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毒不如偷油赚!墨西哥改行偷油的毒贩们杀红眼(组图)

在墨西哥Orizaba大教堂面前,坐着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男人,

我们暂且称呼他为X。

X穿着白色的运动衫和粉红色的球鞋,正在用一种很平常的语调和记者聊关于杀人的事儿。

他表示自己已经杀过八个人了,顺便和记者说了说杀人的详细方法:

“首先,你根本不用在意他们,一枪爆头。

或者你可以折磨他们,让他们说出所有自己知道的事儿,都联系过什么人,

然后你就可以上任何家伙了:小刀、斧头、大砍刀之类的。

这就是我们的业务啊,做这些是我们的责任。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这段发生在墨西哥的对话,乍一听很像是毒贩和记者聊他们的生活。

但实际上,X从事的行业并不是大家默认的凶险万分的贩毒,

而是有点出乎人意料的——“偷汽油”。

盗窃行业,现在也变得这么残酷和暴力了吗?

其实,在现在的墨西哥,

贩卖偷窃来的汽油,已经成为一项比贩毒赚钱更快更多的犯罪。

与其暴利相对应的,是比贩毒还要剧烈的暴力冲突:

无数为了争夺地盘、争夺利益而来的厮杀、腐败、斗争,正在一点点侵蚀这个国家….

【劫富济贫的罗宾汉变成暴力的盗贼:暴利诱人犯罪?】

偷汽油,是有着很长历史的一项犯罪活动,

在现在的墨西哥,这成了一项非常有组织的犯罪。

上文提到的X,目前就是一个偷汽油小帮派的老大。

他的工作中常见的一个场景,就是带着自己的小弟们,带着一大堆专业工具,开着皮卡车,在东马德雷山脉地区穿行。

他们在地下油管管道上钻洞,把偷来的汽油都装在车上,

然后拿到专门的分销市场,以比正规市场价低很多的价格,卖给出租车司机、公共汽车公司或者长途货运司机。

运气好的时候,一天可以赚超过1万美元。

“我把这座城镇看成自己的家园,那么流经这里的汽油都是我的。”

虽然X每隔一段时间是要从自己的利润中抽出一部分,上缴给控制这个地区的大黑帮,

但即便如此,剩下的钱也足够让他愿意犯这个罪了。

对于像X这样的偷汽油的人,在西班牙语中有一个专门的词汇,叫做Huachicoleros。

之所以会有专门的词汇,也是因为这个职业由来已久:

墨西哥是一个拥有丰富石油资源的国家,

和石油资源同样丰富的,是遍布这个国家的各类“土匪”。

在过去,这些“土匪”们只能算是一小群单打独斗的犯罪分子,掀不起什么大风浪的社会小混混。

在民间,他们曾是带着一点“侠客”色彩的罗宾汉,

从富人手中偷一点汽油来赞助穷人,在民间还有一些拥簇者。

他们还甚至有自己专门的守护神:一个拿着虹吸管和罐子的基督之子。

但现如今,这个曾经有点侠客色彩的Huachicoleros已经完全变了:

变成了一个充满血与火、暴力和死亡的行业。

这一切,还是要从墨西哥无法无天的犯罪集团,盯上国家石油资源说起。

【从摇钱树变拖油瓶,国家垄断的石油大公司为什么会被偷?】

关于墨西哥贩毒集团的强大,多年来在各类报道中屡见不鲜,从来不是一个陌生的话题。

过去十来年,墨西哥的贩毒集团凭借自身强大势力,已逐渐垄断了墨西哥各种形式的犯罪:

贩毒、人口买卖、色情行业、赌博、军火走私等等....

过去几年内,他们也把势力伸向了“盗窃汽油”行业。

在毒品战争中年建立起来的军事化暴力系统,正在摧毁和整合曾经散兵游勇、各自为政的Huachicoleros们。

毒贩们之所以要费精神接管这些曾经是民间窃贼们从事的生意,原因也很简单:

贩毒很赚钱,但是盗窃汽油比贩毒更赚钱!

可是,为什么毒贩能入侵原本是有国家企业控制的石油行业?

