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称修例寿终正寝 仍不被接受 胡锡进评论

林郑月娥仍然没有应示威者要求,正式宣布撤回《逃犯修例》修订,但形容修订已经"寿终正寝"。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周二(9日)出席政府例行行政会议前,主动提到香港社会近来因为《逃犯条例》修订的争议,形容政府相关工作“完全失败”,修例建议目前已经“寿终正寝”,她用英文重复时用了修例“已死”的说法。

林郑月娥早前表示政府已经暂缓修例,但示威者要求她明言会撤回修例建议。她周二仍然没有用到示威者要求的“撤回”一词,她说就算用这个字眼,三个月后亦可把草案重提立法会 ,“寿终正寝”是一个“斩钉截铁”的说法,市民知道修例建议存在还是不存在,无须担心政府会以甚么手段重提修例。

她说,此前考虑到修例建议引起很大争议,难以在短时间内完成,所以“暂时换了下来,也没有时间表”。另一方面,草案在立法会会期结束之时,即明年7月就会自动失效。

在被问及会否问责下台时,林郑月娥说,香港特首“下台不是简单的事”,她仍有热诚、有承担为香港服务。这是林郑月娥一星期以来首次接受传媒提问,7月2日凌晨,她主动召开记者会谴责闯入立法会的示威者。

但她的说法被外界批评没有回应示威者多星期以来的诉求,一些建制派议员也罕有批评,林郑月娥的意思已经是《逃犯条例》修订不会继续推进,明言“撤回”其实没有关系。

反对修例的团体周日(7月7日)再次发起游行,主办单位称有超过23万人参加,香港警方说最高峰时期有5.6万人。

有没有回应诉求?

示威者其中一个诉求是不再以暴动定性警民冲突,和特赦被捕示威者,但林郑月娥重申,没有为当日集会作任何定性,并指特赦被捕者违反法治精神,律政司应该在不受干预下做决定,甚至日后法庭裁决,也须依法办事。她希望香港市民用和平、理性、有序的方式表达对政府的不满。

对于示威者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滥权等,林郑月娥认为没有必要,因为监警会的调查将“还原真相”,并提交报告,交代6月9日至7月2日,警方是否有缺失,但外界忧虑被形容是无牙老虎的监警会职权有限,很大机会无人需要负责任,能否作公正调查感怀疑。

前香港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李国能在香港媒体撰文时指出,由法官领导的独查调查委员比监警会更可以有效地查明真相,监警会也只能调查警方执法时可以犯下的过失,而独立调查委会就可以更全面地检视事件的经过。

林郑月娥没有提到政改或普选问题,重申会改善施政作风,行政会议成员会加强收集民意,反映给特首。她认为政府各项政策的咨询委员会追不上时代要求,需要构建平台让不同持份者畅所欲言。

至于连场运动中有多名示威者轻生,林郑月娥回应指,对于个别市民直接或间接伤害自己,感到痛心,已动员非政府机构提供辅导服务,降低香港弥漫的负面情绪。

一些示威者明言,林郑月娥必须辞职,又批评她出卖香港的利益。

“经过粉饰的陷阱”

许多反对《逃犯修例》修订的团体并不满意林郑月娥的说法,质疑为什么林郑月娥仍然不愿意正式撤回修例。

民主派公民党杨岳桥接受BBC访问时指出,寿终正寝是一个政治描述,不是立法的语言,所以其实还是处于继续立法的状态,不知道特首为什么仍然拒绝使用“撤回”的字眼。

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接受BBC访问时说,他认为修例很明显是北京政府的命令,林郑月娥身为一个地方官员,没有真正的权力收回北京政府的政策。“她不能明言撤回,因为这会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丢脸。”

发起多次反对《逃犯条例》修订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岑子杰批评,政府褫夺民选议员资格,将市民的声音摒弃于议会之外,破坏既有的程序,却声称要建造新的渠道聆听民意,而且反修例运动没有统一领导,包括民阵和学界在内所有团体都不代表示威者。政府一日不承诺停止检控示威者,就会让人担心只是引蛇出洞,不是真正营造对话空间。

