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谈判或再生变 中国拒绝特朗普蒙混过关

 外媒称,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7月4日称,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单方面加征关税是中美经贸摩擦的起点,如果双方能够达成协议,加征的关税必须全部取消;目前双方经贸团队一直保持沟通,如果有进一步信息,将及时发布。

  

  ▲7月4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回答记者提问。中新社记者赵隽摄

  据路透社7月4日报道,他在商务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只要双方按照两国元首确定的原则和方向,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拓展合作,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管控分歧,就能够实现互利共赢发展。

  高峰指出,中美两国元首成功会晤,“为下一阶段中美经贸关系发展指明了方向……这再次说明,发展良好的中美经贸关系是两国的民心所向,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

  他表示,中美在农产品贸易领域具有较强的互补性,合作空间巨大。一段时间以来,受中美经贸摩擦影响,中美农产品贸易受到冲击,这是中方不希望看到的;农产品贸易是双方需要讨论的重要问题。希望双方从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他说:“中方始终认为,中美经贸摩擦最终要通过平等对话和协商来解决……希望双方按照两国元首会晤的重要指示,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照顾彼此合理关切,寻求达成互利共赢的解决办法,为两国和全球企业营造稳定、可预期的贸易投资环境。”

  

  另据路透社7月3日报道,特朗普政府官员7月3日说,美国和中国的高级代表正为下周重启谈判进行安排,以试图解决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之间长达一年的贸易战。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在记者会上说:“谈判将在下周郑重地继续进行。”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一名官员后来说,双方正计划下周进行一次主要谈判代表级别的电话会谈。

  报道称,自中美国家元首上周末同意重启5月份中断的谈判以来,双方已在通过电话进行沟通。

  库德洛不清楚重启面对面谈判的时间表。他说,谈判将“很快”开始,而且即将宣布消息。

  他说:“我不知道确切时间。他们在进行电话沟通。他们将于未来一周通话,安排面对面会晤的时间。”

美国之音:美中先互相试探:库德洛称或下周电话谈判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说,美中两国官员正在积极安排下周举行高级贸易谈判,但是以电话谈判的方式进行,至于面对面谈判目前日期则尚未确定。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日本大阪20国峰会中同意重新恢复贸易谈判,此后两国官员一直在加紧为新一轮谈判做准备。

  库德洛星期五对福克斯财经新闻说:“我知道他们正在安排面对面谈判的日期,面对面谈判会举行,但我不知道是否会在下星期,我相信下星期会通电话,而面对面谈判可能不会在接下来的这个星期,我不要言之过早。”

  库德洛星期四(7月4日)也曾对美国之音说,美中两国已做好了在几天内恢复正式的贸易会谈的准备。

  库德洛星期五还对彭博新闻说,美国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一直在跟中国总理刘鹤保持接触。

  在华为的问题上,库德洛对彭博新闻说,华为依然被保持在实体名单上。他说:“我们不会在任何涉及国家安全的领域开放许可证,无论是芯片还是其它方面。”

  在另一方面,中国在过去一周来似乎尚未展现出立场有所软化的迹象,中国商业部周四称,如果能达成协议,加征的关税必须全部取消。

中美贸易谈判或再生变 中国拒绝特朗普"蒙混过关"

 

  资料图:中美领导人在大阪举行会晤,同意重启中美贸易谈判(图源:新华社)

  就在新一轮“习特会”刚刚达成“休战”共识,中美贸易谈判即将开始之际,“中美共识”的小船说翻就翻。只不过这次踩翻小船的或将是中国。北京时间7月4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中国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双方能达成协议,加征的关税必须全部取消。”

  这意味着如果美国不能接受中国政府提出“底线”,中美贸易谈判将无法达成协议,贸易战依然将持续。就如多维新闻此前在《贸易战进入中国时间 习近平的政治隐喻》一文中报道的那样,这次恢复谈判真的进入了中国“要价”的时间。

  按照6月29日,新一轮“习特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表态,特朗普只是同意不对中国商品加征任何新的关税。这显然不包括中美贸易战期间,美国已经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

  美国有可能将已经“吃下”取得关税吐出来吗?即将重新恢复的中美贸易谈判可能再次生变。

  其实,在此轮“习特会”之前,中国就已经明确了恢复谈判和最终协议的底线——取消全部加征关税、贸易采购数字要符合实际、改善文本平衡性。双方的协议必须是平等、互利的,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中方决不让步。

  然而,从新一轮“习特会”上特朗普的表态,以及此后的一系列言行来看,特朗普显然对中国政府的底线依然心存侥幸,希望能够“蒙混过关”。

  一方面特朗普对媒体表示,美国与中国的关系“重新回到正轨”,另一方面又将中国的“全面取消加征关税”替换为“不加征任何新的关税”。

  方面,特朗普宣布“将允许中国的华为公司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购买产品”。但是,另一方面却不愿将华为公司从美国的“黑名单”中去除,更不没有释放孟晚舟(华为原财务总监,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之女)的任何举措。

  在新一轮“习特会”过去将近一周的时间内,在中美贸易谈判即将恢复之际,特朗普的承诺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执行。一切依旧维持“习特会”之前的原状。特朗普希望仅仅用口头上的缓和来重启与中国的实质谈判,这似乎已经让中国高层感到不满。

