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媒:川普存在让步可能 中国官媒已看衰川习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G20峰会期间会晤已经敲定在29日,在外界期待打破贸易战僵局时,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却称,中国已经为贸易战升级做好充分准备。美国一位高级官员周一表示,总统特朗普将本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晤视作一个了解中方对双方贸易战立场的机会,并“乐于接受会晤的任何结果,但核心要求不变”。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

  联合早报今天报道,胡锡进说中美之间气氛不好做好会谈失败准备。

  该报道指《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24日发布推特称,中美目前的气氛不好,中国已为会谈失败、贸易战升级做好充分准备。

  该报道说,习近平与特朗普在G20峰会期间会晤已经敲定,在外界期待打破贸易战僵局时,《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却称,中国已经为贸易战升级做好充分准备。

  据胡锡进昨天(24日)中午发布的推特,他表示目前中美之间的气氛并不好。

  胡锡进表示据他了解,中国的立场是:对习特会抱有建设性和积极的态度,但也为会谈失败和贸易战的升级做好充分准备。

  日本经济新闻的报道说,美国政府高官6月24日透露,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谈预计将于6月29日举行。两国领导人将在大阪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之际举行会谈,围绕双边贸易及中国的结构问题展开磋商。美国政府正在为发动向所有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第4轮”制裁做准备,中美首脑会谈的结果将受到关注。

  据美国政府高官介绍,除了中国之外,特朗普还将与日本、澳大利亚、印度、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德国、土耳其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谈。与俄罗斯总统普京是2018年7月以来首次会谈,预计将围绕新的核裁军框架、伊朗问题、美俄关系改善措施等进行磋商。

  据路透社说,美国官员称特朗普乐于接受任何习特会结果,但核心要求不变。

  路透华盛顿6月24日 - 美国一位高级官员周一表示,总统特朗普将本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晤视作一个了解中方对双方贸易战立场的机会,并“乐于接受会晤的任何结果”。

  20国集团(G20)大阪峰会期间的习特会备受瞩目,这是去年11月以来两人首次见面,也是美中贸易谈判5月破裂以来,两国领导人首次面对面磋商。

  路透社说,这位要求匿名的美国政府官员只是称习特会将在大阪峰会的第二天举行,但未透露会晤计划的任何细节。该官员拒绝表示,这次会晤是否被视为重启谈判或达成较正式共识的一个机会。

  该官员表示,特朗普在峰会期间将与至少八位世界各国领袖分别会面。特朗普向来较喜欢一对一会谈,而不是多边会谈。

川普存在让步可能 这届白宫太难预测

  6月22日,中国高科技公司华为起诉美国商务部,要求对其此前扣留华为设备迟迟未做决定是否违规做出裁决,据悉,华为被扣留的电信设备是在美国境外生产,运往美国进行检测,在运回原厂国的途中被美国商务部以调查是否需要出口许可为由扣押。大约一个月前,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这意味着华为在美国的业务将面临出口管制的束缚。普遍认为,华为在美国的遭遇是当下不断发酵的中美贸易战的一个缩影,华为遭遇的围堵亦是中国面临的困局。

 

  G20前夕,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在访华期间与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见面,表示希望更加了解华为(图源:Reuters)

  美国前副国务卿理查德•库珀(Richard Cooper)近期就相关话题接受了采访,他表示,当外界指责美国对华为的制裁不公平时,应该看到事情的大背景。他同时指出,在特朗普(Donald Trump)决策圈内,打击华为是一部分人的目标。

  在外界看来,美国在处理华为的事件中,动用整个国家机器制裁一个企业,看起来十分不公平,而华为被迫在大国博弈的夹缝中谋求生存,美国一直宣称的理由是华为会危害国家安全,背后是什么导致了如此极端的不信任?

  库珀:如果中国政府或者华为先遵守游戏规则,那么华盛顿所为才能说是不公平。而问题在于,在华盛顿看来,中国似乎并没有遵守规则,所以特朗普认为,如果一个人打破了规则,那么另一方也没有必要遵守规则。当然,从这个维度来思考美国的行为是否公平,似乎又是另一层考虑了。

  美国政府担心,如果在5G领域广泛使用华为的基础设施,华为就可以收集海内外用户的信息,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不过,在华为的公开声明中,华为的总裁明确表态说,华为没有中国解放军的官方背景,也没有在通讯设备中植入后门程序(我个人是相信的)。

  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中国两年前就设立了一个法律,要求所有的中国公司必须和政府合作,这个法律得以通过我认为有点超乎想象。这就说明,即使现在华为没有和中国政府合作,一旦中国政府有所要求,华为也必须遵守。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我理解澳大利亚为何率先拒绝了华为。

