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个裸体摄影师:相机第一 老婆第二<ab>

若提中国摄影史上的传奇,

郎静山首屈一指。

他是民国时期极负盛名的摄影家,

创下了不少“第一”的头衔:

中国第一个摄影记者;

第一个拍下女性裸体的摄影师;

第一位用“集锦摄影”表现中国画意的摄影家;

第一位把摄影作品送去国际性展览的中国人……

他首创的“集锦摄影”,

用超前的暗房遮光手法,

让人分不清这究竟是中国山水画还是照片,

相当于最早的PS技术!

抗战时期,

当外国人认为中国人

都是裹小脚抽鸦片的形象时,

他不断拿出作品到国外参赛,

将中国的大好河山展示给了全世界。

晚年郎静山与家人

他享年104岁,有过四任妻子十五个儿女,

但生活上平淡如水,

一生就只关注照相这一件事。

在100岁时还专门为了拍摄一张照片,

挑战徒步登上黄山。 

一条摄制组不久前来到台北,

探访了他的小女儿郎毓文,

这二三十年来她一直都在自己小小的工作室里

整理父亲的底片、书法、绘画,

想让更多人了解到一个全面的、完整的,

谦逊低调的郎静山。

自述   郎毓文   编辑   谭伊白

郎毓文于台北接受一条采访

我是郎毓文,是我父亲郎静山最小的女儿。父亲他1892年出生在浙江兰溪,一个清朝武官的家里。

我的祖父因为治淮水有功,被慈禧太后擢升为两淮总兵,53岁老年得子,所以从小对父亲灌输的是很传统的教育。

所有的武术我爸爸都会学习,十八般武艺他都学过。但祖父也很喜欢新奇的玩意儿,所以家里很早就有照相机呀这些可以玩的东西。

郎静山肖像

1869年祖父就拍摄了一张结婚照,那时候如果按照鲁迅先生在《论照相之类》一文中说的,社会对摄影的看法是:“拍照是会勾人魂魄的。” 

但我的父亲就从家中挂着的这张父母亲的结婚照片开始,对照相产生了兴趣,这也是他一生拍摄、收藏的许许多多的照片中,他认为最珍贵、最有价值的一张。

 中国裸体摄影第一人 

12岁时,父亲进上海南洋中学读书,在图画老师李靖兰那里学会了摄影原理、冲洗和晒印技艺。他1911年开始在申报馆工作,主要负责些广告业务,在1919年就创立了“静山广告社”,经营长达三十年,可以算中国广告业的先驱了。

 裸体摄影作品集

后来,他先后在上海《申报》与《时报》工作,成为中国第一位摄影记者。在1928年,他拍了中国的第一张女性裸体摄影作品,当然那时候的风气比较保守,所以当时那个女生被他拍摄之后,回去四天就被她的父亲打得遍体鳞伤。

之后我父亲还做过一次裸体摄影展,在抗战的时候,把金额捐给了《良友》画报。

上海日报老先生们

上海华社社友合影

除此之外,他还有很多个“第一”的头衔。比如他开设了中国第一节摄影课,在上海松江女子中学教女学生们怎么拍照。1948年,他在上海创办“中国摄影学会”,这是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摄影社团。

他也是第一位把摄影作品送到国际性展览的中国人,在很多领域都开创了先河。

 80年前的PS技术 

其实他最厉害的,是他在摄影领域的创新。他在40多岁的时候开创了“集锦摄影”风格。“锦”讲的就是锦绣河山,中国的山水,就是“集合各种物景,配合成章,舍画面之所忌,而取画面之所宜者。”

中国人呢如果是玩摄影的,他就不会太了解什么是中国画,那画中国画的,就可能不太了解什么是摄影,但父亲他有不同的看法,他的作品让你分辨不出来这到底是一幅水墨画还是一张照片。

 

郎静山的剪影工具

他使用的就是暗房叠放技术,用不同的遮光手势,或者做一些剪影,将多张底片上的景色拼凑、堆叠在一起,形成一幅崭新的风景。让影画合一,打破摄影与绘画在媒材上的差异,而底片叠加曝光更是要结合得天衣无缝才行。

