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父女的尸体 狠狠抽了这个世界幸福的假面

话说,

现如今经济发展和科技技术的快速进步,让我们大部分人对未来怀都抱着满满的期待,

然而,一个残酷的现实是:我们看到的世界,往往只是我们身处的世界。

时局动荡,物资缺乏,乱象横生,人们日日在威胁和恐惧中入睡,人人都熟谙生与死的滋味,“幸福”这个词在这里意味着只是活着...

这是身处和平生活的我们没办法体验到的真实存在的“第三世界”...

2015年,叙利亚难民,3岁的男孩Aylan Kurdi,那无力又安详的尸体被波浪推到了沙滩上,

他本不该属于这里,这张照片深深地刺痛了全球民众的心,

一切只是因为他和家人想要一个没有战乱,没有贫穷和饥饿的生活,他们选择踏上偷渡的危险之旅,

然而他们没有办法选择的是,在追求那种远离苦难的生活前,先保护好自己的性命,而在绝望中寻求希望的道路上,无数虔诚的灵魂都像这样被埋葬了...

这样的悲剧,在上周末的美墨边境,又重新上演了。

前两天,25岁的男人Oscar Alberto Martinez Ramirez,和他两岁不到的女儿Valeria的尸体被发现躺在美墨边境的Rio Grande河边,

在这张令人动容的照片中,尽职的父亲生前将自己的T恤套在了女儿的头上,以防她被汹涌的河水卷走,而眷恋爸爸的Valeria也把稚嫩的小手绕在爸爸的脖子上,完全信任、配合着自己的父亲,

他们的身体看起来像是睡着而不是溺亡了,

但是事实,就是那么令人心碎…

这次,依然是在偷渡的路上,依然在追求一个幸福生活的路上,一河之隔,生死之隔。

Oscar来自萨尔瓦多这个中美洲小国,妻子Tania今年21岁,他们一起组成了一个温暖的小家庭,但是因为生活贫穷,他们决定要像很多家庭所做的那样,想办法偷渡到美国,

在今年4月,他们来到了美国位于南边的邻国墨西哥境内,在向美国递交了难民申请的同时开始在墨西哥勉强维持生计,

Oscar去了一个比萨店打零工,每天的收入差不多10美金,妻子Tania为了照看孩子,不得不辞去了在一家中国餐馆打工的工作,

他们唯一的期望就是难民申请面试可以快点轮到他们,让他们早点结束这种难熬的日子,

但是两个月过去了,难民申请的面试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于是,急切的他们选择前往美墨边境最大的海关去问个清楚,结果去了才被告知那天官员根本不上班,

有人告诉他们,在他们前面还排着一千多个难民申请,而每周会得到审核的只有3个,

长途前往后的失望和没有盼头的等待让他们对海关署旁的Rio Grande河有了念想,他们临时起意,决定渡过这条看起来并不太危险的河流。

他们找到了一个两岸距离最近的位置,在水草的掩映下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最常见的小河,

Oscar先带着女儿进行渡河,为了尽可能保护女儿,他用自己的T恤紧紧裹住了她的小身躯,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河水看似平静,表面之下的水流却异常湍急,还有很多漩涡!

这让Oscar非常吃力,但是总算将女儿Valeria安全送到了对岸——美国的那一岸,

而本来已经下水的妻子Tania感觉到了渡河困难,不得不中途返回了出发点,Oscar当然不会抛下妻子,

已经体力透支的Oscar把女儿放在岸上后,就转身朝等待中的妻子游去,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时,2岁的Valeria在不舍中也立即跳入了河里,不想离开背对着她游走的父亲,

于是,悲伤的一幕发生了,Oscar才刚来得及将自己的T恤套住孩子,就被无情的河水卷走了...

他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妻子Tania的视线中,任凭惊恐绝望的Tania大声呐喊呼救,也没有任何帮助,

在周一,他们的尸体在距被冲走地方几百米的岸边被人发现。

这张照片震动了全美国,他们没有想到,这样的故事会发生在自己国家的边境,

他们也没有想到,移民问题已经如此急迫,从前从未细想人们为何会选择用生命去交换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这个例子给了他们深深一击。

而与此同时,那些在镜头之外,上万计更多的民众,也处于十分危险的存亡关头,

在墨西哥北部最大的非法移民扣押所内,这里是一群来自中美洲和非洲的非法移民临时居留地,他们在等待着美国难民申请的进一步进展,

在前几天,记者带回来了惊人的视频,

在大门后面,所有人像是罪犯一样,被戒备森严的警察牢牢看守着,不允许他们踏出半步,

一名来自海地的单身母亲,正在扣押所的大门铁栏杆后的水泥地上痛苦挣扎,在发现了记者后,拼命向记者呼救,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而她一岁的孩子就在身旁,见证着扣押所里的混乱不堪,眼睛里充满了沉重的忧虑,

她对着镜头控诉着这里的非人待遇——他五岁的儿子在这里生病了,却没有人给他们提供药品,没有可以喝的水,果腹的食物,更不要提一个可以安然入睡的环境,

这个扣押所连监狱都比不上,什么都没有,只有来回不断巡逻的墨西哥士兵,

这里的境况,这是我们能联想到的在一个没有战乱的国家里能够想到最糟糕的情况,

他们活着唯一的意义,就是等着被通知可以合法踏上另外一个国家土地的那一天,

但是,这个期限到底有多长,没有人能回答他们...

