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即将解禁华为,但有限制条件 国会引发反弹

“美国公司可以向华为公司出售设备”,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29日在大阪G20峰会期间“走出的这一大步”引发各方关注,除了几名反华观念根深蒂固的美国议员,国际舆论对此多持欢迎态度。美国彭博社30日评论称,特朗普放开对华为的“生命线”表明,相比较发起冷战,他更喜欢商业交易。阿联酋《国家报》称:“美国的缓刑将使华为和美国供应商受益。”此外,有迹象显示,特朗普政府对华为的态度将对韩国和新西兰在华为问题上的立场产生影响。

据“美国之音”报道,特朗普29日在G20峰会期间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售大量产品,涉及到很多钱,“我喜欢美国公司向其他人销售产品”。他说,美国公司对销售禁令很不高兴,在不危害国家安全的情况下,政府现在允许它们继续向华为出售产品。不过报道称,尽管数次被问到是否会将华为公司从美国商务部“实体清单”的黑名单上撤除,特朗普都拒绝直接回应。他表示,现在不想谈论此事,政府会谨慎处理。

“6个星期后,特朗普的表态被华为称为‘U型转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9日称,华为官方推特账号当天回应说:“U型转弯?特朗普称允许华为再次购买美国技术!”报道称,美国商务部5月发布了针对华为的“实体清单”禁令,但这并不是华为在美国面临的唯一政策障碍。特朗普5月签署的一份行政命令还禁止美国公司购买或使用华为电信设备。

阿联酋《国家报》30日称,美国上月发布命令禁止美国公司未经特别批准与华为开展业务,美国科技公司如谷歌等遵守了这一命令。但接下来的一周,白宫回避了立即执行这些禁令,在美国科技股暴跌后给予该公司3个月的“缓刑”。分析人士表示,特朗普允许美国公司向华为提供商品和服务的决定将减少华为面临的问题,同时确保美国供应商的稳定市场。总部位于香港的研究公司Counterpoint副总监巴札克告诉该报,“这对华为、对美国供应商都是一种解脱,将确保全球贸易顺畅”。另一位分析人士布拉迪斯表示:“让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我们必须观察。目前尚不清楚华为是否会被完全从实体清单中删除。”

据美国《国会山报》网站报道,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29日发推文说,“华为是我们能够让中国公平贸易的少数有效杠杆之一。如果特朗普像他似乎正在做的那样退却,将极大削弱我们改变中国不公平贸易行径的能力”。一贯反华的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29日发推文称,如果特朗普真的取消华为禁令,“他将犯下大错。我们必须通过立法来恢复这些限制措施”。

CNBC称,为了平息反对声音,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30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称,特朗普针对华为的决定“不是大赦”,华为将继续被列在“实体清单”上,但美国商务部将向更多美国公司发放执照,允许其销售更多设备给华为。

“华为的生命线被放开,显示特朗普更倾向于达成商业协议而非开展冷战,”彭博社30日以此为题发文称,近几周来特朗普已经引发美国国会中某些鹰派的怒火:因为他暗示将放弃将华为列入黑名单以确保与中国达成一项贸易协议,周六在大阪,他朝这一方向“走出了一大步”。“这表明特朗普更关心向中国出售美国产品,而不是开始其顶级顾问所倡导的文明冲突。从长远来看,这些商业直觉可能更多地说明中美关系的发展方向。”

美国政府对华为的表态似乎也在对其他国家产生影响。《华尔街日报》30日关注到,特朗普当天在首尔会见韩国企业家时,没有提到对华为或其他中国公司的担忧,“这对房间内的许多人来说是一种解脱”。此前据韩国媒体报道,美国驻韩国大使等美国高官曾多次施压,要求韩国企业不要和华为合作,韩国企业“陷入两难境地”。

新西兰同样关注到了这一动向。新西兰广播电台网站30日称,技术评论员布里斯伦认为,特朗普的最新表态是对华为的“赦免卡”,将使包括新西兰在内的其他国家重新考虑在华为5G问题上的立场。新西兰政府通信安全局(GCSB)之前曾表示,基于现在和未来的网络安全性、要求新西兰企业不使用华为5G产品,但该部门现在将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问题,“如果美国人都不再关心,新西兰还应该关心这个问题吗?”

联邦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2019年2月1日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会议上发表讲话。

在外交政策问题上通常站在特朗普总统一边的国家安全鹰派人士对他周六做出的宣布表示愤怒。特朗普宣布将无限期推迟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并放宽对与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的限制。

在星期六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特朗普说:“美国公司可以向华为出售设备。我们谈论的是没有严重的国家安全问题的设备。”

'Entity List'

实体清单

这表明特朗普的立场发生了逆转。特朗普政府在5月16日的政府将华为列入了联邦商务部的“实体清单”。对外国公司来说,列入这一名单被视为一种死刑,因为它阻止美国公司在未经商务部许可的情况下与外国公司开展业务。

商务部的工业和安全局在当时宣布说:“美国政府已经确定,有合理理由相信华为参与了违反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的活动。”

该公司被发现窃取商业机密,逃避美国禁止向伊朗转让技术的禁令,并被怀疑(尽管从未被证实)是中国情报部门的一个分支。

怀俄明州的参议员巴拉索是总统的盟友。他在参加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会见新闻界”节目时告诉主持人托德,“我非常担心华为。我认为他们是对我们国家安全的威胁。”

当被问及他是否认为特朗普犯了错误时,巴拉索说:“我知道总统是个擅长做交易的人。他正在就此努力。我不会允许华为进入我们的国家。是他在决定我们国家和公司可以向华为出售什么。”

