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关税中挣扎的美国工厂主:我们成了牺牲品(图)

里克·休瑟尔的家族自1948年开始就一直经营着这一家金属罐材公司。

里克·休瑟尔(RickHuether)的家族自20世纪40年代起就在美国马里兰州经营一家制造企业,所以对于维护美国蓝领人士就业这件事,他比较有发言权。

然而现在,他和美国很多制造业者一样感到担心。

今年三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外国进口的钢材和铝材征收高额关税,表示这是出于保护这些产业的需要。

但是这样的举动,却没有保护数以百计的其他企业,其中就包括休瑟尔的独立罐装公司(IndependentCanCo)。

他的公司雇用着400多人,年销售额超过1亿美元(7700万英镑),而他们要依赖从欧洲和加拿大进口的镀锡钢材,用以生产像饼干罐和咖啡罐这样的专用产品。

新增关税政策预计会在今年令他们增加150万美元的额外支出。而休瑟尔表示,新关税已经令他损失了一些长期客户——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氛围下,他们转而与中国企业合作。

“我们需要强大的钢材产业——这是毫无疑问的,”他说,“但是我认为他们并没有想清楚后果。”

美国总统特朗普称,重振美国的钢材和铝材产业是国家安全的关键,但是现在,一些企业却因此付出代价。

为了缓和企业的忧虑,美国商务部表示,将会允许企业申请关税豁免。

金属制造业者可以在一个公众咨询期内对相关政策提出异议,之后商务部会就相关申请进行裁定。

不过,这一程序未能平息争议,反而带来新的混乱,因为多家公司提出申请令商业部应接不暇。

大约有800家企业,其中包括独立罐装公司,递交了超过34000份申请,提出美国国内原材料存在质量不佳、运输滞后以及产量不足等问题。

至9月10日,当局就其中的4300多份申请作出决定,批准了大约55%的申请。

不过,大部分申请仍然没有结果,独立罐装公司的申请和其他很多企业一样,都处在悬而未决的处境当中。

休瑟尔说,他对美国本土的金属供应商并不满意,因为存在质量不佳和运输滞后等问题。

“这非常令人沮丧。假如能够买本国产品,那么所有的东西我们都会买本国产的,”休瑟尔说。他递交了超过30份申请,并且估算自己为了推进申请程序,已经花费了大约10万美元。

“我们只有在本国产品质量问题迫使我们从海外进口的时候,才会那样做。”

“打开了虫罐子”

迟迟未有决定的状况也引来共和党和民主党人的多番游说和尖锐批评,指有关部门缺乏透明度和组织性微观管理能力。

同样没有逃过外界关注的是,很多申请被拒都是由于钢铁制造业者的反对——这一产业与政府关系密切。

例如,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Ross)就曾经是钢铁公司老板,而纽柯钢铁公司(NucorCorporation)的领头人则曾在2016年总统大选当中做过特朗普的顾问。

商务部曾经两次复核程序,启用更多工作人员,也令制造业者有更多机会回应反对申请,但是外界的负面情绪仍然高涨。

这只是美国制造业经历的阵痛吗?

“这里面没有标准,”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InstituteforInternationalEconomics)的资深学者查德·鲍恩(ChadBown)说。

“所以,这当然会像打开了一个虫罐子一样,任何人得到(豁免)都会引发担忧,这是偏袒,是腐败,反正就是不透明。”

“短期的调整”

美国钢铁公司(USSteel)就是反对休瑟尔申请的其中一家公司,该公司拒绝评论政府的办事程序。

不过,该公司已经重开了一座高炉,而且还准备再重开一座。该公司一名发言人表示,公司的扩展计划显示,它有能力满足美国的需求。

马里兰大学商学院的退休教授彼得·莫里奇(PeterMorici)表示,在11月美国国会选举前夕,政客们正在夸大问题。

他表示,随着美国钢材和铝材生产者的产量增加,制造业者提出的那一类问题应该会得到缓解。

“从短期来说,是有调整上的问题,”莫里奇说,“从长期来说,没有一种钢铁是我们这里造不出来的。”

休瑟尔担心,价格上涨将会令他的客户不再使用他的产品,而转向纸包装或者塑料包装。

但是,分析过豁免申请的莫卡特斯中心(MercatusCenter)资深研究学者克里斯汀·麦克丹尼尔(ChristineMcDaniel)表示,很多公司确实等不起,特别是美国国产金属需求飙升已经导致价格上涨的时候。

“最终,这还是要从企业、持股人或者消费者那里补回来的,你逃不掉,”她说,“而中小型的制造业者正在首当其冲地感受着这一切。”

密苏里、印地安那、伊利诺伊以及其他州的一些公司已经宣布数以百计的裁员,另一些公司则取消了扩张计划,或者将资源转向海外。

独立罐装公司在9月提高了价格,打破了自己在年初定价的惯例。

他们还准备将原本由临时工负责的低技术工种转为自动化生产,以降低成本。

休瑟尔说,他对于获得豁免并不感到乐观,尤其是商务部在钢铁制造商反对下拒绝了一些申请之后。

他仍然希望政府能够与加拿大等盟友达成一些协议,但是彼得森研究所的鲍恩说,这种事情能很快发生的机率也不高。

鲍恩指出,特朗普重新谈判的贸易协议——比如修订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让关税仍然存在。

独立罐装公司在1929年起家,当时钢铁业的兴起在巴尔的摩的港口一带催生了一系列与金属有关的企业,如今独立罐装公司是至今仍屹立不倒的少数几家公司之一。

休瑟尔的家族在独立罐装公司创办20年之后接手。他表示,自己重振蓝领就业的目标与特朗普是一致的,但是关税并不是正确的工具。

“这不是他们这样做的初衷,”休瑟尔说,“我们成为了牺牲品。”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在新关税中挣扎的美国工厂主:我们成了牺牲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