要解释这个问题,就不得不提到墨西哥的石油公司Pemex的腐败。

Pemex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至今已经成立了80多年。

一直以来,Pemex都是墨西哥国家的象征,

公司的红白绿徽标和墨西哥的国旗一样,在墨西哥无人不知。

它的发展,极大地依赖墨西哥的民族主义观念:

墨西哥人要自己负责自己国家的石油财富,并将利润用来支持国家的建设,极力排斥美国及其他大国的干预。

最终,在这种民族主义的推动下,Pemex变成了比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Gazprom还要强大的集团:

拥有庞大的全国性电力综合设施,总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

所以在过去几十年里,Pemex曾一直是政府的摇钱树:

他们从石油资源中获利,相应地也投资了大量墨西哥基础设施的建设,慷慨地资助各类社会保障计划。

但是,随着2010年以来Pemex的石油产量不断下降,石油盗窃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Pemex公司已经成为了墨西哥联邦政府的负担。

墨西哥竞争力研究所的经济学家统计过,过去四年里,

墨西哥政府为了支援Pemex,光是从中央银行,就借款了60亿美元来维持Pemex的运转。

这60亿美元当然不是凭空来的,归根结底是税收啊!

其负担最终还是要让每一个墨西哥人自己来承受。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严重的亏损和衰退?原因并不难解释:

Pemex的内部管理漏洞很大,腐败问题由来已久,发展至今已经非常严重。

效率低下、亏损问题、炼化好的汽油遭到偷窃,都和它内部的腐化紧密联系。

媒体们很难知道Pemex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有两个重要的公开数据是可以参考的。

第一个是15亿美元。这是官方估计的,目前每年汽油盗窃犯们从Pemex偷到的汽油价值。

第二个是190亿美元。这是Pemex自2013年以来平均每年亏损的数额。

同时,政府的审计人员已经标记了超过100份Pemex近年来发布的涉嫌贪腐的合同,所涉金额超过110亿美元。

【有腐败,就有漏洞可以钻:Pemex亲自指导黑帮如何偷油】

从根本上来说,石油资源是墨西哥人民的共同财富,偷窃Pemex的油,就是在损害墨西哥的国民利益。

墨西哥政府当然也想改善Pemex的腐败问题。

2006年到2015年间,至少有135名Pemex的管理人员因涉嫌盗窃而被捕,

其中有名工程师,曾通过配合罪犯们从他监督开发的汽油管道中盗窃,每次收取1250美元。

在这种从上至下的贪腐影响下,现在墨西哥的汽油盗贼们,每天可以从Pemex铺陈的管道中偷出23500桶汽油。

如果没有Pemex内部大量人员的帮助,这种规模的汽油盗窃在技术上就是不可能的。

要达到每天23500桶这样规模的偷窃,除了要有Pemex的内部人员提供详细的汽油管道铺陈地图,

同时还必须要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管道地区会有汽油流经。

更重要的,是要有Pemex的人提供必要的“钻管道”工具,包括专用的阀门等。

这些器具,都不是在普通的五金店随随便便就能买到的。

除了导致国民财富的流失,汽油盗窃还常常直接引起一些恶性事故。

比如严重的汽油泄漏、火灾和爆炸。

2010年12月,在SanMartin的Texmelucan,由于汽油盗窃引起的泄漏,使得一条街都被汽油铺满,变成了火海。

有毒的浓烟滚滚升起,造成了29人死亡,其中还包括13名儿童。

2016年3月,一辆汽油运输油罐车在被劫持的冲突中爆炸,引起了严重的火灾,造成了20人死亡。

2017年7月,墨西哥城西北部的一个被盗贼们非法钻出的汽油管道龙头破裂,喷射出了大量的汽油,

淹没了周围的房屋和农田,污染了附近的河流。

问题越来越严重,政府也意识到汽油盗窃犯罪的危害。

然而等到政府反应过来,下决心想要治理这些汽油盗贼时,

已经太晚了:

已成气候的汽油盗窃集团,和已经意识到汽油赚钱的黑帮势力,变得和墨西哥最强大的贩毒集团一样,

正在集结资金和武力,通过各种暴力手段捍卫他们的财富。

【最适合当罪犯的都是军官,雇佣军成了最大的武装犯罪集团】

X和他的小帮派并没有正式的名字,他们之所以能够轻轻松松地偷到几卡车汽油,

除了有Pemex的线人,有警方的线人,

也和他们一直以来上缴保护费的靠山-LosZetas集团的庇佑有关。

LosZetas是墨西哥一个势力庞大的暴力犯罪集团,

也是美国政府认为的“墨西哥最为先进、严谨且危险的组织。”