他补充说, “对我来说,华为在美国就像一匹特洛伊木马,随时准备从我们这里窃取更多信息,”

在围绕美国对华为政策的讨论中,有一个重要的区别往往被忽视。

'Back door' access

“后门”通道

许多国安人士担心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如果华为的设备被用于构建新的5G移动信息数据传输系统,中国政府可能会向该公司施压,让北京的情报机构通过“后门通道” 进入美国的系统。中国的一部有关图书的法律要求私营公司根据需要协助情报部门。

然而,在特朗普政府之前的行动中(最近得到加强),联邦政府已经采取措施阻止美国电信公司使用华为的设备。事实上,政府对华为信息安全的关注更多的是试图说服那些美国与之分享情报的战略合作伙伴和盟国,将华为列入自己国家的黑名单。

特朗普上周末宣布的变化有所不同:他建议放宽最近对美国公司向华为销售产品的限制,特别是中国公司需要制造手机和网络设备的那些中间产品,如电脑处理器、电路板等。

华为被纳入“实体清单”,使华为被禁止为其设备购买关键的零部件,无法获准使用关键的软件,比如华为每年出售的数百万部智能手机都使用的谷歌安卓操作系统。

New policy yet unclear

新政策依然不明朗

截至星期天下午,美国公司根据政府的新政策具体能向华为出售什么样的产品,以及联邦商务部会怎样做出判定,依然还不清楚。

特朗普总统决定将北京的贸易战与华为禁令挂钩,让很多国家安全领域的人感到愤怒,因为他们认为这是把一个存粹的国防议题拖入更为商业性的贸易谈判之中。

代表佛罗里达州的联邦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星期六发推文说,“如果特朗普总统同意改变近期对华为的制裁,他就犯了一个灾难性的错误”。鲁比奥说,“这会摧毁他领导的政府对华为公司构成威胁警告的信誉。没人会再认真针对待这些警告”。

鲁比奥随后誓言,如果特朗普转变对华为的立场,参议员们就会通过一个新的禁止法案。他预计参众两院都会以足够的多数票来推翻总统的否决。

白宫方面星期天紧急让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走上政论节目,向批评总统的人们做出保证,既政府对华为的任何立场松动都不会影响到国家安全。

库德洛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面向全国》的电视节目中说,“有关华为的事,让我试图澄清一下,美国公司会有销售,但只是普通的商品,也就是全世界其他地区都能买到的东西。”他说,“任何构成国家安全担忧的东西都不会获得商务部发放的新执照。”

政府的这些保证未能彻底消除国会议员们对总统就华为问题转变立场的担忧。

特朗普总统可靠的支持者、代表南卡罗莱纳州的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说,他尚未判定这个立场转变是否是好事。

他在《面向全国》的节目中说,“我不了解他(总统)对解除禁令究竟同意了什么”,“如果只是少部分解除,那还可以。但如果是说我们要向华为出售主要技术,那就会是个错误。所以我不清楚。”

格雷厄姆表示,“这显然是一个让步”,“我们有些设备可以向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出售,而不会殃及我们的国家安全。”

格雷厄姆说,“华为被列入实体清单是有理由的。它是一家中国政府拥有的中国公司,受军方严密控制,可以被用来劫持技术和数据并窃取商业秘密等等。所以我不清楚解除禁令的性质”。

格雷厄姆接着说,“如果是巨大的让步,就会遇到很多阻力。如果是小小的让步,我认为那就是总体协议的一部分。”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解禁华为并不意味着"大赦"

特朗普放话后,“找补”的果然来了。据美国消费者与商业新闻频道(CNBC)6月30日报道,美国白宫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在当天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称,对华为的“解禁”表态并不意味着“大赦”。

6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G20大阪峰会闭幕后对记者表示“美国企业可以继续向华为出售零件”,但又称自己并未将华为从“实体清单”上撤下,而是会把这个问题“留到中美贸易磋商结束时讨论”。

库德洛复述了特朗普的说法,称美国政府并未将华为从“实体清单”中删除。但他又表示,只要产品不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商务部就会批准更多的出口许可,允许美国企业向华为销售产品。

拉里·库德洛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截图自采访视频)

今年5月份,以“紧急状态”为名,特朗普当局针对华为公司实行了极为严苛的制裁,并导致包括英特尔和美光在内的许多华为美国供应商陷入困境。

6月底,《纽约时报》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这些供应商正在将受制裁领域的生产线转移出美国,以此来避开美当局的出口禁令。就在这一消息公开后三天,特朗普便做出了“美国企业可以继续向华为出售零件”的表态。

CNBC称,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成员,包括博通、高通和英特尔等芯片企业均对特朗普在大阪的表态做出了积极回应,但他们也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提供与之相关的更多细节。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主席约翰·诺菲尔(John Neuffer)说:“暂停加征额外关税和谈判重启令我们感到鼓舞,我们期待总统能提供更多与华为有关的信息。”

针对特朗普的表态,中国外交部G20特使、国际经济司司长王小龙在中国代表团新闻中心举行中外媒体吹风会时表示,如果美方说到做到的话,“我们肯定是欢迎的”。

王小龙表示,华为是一家私营企业,而且它的信息技术在世界处于领先位置。这么一个公司无论到哪投资,或者参与当地通信产业的开发、建设、运营,都会对当地的通信产业起到一个很好的促进作用。对华为进行超出技术和经济范畴的一些限制,最后肯定会导致双输的局面。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美国即将解禁华为,但有限制条件 国会引发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