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香港反送中游行转战陆客旅游区 入夜变冲突

大批香港市民参与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的游行,这次路线选在有较多中国大陆旅客的尖沙咀和高铁西九龙站。主办单位称,有超过23万人参与游行。香港警方说,最高峰时期有5.6万人。

游行不同过往的“反送中”大游行,并非由民间人权阵线发起,而是由一群“网民”自发。其中一名发起人刘颖匡被视为香港本土派人士,他向媒体表明,今天游行的目的是要向大陆旅客宣传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会坚持“和平、理性、优雅”的原则,不会进入、包围或冲击连接香港和大陆的西九龙站。

在队头,示威者的横幅列出五大诉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收回以“暴动”定义警民冲突,撤销对抗争者的控罪、追究警队滥权、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会实行“双真普选”,即立法会与行政长官均以直选方式产生。

入夜游行结束后,约一千名示威者转到并非游行路线的尖沙咀、名店林立的广东道,以及人车繁忙的弥敦道。警方最后在旺角清场,清场时与示威者发生冲突,多名示威者被带走。

BBC中文记者下午现场的观察

游行人士在下午3时许由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园出发。有基督徒在附近吟唱圣歌,不少人随声哼唱。中途一阵雨一阵晴,游行人士随天气打伞、收伞,继续行程。组织者倡导“和平、理性、优雅”进行游行,以展现香港人的文明。

一位姓陈的中年男士同儿子一起上街。他说,之所有来到尖沙咀这个游客聚集的地方,是想游客“体验到香港的自由”,令他们思索,“为什么他们都出来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们可以发声,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我希望这种想法慢慢、慢慢地渗透到内地,令他们可以反省。”

游行队伍行至海防道,几位香港青年用普通话向桥底的大陆游客大喊,“没有暴力,只有暴政!”

其中一位中年女士十几年前从大陆来到香港,她正与朋友一起向桥下路过的大陆人发放诉求海报。“希望你能听我讲一下香港的事情”,她用普通话对一位拉行李箱的大陆女士说。

“你是反对我们来购物吗?”这位大陆游客回应,表情甚为惊讶,将传单递回后即刻快步走开。

对于为何采取这样的做法,这位中年女士对BBC中文说,“作为一个人,你应该知道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在临近的香港,既然你来这里购物,你要知道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作为在内地的中国人,也应该要有自由,这是基本的人权。为什么现在都麻木了呢,这是值得深思的。我不想人性被埋没。”

大部分路过的游客并不愿意跟她交谈,但她态度坚定地说,“没有效果也要讲。今天讲他可能听不进去,明天讲可能会听一点点,讲的人多了,他可能就会受到一点影响。做人是应该要思考的。你如果只是为了金钱而生活,人生就没有意义。”

大多大陆游客似乎并不关心游行。两位从半岛酒店出来的大陆女孩对BBC中文抱怨说,她们本来想坐观光巴士游览香港,但游行干扰了她们的行程。

不过,也有大陆游客愿意了解。一位姓吴的年轻人看到游行很好奇,询问身边一位香港年轻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人一路走,一路聊。

吴先生说,他刚毕业,趁工作之前的空闲来香港观光。这次是他第四次来香港,他去游览各地区的小街道,想进行“深度游”。他对BBC中文说,“香港是一个很开放的地方,是中国最繁华的地方,我对这个地方比较向往。”

他讲不清楚香港人在争取什么,只对游行的话题有模糊认识。但他说,“我支持用和平的方法解决问题。 之前看到有受伤的情况,我不希望这种情况出现。”

对于之前香港抗争者冲击立法会的情况,他说,“我觉得对政府应该有敬畏之心,有现在的政府才有现在的生活。” 这种心态与香港许多抗争者完全不同,他们对政府的不信任正在加深。

吴先生说,他会把看到的事告诉身边的人,但也担心受到审查,再三叮嘱记者不要公开“敏感话题”。

尖沙咀星光大道挤满示威者。

入夜后,游行结束,大批示威者转到名店林立、多大陆游客观光的广东道,后来再占据弥敦道,由尖沙咀走到旺角。

大批防暴警察在旺角阻止示威者向前行,并指示威者非法集结,手持雨伞的示威者往后退时,警方向前采取行动,多名示威者被带走。

香港“反送中”运动6月开始抗争升级,经历过上百万人的游行及多次警民冲突,示威者在7月1日主权移交22周年纪念日历史性地占据立法会,破坏程度是1997年以来最大,建制派批评示威者暴力,但民主派认为是政府漠视民意而逼使示威者找将抗争升级。

