刀把冻成一坨的鸡排剁碎,再喂到狼的嘴边。一块肉被狼几口咽下去,它们又眼巴巴看着杨文静,等着下块肉递过来。

喂完了肉,杨文静坐下来想歇会儿,一只狼又凑了过来,两只爪子轻轻搭在她的肩上,用下巴抵着她的头。“诶呀,脖子,脖子,疼!”杨文静有脊椎病,低头会不舒服。

“你知道我为什么把头发剪了吗,因为狼太喜欢往我身上爬了,每次都抓到我头发。”杨文静叹着气,她曾有一头及腰长发,现在剪成了男孩子一样的短发。

但来到鹿园的游客们不知道背后的这些烦恼,他们只看见一个化着精致妆容的女孩,搬个小凳子坐在狼群之中,随意抚摸着狼的嘴巴、肚皮,没受一点攻击。

有游客好奇的问:“这些真的是狼吗?”

没等杨文静开口,另外的游客接过了话:“你没看尾巴耷拉着呢?尾巴耷拉的是狼,扬起来的是狗。”

又有游客问:“那它们不咬人吗?”

“你看好孩子,别让他扒栏子,不然狼爪子挠了他。”杨文静的弟弟在一旁提醒着。

“怎么会不咬人?”姐弟俩每天开车回家的路上,总要讨论一下,又被咬了几口。狼的爪子锋利、獠牙尖锐,闹着玩儿的时候,一不注意就会在身上留下伤口,但很少有恶意的攻击。

女孩和狼的关系大多数时候很融洽

大宝二宝

杨文静初中时候辍学了,开始做过服务员、前台,攒了些钱,就开了一家烧烤店。烧烤店的生意不错,但因为总熬夜,她的身体不太好。后来为了换份轻松的工作,她去了一家旅游公司上班。

旅游公司的老总从前是个摄影师,给当地的一家狼园拍过照片,他觉得杨文静形象不错,劝她去试试养狼,对狼园也是个挺好的宣传。

杨文静答应下来。但她其实没有任何养狼的经验,她家乡在内蒙阿巴嘎旗,虽然生活在草原,但她的父母不是牧民,父亲是建筑工人,母亲打些零工补贴家用。从小到大,杨文静没见过一只野狼。

阿旗老家的狼园有五万多平米,杨文静说,那里是在政府资助下建成的,养着三十多匹狼。有些是被救助来的,后来又繁育出来了小狼崽。

“当时就觉得和养两条狗差不多吧,给平淡的生活添点意思。”杨文静天性彪悍,从没想过狼的危险,但母亲从一开始就不同意这事,觉得太危险,而且当初给她取这名字,就是想她做个文静、温柔的女孩儿。

母亲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狼的本性难改。有一年冬天,阿旗狼园里一匹成年狼溜了出去,四天咬死了牧民二十三只羊。后来这匹狼自己玩够了,主动跑了回来,狼园赔了牧民家里几十万块钱。

杨文静第一次接触的,是两只两个多月的小狼,又瘦又丑,眼神懵懂,在纸箱里卧着。在阿旗干燥炎热的天气里,她把两匹小狼抱起来,公的取名“大宝”,母的取名“二宝”,寓意是两个大宝贝。离开母亲的幼狼脾性像小孩子,相对好接近一些,她很快与小狼处好了关系。

成年狼却不一样。隔着铁栏,杨文静把肉递过去,那边的狼盯着肉、也盯着她,徘徊了一会儿,猛的把肉叼过去,扭头就走。这样持续几天,狼看她的眼神里,少了点厉色,她把手伸进铁栏里,几匹狼也不为所动。杨文静这才放下心来,走进狼圈。

杨文静最有成就感的,是收获了“头狼”的信任。这只狼刚打败了老头狼“上位”,它作风凶悍,因为老头狼“勾搭”了它在狼群里的“相好”,就咬破了老头狼的喉咙和前腿。

杨文静亲手喂了新头狼三个月,它对杨文静亮出了肚皮,这是狼表达信任的表现。杨文静把这件事告诉狼园其他工作人员,别人都不敢相信。

弟弟后来评价说:“有的女人啊,生来就是要养狼的。”

狼性

人和狼的感情越来越深,杨文静喜欢把狼称为“孩子”。一次,一只小狼跑出去了,杨文静在零下几十度的雪地里追了两个多小时,才把小狼找回来。

狼表达喜欢的方式和狗差不多,会用舌头舔杨文静的脸,“天冷的时候,舔一脸口水,外面风一吹,长一脸的冻疮。”

感情再好,被咬也还是难免的。今年初,从小带大的大宝咬了杨文静,起因是前一天喂食的时候,大宝独占了大部分羊羔肉。到了第二天,大宝又想独占,杨文静就把肉夺过来,给了别的狼。

大宝不高兴了,对着杨文静龇牙。“你还有脸生气!”杨文静给了它一巴掌,大宝报复性地咬了杨文静的手一口。

杨文静的气也上来了,又打了大宝几下,人和狼彻底打在了一起。最后杨文静身上被咬了四五个伤口,她委屈得哭了起来,“你怎么能咬我呢?”