岑子杰表示,民阵不会跳入政府经过粉饰的陷阱,为政府搭建桥梁。他指林郑月娥担任政务司长处理全民退休保障时,推翻港大社工系荣休教授周永新的咨询报告,反映没有理据显示与林郑月娥沟通会取得实际成果。

香港众志也对林郑月娥的说法表示“十分遗憾”。香港众志发表声明指出,他们要求特首直接明确宣布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已全面撤回,承诺未来绝不会重启立法程序,以免任何“语言伪术”令条例存有死灰复燃的空间。

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罗冠聪认为,林郑月娥没有很快回应示威者要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的诉求,因此示威活动会继续下去。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发表声明批评,警方在6月12日金钟冲突中使用过份武力,违反国际法及国际准则,一定要进行独立、公正、有效及迅速的调查,单靠监警会调查并不足够,无法得知真相,挽回公众信任,而6月12日当日负责指挥的高级警务人员,一定要面对司法调查。

有建制派议员也出乎意料不满林郑月娥发言,民建联的议员蒋丽芸认为她没有回应反修例人士的诉求,批评特首目前进退失据,她对香港媒体说“既然说得出寿终正寝四个字,即是条例不会翻生,干脆说撤回又如何?”民建联的声明也指出,称特首新旧说法没分别。

监警会调查和独立调查委员会有什么分别?

监警会是香港处理针对警察投诉的组织,独立于警务处。但监警会没有权力传召证人作供,投诉人提供的资料也可以用于未来的司法程序,投诉人或证人可能因为害怕公开对自己不利的资料,而选择不作出投诉或不作供。外界也担心,监警会的委员大多有建制派背景,无法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

独立调查委员会由行政长官按需要成立,专责调查单一事件,例如香港铁路早前被揭发建造新车站时建筑水平不达标,一些工程人员被怀疑发出造假的合格证书,特首林郑月娥于是成立调查委员会。

这些调查委员会的主席通常由法官担任,有权力传召证人作供,证人或投诉人提供的资料都只会在调查过程中使用,而不能在未来的任何法庭审讯中作为证据,被视为可以更有效保障证人或投诉人的权利。

“暂缓”和“撤回”有什么分别?

《逃犯条例》的修订案已经走了部份的过程,包括刊登在香港政府宪报、在立法会首读和开始二读等。如果政府只是“暂缓”议案,政府可以在这些基础上,随时继续推动修法。

林郑月娥指出,“暂缓”方案后,她会收集意见,之后汇报给立法会一个委员会才进行下一步工作,但多次强调没有计划在什么时候重推。

如果撤回方案,表示香港政府要再次推动修法,就必须把刊登宪报、首读等步骤重新再做。

林郑月娥:《逃犯条例》修订已“寿终正寝” 胡总编出面评论

香港在经历了围绕港府强行推行修订《逃犯条例》为期数周的争论,及由其引发的多次历史性大规模示威游行后,特首林郑月娥在周二最新表示,有关《逃犯条例》的修订草案完全失败,已经“寿终正寝”。就这一重大消息,大陆媒体直至当天下午4时都鸦雀无声,网络平台百度、微博和微信等也大多将这一消息屏蔽,不过还是有获知报道的网民指出,是香港民众坚定抗争终于使得林郑当局让步。

自今年年初一直大力推行修订《逃犯条例》的林郑月娥,在经过了香港民众在近期两次历史性上街表达“反送中”诉求,均有超过百万人参与的大游行后,再加上连日来香港近乎各行各业持续不断的反对修例声音,林郑月娥在迫于民意下多次向港人道歉表示工作不足后,终于最新发言称,香港社会目前的矛盾、纷争、愤怒等都由《逃犯条例》修例引起,承认有关工作是完全失败的。她告诉媒体《逃犯条例》修订已经“寿终正寝”,政府愿意聆听社会更广泛民意,平息纷争。值得一提的是,林郑月娥和部分建制派议员此前都对由抗议者提出的,“完全撤回修法”的诉求持有暧昧态度。他们强调只要等到明年立法会改选时,这一修法动议到时也会自动失效。但显然,他们这一派的表态未能让港人满意,在随后7月1日的“七一大游行中”再次有超过50万人上街抗议游行,重申“撤回修例、追究警察执法暴力、不检控和释放反送中示威者、撤销暴动定性,以及要求林郑问责下台”的5大诉求。

