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香港数十万人七七大游行 争取大陆客支持

大批香港市民参与反对《逃犯条例》的游行,今次的游行路线选在有较多中国大陆旅客的尖沙咀和高铁西九龙站,以争取他们的支持。

主办单位称有超过23万人参与游行。香港警方说最高峰时期有5.6万人。

游行人士在下午3时许由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园出发,他们不断叫喊“林郑下台”、“反送中”等口号,旅游热点星光大道等地方人潮涌动。

BBC中文在场记者见到,游行人士以普通话向途人派发传单,也会不时用普通话喊口号,希望到香港的大陆旅客了解真相。

游行有别于过往的“反送中”大游行,并非由民间人权阵线发起,而是由一群“网民”自发。其中一名发起人刘颖匡被视为香港本土派人士,他向媒体表明今天游行的目的是要向大陆旅客宣传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因而会坚持“和平、理性、优雅”的原则,不会进入、包围或冲击连接香港和大陆的西九龙站。他说,人数已超出原本估计的二千人。

一名来自深圳的刘小姐在围栏边看示威者喊口号。她对BBC中文表示,今天来香港购物一天,不知道香港人为何上街游行,但是她对游行十分好奇,“在内地从没见过”。她说,有兴趣了解香港人的诉求。

在队头,示威者的横副列出五大诉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收回以“暴动”定义警民冲突,撤销对抗争者的控罪、追究警队滥权、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会实行“双真普选”,即立法会与行政长官均以直选方式产生。

尖沙咀星光大道挤满示威者。

香港尖沙咀文化中心、太空馆附近聚满人群。

有店铺疑受游行影响关门。

香港警方派出大批警力到场戒备,呼吁民众和平示威。香港铁路停售当天中午后高铁车票,并只安排一个入口和一个出口让乘客进出,附近设有大量路障,防止有示威群众冲击车站。香港记者协会表示,传媒也被禁止进入车站内采访,对港铁安排表示遗憾。

香港“反送中”运动6月开始抗争升级,经历过上百万人的游行及多次警民冲突,示威者在7月1日主权移交22周年纪念日历史性地占据立法会,破坏程度是1997年以来最大,建制派批评示威者暴力,但民主派认为是政府漠视民意而逼使示威者找将抗争升级。

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BBC周日(7日)播出的电视直播节目访问中提到,有些英国政客的用字是“冷战思维的语言”,他强调中方无意与英国展开外交战,仍然希望致力保持两国密切关系与合作。

他重申,香港并没有接受北京的任何指示去推行《逃犯条例》修订,有信心香港政府可以处理局势。

美国之音:究竟有多少中国民众相信官方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

香港民众近来发起万众一心的抗议行动,表示反对香港特区政府提议修改逃犯条例的抗议,中国共产党当局进行了全方位的信息封锁和新闻检查,同时进行一边倒的宣传,调遣所谓的五毛党(即伪装为普通网民的官方舆论操控特工人员)为中共造势,并全面封杀批评香港特区政府和北京蔑视民意的网民言论。这一局面导致外界对究竟有多少中国人相信中共的宣传感到迷惑。然而,批评者指出,其实中共自己最不相信自己的宣传。

成百万的香港民众上个月上街游行示威,抗议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推动修改逃犯条例,使中共当局今后可以将先前到香港绑架人将到中国大陆的行为合法化,可以任意把在香港的人抓到中国大陆去接受中共控制下的法院的审判。

在中共领袖习近平掌控下的中国大陆,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公开宣扬坚决不要司法独立,称,“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中共官方媒体则公开宣扬中国的司法必须是给中共提供方便的刀把子。

香港民众对听命于习近平当局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坚持不撤回修改逃犯条例动议的抗议仍在继续。与此同时,中共一方面指令其控制下的中国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对香港民众的抗议活动以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香港人感觉忍无可忍表示公开抗议的信息进行全力全方位的封杀,另一方面则开动宣传机器和调遣五毛党大力宣传抗议者要么是受外国敌对势力操控,要么是暴徒。

在中共当局严密控制的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有关香港抗议活动的典型的言论包括:

——香港就像被惯坏的孩子一样。 改革开放繁荣了一国两制的经济,忘本之后一边因大陆增长了经济,一边瞧不起大陆人。 香港物价和住房都死贵。 虽然有优良的制体但如果忘本,经济也会衰退。动乱会让一切衰败。

——香港,自我们接受教育以来,都推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每每看到这样的新闻,心都会很痛,我们都是中国人,为什么不团结,组织的溃败往往是从内部开始,为什么我们不能爱护自己的国家,维护祖国的团结呢?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冲突加剧。我爱我的祖国,衷心祝愿祖国统一。