  为此7月4日,在中国商务部重申“加征的关税必须全部取消”的底线之后,同时表示,中国将按照既定的节奏,履行“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的相关程序。这意味着如果美国不能切实履行“习特会”的承诺,不能尊重中国的谈判底线,贸易谈判将难有成果,贸易战有可能再次升级。

  历史似乎又在重演,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美两国在朝鲜战争中的首次正面较量中,就曾经发生过这种情况。当时,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不顾中国“不许越过北纬38度线,否则出兵”的警告,已经将战线抵近中朝边境的鸭绿江边。

  对于中国的出兵警告,美国的决策者们起初似乎并不相信。然而,当中国军队真的进入朝鲜,并通过三次大的战役,将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打得丢盔卸甲,不得不放弃平壤,退回北纬38度线附近时,美国才真正认识到了问题严重性。

  于是,在1950年底一份非正式的停火协商条件被提出。美国要求中国军队立即停火,然后举行谈判,并以实际控制线划分军事分界。而中国此时显然看穿了美国的缓兵之计,要求美军必须同意撤回北纬38度线之后,才能进行谈判并停火。如此巨大的利益差距,自然导致了协商无果。中国领导人认为,只有让美国蒙受更大的损失,才能迫使美国认真考虑中方的要求。而美国也同样不甘心失败。

  当年中国要求的“美国撤回38度线”,与如今贸易谈判中要求美国“加征的关税必须全部取消”的操作几乎如出一辙。尽管时隔近70年,中美经济早已水乳交融,但是双方的战略思维模式却依然没有改变。中美双方已经不再是单纯国力的比拼,而更像是一场耐力赛,看谁对战争痛苦和经济损失的忍耐能力更弱,谁就将率先妥协。

  此后,在1951年初,中国军队先后发起了第四次和第五次战役,不仅攻占了汉城,并且将美军打退到北纬37度线附近。然而,中国军队的快速推进,也导致了其后勤补给无法跟进。冒进的中国军队,最终还是遭遇到了美军的反击,中国军队不仅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伤亡,而且被迫放弃了汉城,再次将战线退回到38度线附近。

  最终,中美双方还在北纬38度线的附近形成了战略僵持。中国无力向更南的朝鲜南部平原地区推进,而美军也无法攻破中国的防线深入朝鲜的北部山区。之后,朝鲜战争就进入了停战谈判阶段。从1951年7月至11月的谈判过程中,中方面重申以“北纬38度线”即开战前的军事分界线,作为谈判底线的方案。而美方则美军的海、空军优势要在地面上得到“补偿”为借口,要求在按照双方“实际控制线”,中朝军队再退后38公里至68公里作为停战军事分界线。美国的要求等于将停战分界线再次推回到了1950年中国军队发动第三次战役的时期,也就是美国第一进行停火协商的位置。

  美国似乎就是这么一个典型的功利主义国家,不愿意放弃任何已经到手的利益,并总是希望对方做出让步。而中国却显然更重视道义和原则的优先,尤其在主权和领土等敏感问题上,无论结果如何,总是不可思议地在坚守着某种道义底线。对于中国的中央政府而言,即使失败了,只要坚持道义也依然被后世称颂;如果放弃了原则,即使一时占了便宜,也往往被人们所不齿。“不请降、不纳贡、不和亲”这是中国自古以来一个中央强势政权的标志。这不仅是中国千年已降面对外族入侵的历史总结,而且更是面对短期利益诱惑与民族长期利益的自然选择。

  这种更深层的文化与利益冲突,导致中美两国只要发生矛盾,就会出线中国一直在坚守底线,美国不断讨价还价,边打边谈的局面。70年前的朝鲜战争是这样,按照中国已故总理周恩来的话讲“朝鲜战争打了三年,谈了两年”。1951年10月,在美国接连发动两次攻势无果,并自身伤亡15万人的情况下,被迫重新回到了谈判桌前。并最终经过双方妥协,以实际“接触线”双方各退后2公里作为停战分界线签订了停战协定。

  然而,时隔70年后,中美贸易战的爆发与贸易谈判的进程,似乎依然在重复着当年的故事。很明显,目前对于中美贸易战,无论中国还是美国都想尽快结束这种毫无意义的互相伤害,但是在结束方式上却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分歧。中国希望以平等对等的原则,回到贸易战之前的状态。而美国则依然希望在现有情况下“停战”,以保全自己的颜面与对中国经济的遏制。

  如果按照朝鲜战争的模型推演,中美之间似乎还缺少一次最后较量。尽管目前特朗普已经难以对中国步步紧逼、主动进攻,但依旧在尝试讨价还价。而中国也是一方面在加快自身的开放,另一方面依旧在经济、舆论等领域中继续进行着应对贸易战的各种“动员”和“风险防范”。美国是否需要承受更大的经济损失才能认真地考虑中国的条件,这依然需要特朗普拿出更多的实际行动来缓解中美之间的矛盾。而随着贸易战逐步进入中国“要价”的时间,中共的领导层也应该吸取当年过于冒进的教训,在坚守国家利益的基础上,早日结束贸易战对中国经济改革的干扰。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中美谈判或再生变 中国拒绝特朗普蒙混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