此外,由于大陆媒体一直对香港《逃犯条例》争议采取局部性且具有误导性的宣称报道,绝口不提百万港人上街所提出的诉求,以及香港“反送中”事件爆发的缘由、双方立场和发展过程等,仅是一味地对港府提出支持,在报道时强调抗议中“暴徒、暴乱”等字眼,而在刚刚过去的上周日,由不同团体发起的“七七九龙区大游行”首次将游行目标改为大陆游客,意图向他们讲解香港民众有关“反送中”的立场。尽管港府采取了限制游行目的地西九龙高铁站进出等措施,但活动举办者称还是有超过23万人在当天上街参与。随后另有消息显示,7月接下来14日和21日又有网民发起的两场“反送中”游行将登场。14日的沙田游行已获得警方许可,这将是反送中游行首次在新界地区举行。

分析人士指出,正是在香港民众团结坚定的抗议下,“反送中”事件引发国际关注和陆港两地政界的蝴蝶作用,林郑月娥不得不再次做出退让。不过对于事态的最新进展有报道指,大陆方面却全面封锁相关新闻,微博上的相关外媒报导均遭下架,大陆媒体也均未见有所发稿报导。据观察,自林郑承认修法“完全失败”后,《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新加坡《联合早报》以及左派港媒《大公报》、《文汇报》,上午陆续在微博发布新闻,但没多久相继被下架,新闻讨论链也遭封锁。记者并在微信搜索关键词林郑月娥,只有大公网微信公众号和英国《金融时报》的报导还存活。此外,如若在中国第一大搜索引擎百度中搜索林郑月娥相关新闻,也很难找出任何她在当天承认修法失败的相关报导。不过,部分通过其他渠道获知这一消息的大陆网民仍然存在。有支持香港民众表达诉求,并看到港府做出退让的网民称,“香港真幸福,我们没这样的机会”。

同样就这一新闻,以往一直能通过微博评论“敏感消息”,发出亲官方声音的的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当天通过微博大谈香港修例失败,并宣称这表明“一国两制”的确在发挥作用,香港高度自治切实有效。他写道,“对此结果老胡作为内地一家时政媒体的总编辑深感遗憾,有些担心香港以后做什么不做什么,要由街头政治说了算,那将对香港有害。但同时我又是释然的。这就是香港,它处于高度自治,在基本法的框架内,该香港说了算的,就由它说了算。”对此,支持者指出,“港府完蛋了,这例子一开,以后就天天上街吧;党争政治,真不适合华人地区,西方都快玩不下去”。有的网民则称,“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以后修订法律还是要更多征求民意才行”。还有的则更是直言,“你忽悠谁呢,我们又不是傻子”。

林郑月娥:愿与学生代表无前设公开对话 特首表态未受泛民派接受

“归隐”一个星期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9日会见记者,表示引发6月份香港好几次的大规模示威活动,已经“寿终正寝”,她又承认政府的修例工作“完全失败”。林郑月娥这次会见记者,企图以回应社会和示威者部分的诉求,平息近月来席卷香港的反送中政治风暴。但她拒绝一次过特赦在示威活动中被捕的人士,认为这只会破坏香港的法治,而虽然她没有将整个运动定性为暴动,惟个别被捕者被控的罪名将视乎律政司调查的证据。

不过,对于林郑的“寿终正寝”言论,有部分舆论批评仍然欠缺诚意,指出林郑始终拒绝将“撤回”这两个字宣之于口。但林郑强调“寿终正寝”较“撤回”更显决心,因为“你说今天撤回,三个月之后又可以重新提出”。林郑在记者会上除了用中文说出“寿终正寝”之外,还特别用英文“the bill is dead”来强调她的意思。对于林郑继续拒绝成立一个独立调查会调查修例事件的始末,包括警方是否在控制群众活动中使用过度武力,批评者亦大表失望。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对林郑的讲话表示失望,认为政府这样做仍未能换回社会的信心。香港专上学院学生会的发言人,对林郑在记者会上称愿意公开跟学生对话的建议,仍然认为未能完全回应学生的要求,包括政府拒绝对示威活动的暴动定性。此外,学生并不能代表全体香港市民,因为要求对话必须有各界代表的参加。