1934年《春树奇峰》

此图由两张照片集锦合成,

前景照片拍自黄山始信峰顶;

后景照片拍自黄山西海山脉。

第一幅成熟的集锦摄影作品《春树奇峰》,是第一张在英国皇家摄影学会得奖的作品,这张作品也在全世界得奖过差不多几十次,我父亲的名字也从此在世界影坛上多次被人提起。

《鹿苑长春》18个程序图

还有一张《鹿苑长春》,他第一张作品原来是一棵大树,后面有一排矮树丛,我父亲就经过18个程序一直改一直改,把后面的矮树丛去掉,然后变成是一个圆形构图。中间有一个空白的地方,他再把一些小鹿放上去,摆不同的姿势,最后才有一个满意的作品。

照片中的池塘由水直接曝光而成

在那个年代,他的创新和突破可以说无人能敌。比如说他会把水直接放在照相纸上曝光,然后洗出来就是一个池塘。他还用枯树枝、痱子粉、亚克力颜料,在暗房里面直接做画。

 1930年 《中国》

最早的一张在底片上面作画的,是1930年他拍的长江。他拍了一大片黑色,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他就用枯笔画了悬崖,水中央用亚克力颜料涂了一条小船,这是有点超现实的味道。

他在拜访毕加索之后,创作了一张《挑妇》,那个是很有意思的,是用铁线拗出来的一个妇人的形象。

 

1965年《雪映岭浮空》

有一个《雪映岭浮空》,就是我父亲在暗房里面用痱子粉做的山,这个山跟董元的山,有相似的山势和味道。

他就是在暗房里做了很多光影和科学的游戏,经常我和兄弟姐妹们看他一待就是一整天。后来年纪大的时候,一进去也是站三个钟头,他身体真的是很好的,我记得快八十岁的时候,我有时候跟我父亲出去我还跟在后面跑,还走不过他呢。

《花好月圆》演示两张底片叠放曝光

他在构图上面也很讲究,我可以说他就是有那个照相眼,他随便照一张,每一张都有构图。有一张《花好月圆》,你能看到它的焦点是很集中的,在一个大三角里面有一个小三角,然后远处还有一个圆对应,是他做上去的月亮。

他小时候每天早上起来要用眼睛练眼力的,就是看对面屋顶上的瓦片,用眼睛数上去再数下来,所以我觉得他的眼睛是比别人敏感的,可以看到很多细微的东西。

1955年《月之迷》

他在光影上面也做过实验。当然每一个摄影家都会讲究光线,现在比较创新的就是在背后做眩光,可是我父亲在他那个时候他就想要有两个光源,比如说像这张,就像希区考克拍的《鸟》那个电影片头,有同样的一种气氛,就是靠他打出两个光源拍出来的。

 

 他镜头里的诗情画意改变了“中国形象” 

在抗战的时候,他拍遍了中国的大山大水,那时候交通那么不便利,我真不晓得他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那时候,外国人拍的中国人都是抽大麻、缠小脚,这种破破烂烂的形象,我父亲他们觉得这个对中国文化太诬蔑了,所以就成立了一个三友影会。努力不断地把作品寄到全世界去参加国际影展,让外国人看到真正的中国江山。

国际影展奖章

1987年《三山半落青天外》

1938年《峨眉金顶》

1935年的时候,他跟张大千还有其他的画家组成了黄社,那时候去黄山的人还不多,他们就是鼓励大家去黄山看真正的中国山的气势。

他在画面上追求的是“气韵生动”。虽然画面很拥挤,但还是有很多留白,而且在留白处能看到距离感。在比较大片留白的地方你注视它,它会产生气动。

我父亲他自己是不爱讲话的,他也不解释他自己的作品,如果我们有什么问题的话,他就说你看嘛,你自己悟。

 

1957年《春到》

《春到》,则以斜生的枯枝配上带有光泽的花瓶,应用打光技术做出完全无影的静物画面,展现出春光明媚。画面中,枝干向上弯曲,使下方空白产生“气动”,这正符合中国文化“虚实相生”的道理。

