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姬智障儿子被赶下飞机 连同老母亲一起被赶

这两天大家可能都有关注国航的“监督员事件”。

来龙去脉我就不花时间赘述了,微博上大家整理得图文并茂,还有多份牛姐昔日战绩可供参考。今天下午,国航也对此事做了正式回应。

也正因为这件事,一条十年前的旧闻也被人们再次提起,只不过举例者们用它来拷问来辩驳来质疑国航的:

王姬的儿子当年因为自闭症被你们拒绝登机,怎么现在又无法拒绝患病的牛姐乘坐,还要保护她的隐私?

现在的小朋友们可能不认得她,但王姬在我父母那辈人心中是绝对的大明星。

93年那会儿有部现象级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播出时可谓是万人空巷,女主角阿春就是王姬演的。

几年后李少红拍的那版《雷雨》,赵文瑄演周萍的截图还一度在我涯刷过屏,跟他对戏的繁漪就是王姬。

当然如果看流量剧多的话,应该也会看到王姬的表演——

《橙红年代》里的毒枭梅姐,陈伟霆和娜扎那部《风暴舞》她也有参演。

总之论资历比实力排咖位,王姬在中国影视圈里也绝对算得上号。

但这十年来,围绕在她身上最大的新闻点并不是作品演技,却恰好是网友们现在回忆起的“大闹国航”事件。

那是2008年6月,王姬正在北京拍摄电视剧《五十玫瑰》。

她本人早在1987年就远赴美国,也早早拿了绿卡,跟丈夫高峰是89年在洛杉矶结的婚,婚后自然也把家安在了大洋彼岸。

在拍戏的王姬没办法赶回美国陪儿子过暑假,就让自己妈妈带着孩子从洛杉矶飞一趟北京,一方面是能保证陪到孩子,二来也是听说国内有机构的海豚康复治疗效果不错,想要带儿子去治治病。

因为她儿子有自闭症兼智力障碍,这点王姬从来一直都没隐瞒过。

93年出生,08年还不到十五岁,但只有几岁小孩的智商。

△2016年王姬上《金星秀》时还提到,儿子二十多岁了,智商还停留在六七岁

她的儿子对陌生事物是比较害怕的,上了飞机后并没有乖乖坐好,而是东看看西瞧瞧,还拉了一下商务舱的帘子。

但机长发现这孩子举止不太合常理的时候,要求王姬的母亲带着他下飞机,说他是“不安全因素”。

这里有个重点要强调,这时仍是乘客登机时段,飞机没有离开地面更没有起飞,小孩好奇地跑来看去可能会影响其他人落座,但不至于影响飞行安全。

王姬给一老一小买的机票是洛杉矶时间6月9号晚上的,为了保证家人的睡眠还特意选择了公务舱。

在求情之后,机长一开始提出罚降舱,也就是让一老一小从公务舱降到经济舱,但很快这个说法又被推翻,机长不允许孩子留在飞机上,他必须下去。

王姬的妈妈当时已经七十多岁了,面对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哭着打电话找女儿求助。王姬隔着电话线听哭诉也没办法解决,想让母亲把电话递给工作人员,自己好直接跟对方沟通,但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听。

据王姬母亲反馈,当时机上的工作人员也知道这个“不安全因素”是王姬的儿子——不是要用明星光环开绿灯的意思,只是为了说明这孩子是没有任何攻击性的。

但所有折腾都没有用,两个人最终没能如愿起航。

王姬说她第二天跟国航投诉了这件事,对方承认她所说的一切属实,但详情仍需调查。

恰好6月11号,搜狐娱乐对王姬进行了独家专访,本来是想谈谈她新片拍摄的体悟和照顾弱势儿童的心情看法,结果刚好遇到了这么一件事儿。

于是2008年6月12日,《王姬母亲与智障儿子机场遭"截" 被机长勒令下机》这条新闻出现,掀起了小半个月的舆论争辩。

据我回忆,当时有不少人是支持王姬的。

因为她爆出这件事不是为了炒作,亦并非想要利用自己的明星身份来卖可怜博同情,更多的是气愤难平。

我找到了十年前的采访视频,大家也可以看看,她在说到这件事时并没有任何过激言辞,情绪态度都很有分寸

大家也可以顺便对比一下视频里王姬的原话和文字稿的区别哈,记者在转述时为了避免歧义用上了比较书面官方的词汇,我觉得反而强调了她孩子智力问题这一点。

事实上王姬是“中国提高出生人口素质、减少出生缺陷和残疾行动的首任爱心大使”,她认为自家老人和有缺陷的小孩都属于弱势群体。

所以视频的后半段她从尊重弱势群体的角度出发,质问国航机长将有老人陪伴的自闭症孩子视为“不安全因素”并把他们赶下飞机的决定中,是否含有对弱势群体的歧视?

