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做“裸体私房菜”的这户人家,家里已坐不下了

灯光昏暗,桌上放着菜。

客人们一一到来,他们相互不认识。

他们分别来到卧室,在床上放着一溜红围裙。

他们在卧室宽衣解带,系上围裙——这是他们唯一可以穿的“衣服”。

你不穿也可以,或者你只把围裙挡住下面也可以,有的男士或者女士就是这样做的。大家一起到客厅,在昏暗的灯光下享用暧昧的氛围……

31岁的Lisa McMillan和她的男友Doug是奥克兰的奇葩。“裸体私房菜”是她的主意,她来自英国伦敦,Doug是新西兰本地人。

今年2月,他们首推裸体餐厅,受到了媒体的关注,这是新西兰第一家正式的裸体餐厅,连媒体主持人都有去体验。

这位新西兰国家电视台TVNZ主持人体验的其实和真实的略有差距.

因为采访的原因,当时没有其他客人,光线也很充足,和实际流出的晚餐照片有些不同。创立这家私房菜的两公婆:

吃完饭的主持人落荒而逃: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最新又有一批照片流出,据说生意越来越好,家里坐不下,准备换更大的场地了。

原先Lisa McMillan对裸体餐厅能否成功没有把握,以前也有失败的案例。

为了保险起见,走了预定制的私房菜模式,将家里的客厅准备出来。也不是每天都有,是按照event的方式组织,预定一场算一场。

压低了成本减少风险,结果反而获得成功。食物不错、饮料酒水也不错——但好像这些对食客是次要的。

重要的是,他们想脱(又不想,又想,又不想……最后脱了)。

The Naked Dinner自推出以来,经济上和品牌上都算成功。下一次的活动要扩大到30人的规模,场地也从这户人的家中转移到K Rd的一间studio里面。

仍然不是正式的餐厅,不然氛围就不好了……

  食客感言 

我和13个人陌生人一起吃饭,裸着。

和13个陌生人吃饭开始会感到尴尬,吓到你,你脑子里不停地会想这个状态,每个人都应该是!但其实没有压力,每个人都受到欢迎。我一下就完全拿掉了我的围裙——不久每个人都像我这样做。

很快每个人都是裸着了,我注意到大家的谈话也开始深入,不说话的人听得也很认真。

我注意到我们都是一个假定的角色,在裸体之前我们都有一个固定的角色,不管是做什么的。当我们裸了以后我们如何界定自己的角色?nothing……我们几个小时都在深入地谈论各种话题……

在最近的这个周六,仍然是在家中场地,一共15个人参加了裸体晚餐。

其中有些照片也获准在媒体公开,这些应该都是比较温和的照片,应是刚上桌时候的样子:

Lisa McMillan说,这场也挺成功,原先说要来的人,全部都来了,给了她“很多信心,以后可以办得更好”。

每个参加的人“都表现出对裸体的开放和信任”,她说。

Stuff上发表的另外一张周六的照片:

Lisa McMillan说,开始的时候奥克兰人对她的想法是“怀疑的”,当时她租在另外一个房子里,房东让她搬家,因为房东对裸体感觉不好。

  食客感言 

我在脸书上开始看到裸体晚餐的消息,我很犹豫。我有很多问题,比如我的眼睛应该看哪里呢?还有,我们是被要求脱掉所有的,还是自愿呢?其实我过虑了,事情很顺利,开始欢迎的时候,我们喝一点酒,这时Lisa来祝酒,这时客人是穿衣服的,开场酒是金+托尼克,房间很温暖。

等到裸体之后,大家都先是讨论了一下身体的话题,比如纹身、穿刺、胎记这些,每个人都是独特的,大家分享了自己身体的一些独特之处,然后就是正式的晚餐,很多菜,LOL,这个晚上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让主人欣喜的是,批评都是来自于从来没有参加过的人。参加过的人还没有表示不满意的。Lisa McMillan对Stuff记者说。

这一活动已经成为奥克兰一个固定项目

她说,从餐饮评价来说,食客们感到了自信、解放和更有能量。“更好的是,一对对一起来参加的,也会感到和自己的恋人更亲近了。”

另外McMillan女士说,“对身体的积极看法”是裸体餐厅的内核,他们的餐厅并不是让你来展示模特般的身材的,而是邀请各种体型的人,就是为了宣传每个人都应该接受任何体型。

她说,让她感动的是,她从来没有听到食客拿一个人的身体去比较另外一个人。

“没有那种‘哎呀我想我长成那样就好了’这种评论。”她说。

呵呵,

看完了还是不想脱……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专做“裸体私房菜”的这户人家,家里已坐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