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BBC周日(7日)播出的电视直播节目访问中提到,有些英国政客的用字是“冷战思维的语言”,他强调中方无意与英国展开外交战,仍然希望致力保持两国密切关系与合作。

他重申,香港并没有接受北京的任何指示去推行《逃犯条例》修订,有信心香港政府可以处理局势。

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的蔓延和整合趋势

2019年7月7日九龙尖沙咀半岛饭店前的游行队伍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香港的反送中抗议活动,星期天首次扩大到九龙地区。有社会活动人士说,社会团体整合,进而发动罢工可能是行动的方向。不过,也有评论提到目前香港抗争运动的缺失。

星期天(7月7日),经网上号召举行的反送中游行,第一次在港岛以外地点集结。下午三点三十分,警方认可的这次游行在九龙的尖沙咀首先集会,四点钟游行起步,目的地是高铁西九龙车站外广场,途经弥敦道繁华商业街以及九龙公园一带。

2019年7月7日九龙大游行中的一个横幅标语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苹果日报援引游行发起人的说,游行诉求包括:撤回逃犯条例,收回6.12事件的暴动定性,撤销对反送中抗争者的控罪,追究警察滥权,以及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宣布解散立法会,立即实行“双普选”。其中,最后两条是这次新提出的诉求。

最新报道,组织者说23万参加九龙大游行,警方说,高峰时有5.6万人。警方最初担心,人数或突破一万人,为此,调集2000警力,防止有人冲击西九龙的大陆口岸,因为那里实施的“一地两检”,也是近年来香港极具争议的政治议题。

尖沙咀以及附近商户早已得到通知,旅行社调整行程,星期天大都避开尖沙咀景点。附近饭店也告知客人不能提供前往尖沙咀的接驳服务。星期天下午那里的顾客流量明显减少。

苹果日报说,这次游行集会的目的之一,是“向内地人宣扬反送中”。

2019年7月7日,有外国人为抗议者游行助兴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星期天下午尖沙咀大陆游客减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陆女游客对美国之音说:“(游行)对旅游,对购物肯定有影响,对咱们出来玩的的人是有影响。交通堵塞交通不方便。到处都是人挤、人拥。对香港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牵涉很全面的东西。眼前就是影响旅游和交通,影响大家游玩。”

不过,香港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这场大游行?这位大陆游客说:“发生了什么事请,到底怎么回事,不太完全了解,这里面牵涉到很全面的东西,不能够确定到底是什么事情。作为一个市民和游客来说,也不怎么好说,数不到一个正点上面去。”

香港居民艾美莉对美国之音说,出来游行是为了香港的未来说:“说实在的,我们是香港人,我们这一代感受到湘钢的繁华,回归以后真的感

觉没有以前好。我们的孩子都不在香港,全部都出去了只剩下我们两个老的。我们两个老的其实出来不出来游行,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影响。但是为了我们香港的未来,我们要出来,要来支持。”

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从港岛移师尖沙咀,并且很有可能向其他地方蔓延扩散。今后这种抗争的趋势是什么?香港社民连的梁国雄对美国之音说,尖沙咀的这次游行标志运动开始新转折点:“我相信,现在我们是化整为零,这样下去,总有一次会化零为整。现在发动罢工可能有一点希望,因为现在香港已经习惯做一件能够让政府感到压力的事情。我们把两百万人的游行化作很多小的游行,这个是对的,也是一个自然的发展。我们现在想的是为一次更有力的行动去做准备。”

2019年7月7日警察在西九龙高铁车站外对一名行人进行盘查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梁国熊接着谈到,目前香港社会众多团体,如何在重大社会议题上实现整合,以便发挥更大作用。另外,长期群龙无首,没有“大台”似乎也不利于运动的发展。

在另外一方面,南华早报星期天刊登评论,分析香港目前抗议运动的“缺失”,认为在现代历史中,暴力攻击政府权威地标,例如,立法会,只发生在革命运动期间,特别是在经济极度萧条,大多数人陷入饥饿的时期。另外,这次抗议活动不应动员未成年者旷课参加抗争活动,这些孩子哪个方面都还很脆弱。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英媒:香港反送中游行转战陆客旅游区 入夜变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