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8.7分美食片只有中国人拍得出 刷爆朋友圈

夏天的标配是什么?

雪糕、西瓜、肥宅快乐水?

城叔最爱的其实是烧烤,

选一个露天烧烤摊,

越两三个好朋友

喝着冰啤酒,吃着热辣的烤串,

白天的烦心事似乎也暂时一扫而空,

这可能就是专属于夏天的美好。

如今七月过半,

去年血洗b站的“中国烧烤圣经”

《人生一串》第二季终于来了,

不同于《舌尖上的中国》浓重的人文气息,

街头市井那种带点毛糙的烟火气,

反而让几千人一起“云烧烤”格外真实,

看完那些街头巷尾的饕餮盛宴,

满屏都是心满意足的“谢谢款待”。

河南洛阳的马坡村,

二旦家的烤鲶鱼让人欲罢不能,

葱姜蒜不可或缺,

而最要紧的,是北邙山上采下的枣花蜜,

这是烤鱼回甜的秘诀,

在鱼皮焦脆、鱼肉嫩滑之外,

让味道多了更丰富的层次。

而远在西北兰州,

烤羊肉串是百吃不厌的美味,

夜市里回族大叔唱着花儿小调,

一家店一年能吃掉3650只羊。

两瘦夹一肥的夹花,

让肥美的油脂能更好地在炉火中绽放,

只需要撒上盐粒、孜然、辣椒,

越简单越美味。

而经验丰富的烤串师傅,

一口气能烤一百串,

在他手中,羊肉串仿佛在火上起舞。

离开西北大漠,一路向东南,

福建泉州的烧烤口味更清淡,

白果开胃、米血垫底、黄瓜片清口,

客人说,吃烧烤也要养生。

烧烤全国流行,

却也在不同的城市染上属于这片土地的气息,

看完让人口水直流,忍住也想穿上拖鞋,

去楼下的烧烤摊点几串,喝几杯,

和老板随便聊几句,

尝尝自己身边的烧烤,是什么特别滋味。

就像很多人说的,街头的烧烤摊,

是治愈中国人的深夜食堂。

《人生一串》第一季播出之后,迅速刷屏了城叔的朋友圈,一部低成本的小众纪录片,却拿下了9.0的豆瓣高分。

等了一年,万众期待的第二季终于上线了, 原版人马继续走遍大江南北,寻访最具有特色的烧烤摊,展现市井街头最接地气的烧烤文化。

烧烤是流传在中国美食江湖中最特例独行的一个派系,就像武侠小说里我行我素的潇洒门派,它不属于任何一个菜系,却能在全国各地都开花。

不管是小门店,还是路边摊,吃的是滋味和劲头,也是气氛和心情。

十来个人吃得热火朝天,两三个人也能津津有味。

不过爱一个人吃烧烤的客人,确实不多见。

沈阳的这家烧烤店,名字取得很大,叫传说鸡架,门脸却很小,就藏在小区里。

客人是典型的东北客人,人称杨老傻,特别直愣,说自己就愿意一个人来吃鸡架。

老板也是毫不客气,一句话就给他怼回去,一个人来吃的,可不是神经病吗,这大半夜的。

不过其实谁也没有当真,只能说在这深夜里,烤鸡架和吃鸡架的,都需要被治疗。

老板斌哥操持这个小店已经16年了,店里放着古早的游戏机,大音响里功放的是新裤子的歌,养着一只叫警长的猫,空了和老客人打一局拳皇,就是最惬意的时光。

他像这个城市里的独行侠,想要留住过去,一直拒绝长大,有点孤独,也有点酷。

而小店的招牌烤鸡架,作为“重工业精神的长子”,都是用炼钢的焦炭烤,焦炭的火藏在内部,比木炭持久得多,这是熏烤入味的关键,也是客人留恋的原因。

每天挥舞着30斤的铁拍子,冲天的火光让小店门口变成斌哥一个人的大型表演现场。

看上去酷酷的斌哥,最想念的是少年时的兄弟,世事变幻无常,如今他们四散飘零,也只有在年关将近,斌哥才能等来远归的兄弟,话不用多说,一切情谊都在酒里。

这个隐世小店,亲和而颓废,在深夜吸引着各怀心事的客人。

除了故事满满的神奇小店,在东北,还有更硬核的烧烤店,藏在陋巷中,最有人情味的地方。

初来乍到,你可能都看不懂菜单。羊枪?羊炮?这是啥,能吃吗?