并呼吁社会各界可以通过这件事去正视弱势群体的存在,并给他们更多的关爱和呵护。

但也有人觉得,王姬的孩子没有行为自制力,陪在其身边的老人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也都有限,孩子如果出现任何异常反应,老人未必有能力对其进行劝阻制止。

这件事在十年前闹得沸沸扬扬,除了王姬的身份、她儿子的病情以及对国航的公然质疑外,还有一点在于各方信息涌入所造成的反转。

在搜狐那篇新闻下,还出现了一位号称自己是和王姬母亲及孩子搭同班机回国的乘客,说王姬罔顾事实、胡说八道,明明是她孩子硬闯驾驶室、大闹飞机到空姐都控制不住场面,导致班机长时间延误,机长迫不得已才做出了将他们赶下飞机的决定。

随后国航方面也通过搜狐娱乐发布了一则给王姬的回应信,说法与那名“乘客”一致,称该航班因王姬儿子的“高度紧张状态,不能入座”而耽误了起飞。

而这封信也引起了王姬的极大不满,她认为国航方面是在扭曲事实。

首先,王姬承认自己的儿子是有“扒舱门”的举动,但当时是因为舱门没有正常关闭,引起了孩子的好奇。

其次,她否认飞机延误是因为自己儿子有出格据称,并给出了两个关键信息点:祖孙两人被赶下飞机时,仍有乘客在登机;机场工作人员安慰老人说,那架飞机出了故障,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飞,“坐不上很幸运”。

而后者恰巧是“机长拒绝王姬儿子登机是否合规”的关键点。

王姬要求国航能够补发声明还自己儿子清白,但国航方面以要开会研究为由,拒绝了一直没能给予响应。

这件事后来闹到什么程度呢?

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都因为这件事出了声明,希望国航对王姬的儿子进行公开道歉并进行相应的补偿。

但直到王姬的妈妈和孩子顺利抵达北京(还是坐的国航班机)之后,风波仍未得到平息。

七十多岁的老人受不了当时的舆论压力,手书千字来详细回顾当时的经过。

如果看不清楚的话,我摘录一下事件经过的部分(有点长,可以跳过):

"

洛杉矶到北京的国航航班是凌晨1点40起飞的,我们于1点左右登机。因为一个是智障儿童,一个是老人,所以买的是商务舱。因此一上飞机就上楼梯到达商务舱,并把我随身携带的手提箱交给了空服小姐。找到座位后,我让孩子坐下,我就去和空服小姐讲请她把我的手提箱放在靠外面一点容易取放的地方,因里面装的是玩具,以便随时取用。

就在这时,孩子因为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很好奇,就去动了一下挂在商务舱前面的一个布帘,后又跑回来找我。

这时就有一个女性人员对我说,“我要查问一下这孩子的情况。”

我问她,“你是什么人?”

她讲,“我是国航的地勤人员。”

我(回答)说,“他是个弱智孩子。”

她说,“把你们的登机牌给我看看。”

我就把登机牌给了她。她拿了牌子后就收了起来。讲:“你们不能在商务舱,你们去经济舱。”

我说:“我们买的是商务舱的票,为什么要去经济舱?”

她讲:“是机长讲的,在这里,机长就是最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要你们去经济舱你们就得去!要是不去,他就不让你们坐这趟飞机,你们马上下飞机去。”

我问:“为什么?你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她讲,“我没有理由给你,我就是奉命办事,机长让你们去你们就得去。要不你们现在马上下飞机。”

这时,有空服人员讲,“这是王姬的孩子?”从上飞机一直到这时我都没提过王姬,这时既然空服人员已经认出了这是王姬的孩子,我也就不回避了。说,“是的”。

恰在这时,正在国内拍戏的王姬因挂念我和孩子恰来电话。我就讲了当时的情况,王姬就说,“伱把手机给空服人员,我和他们讲讲这孩子的情况”。结果空服人员都摇手谁也不愿接这个电话。我又问机长,乘务长在那?能否让他们接一下电话,结果没人告诉。我没办法只好告诉王姬没人愿接这电话。无奈,王姬只好挂断了电话,我没别的办法,只好表示去经济舱。我说“这孩子要休息,我腿又疼,怎么办?”

那个女地勤人员讲,我给你清空最后一排的四个位子好了,这样,我们就下了楼梯,从商务舱到了经济舱,这时因正在登机,走道上挤满了人走不动,我们只好挤在楼梯口等着,一边随人流走向最后一排的座位。

这时地勤人员又讲了,机长讲了,不让你们坐这班飞机,你们下飞机去,我讲,我要坐这趟班机回北京,因约了要给这孩子去看病,这时,那女地勤人员讲叫警察来。在我讲话期间,飞机的服务人员就哄着把我的外孙给引出了飞机。当我看到已走出机舱门的孩子时,我没办法只好跟着下了飞机。跟着地勤人员去取了托运的行李。

"

一番闹腾之后,国航坚持不肯给王姬道歉,逼到王姬不得扬言保留上诉权利……

才在几天后,等来一次姗姗来迟的回复:

航班延误与王姬孩子没有关系,就是飞机故障了而已。

这时候距离王姬发声揭露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周多时间。

中途的拒不道歉和坚定职责,在现在看来也让人觉得无法理解。

普通人常说,吃一堑长一智,但这个道理不应该只适用于我们。相关机构也应该反思进取,不是吗?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王姬智障儿子被赶下飞机 连同老母亲一起被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