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情史!加拿大华人圈爆惊天丑闻 震动国会

最近,在多伦多华人社区,

流传着一条丑闻!

3位多伦多华人圈的政商名流,

卷入了一段 长达6年的婚外情 关系。

这是一张信息量很大的照片

在女主的描述里,

男主是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1 、

他是不是为了自己的野心,

欺骗了她的感情?

他是不是因为她的人脉资源,

和经济实力而利用了她?

2 、

他对她说,不是不想和现在妻子分手,

而是因为没有钱和她分手。

她甚至愿意出200万加币给他,

作为与现任的分手费。

3 、

她,一个50多岁的女人,

竟然冒着生命危险,

为他孕育了一个试管婴儿。

4 、

在他的野心达成之后,

他就开始对她越发冷淡。

而且根本不承认两人的私生女,

也没有承担这个女儿的抚养责任。

他绝情地声明:

我是捐精的,没有抚养孩子的义务。

5、 

在他的各种诺言,变成了谎言之后,

她患上了抑郁症,多次试图自杀,

如今,她对他彻底心灰意冷,

决定拿起法律武器,要求男方承担责任。

今天(6月25日),

这条流传已久的丑闻,

终于被彻底曝光了!

↓↓↓

加拿大联邦政府新闻平台The Hill Times

加拿大媒体National Post

事件中的三大人物介绍

事件女主:她,俞荧

加拿大安徽同乡会会长,

加拿大安徽总商会会长,

加拿大华人同乡会联合总会共同主席。

俞荧是国内80年代的大学生,

在国内拿到了国际经济法、

海商法的硕士学位;

2000年移民加拿大后,

她又获得了多伦多大学Rotman MBA学位。

2005年,她开始在多伦多从事社区工作。

事件男主:他,谭耕

加拿大政治人物,自由党籍。

在2015年,当选为加拿大国会下议院,

Don Valley North选区的国会议员。

他是第一位自中国大陆,

移民至加拿大的国会下议院议员。

谭耕于1963年12月出生于北京,

在湖南长沙长大,

取得过中国大陆高级工程师职称。

在1998年进入多伦多大学留学,

先后攻读化学工程硕士学位,

以及应用化学博士学位。

留学时他曾担任多伦多大学,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

及加拿大湖南同乡会会长。

毕业后,

他在加拿大自然科科学,

与工程研究委员会做博士后研究,

随后再至安省粉笔河实验室工作。

从政前,他在安省电力公司核电部门任职。

男主的现任妻子:黄幸来

加拿大联邦政府部门科学家,

任加拿大湖南同乡会会长。

黄幸来于1962年出生于湖南农村家庭,

1982年获得国内环境资源与管理学士学位,

1996年在芬兰获得遥感硕士学位。

1997年年底,她移民加拿大来到多伦多,

曾在瑞尔森大学选修过计算机课程。

2011年获约克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博士学位。

谭耕竞选前,2014年之前

以下谭耕与俞荧的故事,

由接受51.CA采访的俞荧提供。

谭耕曾在国内有一个妻子,也生有一个女儿,现已从多伦多大学毕业。来到多伦多后,谭耕与现任妻子黄幸来相识并同居,两人生有一个儿子。

谭耕与黄幸来带着儿子参加聚餐

2013年,为了准备竞选,谭耕活跃在华人社区,认识了俞荧,追求过俞荧,并得到了俞荧的帮助。已与国内丈夫分居的俞荧,以为遇上了真爱,因为谭耕多次向她承诺,要与她共度一生。

当初,谭耕开始追求俞荧的时候,俞荧知道黄幸来的存在,但是谭耕告诉她,他的第一任妻子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他留学时妻子留在国内,是一个偶然机遇才与黄幸来擦出火花。

谭耕说与黄幸来在一起并生下孩子,是他这辈子最为后悔的决定。虽和黄幸来走到了一起,但却一直不想结婚,并且说两人当时已经分居,只是经济条件不容许分房,没办法才住在一起。谭耕许诺一定会和她彻底分开。

就这样,俞荧才和谭耕走到了一起。而且,黄幸来对于此事,是清楚的。

俞荧曾经在谭耕刻意安排下,作为“新人”去国内见了谭耕的母亲和外祖母,高兴融洽地相处了几日。俞荧给两位老人准备了礼物,老人非常喜欢俞荧,临别时俞荧还赠送5000元人民币表示孝敬。对此,谭耕十分感激俞荧。

谭耕竞选时,2014年-2015年

谭耕是在2014年4月对外宣布参加联邦竞选的。谭耕为了选举,说要打出家庭牌,对外宣布与黄幸来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对此俞荧坚决反对。