看到客人们心照不宣的笑容,更迷惑了,这时老板会告诉你,他们家店是专门吃羊的下三路的。

感觉这样的店,确实是应该开在东北的,生愣的气质和东北人民不谋而合。

但老板其实并不是猎奇,他对羊很有研究,店里也都是挑的最好的扎鲁特旗的羊。他会很认真地告诉你,羊啊,全身上下都是宝贝。

所谓羊枪,咀嚼的时候,外皮韧性十足,内部颗粒分明,有奇妙的弹压口感,对可以接受的客人来说,是独特的美味。

而羊蛋,有着嫩豆腐一般的口感,入口即化,在老板出神入化的烧烤技术之下,更添风味。

但更为猎奇的烧烤,显然不在东北大地上,而在神秘的广西,一来就是会让不少人吓到尖叫的烤老鼠。

冷静冷静!在广西来宾,这家神奇的烧烤店里,烤的老鼠不是你想象中,随便哪个下水道捉的老鼠,而是甘蔗地里的田鼠。

来宾盛产甘蔗,而甘蔗地,是这些小动物的餐厅和游乐园。

抓田鼠不是件容易的事,必须要等到晚上,有时候运气不好,一晚只能抓两只老鼠。

而老板的一套手艺,完全没人指点,全靠自学成才,剪刀的落点看似随意,其实是十多年苦练的成果,无数经验积累之后,这样烤制的田鼠,比烤乳猪更美味。

这些自顾自开着的小店、看似猎奇的风味,就像每个城市、每个小镇的印记,散落在深夜的角落里,听过太多的人生,给过无数人深夜的慰藉,它依然在那里,风雨不倒。

 

烧烤,当然不需要用猎奇来标榜自己。

就在马路边、小摊上,因为店主的精心烹饪,那缕热腾腾的烟火气,在深夜里显得格外诱人。

在峨眉山的山腰,西南交大的峨眉校区里,谁也想不到这里有一个经营了20年的烧烤摊,这是学生们的夜宵基地,也是学校食堂的劲敌。

爬上长长的台阶,才能来到月牙山烧烤的摊前。

老板自己研究出来的烤五花,五花肉冷冻一晚,要在没化的时候削成打卷的薄片,用秘制的调料抓匀腌制。

甜辣烤五花的出现源自多年前的一次失误,老板错把糖当作盐,放进了调料里,没想到做出来的烤五花甜辣合璧,风味独特,成了月牙山烧烤独一无二的招牌。

肥油滋滋作响,焦甜的香味一直传到山下的宿舍去。

美味固然让人留恋,但城叔觉得,学生们对这里的感情,可能不止美味而已。

他们在这里从陌生的同学变成相交莫逆的朋友,甚至相守一生的爱人。

他们也在这里结束自己的青春岁月,送走一批批学长学姐,最后轮到自己,喝上一杯小店特色的枸杞糯米煮啤酒,吃完最后一盘甜辣烤五花,或许明天,大家就各奔东西。

跟同学一起烧烤的日子,或许会成为往后最让人怀念的开心时光。

离开自己熟悉的烧烤店,让人万般不舍。所以,老店总是让人珍惜。

昆明的夏大妈,已经75岁了,她说自己大概是中国年纪最大的烧烤师傅,从1999年就开始,那时候整个昆明可能就她一个人在卖烧烤。

云南特有的弯葱,在夏大妈的奇思妙想下,和肥肠相遇,成了独一无二的葱肠,从此吸引了无数食客光顾。

哪怕到现在,每一根猪大肠都是夏大妈自己来洗,虽然女儿准备继承烧烤的事业,但夏大妈觉得她们还差得远,交给他们并不放心。

每家老店的特色,既是心血的凝聚,也是真诚的邀请。葱肠沾蘸水,这样的吃法,才不枉费昆明的良夜。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万物皆可烧烤。

深夜的烟火气,是每个人都感受过的慰藉,它来自胃的满足,让人在夜里找到最踏实的寄托。

烧烤是中国人最接地气的饮食,是每个城市都有的亮起灯的深夜食堂。

如果没了烟火气,漫长的人生孤旅中,或许会有更多空虚的长夜。

人生苦短,多谢款待。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这部8.7分美食片只有中国人拍得出 刷爆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