这个组织真正的崛起是从1999年开始的。

当时,以阿尔图罗·古兹曼·戴森纳为首的30名墨西哥陆军空降特种部队士兵,

在部队中被冷落后,选择投靠当时有着强大势力的海湾贩毒集团,之后逐渐成为海湾贩毒集团的暴力武装派系之一。

之后的LosZetas除了陆陆续续招募联邦政府官员、各地各级警察加入自己行列外,甚至还开始招募了危地马拉的特种部队成员。

本质上来说,LosZetas是作为海湾贩毒集团的雇佣兵部队发展起来的,

但是随着海湾贩毒集团头目被捕,LosZetas开始涉足并接手海湾贩毒集团曾经的毒品生意,并依靠贩毒的丰厚资金,不断扩张武装势力。

2010年2月,这群由曾经的军人组成的武装组织开始正式脱离他们的雇主——海湾贩毒集团的控制,独立出来建立了自己的犯罪组织。

但是,作为墨西哥势力分布最广的贩毒集团,

LosZetas和传统的贩毒集团有很多不同之处,

比如,LosZetas最重视的是武装力量、武器设备。

而且,他们依靠贩毒获得的利润,其实还没有占到他们总收入的一半:

他们主要的财富来源,是贩卖暴力:

作为雇佣兵参与贩毒集团之间的冲突,或者是代理反对集团对平民采取暴力行动。

另外,他们也大量地从事收取保护费、暗杀、勒索等业务,

相对于贿赂政府,他们更喜欢直接以暴力手段达成目标。

现在,LosZetas不仅向X这样的小团伙收取保护费,自己也涉足了汽油盗窃行业。

通过一个LosZetas曾经的刺客的访谈,可以看到LosZetas是如何介入汽油盗窃行业的。

化名为Polkas的四十多岁的男人,是LosZetas曾经的刺客。

他在自己的家里接受了滚石记者的采访。

在厨房里,他给记者展示了他的AR-15和一把半自动手枪。

并且表示,自己有很多墨西哥联邦政府级、州级、市级等不同种类的警察制服和身份证。

而且,这些制服和身份证都是真的。

因为Polkas在担任LosZetas的刺客前,曾是一名警察。

在被黑帮招募后,他得到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工作就是不断地按照上级命令进行绑架和处决。

作为刺客,他还从组织中得到了一些额外的福利:比如大量的威士忌和可卡因。

在退出LosZetas前,Polkas已经亲手杀过32人了。

直到他的老板Lazcno在2012年的一次交火中去世,他才正式退出。

Polkas透露,LosZetas从2010年开始就在接触汽油盗窃行业,

因为这个业务实在是太方便了:

有暴利可图,甚至还不用考虑如何把产品走私到美国的问题,

成功地避开了美国越来越军事化的边境管理问题。

并且,汽油的市场比毒品还要广泛:

“每个人都需要汽油,所以我们总是有客户的。

特别是当我们产品比市面价格便宜时,客户就更多了。”

通常情况下,

LosZetas还会在他们买通的警方人员中指定一名级别低的警察,监督一群像是X这样的Huachicoleros,一方面是庇护和放哨,一方面是让监督他们老实交保护费。

LosZetas给这些警察们的回报,是一天40美元,比警察原本的工资高许多。

如果引来了军方势力,这些警察的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

在不用担心被抓的情况下,LosZetas的盗贼们依靠从Pemex获得的信息,大胆地开始偷油:

在提前知道会有汽油流经的管道附近开始挖掘工作,

就算管道是被密封的混泥土中,他们都能把它凿出来,然后对管道进行钻孔。

这一步需要很精细的操作:

首先,他们将带有螺纹接头的阀门焊接到表面上,然后使用螺旋钻钻出一个孔。

在高压汽油喷射的情况下,将软管拧到接头上并使用阀门控制流量。

一旦软管连接好,只需不到一分钟就可以装满整个托盘箱。

这种托盘箱是一个方形的塑料容器,非常适合放在能够运载半吨货物的皮卡车上。

随后,这部分偷来的汽油会被运到一些公共农场卸货。

农场的工人们也是受到LosZetas的控制的,不管愿不愿意,都必须买下他们偷来的汽油。

于是,在这些远离Pemex加油站的高速公路旁,

就会看到一些农民们,戴着面罩,带着漏斗和虹吸管,兜售汽油。

农民们从中几乎拿不到任何利润,只是被迫帮助黑帮们销赃,以换取黑帮的保护。

【暴利之下,必有暴力冲突:血染的红三角】

石油盗窃那么有利可图,盯上这块肥肉的黑帮当然不止LosZetas。

油管铺陈密集的Puebla地区,已经成为了一块“血与蜜之地”,被称为“红三角”。

从传统贩毒集团的下属势力到组织松散的各种小团伙,谁都想来分一杯羹。

目前,LosZetas在偷汽油方面,也遇到了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墨西哥的贩毒集团CJNG。