在美国境内的那些扣押所内,情况没有比在墨西哥好到哪里去,

美国官员近期在考察了大量难民扣押所——其中大部分都是被迫和家里大人分离的儿童扣押所后,表示震碎了三观,

他们甚至难以坚持考察到最后,因为情况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力和忍受范围,

那些还在蹒跚学步的孩子,和所有孩子一样,就睡在地板上,简单的一个毯子,就是他们各自的床,

没有所谓的照顾者,一般就是大的带小的,只要能走路了,就意味着不需要被照顾了,还可以带一下婴儿,

他们吃的是谈不上任何有营养的食物,没有离开的自由,没有亲人陪在身边,像是在集中营一样,一言一行都只能按规章制度办事,

在有些地方,孩子们甚至没有最基础的生活用品,没有牙刷,肥皂和毯子,在没有卫生保障的环境中被感染流感病毒,

而为了阻止流感病毒的传播,大人和孩子被直接关在了笼子里,限制出入,看起来真的就像是犯人一样,

在过度拥挤的地方,情况要恶劣一百倍,

法律规定的最多让儿童在这些拘留所停留72小时,也早已超期,

他们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冰冻地带”——局面没有人出面解决,他们渴望与家人重聚的念头没有人重视,

这些孩子在过早就尝到了人生的不易,难民——这个被遗忘和特殊对待的薄弱群体,如今只剩下无能为力,

这条河,埋葬了太多人,他们为河对岸,生的方向努力前进,

过了河,他们又被没有期限的等待就这样耗着,

他们的未来,是如此风雨飘摇……

不管同为何种人,我们的初衷都是想过上一个健康快乐的生活,

衷心希望这些寻求光明之路上能少些荆棘,让他们真的能早点穿过“那条河”…

相关报道:非法移民父女溺死水中后,民主党人呼吁特朗普应为此负责!

民主党2020年总统初选于26日晚上在迈阿密开展第一场的第一轮的辩论,先由10位总统候选人一起登场,他们一出场便成为了全国焦点。27日会再有十位候选人进行第二轮辩论。

第一场的总统候选人都在痛批特朗普政府的强硬的移民政策,指责特朗普政府必须为23日溺死在格兰德河的移民父女的惨死负责。

前住宅部长卡斯楚宣称这对父女淹死的照片令人痛心,每个看到的人都应该感到气愤。同时他也痛批同台对手欧洛克没有支持,应该将非法穿越美墨边境的人们无罪化这一提案。

参议院布克用西班牙语简短地谴责了特朗普的政策,但没有引起共鸣。而纽约市长白思豪则宣称这样的移民没有任何损害。

非法移民导致一对父女溺死

另外,白思豪暗示,特朗普对俄罗斯莫斯科的温和态度非常危险。

他说,目前俄罗斯是最大的威胁,因为他们试图破坏我们国家的民主主义,我们需要阻止他们。

但是,众人的关注点一直都在非法移民这个问题上。

奥罗克坚持认为,国会应该从更广泛的角度考虑全面修改移民法,以打击毒贩和人贩子。

并且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更广泛地抨击了特朗普的经济,称他们有更强有力的计划。

明尼苏达州参议员克罗布查尔说,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这种殊荣的,特朗普只是坐在白宫里,沾沾自喜地谈论着正在发生的事情,但每天还是有这么多人在支付大学学费和保险费方面遇到了困难。

在第一次辩论中,民调支持率最高的当属伊丽莎白‧华伦,站在她两边的是欧洛克和布克,支持率最低的则是白思豪和前众议员迪兰妮,他们站在最外侧。

这场辩论在就在大家客气的“唇枪舌剑”中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布克、华伦、奥罗克

领衔亮相的华伦一开口就说道了自己的豪言壮语,她说自己能够击败共和党的特朗普。她表示“目前的经济状况究竟为谁所运转?它对顶层的那些极少数人确实很友好,可是普通大众呢?”

在这轮辩论在,民主党派野心勃勃,华伦表示自己登上总统之位之后,会对经济和政府做出“革命性”的改变;但是参议院柯洛克则表示会采取较为温和的做法,并表示自己没有指名道姓的攻击华伦。

而保健问题引发了大家第一次最激烈的辩论。问道说有谁赞成废除民营保健系统的时候,只有华伦和白思豪同意。华伦表示他支持“全民联邦医疗保险”体质,而白思豪则表示大家为了争夺民心,真是使出了全部手段。

欧洛克说希望现有的拥有医疗保险的人能够维持现状,这也是他为什么支持“美国保健”而不是“全面保健”。在进一步的追问下,他表示无意全面取代民营保健,最后他表示:“民营保健根本没用。”

欧洛克表示不满民营保健的人可以选择联邦医疗保险,此时急于表现的白思豪却尖锐地反批他。

另外,欧洛克在此时用西班牙语和英语,与观众对话,然而许多人却觉得他排练太多,显得不真诚。

在辩论开始的时候,特朗普正搭乘“空军一号”专机,前往阿拉斯加空军基地。他决定放弃开场前的几分钟,他表示宁愿下飞机跟军人打招呼,也不愿意去看民众党的总统候选人参加竞选辩论。因为他觉得民主党的每个人都表现得很糟糕。

在空军一号再次离开地面之前,他在推特上更新了一个词:“无聊!”

特朗普咆哮道:“我想看吗?我想看这些人吗?这是一群非常无聊的人!”

 

可以看到,民主党人都想打败特朗普,可是众人对哪一位候选人能做到这一点的看法产生了分歧。

华伦等人要求革命性的政策改变,包括实行全民免费保健系统、免费上大学、宽容的移民政策和对富人加税的一些提案。而拜登则表示会采取更温和的政策方案吸引大家的支持。

然而共和党人对此并不买账。

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主席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说,民主党人在争论一些与我们的价值观完全脱节的边缘理念。

她说,政府接管医疗保健、开放边境、不保护人类生命以及大规模增税等激进提议将使特朗普在2020年再次获得优势。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这对父女的尸体 狠狠抽了这个世界幸福的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