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西安的传统名菜,让美国佬都吃疯了...

曾经在法拉盛吞咽左宗棠鸡的美佬都开始嗦起面皮。

他们咀嚼着来自中国西北的劲道,突然领悟了那个男人两千多年前的霸道。

“孜然和辣椒在羊肉上完美交融,这刺激就像裹着五千年沉淀的面皮在扇我耳光。”

“每当我念出羊肉汉堡时,都能听见中国服务员的笑声,但我不在意,我来就只为了吃到它。”

如同国内每个写字楼下的隆江猪脚饭,西安名吃扎进了纽约浪子的空虚。

被油泼辣子滋养的羊肉,裹挟着手工扯面,从微颤的筷子跌进口腔,一种猛烈又单纯的刺激瞬时上移,击中美佬的颅顶,就像踩了高压电。

他们没有抗拒,任由这种青涩的火辣在体内流淌,再顺着鬓角滴落。

这让他们想起了16岁的夏令营,被那个同样火辣的加州女孩在青葱岁月划下一刀再也没有回来。

在被川菜和粤菜统治已久的美国,西安美食就像一把利刃割据着美佬的味蕾,开启纽约中餐三分天下的局势。

在谷歌上搜索xi’an famous foods,在纽约就有15家店,西安小吃抚慰着美佬们无处安放的味蕾。

它的地位不亚于左宗棠鸡,它是美佬上班族的强心剂,是新世纪的大门,更是纽约食客圣经上的德墨忒尔。

被网友带进西安名吃的田纳西女孩,看到仅售11美元的羊肉汉堡,以为这是又一次的逢场作戏。

但当她咬下那个被孜然羊肉充分填充的“汉堡”后,她开始惧怕孤独,开始想要嫁给爱情。

美佬自以为跳脱出美式中餐的陷阱,但第一次走进西安名吃时又怀疑自己踏入了另一个套路。

在双手间拉扯的面皮,被淋上一勺热油,东方佐料瞬间迸发出的气息在他们鼻尖萦绕,他们把这称作来自东方的魔法。

但拼桌的中国旅客告诉他们这就是西安人最朴实而正宗的家乡味。

美食评论家安东尼在尝百味后终于找到灵魂归处,当他将第一口凉皮塞进嘴里,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美味在他舌头上扎了根。

“如果我住在法拉盛,这世上的其他美食都将与我无关。”

和安东尼一样,被凉皮和肉夹馍俘获的食客们都在社交网站上为西安名吃背书,他们毫不犹豫地点下五星,在评论区交换赏味秘籍。

他们把左宗棠鸡抛之脑后,为羊肉和扯面前仆后继。

来自德克萨斯的艾米丽吞下最后一口凉皮后,五分钟内又返回了这家小店。

“这是最棒的一次中餐体验,所有东西都如此完美,我只想不停地把它们塞进嘴里,即使我并不饿。”

“如果我再次踏上纽约的土地,我只想让凉皮喂饱我。”

纽约土著玛利亚在品味羊肉扯面时,更喜欢配上一个绿瓶青岛。

当这种中国东西部结合的复合口味在口腔开出花时,玛利亚把西安面条提升了一个档次。

“这是美食专家安东尼都沉迷的浓郁汤面,软糯的羊肉混着清冽的啤酒下肚你能得到亚洲最好的面条。”

实际上,在2005年,西安名吃只是法拉盛一家售卖泡茶的小店,但利润基本来自店铺里最不起眼的西安小吃。

发现商机的老板Jason Wang对茶店进行了最重要的一次产业转型。

他把家乡的味道铺满了整个纽约,甚至和耐克玩起了跨界。

西安小吃不再只是纽约浪子的港湾,它开始成为纽约客的精神slogan。

他们在这里吞咽下最纯粹的大碗宽面,却没有人能吟唱出那首充盈着西安故事的歌曲。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来自西安的传统名菜,让美国佬都吃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