谭耕、黄幸来与杜鲁多的合照

但是,谭耕和黄幸来都告诉俞荧,这是自由党和支部其他人策划安排的,只是为了选举暂时的需要,谭耕承诺选举一结束就一定会处理好这个事情。

因此,俞荧仍然甘当志愿者,为谭耕的竞选筹钱出力,到处奔波。

俞荧与自己的前夫是和平分手的,离婚后两人仍是生意伙伴。为了让谭耕像自己一样能和平分手,俞荧请黄幸来吃饭,给黄幸来母子送过礼,还帮助带过他们的儿子。

俞荧甚至应谭耕要求,准备支付给黄幸来50到100万加币分手费。必要的话,她也可以卖房凑齐200万加币给黄幸来。俞荧不希望黄幸来母子受到太大伤害。

谭耕当选后,2015年-现在

2015年10月,谭耕在联邦大选中胜出,成为加拿大历史上第一个中国大陆背景的国会议员。

2015年11月国会山,谭耕与黄幸来带着大女儿和儿子

同年12月,俞荧也受聘成为了谭耕办公室的助理。不过,令俞荧没想到的是,在2016年4月,谭耕突然把她从办公室开除了,并说是黄幸来要求的,他没办法。

2015年11月,俞荧与谭耕共同参加活动

2016年1月,俞荧与谭耕、黄幸来共同参加活动

不久之后,俞荧通过试管婴儿技术怀了谭耕的孩子。但残酷的是,谭耕在俞荧怀孕后,态度突然就变得冷淡了。

谭耕抱着女儿与俞荧同框[俞荧提供]

为了争取孩子的权益,俞荧曾经在2017年7月及2018年2月,两次给谭耕发律师信,要求谭耕兑现给她的承诺(一起生活,共同抚养孩子),否则就采取法律措施,但两次都因谭耕表面同意她的条件而作罢。

可自始至终,谭耕答应的条件从没兑现过。俞荧深受打击,患上严重抑郁症,看过多次医生,曾经想要自杀。

2018年7月,谭耕还与俞荧共同参加活动

选择隐忍的俞荧,一直熬到了2019年。俞荧在最近得知,谭耕可能打算再次参加联邦选举后,才终于忍无可忍,给谭耕下了最后通牒。谭耕随后答应,会在6月20日见面商议解决女儿的抚养费问题。俞荧希望谭耕承认这个女儿,并每月支付$1443加币的抚养费。同时,俞荧也是想让女儿有机会见父亲一面。

然而,令俞荧没想到的是,谭耕却在6月16日在其Facebook官方主页上对外宣布,不再参加今年的联邦大选。

在这条帖子下,黄幸来留言道:耕,你是一个很棒的国会议员,是一个有爱的父亲,是一个优秀的丈夫。作为妻子,我会坚定地支持你做的所有决定,以后也会。

结果可想而知,谭耕再次食言了,并没有在6月20日与俞荧见面。不仅如此,俞荧还在6月21日收到了谭耕的律师函,让她闭嘴。

俞荧痛哭道,之所以不愿意撕破脸皮,就是因为两个人有共同的孩子。尽管自己对谭耕不报任何希望,但他毕竟是女儿的父亲。

如今,谭耕和俞荧的女儿已经两岁多了,而谭耕看望女儿的次数屈指可数,从来没付过抚养费,连个像样的玩具礼物都没买过,只是在年节的时候给女儿发过红包,累积大概有几千加币。俞荧记得给女儿办百日宴时,谭耕曾偷偷摸摸地给过她500加币。

就在几天前,俞荧带着女儿路过了谭耕的办公室。女儿在看到谭耕的照片时,喊出了:爸爸!爸爸!

6月25日,谭耕终于回应了

今天(6月25日),加拿大联邦政府下的媒体The Hill Time在接到俞荧的曝光信件后,主动报道了谭耕的这起丑闻。

在周日接受The Hill Times简短的电话采访时,谭耕说,他是俞荧女儿的精子捐赠者,但拒绝回答任何后续问题,并补充说,他正在寻求法律帮助,准备进行“严肃的法律回应”。他拒绝提供任何细节,也拒绝回答任何进一步的问题。

谭耕说:“我是捐了精子。目前,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同时,谭耕也回应了51.CA的记者:我的律师正在跟她[俞荧]的律师联系,一旦双方律师确认后,我就会公开澄清事实。

此外,谭耕还发了两张对比图片,暗指俞荧提供的一家三口合照,是后期合成的。

而就当俞荧跟谭耕挑起战火之时,黄幸来出现在了公众的面前。6月23日,多伦多多家华人媒体共同发布了黄幸来生平介绍的文章。

文章中写道:“2014年起,通过辅助和支持先生谭耕参选并成功当选为国会议员,通过敲门拜票,参加并组织各类活动,多族裔间各种互动交流,让她[黄幸来]对不同社区,不同族裔的民众有了更深入细致的了解,积累起了丰富的社区资源和为民服务的多方位经验。

她[黄幸来]为人善良,真诚,自信,办事高效有激情,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困难与挑战,秉承理解,包容与宽容的生活态度,意志坚定,全力以赴,无时不刻心存感激与感恩。

在未来的日子里,期待她[黄幸来]充分运用她多学科的专业知识,丰富的社区服务经历,对竞选和政治体制的参与和了解,善良与宽容的处事态度,来更好地服务民众,服务国家,最大程度地贡献自己的能力。”

据知情人士分析,谭耕在丑闻曝光、宣布退选之后,他的现任妻子黄幸来,似乎是打算参加竞选了。

整个事件曝光之后,51.CA记者联系了黄幸来,但并没有得到回应。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混乱情史!加拿大华人圈爆惊天丑闻 震动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