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财经并非突然死亡(图)

“一段时间以来,网易在财经频道运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严重问题,网易进行了深刻的检讨和反思,决定自9月11日12时起停止财经频道更新,进行深入全面的整改,大力整顿违规行为。”

日前,在中国舆论场颇有影响的门户网站网易旗下的财经频道突然发布上述整改公告,引发讶声一片。

但该公告在宣布停更整改外,并未给出更多信息,诸如究竟出现什么“严重问题”,是自我审查还是管控部门要求等,均未置一词。

这反而引起外界更多猜测,对中国媒体环境恶化的担忧越发加剧。

坊间有声音称,网易财经的关停整改可能是因其前段时间发布了一篇有关个税的文章,对当前的政策导向流露出不满情绪;也有人说,在之前的网易财经年会中,与会的专家学者观点激烈,争议较大。

当然,此类猜测的可信度需要存疑。但可以肯定的是,网易财经的整改恐怕并非简单的“突然死亡”,更是中国媒体生态和舆论环境进入全面整肃期的突出体现。

无独有偶,同样在北京时间9月11日,陆媒凤凰网旗下的凤凰大学问疑似发布整改公告,内容与网易财经所发公告别无二致——“一段时间以来,凤凰大学问运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严重问题……停止凤凰大学问更新,进行深入全面的整改,大力整顿违规行为。”

这一公告的真实性目前尚未得到证实,不过凤凰网大学问频道已无法打开。

有评论者说,不论是网易财经还是凤凰网大学问,如果抛去自我审查的可能性,则其关停更像是中共新一轮媒体整肃潮的前兆。

这种整肃不会是一时兴起或只对某个媒体有针对性的定点打击,而是对趋势、对倾向的制约及清除。也就是说,某种程度上,网易财经和凤凰网大学问不大可能因为一篇文章或一场沙龙便遭遇全频道关停,一定是其长期以来的频道性格与倾向引起管控部门的警惕,乃至频有出格之举,进而在被管控部门约谈后仍不“收敛”,最终接到关停整改要求。

此推测的可靠性在于,事实上从中共十八大之后,官方已经有节奏有层次地进行过五轮媒体整肃。

第一轮整肃是从以《南方周末》为代表的“南方系”开始的。作为有官方背景的自由派媒体,“南方系”曾经是中国纸媒界绝对的意见领袖,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甚至型塑了舆论场的自由主义氛围。

不过在2013年的新年贺词事件之后,“南方系”迅速式微,骨干或者转向互联网媒体,或者干脆引退。过去体制内媒体喧哗争鸣,各执己见的局面自此不复存在。

第二波整肃则是在2014年通过逮捕博讯记者向南夫,使政治谣言泛滥的现状大为改观。对“21世纪网案”相关责任人的严处,又将财经类网站热衷炮制假新闻敲诈勒索的倾向大为收敛,是为第三波。

及后在2016年,《炎黄春秋》等媒体接连遭到关停或改换主管单位,成为中共向历史虚无主义开刀的典型,此一类型的媒体平台也自此噤声。

第五波则是对互联网媒体及自媒体的整顿。网信办约谈模式的机制化,以及对网媒内容生产的严格把控,令此类媒体发展正盛的时政类原创栏目进入寒冬,被大量关停。这些栏目搭上了中共反腐风暴的东风,依靠对贪腐官员的深度调查打出名头,但也正是在利益的驱使下,变得忽视了政治规则与底线,在方兴未艾之际戛然而止。

而前述网易财经和凤凰大学问的关停,或许正意味着第六次整肃的到来。这一轮基于意识形态管控的媒体生态清理显然更加具体而微,对媒体平台的政治敏感和自觉性发出警告——形式不能成为借口,包装也不再能蒙混过关,那只无形的管控之手依旧敏锐而强大。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网易财经并非突然死亡(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