  其他国家都明白这一点,美国当然也清楚,所以就构成了现在的两难境地。我不理解为何中国政府没有看到这个两难的困境,或者他们看到了,但是并不承认,所以中国政府一直称美国对待华为的手段不公平。

  众所周知,华为在5G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有一种观点认为,为了维持美国在未来同一领域的绝对优势,打压华为才成了美国当下的必然选项。

  库珀: 首先,我认为当下的美国政府所推出的政策并没有连贯性,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的不可预测性很强。据我所知,特朗普的决策圈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政策目标(different objectives)。所以,打击华为肯定是一部分人所追求的目标,他们将其当成一项竞争。

  然而,有趣的一点在于,当前还没有一家美国公司能够在5G领域与华为竞争,或许一些欧洲公司有这个能力。

  特朗普除了在美国本土禁止华为之外,同样还号召美国的盟友加入这一行列,比如在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之后,澳大利亚随即跟上。然而也并不是所有国家都紧随其后,英国作为美国的传统盟友,在近期反而宣布其国内通讯巨头公司使用华为设备,这反应出,即便是政治上的盟友,在涉及自身利益选择的时候,仍然可以拒绝美国的要求,你认为未来美国还能在相似的议题下一呼百应吗?

  库珀:我认为很难,当前,很多美国的盟友对于美国的要求都反应迟钝。特朗普政府的很多所作所为都伤害了盟友的感情,所以盟友未必见得会紧随美国的号令,接下来局势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还有待观察。正如我所知道的,澳大利亚是根据自己的判断决定围堵中国,而不是迫于美国的压力。

  有一个基本问题,在考虑其他国家的立场时,应该将特朗普政府的影响暂时搁置一旁,我认为就算特朗普政府对其他国家施压了,但如果这个国家没有根据自身的情况做出分析判断,也不会轻易跟随美国。

  在中美第十一轮经贸谈判遭遇挫折之后,双方的对话转入低潮,但最近中美两国元首通话,双方将于G20峰会上会晤,再度释放出积极信号,经历了多次波折的中美贸易谈判,你认为距离最终达成协议又向前走了多远?

  库珀:特朗普政府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其政策之间没有连贯性,这一点让包括中国、加拿大、德国等国家在内的外界很难读懂美国的意图。

  另外,特朗普决策圈中的顾问们对于中美贸易谈判中关注的重点不一样,我很庆幸我不是中国政府的一员,因为要分析美国内部的情况,从而判断什么才是最佳解决问题的途径太难了。很显然,特朗普几次三番在各个方面的事务上都改变了既定的目标。

  所以,对于什么才会使特朗普满意的结果,我难以做出判断,他也经常改变主意。

  有观察人士认为,如果特朗普竞选连任失败,中美关系可能会趋于缓和,中美摩擦将会得到缓解。就连特朗普本人也在推特上抨击当下民调高于他的拜登,称中国期待拜登(Joseph Biden)赢得选举,以此来为贸易战寻找出路,你怎么看?

  库珀:距离大选还有较长一段时间,很难判断它会如何影响中美关系的大局。民主党的最终候选人也要在差不多一年之后揭晓,所以,现在关于大选的判断意义并不大。

  从民主党的一般基调来看,一旦特朗普连任失败,局面确实会发生较大变化。我希望民主党至少能有一以贯之的政策,以及通过协商达成共识的态度。

  然而,即便是民主党入主白宫,特朗普提出的一些问题仍然会继续存在,如果要达成协议,中国仍然要做出一些让步,因为即便特朗普下台,问题也不会随之而去。

  公平的谈判意味着双方都要做出让步妥协,中国方面早已表明了态度,不接受损害原则的巨大让步,所以协议的达成仅靠一方的让步不可能实现,一旦中国做出了让步,美国是否会做出相应的妥协?然而,特朗普表现出的强硬态度,外界似乎难以看到他妥协的可能性。

  库珀:我认为会的,如果中国提供一个让美国比较满意的条件,美国会让步的,至少会取消原来加征的25%的关税,或者将关税降低。贸易战不仅对中美双方都造成了伤害,也伤害了全球的贸易体系。所以我认为未来的美国政府会在协商中做出让步。

  当大选年临近,关税问题会成为一个日益敏感的话题,因为它与美国的贸易、商业紧密相关,特朗普会面临贸易上的压力,当关税的效应传递到消费者手上的时候,如果特朗普想成功连任,他肯定会做出调整,所以不排除他会降低甚至取消关税,这种情况今年或者明年就会出现。