CJNG和LosZetas之间的争斗,让墨西哥许多曾经安宁的小地方,变得不再平静。

LosZetas、CJNG、以及大大小小的黑帮组织对红三角地区的争夺,导致现在每隔几天就会发生各种各样的碎尸案。

不过事情在2017年年初,发生了很诡异的变化:

CJNG作为一个反对集团,开始进行一系列公关活动,想要把自己打造成一股“清洁社会恶势力”的形象!

CJNG的这个思路,其实也并不是完全荒谬的:

当人们对某一个东西害怕痛恨到极点,出现了一个比它稍好一点的势力时,就会忍不住宽容一些。

所以,CJNG的策略很简单:

不断宣传“自己虽然贩毒,但是不会像LosZetas一样到处打家劫舍、强奸、绑架、暗杀”的“善良”形象。

所以,他们要不断打击LoseZetas。

但是民众都知道,这不过是黑帮之间争夺利益的借口,没有谁比谁善良一点。

2011年时,在争夺Veracruz的18天斗争中,CJNG很残忍地杀了近百名LosZetas的人。

这些人大多数是像X这样,被LosZetas罩着或者雇佣的Huachicoleros。

CJNG把他们的脸剥下来,或者肢解成碎片丢到街上,以示警告。

CJNG的这种“清除LosZetas”的行动,到了2017年达到高潮:

5月份时,CJNG杀了红三角地区16名涉嫌汽油盗窃的人,

其中包括一名市长候选人,一名警察队长和两名警官。

他们在当地悬挂横幅,宣布对LosZetas发动战争,警告公众接下来会有更多暴力事件。

7月时,他们因为同样的理由,一周内杀了20人。

期间,LosZetas当然也不甘示弱地,不断地杀人、报复。

这种暴力冲突,人们也无法预料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对人们而言,根本不存在什么好一点的黑帮:

他们的斗争,都只会让这些地区一直笼罩在暴力阴影下。

比如,红三角地区的居民贝妮塔在亲眼目睹了黑帮的一次斗争后,至今都生活在恐惧中:

2017年9月的一个晚上,在红三角最具竞争力的城镇之一PalmardeBravo,

贝妮塔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遇到了黑帮火拼。

她听到人们喊叫,转过身时看到一群带着砍刀的男子从三辆装甲卡车上跳下来,袭击街上的人。

其中一名受害者被人用刀从喉咙到腹部切开。

贝妮塔害怕地躲进了路边的水箱里,除了鼻子全部淹没在水里。

等到天都黑了,还能听见外面的枪声和尖叫声。

半个多小时后,她从水箱里爬出来,沿着小路穿过田野回到了家中。

午夜时分平息一点后,军队和警察都来了:他们是来收尸的。

贝妮塔问警察,那些暴徒是CJNG还是LosZetas,警察回答她:

“谁知道呢?是谁又有什么区别呢?他们都一样。”

之后,关于这场斗争,没有任何警方介入调查,也没有任何当地记者前来报道,

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些被当做动物一样砍死在街头的人,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只有泥土里,还留着当时留下的鲜血痕迹....

【政府的应对:让外资来管石油,就能避免腐败了吗?】

其实,墨西哥军队和贩毒集团武装部队的冲突已经持续了12年了。

2006年,当时的总统费利佩·卡尔德龙在布什的支持和鼓励下,决定在墨西哥全国范围内部署军队势力,以图打击有这些贩毒和武装犯罪集团。

2008年,美国和墨西哥签署了梅里达倡议,根据协议美国向墨西哥政府提供了近2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当时的墨西哥政府,是希望用更强的武力镇压贩毒集团,

但结果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成功。

因为犯罪集团们投入武装力量中的资金,远超25亿美元。

过去10年,这场“战争”中已经有超过20万墨西哥人死亡。

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世界上除了叙利亚以外最危险的地方。

盗窃汽油行业的崛起,只会让这种冲突日益剧烈。

墨西哥人民,依然在渴望着能有更强大的总统,来扭转这场战争的趋势。

如果不能完全解决贩毒问题,就先来解决汽油盗窃问题。

从表面上看,汽油盗窃问题的原因,主要有三点:

1,是Pemex自己的腐败问题,为汽油盗窃创造了契机;

2,是已有的贩毒集团强大的非法武装势力撑腰;

3,是墨西哥大量的贫困人员渴望安定和维生,容易被犯罪行业吸纳。

关于第二点,墨西哥已经从2006年来和美国合作,开展毒品战争,虽然目前效果并没有预期那么好,但还在进行当中,目前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至于第三点,又和整个国家的经济状况相关,不是简单的一两个措施就能解决的。

所以过去的三任总统,都把解决问题的重点,放在第一点上,那就是对Pemex进行改革。

比如,即将在今年年底卸任的总统PeñaNieto,在过去5年里,对Pemex的改革方案,就是终止Pemex的垄断:

让Pemex逐步向私有化过渡,并向外国公司开放墨西哥的能源产业。

他和他的盟友认为这些外国公司本身就比国有企业更有效率,更不容易受到腐败的影响。

所以,他们花了五年时间修改宪法,并实施石油行业自由市场框架。

但是这场改革,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迎合美国的政策:

过去80年里,外资对墨西哥的能源资源早就垂涎欲滴,但Pemex对墨西哥石油的垄断,让美国等境外资本无法大规模进入。

但在Nieto终止Pemex的垄断后,即使暴力事件在2017年飙升,

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公司、荷兰皇家壳牌等跨国巨头,都纷纷涌入墨西哥市场;

墨西哥政府正在向华尔街财团拍卖墨西哥深海石油勘探权。

意料之中的,这项改革也遭到了强烈的反对:

改革一开始应该是为了降低石油行业的成本,降低汽油价格的,

但结果恰恰相反,墨西哥当地汽油价格在Pemex去垄断的过程中,居然还上涨了。

墨西哥公众对价格上涨的愤怒,偶尔还会引发政治骚乱。

有80%的墨西哥人,反对由外国人控制墨西哥的国家财产。

在这样的情况下,2018年7月1日的总统大选中,

反对Pemex私有化的LópezObrador以极大的优势赢得选举,成为下一任墨西哥总统。

要知道,在2018年的大选期间,墨西哥有超过100名政客被暗杀。

在这样的情况下,LópezObrador在大选中以36年来最大的优势胜出,

就是因为他明确提出了反对Pemex的持续私有化,并希望将墨西哥的安全与美国主导的毒品战争分开。

“你不能用火来灭火”,这是LópezObrador在竞选期间常说的一句口号。

在他看来,通过政府的暴力来治理黑帮的暴力,是没有尽头的。

所以他的另外一个口号,是“不拥抱枪支”。

他承诺,将通过解决贫困和政府腐败问题,从根本上来处理墨西哥的犯罪。

因为贫困和腐败,才是真正滋生犯罪的根本原因。

所以,简单来说,LópezObrador认为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既不是靠外资遏制贪腐,也不是靠美国支援增加政府武装力量对抗犯罪团伙,

而是从根源上改变墨西哥的穷困问题。

因此,虽然LópezObrador反对Pemex的私有化,但他表示他不会试图取消已经实施的自由市场改革,因为这有利于促进墨西哥的经济发展。

但对于像农民和儿童这样被迫地、非暴力地作为低级工人,参与了贩毒集团的人,实行某种形式的大赦。

政府应该持续推出刺激就业增长的机会,增加对教育奖学金的投入,以吸引儿童、青少年们远离犯罪集团;

这些措施听上去都很好,

但是能不能真正的实行,还是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另外,到底要不要和美国继续合作打击贩毒集团,LópezObrador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所以,很多研究墨西哥犯罪现象的学者,都对LópezObrador的承诺表示悲观: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现在的墨西哥,真的有能力另辟蹊径,解决武装犯罪团伙的问题吗?

又或者,到底有多少把握,能让国家的石油真正的回归到人民手中:

不被外资控制,也不被毒贩控制,实实在在地被墨西哥人民所用?

任何想要通过简单的策略,喊一喊口号就解决问题的政策,最终都会被证明是无效的….

不知道新一任政府,能不能给在夹缝和暴力中生存的墨西哥底层人民,

开辟出一条安全的生长之路...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贩毒不如偷油赚!墨西哥改行偷油的毒贩们杀红眼(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