这种舆论一边倒的形势不但使一些对中国只有粗浅了解的人感到困惑,而且也显然也使擅长报道国际新闻、报道中国问题的美国《纽约时报》一些记者感到困惑。

7月1日,《纽约时报》英文版发表分析报道,大标题是“为什么很多中国人反对香港抗议活动”,小标题是“不仅仅是(他们接受了中共当局的)宣传”。7月2日,《纽约时报》中文版再将该分析报道翻译成中文发表。

该分析报道一方面承认“独立的民意调查在中国是不允许的,因此判断公众对香港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只能靠猜测,”另一方面又讲述了一个它所说的“令人意外的”的事例,这就是,在美国名校接受了教育、在香港工作4年并且没有打算从香港搬回内地的一个中国人可以获取自由的新闻而不是只能根据中国官方宣传了解香港抗议活动,但这位中国人也对香港的抗议者持强烈的批评和反对态度,认为他们的抗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报道说:

“(这些中国精英专业人士)的观点表明,中国人对香港的强硬立场超出(中共当局的)宣传。从中可以看到,在中国许多人如何看待这座城市——进而引申到他们如何看待自己的国家上,发生了一个根本性的转变。这反映出人们对许多人称之为中国模式的成功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信念,即以个人权利为代价换取经济增长。

“长期以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在推动中国人民从经济利益的角度看世界,对香港抗议活动的怀疑态度表明,这种看世界的方式已经深入人心。这种想法认为,自由不能当饭吃。香港人享有的那种个人权利——在媒体、法庭和街道上挑战政府——将在中国导致混乱,让人们回到贫困和饥饿的时代。”

在纽约出版的政论杂志《北京之春》的荣誉主编胡平说,他知道《纽约时报》的那篇分析报道在许多中国人和中文读者当中引起了很多争议和批评,因为该报道给人的印象是中共的宣传已经深入人心,使包括很多可以获得自由的信息的中国人也听信并认同了中共的宣传。

胡平说,有一个简单的事实是谁也不能否认、连中共当局自己也不能否认的,这个事实就是,中共自己也不相信民众接受并相信了它的宣传。他说:

“在这一点上,中共当局自己就很清楚。所以,中共当局从来不相信所谓的民意调查。尽管很多民意调查,包括西方的一些大名鼎鼎的学者、学术机构、民调机关在中国做调查,说是中国政府享有的民意支持度和信任度之高,甚至远远超过民主国家的政府,等等。但对这些调查结论,最不相信的就是中国政府自己。因为它要是真相信,何必还要把什么事情都压得那么紧呢?”

胡平说,许多中国观察家知道,除了那些中共网络舆论特工之外,中国人对香港抗议问题有多种不同的看法,对那些看法需要进行仔细的分析和解读;而《纽约时报》作为面向美国、面向西方读者的西方报纸,在报道中国人这些细微的微妙看法时就显得比较力不从心:

“据我了解,中国国内有些人对香港反送中运动有些不同看法,其实他们是着眼于另外一个角度。他们无非就是认为,你香港人越是争取越是闹,当局恐怕就会越是打压,这样反而对你们不利。这并不表明他们支持中共当局的打压做法,也并不表明他们对港人捍卫自己的自由、法治的行为不以为然。他们只是根据自己的遭遇,自己的所见所闻,认为民间的抗争常常是得不到成果,反而是招来进一步的打压。他们是从这个角度考虑的。也就是说,他们的价值观跟香港市民、跟我们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而(西方)媒体的报道一般就很难把这么复杂的意思表达出来。”

自从在外国势力(苏联)的资助和支持下武装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以来,中共当局公开宣扬实行舆论一律,将反对和批评的声音视为非法言论乃至非法行动。在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在其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言论表达自由的中国,“妄议中央”甚至成为一个不见于中国法典的正式罪名,中共当局公开以言治罪,更使许多中国人谨言慎行,不敢说可能让当局不高兴的话。

这种局面是否也导致了《纽约时报》这样的西方媒体在报道中国民意动向的时候遇到特殊困难呢?胡平认为,这是完全可能的,甚至是非常自然的:

“很多人,你要是去问他们,他们确实是那么说(说中共认可或爱听的话)。哪怕是在匿名的情况下也是那么说,向外来的记者、进行民调的人说真话对他们自己的安全并没有威胁的情况下,他们也会说一些跟官方的调子在很相似的话。这都是非常自然的。因为你想想,我们都是从中国来的,我们应当知道一般的人都说成习惯了,不会仅仅为了接受一个采访,一看你是外媒,就满足你的需要,就一下子说出真话来,而是在别的场合怎么说,在这个场合还是照样怎么说。这也不能代表他的真实观点。”

长期研究中国政治和历史的学者胡平说,对中国问题观察家甚至是中国人来说,观察中国民意还有一个超绝的困难。他说:

“还有一种情况我们都很清楚。你想想,(中共当局调遣野战军杀进北京真要要民主反腐败的抗议者的)六四事件过去都30年了,而且互联网的打压日甚一日,这种情况久而久之必然造成一种后果,那就是很多人不能把自己所想的变成所说的,到后来就会把自己所说的变成所想的。”

胡平举例说,对一般人来说,自己心里想说什么但不能说,只能说言不由衷的话,这种分裂会导致人的焦虑,于是有人为了克服这种焦虑,便努力去相信自己所说的言不由衷的话。

胡平说,他本人的亲身经历是,在1970年代中期,中共独裁者毛泽东怂恿他的打手即后来人们所说的“四人帮”为非作歹,在中国引起很大的民怨。他在四川成都那时候跟许多人私下里闲聊,不存在告密的问题,但是那些人在闲聊中所说的话居然也是认同为非作歹的四人帮的。然而,在1976年毛泽东死后“四人帮”被抓捕,那些人也跟其他人一样敲锣打鼓,欢天喜地,一夜之间就变脸了,从而让他认识到先前他们看似认真的认同四人帮的言论其实并非反映了他们的真实想法。

眼下中国公众对香港抗议问题和其他许多重大问的真实想法就究竟是什么依然成谜。但对观察家们来说,现在有两个事实是清楚的。一个是中共当局自己也不相信民众听信并相信着中共当局的宣传,一个是中共当局严禁独立于中共控制的机构对中国民意进行科学的调查。

在中国政府发布的最新市场准入清单中,新闻出版和民意调查被列为禁止外资进入的行业。

相关报道:

香港“七七游行”目标西九龙高铁站向大陆游客讲解抗议缘由

香港在本周日迎来了反对港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又一次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有抗议团体发起“九龙区大游行”目的地为高铁西九龙站,意图向当天抵港的大陆游客讲解港人示威缘由,并已获香港警方不反对通知书。

游行发起人之一刘颖匡在周六向媒体介绍称,明日的游行将以“和平、理性、优雅”地进行,向游客展现港人文明,并“优雅”表达诉求。他还提出绝不会做出任何冲击行为,并指出部份人的批评是“无中生有,分化活动”。他表示,“任何冲击行为都是违背我们游行的原意,与我们游行的目的背道而驰。”刘颖匡还强调游行目的是希望透过活动向内地旅客宣传香港人的理念,因为他们资讯被封锁,内地传媒若有报道也是在刻意放大冲突画面,却不报道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他希望通过向大陆游客讲述整个抗议的缘由,能让更多的大陆人了解抗议事件真相。另对游行是否会出现混乱的担心,刘颖匡则回答称,看不到为何有人觉得今次游行会危险或失控,参与者会以发派宣传单张或其他方式,“和平、礼貌、友好向内地客宣传”。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围绕反送中的最新抗议活动,有别于前几次游行地点在金钟,“七七游行”改在尖沙嘴梳士巴士花园下午约三点半集合,四点游行队伍出发,途经海傍及广东道前往高铁西九龙站集会,期间预计会向大陆到访香港游客派发传单。而此次游行的主题则是“九龙区大游行 香港人,就是香港最美的景点”、“香港人,未撤退,为左手足行落去”。不过据最新消息显示,港府虽然并未禁止这一游行,但相应的管理部门还是如临大敌。香港警方出动2000名警力戒备游行,而游行目的地高铁西九龙站周围在当天凌晨就已被护栏重重包围,而乘客如若希望乘车进站则必须出示证件和车票才能进站。

港铁还宣布,为维护车站秩序,所有售票渠道即时停止售卖周日中午起,至晚上收车前的所有南行及北行列车班次车票。不少不知情况的游客和乘车者被挡在站外。另外,香港运输署还宣布,因西九龙站实施客流管制,汇民道的旅游巴士上落客座位、巴士及小巴站已经暂停使用。面对港府采取的这些限制交通和控制人口流动的措施,有打算到现场买票前往深圳的民众表示,港铁的安排太过敏感,自己也不支持香港青年参与游行,但如此安排这样只会令旅客不便,并影响香港的国际形象。但也有从大陆旅游团抵港的游客称,当天车站秩序良好,理解游行的人有其诉求,会予以体谅。

另据最新消息显示, 由于参与人数过多,游行队伍已于下午3时38分提早出发,抗议民众沿途高呼 “释放被捕者、追究警队滥权、立即双普选”口号,又多度喊“没有暴动,只有暴政,香港人,加油”。游行现场亦挂起列出诉求的标语,写着“撤回修例、收回‘暴动’定性、撤销抗争者控罪、林郑下台等”诉求。据香港01报道称,有参与游行人士向记者表示,“今日游行并向内地游客解释修例的出发点很好,又指明白内地人面对资讯封锁,但内地亦有抗争的人,他们心里对内地的政权或许比港人更清楚,不应假设他们不明白香港发生的游行。”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英媒:香港数十万人七七大游行 争取大陆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