但杨文静觉得,大宝只是在跟她闹小脾气,“哪怕是从小带大的狼,也有不容侵犯的那一面,狼和狗不一样,狗会巴结主人,但狼的自我意识更强些。”

后来杨文静分析,大宝性情上的改变,还和感情上的事有关。

虽然大宝和二宝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但二宝最后没和大宝走到一起。杨文静带狼群去过河北保定的一个旅游区展出,二宝喜欢上了当地狼群里的头狼。那头狼太英俊了,威风凛凛,那时还没成年的小二宝每天都追在头狼后面,两情相悦,怀了身孕。

再回到阿旗的狼园,大宝向二宝发出求爱信号,被二宝咬了好几口。大宝很委屈,就此自暴自弃,找其他的狼撒气,逮谁咬谁,甚至一度成为这群刚成年的小公狼里的头头。

但二宝怀孕这事,杨文静还是挺高兴的,她有种要当“奶奶”的感觉,还特意在家煲了鸡汤,带给二宝喝。

她唯一担心的是,二宝怀孕生子的时候还未成年,生了孩子后,她的身形就长不大了,战斗力也会受影响。狼群的世界很残酷,长不大的狼战斗力有限。头狼为了保证狼群的血统,会想要和许多母狼交配。如果是战斗力很高的母狼,会把想要亲近头狼的小母狼揍一顿,以此保证自己的“正宫”地位。

“儿孙自有儿孙福,孩子大了管不住。”文静慢慢也就想开了。她不想像妈妈劝阻自己养狼时那样,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对自己“儿女”的生活多加干涉。

靠着直播养狼,女孩收获了两百万粉丝

人心

有一次,杨文静偶然把喂狼的视频发到了直播平台上,马上获得了首页推送。从那以后,她直播账号的“粉丝”越来越多。

杨文静不排斥成为一名当红的“主播”,她虽然是汉族,但直播时会穿上蒙古族的服装,她还学着别人的样子,去大主播那里刷礼物,主播一念她的名字:养狼的姑娘文静,瞬间又涨了三千的关注度。

到后来,她的粉丝超过了两百万,杨文静兼职做起了微商,在直播与狼相处的同时,卖起了牛肉干。弟弟也过来帮忙,负责客服。有人说她天天发广告,杨文静理直气壮:“狼不得吃肉啊,吃肉不得花钱啊?让你免费看草原狼,我发个广告怎么了?”

和狼的感情继续加深,直播也做的风生水起,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出现了裂痕。杨文静觉得弟弟拿得多、干得少,经常挑弟弟毛病,诸如下楼慢了两分钟,又或是叫他的时候,没好好答应。弟弟很少驳,但心里也不痛快,“现在的收入比不上之前在老家那边修车。”

阿旗十月份开始下雪,冬日漫长,到了旅游的淡季。文静还是能靠直播养狼有些收入,按她的说法,这引起了阿旗狼园主人的嫉妒和排挤,双方闹翻了。

杨文静要离开阿旗的狼园了,狼园只给了她五只性格孤僻的成年狼和几只小狼崽,大宝、二宝都不在里面。

临走的时候,杨文静最后去老狼园看了一眼。她隔着栏杆,摸了摸其中一只狼的头,狼顺势躺下,嘴里哼哼着。杨文静红了眼睛,看池子里没水了,她想去把水加满,狼就一直跟着她,从笼子这头走到那头。

“人都说狼心狗肺,白眼狼什么的,其实狼不是,它们是有感情的动物,你喂它吃的,陪它玩,它愿意亲近你。要是有一天,时机合适,我养的狼被放归,它们绝不会头也不回的离开的。”杨文静想起来,有一次她躺在雪地里装死,几只狼都跑了过来,趴在她身边嗅。

狼与鹿

离开阿旗的狼园,杨文静和弟弟先去了乌兰布统的另一家狼园。“但那的人养狼养得太野了。”杨文静是饲养员里的“温和派”,主张和狼做朋友。

那家狼园要她三天之内和狼打成一片。“养狼哪有那么容易?”杨文静说,从老狼园带出来的这五匹成年狼,当初养了快三四个月了,也还没养熟。

“狼是一种记仇的动物。”她反复强调,可新狼园的人不管这些,需要把狼从这个狼舍迁到另外一个狼舍的时候,就先把狼打一顿,打个半死、不会动弹了,再直接扔过去。有只狼的腿受伤了,他们说没事,最后伤口里都生了蛆。

“这群人根本就不懂狼。”双方的养狼理念差距太大,杨文静又选择了离开,

如今在马场村鹿园这里还算顺利,只是狼群和鹿群同处一个屋檐下,多少有些摩擦。

有时,鹿王带领群鹿四处吃草,晃到狼舍旁边,狼群和鹿群好奇的对视着,不到十秒,空气中已经弥漫出了火药味儿,鹿警惕地拱了拱前足,狼也凶狠的眯起了眼睛。

有一次,弟弟牵着一只小狼走到了鹿群旁边,小狼突然哆嗦着走不到了。紧接着,鹿群冲了过来,追着弟弟和小狼满园跑。

新环境下只能慢慢磨合,杨文静有时还会想起在老狼园的日子,她很想念在那里的大宝和二宝,现在,她又把狼舍里的两头小狼取名叫“小大宝”和“小二宝”。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内蒙女孩网络直播养狼 收获两百万粉丝关注(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