1989年所作的《湖山揽胜》

被认为是郎静山集锦摄影中最为精彩的一件

2005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以78万元成交

《湖山揽胜》是我父亲的得意之作。这是一张山水集锦巨构,从画面最右边的凉亭老翁远眺和层峦云雾,到近景奇石丛树,再到左边孤舟和远处村落及湖边倒影。

这幅美丽国画山水景象,结合了很多不同的地方,有韩国的寺庙,还有人家里的盆景,有荒山,也有台湾的苗栗。

 与大师们互为至交好友 

父亲除了在抗战期间深入大后方拍摄山河风貌,还为一些军党政要、文人名士拍人物摄影。

 

郎静山拍摄的齐白石

20世纪60年代起,他转而创作带人物的风景,模特儿主要有国画大师张大千,还有齐白石、于右任等等,都和他是很好的朋友。

张大千

在张大千还没有成名的时候,他的构图还要跟我父亲请教,我父亲其中一任太太在做画展的时候,张大千就会来帮她坐台,就是你如果买一张他就画一张画给你。

左:李丽华 右:蒋碧薇

像蒋中正、作家郭良蕙、画家溥心畬,还有徐悲鸿妻子蒋碧薇女士等,都被记录在父亲的黑白相片中。

但是我爸爸他是非常平易近人的,就连计程车司机他也知道我爸爸。在我四十多岁的时候,我爸爸回去上海,他从上海发迹的嘛,那时候爸爸也九十几岁了,在街上还有人指指点点,说哎,这是那个郎静山。

郎静山结婚照

 “相机第一,老婆第二” 

我父亲他生下来的时候是盘腿生的,现在人讲就是钙质不足,但是以前的人他们就说这是因为我爸爸上辈子是和尚,所以他十岁以前都是抱在奶妈手里,都没下过地,是很宝贝的。

 

郎毓文与郎静山

但他对我们的教育方式并不是溺爱型的。比如说他教我们泡茶,他自己是每天一回家就要喝滚烫的红茶,冬天的时候我们常常要重新再煮过,但他叫你泡茶的时候他也不告诉你说这个要放多少水,要浸多长的时间,他都是让你自己去体察,你自己去摸索。

我父亲活到了104岁,一共有四个老婆十五个儿女。大家都以为他很风流,其实不是的,他是一个生活上很平淡如水的人。他不爱讲话,跟我母亲也不常话家常,但我们家客人常常是川流不息,可是母亲从来没有怨言。

 

我父亲也很喜欢吃东西,然后会想不同的花样,会叫厨房做哈密瓜里面炖肉。他从法国回来的时候,就会教我妈怎么做法国吐司。他没有什么忌口,但是蛮养生的,到了95岁以后才慢慢长了一个圆形的小肚子。

他也不太生气,也不跟人家争执,家里小孩子多,吵来吵去的时候他总是很简单说一句“不要争辩”,就不再跟你耳提面命了。所以我几个哥哥姐姐,他们都有很多不同的发展。

他总是一袭蓝色长袍,一双黑色布鞋,背着照相机走遍千山万水。95岁的时候,他还跟几个摄影家一起开车到南横公路拍照,因为下雨天,路滑、小石子多,车子就冲到了山下出了车祸。

他从车窗弹出来,掉在一个泥潭上面,手上还抱着照相机,照相机完好无损,他自己只有骨盆有一点点骨折,一个月就好了。

他是说过,”相机第一,老婆第二。“

父亲1995年病逝于台大医院,当时儿女们都四散各地了,我也神思恍恍惚惚了三年,之后开始与兄弟姐妹们重新找回联络。突然觉得,我之后的志向就是让父亲的摄影艺术恰如其分地流传下去,不使世人遗忘。

最遗憾的一件事,就是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我没有把他在暗房工作的一幕拍摄下来。爸爸穿着大袖笼的长袍,在暗房红外线下做遮光动作的时候,比交响乐的指挥还有味道。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中国第一个裸体摄影师:相机第一 老婆第二<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