此外,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答应科技大学和其他7间专上学院学生会的条件,愿意就政府建议的双方对话形式,从当初政府计划的“闭门会议”方式,改为公开对话。此外,林郑月娥又答应其他一些较容易引起社会非议的提案,重新再作评估,从而更能准确把握社会的民情和脉搏。林郑并没有详细说明这些较为敏感的提案是什么,一般相信将会是国歌国旗法以及“明日大屿”的大规模填海计划。

林郑月娥强调,即使承诺撤回草案,港府也可以在3个月后将草案重提,而现时暂缓草案后,如明年本届立法会会期结束后未再审议,草案会自动失效,故今日所言与过往所说的并无大分别。她又称,明白市民希望听到“斩钉截铁”说法,因此她今日便使用了“寿终正寝”一词。

特首林郑月娥恢复在特首办召开行政会议,是连串“反送中”示威游行后,相隔了三个星期,首度在行政会议前会见记者。林郑承认修订逃犯条例工作完全失败,强调草案已“寿终正寝”,但无意特赦示威者,称有关做法违反香港法治精神。

林郑表示,数以十万计市民有序参与示威表达诉求,展示言论自由可贵,少部分示威人士用暴力冲击破坏行为、警民冲突,她不愿看到有警员、记者受伤,破坏香港受重视的法治精神,希望市民对特区政府的不满都能用和平理性有序方式表达。她声言政府非常谦卑聆听意见,改善施政,因为法治是香港的最核心价值,亦能保证香港落实“一国两制”。

林郑又指政府从未为6.12金钟一带集会作任何定性,重申当日暴动二字,是警务处长卢伟聪用以描述有人用自制武器攻击警员的行为,并非为整场集体活动定性。对于有声音指特赦过去示威者,她表示有关做法违反香港法治精神,行政长官不应亦不可干预警方调查、律政司工作及法庭裁决,检控只是依据法例、相关守则及胜算而提出,希望可以一次厘清定性问题。

她又说,监警会调查委员会主动审视6月9日以来工作,以厘清暴力行为,还原真相,包括警方采取行动,并提出建议,争取6个月内完成审视工作,再提交特首,然后公开报告。她声称愿意应学生会要求公开对话,但要求无前设下公开对话,未来亦会加紧这项工作,透过不同途径接触年轻人。

她续说,明白有关回应未能充分满足社会要求,但强调非因面子问题,是作为特局政府考虑各种因素,作出平衡而决定,相信设实可行,希望大家理解;又指早前已为事件作真诚致歉,而“下台唔系简单嘅事”,自己仍有热诚、承担为香港服务,希望社会给予机会和空间让政府以新施政作风回应诉求,改善现况。

香港特首称逃犯条例修法“寿终正寝”, 这是“换汤不换药”?

香港新界大浦一处墙上贴满反对逃犯条例修法的纸条。(2019年7月9日)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7月9日星期二再度表示,《逃犯条例》修法已“寿终正寝”。反送中抗议者普遍认为,林郑依然坚持固有立场,抗议活动将因此持续进行。不过有舆论说,学生们的诉求如何也满足不了,香港需要妥协的艺术。

星期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小范围会见媒体,专题谈到“逃犯条例”修法问题。她说,“今天我再次明确表示,《逃犯条例》修订工作,以及条例草案已经寿终正寝。”这是林郑月娥迄今为止有关逃犯条例的状态的最新说法。

《逃犯条例》修法争端四月以来引发了香港爆发大规模示威游行。鉴于中国大陆的法律制度与香港有很大不同,抗议者对将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国大陆非常惊恐,纷纷要求港府撤回修法。不过,林郑月娥后来只是“暂缓修例”,或者说,本届会期结束时,法案“自动失效”。