  在特朗普任期内,如果中美达成协议,特朗普可以说中国做出了巨大让步。我不排除这种可能的存在,我并不像你说的这么悲观,认为在特朗普任期内不会达成协议。不过必须承认的一点是,特朗普本人比较古怪,很难预测。

  你对中美贸易战的整体判断是什么,一个普遍共识是,贸易战只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最终局面肯定是双输。

  库珀:我赞同这个观点,发动贸易战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不过比起贸易战我更愿意称之为特朗普的关税战(Trump's tariff war),特朗普发起这一场战争,同时伤害两个国家。很多美国人认为,关税战对中国的伤害会大于美国,我并不希望伤害中国,当然也不希望伤害美国,但总而言之,整件事情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尽管事实如此,我们已经身处这个漩涡之中,所以需要达成协议。

  很多学者认为,贸易战背后是美国全面遏制中国发展的决心,中国的崛起对美国造成了巨大威胁,对于美国而言,如果现在不对中国出手,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中美之间很难避免“修昔底德陷阱”,也正因为如此,中美关系才在这个关口变得紧张,你怎么看?

  库珀:我并不同意,修昔底德陷阱中的案例,要追溯到2000年前,我并不赞同用历史案例来分析现状和制定政策的方法。所以,我不赞同用修昔底德陷阱的说法来暗示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就算没有来自美国的压力,中国经济的增速未来也会放慢,或许在一段时期内仍然还会快于美国,但是仍然会放慢,至少会比前几十年的高速增长要慢。因为可持续的高速增长很难维持,而包括我在内,很多学者都认为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对于世界是一件好事。

美高官谈习特会日期 披露特朗普的最终目标

  中美谈判近来陷入了僵局,随着两国领导人通话,僵局逐渐被打破,6月底的“习特会”或预示着两国谈判的全面重启。美高官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最终目标并没有改变。

  

  中美5月的谈判破裂后,美国威胁对更多的中国产品征税(图源:VCG)

  特朗普的最终目标

  美国一名高级官员6月24日在记者会上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将本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晤视作一个了解中国对双方贸易战立场的机会,并“乐于接受会晤的任何结果”。

  这位要求匿名的美国政府官员称“习特会”将在大阪峰会的第二天举行,但未透露会晤计划的任何细节。

  这位官员表示:“对于总统来说,这真的只是一个与习近平保持密切接触的机会。即使贸易摩擦仍在持续,他有了一个了解谈判破裂后中方立场的机会。”

  该官员并称:“总统对任何结果都能接受。”

  该官员拒绝表示,这次会晤是否被视为重启谈判或达成较正式共识的一个机会。“总统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他需要在一系列问题和一些领域看到中国进行真正的结构性改革,这一点并没有任何改变。”

  “5月会谈失败的事实并未改变这一最终目标。”这位官员说。

  与此同时,24日当天,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还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通话。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说,双方按照两国元首通话的指示,就经贸问题交换意见。双方同意继续保持沟通。

  两国高官的通话,主要是为6月底日本G20峰会上的“习特会”做准备。据悉,在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僵局,贸易战升级之际,特朗普和习近平6月18日通话,双方约定在G20峰会上会晤。

  根据中方的声明,习近平在通话中强调,在经贸问题上,双方应通过平等对话解决问题,关键是要照顾彼此的合理关切。也希望美方公平对待中国企业。

  根据美方的声明,特朗普与习近平讨论了通过公平互惠的经济关系为美国农民、工人和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的重要性,这包括解决同中国贸易的结构性障碍,以及实现可执行和可核查的有意义的改革。

  中国的要求

  对于这次峰会,中国方面也十分重视。24日,中国外交部等多个部门的官员就习近平出席这次G20峰会举行了记者会,介绍了相关情况。

  针对中美贸易谈判,中国商务部官员王受文对美国提出了几个要求。王受文说,中方对中美经贸磋商的原则是要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相向而行,要符合世贸组织(WTO)的规则。相互尊重就是各自要尊重对方国家主权;平等互利就是大家的磋商要在平等的基础上,达成的协议要对双方都有利;相向而行就是双方都要做出妥协和让步,而不只是一方。“中美都是WTO的重要成员,我们的协议也必须符合WTO规则,现在我们双方继续在为沟通进行讨论。”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5月份也曾公开提出了达成协议的三个条件。第一,必须取消关税。第二,采购数字符合实际。第三,任何国家都有自己的尊严,协议文本必须平衡。

  这次“习特会”的结果直接关系到中美贸易战的走向,特朗普表示,将在这次会晤之后决定是否对另外3,000多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税。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欧媒:川普存在让步可能 中国官媒已看衰川习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