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中美在G20之前又达成贸易休战协议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长滩港口装满中国进口商品的集装箱(2019年5月14日)

  具有中国背景的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星期四(6月27日)报道说,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和中国在二十国集团峰会在日本大阪召开之前又初步达成贸易战休战协议,以便恢复谈判,解决双方之间的贸易争端。

  报道引述那些在北京和华盛顿的没有透露姓名的消息来源说,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峰会期间举行会晤之前,有关的协议细节的新闻稿正在草拟中,但白宫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都没有对相关的报道发表评论。

  白宫一位发言人星期三告诉记者,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已经安排在星期六日本当地时间11点30分(北京时间12点30分)举行会晤。

  特朗普总统反复表示,他不急于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因为他对中国两千五百亿美元的商品征收的25%的关税正在取得良好的效果,对中国经济造成了重大的损害,但对美国经济影响不大,他要坚持这种取得良好效果的做法;假如习近平不跟他会晤,或不能跟美国达成真正解决问题的好协议,他准备再对3000多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

  特朗普星期三再度表示,这个周末跟习近平达成贸易协议是可能的,但他已经准备好再对中国输美商品提升关税,假如双方不能达成协议的话。

  特朗普政府通过提升关税来施加压力,要求中国解决对国营企业的补贴扭曲市场、强迫技术转让、设置市场壁垒、动用国家力量窃取知识产权的问题,以及中国长期不履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做出的诸多承诺的问题。

  北京对华盛顿的施压采取了忽软忽硬的应对。硬的应对包括声言中国不怕跟美国打贸易战,也有能力有决心跟美国把贸易战打到底,并配合放映1960年代表现中国军队支援朝鲜金日成政权侵略、跟以美国为首的抵抗和反击侵略的联合国军殊死战斗的影片《上甘岭》。

  近两个星期来,北京再度对华盛顿放软身段,表示中美建交40年来的经验表明,双方总是能克服分歧,达成协议,并配合放映地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个中国女兵爱上一个前往中国支援中国抵抗日本侵略的美国军人的电影《黄河绝恋》。

  北京的这种忽硬忽软的做法在国际间和中国公众当中成为笑谈。

  美中两国在去年的二十国集团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峰会期间达成过一次贸易战暂缓升级的协议。

  今年五月,双方贸易战再度升级,华盛顿对来自中国的两千亿美元的商品提升关税至25%(先前已经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理由是中国推翻先前的谈判中做出的承诺,拒绝对中国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

  美国认为,导致美中贸易不平衡的一个根本性援引是中国的经济结构以国家力量扶持政府所中意的某种行业、某个公司,破坏公平竞争环境,扭曲市场机制。

“川习会”若无协议 中国消费降级或更明显

  《华尔街日报》6月26日报道,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国的消费支出动能衰减,不足以推动中国经济摆脱中美贸易纷争的困境。如果美中元首不能很快缩小贸易分歧,中国消费降温的迹象可能会更加明显。

  报道指,在G20大阪峰会上,如果美中贸易战不能达成休战协议,关税计划将对美中之间所有商品贸易往来造成影响,去年美中商品贸易额为6600亿美元。如果美元兑人民币升破7元关口,将进一步削弱中国家庭对进口商品的需求。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贬值3.5%。

  当川普借助加征关税以扭转美中贸易逆差时,中共当局则试图提高国内消费水平以抵消贸易战的负面影响。中共领导层一度强调国内消费市场的优势,声称4亿多的中等收入人群是一股经济力量,还宣称中国经济是不可战胜的。

  然而,有迹象显示,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可能没想象得那么强,中国消费者对住宅、汽车甚至水果的需求正在放缓。尽管在线销售表现较好,但购买习惯正趋于谨慎,并转向牛奶等家庭必需品。许多消费产品价格下滑和进口下降同样表明需求正在降温。

  最近一条网络流行语“车厘子自由”反映了中国消费者的焦虑,他们觉得财务独立也许遥不可及。“车厘子自由”指一个人能够随心所欲地购买像进口车厘子这样的小奢侈品。进口车厘子的价格正在随其他水果一同飙涨。

  继2019年1~4月下降约10%之后,5月份中国乘用车销量同比进一步下降近15%。中国5月份进口同比下降8.5%,相比之下,2018年中国进口呈两位数增长。5月份出口同比增长1.1%。

  中国的住宅销售动能似乎也在减弱。1~5月住宅销售同比增长8.9%;1~4月同比增长近11%。经济学家认为,房地产是中国最重要的产业,购房活动一旦减弱,其影响将波及钢铁、家电等几乎每一个行业。

  今年1~5月中国国内基建项目开支同比增长4%,较1~4月的4.4%放缓,相比之下,过去几年基建开支保持两位数增长。

  中共似乎押注减税降费,作为刺激经济的一大筹码。

  不过,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经济学家姚炜指出,贸易战对信心的打击可能限制下调个人所得税和招聘激励措施对消费的刺激效果。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驻华盛顿高级研究员拉迪(Nicholas R. Lardy)也说,关键问题是,4月份包括下调企业增值税在内的减税措施将在多大程度上鼓励企业降价,以及价格下降是否会提振工业机械和消费产品的销售。

  事实上,在经济衰退以及就业和收入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中国的消费者的消费愿望不再像以前那样旺盛。

  在6月份的618电商促销活动期间,高达50%的商品折扣力度吸引了北京居民Wu Liuying的注意。但她只买了一些基本用品,包括为两岁女儿买的牛奶和书籍。Wu说,她现在已经不再痴迷于几年前那些塞满购物车的衣服、高跟鞋和化妆品了。

  华日报道认为,中国的经济数据甚至还没有完全反映出在经济出现周期性放缓之时所爆发的贸易争端的冲击。在四轮关税上调前,中美两国企业都在加紧生产和发货,但由此带来的提振可能只是暂时的。

  生产链的上游也感受到消费者的忧虑。近几周,化工巨头陶氏杜邦(DowDuPont Inc., DWDP )和伊士曼化工公司(Eastman Chemical Co., EMN)的首席执行长在不同的分析师会议上表示,中国的消费者开始感到忧虑了,尤其是去年底。

  伊士曼首席执行长Mark Costa表示:“你可以从任何高价商品中看到这一点,不管是汽车、住房还是洗碗机。即使在这里,人们对未来感到担心时也会自然减少此类消费。”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港媒:中美在G20之前又达成贸易休战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