香港媒体星期二快速报道了林郑月娥使用“寿终正寝”或“死亡”这一最新字眼,公民党籍议员郭家麒星期二中午在立法会外面的记者会上说:“林郑只是改了有关用词,使用‘寿终正寝’的说法,不过,仍然拒绝收回这项修法,继续坚持原有的态度。后果将是民众不予接受。如果我们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大家看不到希望。”

上个月香港两次百万人游行的组织者“民间人权阵线“(民阵),也在中午就林郑月娥的最新讲话表态。该组织的副召集人梁颍敏说:“同样的话反复说,并不见得好,于事无补。我们今早聆听了林郑月娥的讲话。有关逃犯条例修法,她仍然拒绝撤回。向立法会提交这项议案,是一个具有法律意义,且非常正式的立法程序。然而,她只说法案寿终正寝,而我们在香港法律条文以及议会程序规则中,找不到‘寿终正寝’这个的字眼。为什么当局让我们维持法制,而她自己却不运用法治?”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周日对美国之音说:林郑的说法完全是可笑谎言。他说:“我们都知道,逃犯条例还在立法会的议程当中,并没有从中抽出来,也没有寿终正寝。”黄之锋说,他研究了立法会的议程议题,发现该条例还在等待处理和讨论之中,这是林郑月娥的虚假陈述。黄之锋还说,下个周日,人们还会上街示威,直到这个条例真正“寿终正寝。”

林郑月娥在讲话中,似乎更多承认政府的这项立法工作的失败,并说,原因是她工作做得不好、对社会脉搏掌握不足、对民意未能完全掌握。她说,现在已经彻底停止修例工作。

陈凯兴是立法会外持续进行的绝食抗议行动的发言人,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星期二林郑月娥所说的话只是‘换汤不换药’,因为她说的不是法律名词,法律名词应是撤回(withdraw)。立法会里没有寿终正寝的说法。我们相信法律文字,不相信她的语言艺术”。

林郑月娥还说,看到社会出现两种不同场面:一种是数以十万市民和平、理性、有序示威游行,表达意见和诉求;还有“很少部分示威人士”用暴力冲击、破坏、发生警民冲突,造成警员、记者及示威者受伤,破坏香港法治精神。

对此,议员郭家麒说,“这是林郑月娥试图分化抗议者队伍的策略。她把那些所谓和平示威和暴力冲击的香港人分化,但我想跟她说,我们是不能分开的,和平集会和采取抗争的市民,他们的要求一模一样”。

民阵的副召集人梁颍敏重申民阵的其他要求:建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与青年沟通不能只与学生会接触,而要包括青年抗争者,尤其是立法会外连续抗争的那些年轻人。梁颍敏最后说:“假如上述有关诉求仍然得到不到满足,民间人权阵线将继续举行抗议集会,有关行动细节将在以后公布。”

不过也有舆论表达不同意见,一位出租汽车司机对美国之音说:“香港的青年不会满意的。(记者:那么他们要什么东西呢?)不知道。现在没有办法了,你说怎么妥协呢?外面一个红色旅游警告,他们(大陆游客)会不会来香港呢?当然不会。”

南华早报星期二题为“分裂的香港需要妥协的和弦”文章说,在疯狂和分裂的香港,人们判断亲朋好友,乃至陌生人,往往以他们的政治立场划线,要么是朋友,要么是敌人。文章的结论是,没有哪一方绝对正确,那一方绝对错误。认识到这一点,妥协和对话依然还有希望。

另外,星期二是709律师事件四周年,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社民连等团体,发起“维权无罪,立即释放被拘禁的人权律师”活动,前往中联办外举行抗议集会。

新闻稿特别谈到709案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关系,称“香港政府不顾中国法制缺失,企图修订《逃犯条例》,允许任何港人可以被从香港移交中国内地受审,身陷任意拘押、不公正审讯以及不人道待遇的危险”,并说“这种倒行逆施,也面临港人的坚决抵制” 。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特首称修例寿终正寝 仍不被接受 胡锡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