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美国物价飞涨 没有中国 连国庆都过不了

6月17日至21日,24日至2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将举行7天公众听证会,讨论对价值约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课税问题。

会议上,特朗普政府面对的是数百家企业、贸易组织和个人抱怨。

额外的进口税将推高消费者支付的价格,挤压利润,导致美国企业在与外国竞争对手的竞争中处于劣势,这些对手无需为从中国购买的关键零部件支付更高关税。他们恳求特朗普政府重新考虑这些关税,或者至少放过他们及客户依赖的特定进口产品。

美国零售业联合会(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委托撰写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消费者每年将为购买服装多支出44亿美元,为购买鞋子多支出25亿美元,并多付16亿美元来购买家用电器。

一些经济学家们则分析称,关税可能会削弱基础更不稳固的美国经济。

具体影响如何,且听库叔的分析。

文 | 谢芳贺钰涵(实习生)

1

一个美国家庭的“独立日”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附近,有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庭,成员包括丈夫亨利,妻子丽萨,还有儿子杰克和女儿莫妮卡。为了即将到来的7月4日独立日,他们要置办一些商品。

一个正常的美国独立日庆典往往分成三大部分:早上的军乐队游行、下午的大型烧烤聚餐和晚上的烟花盛典。

军乐队游行往往由各个城市最优秀的高中军乐队承办。由于儿子杰克被选为游行的军乐队选手,妈妈丽萨要为他准备一套服装。

烧烤是独立日必不可少的项目。在当天下午,各家各户都会在院子里支起烧烤架,以街区为单位,举办一场盛大的烧烤聚会。为了配合独立日的气氛,除了必要的食材采购之外,丽萨还会买上一套具有独立日特色的塑料餐具,用来分发自家做的烧烤,招待左邻右舍的朋友们。

(图为美国独立日当天,烧烤聚会的启事 图源:视觉中国)

最后是烟花盛典。独立日当天,美国各地都会举行烟花表演,其中以首都华盛顿的表演最为著名,每年都会吸引大量人前来观看。

如果没有办法亲临现场,用小型的烟花棒举办一场家庭版的烟花表演也十分受欢迎。当然,即使看过了烟花表演,杰克和莫妮卡还是希望自己可以拥有一小束烟花来玩耍。在独立日这一天,各地的焰火往往到深夜才熄灭,可以想见,美国人民的烟花消费量是多么的惊人。

(图为美国人民在独立日前会囤烟花 图源:参考消息)

除了烟花,盛大节日中的孩子们大多也会拥有新的玩具。杰克和莫妮卡就期待拥有带着独立日特色的礼物。

此外,在独立日,各家各户都会用国旗以及各色各样的灯饰来装饰自家房子,所以亨利一家也会进行采买。

综合算下来,亨利一家需要置办的物品有:小型烟花棒、烧烤食材、塑料餐具、国旗和灯饰等装饰品、儿童玩具、儿童服装等。

以往,这些需求都很容易被满足,因为他们购买的诸如烟花、各种装饰品、儿童玩具等产品大部分来自中国,而在美国高举关税大棒的背景下,这些产品不是已经被加税,就是在被加税的路上。

2

“独占鳌头”的烟花

我们先来看重头戏——烟花盛典。

据全球领先的数据统计互联网公司Statista的数据,每年的7月4日,美国全国会有大大小小近14000个烟花表演,背后是价值约2.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9.4亿元)的进口烟花。

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的进口烟花中,中国烟花名列前茅,占比约96%,价值约为2.6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8.5亿元),远超第二名西班牙的51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526万元)。

(图为2017年美国从各国进口烟花的价值。 图源:Statista)

美国烟花协会公布的数据也显示,每年进口到美国的价值2.5亿英磅(折合人民币约21.9亿元)烟花中,有近95%都来自中国。

不过,今年的情况可能有所变化。

5月10日,特朗普威胁将对中美贸易中3000亿美元产品加征25%的关税,如果成真,特朗普的“惩罚”关税措施将涵盖几乎所有中国输美商品,而烟花就在这3000亿美元产品中。

在关税阴影的笼罩下,美国烟花经销商和消费者的日子都不好过。

自20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美国国内监管的加强几乎扼杀了其烟花制造业,导致许多烟花制造公司变成了进口商。近年来,美国各州开始放松对烟花的监管,生产水准和安全系数日益提升的中国烟花就此进入美国市场,并逐步发展到极高的占有率。据美国《福布斯》网站报道,自1994年以来,中国出口美国的烟花已经超过当地市场总额的90%,此后,这个数字一直不断增加。

美国的各大节日开始与中国产品产生越来越紧密的联系,直到特朗普的关税政策接连出台。

(图为2014年美国独立日的烟花表演。图源:中新网)

美国国家烟花协会秘书史蒂文·豪泽尔(Steven Houser)表示,协会1200名成员中的许多人都在竭力了解发生了什么,“他们听到了新闻,听到了加征关税。他们认为天要塌下来了。”

俄亥俄州“幻影烟花”(Phantom Fireworks)公司的CEO布鲁斯·佐尔丹(Bruce Zoldan)说,“对于我们的行业来说,中国生产的烟花在美国市场上有超过95%的占有率,除了中国以外很难找到其他地域的生产厂家。如果烟花真的被征关税,那么将是我们行业所受最大的打击。”

新罕布什尔州“阿特拉斯烟花娱乐”(Atlas Pyro Entertainment)的CEO斯蒂芬·佩尔基(Stephen Pelkey)则开始了具体的假设,他认为一旦加税,一个小型企业收到10个消费级烟花集装箱,所付出的税款会从1万到1.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9万元-8.2万元)暴涨至7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8.4万元)。

与此同时,中国的烟花企业也在思考、观望:如果烟花类产品被加征关税,美国的烟花销量会不会呈现断崖式下跌?面对如此不稳定的市场,是否需要规避风险,转而出口他国?

这也成为美国烟花经销商担心的另一个问题——中国会不会“切断货源”?

虽然特朗普一再提议,企业可以通过将制造业转移到美国来避开关税,但对国内烟花经销商来说,在另一个国家“复制”相关的制造基地需要花费数年时间。

佐尔丹就表示,“中国出产的烟花一直在世界上享有盛誉。如果在其他国家复制整个烟花生产流程,那么需要花上几年时间才能训练出对烟花制作流程同等熟练的工人。即使不算这个成本,我依然担心贸然在他国建厂会有损产品一贯的口碑和质量。”

(图为美国商店里销售的中国生产的烟花 图源:观察者网)

可以想见,一旦中国烟花类产品被加征关税,那么美国企业在短时间内很难找到质量过硬且生产能力强大的他国公司来补足其市场的庞大需求。这就意味着烟花的价格将不可避免地上调,最终损失由经销商和消费者来承受。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5月23日,美国烟花协会递交了一份请求,“25%的关税将对行业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害,全国各地的市政当局将再也无法负担独立日的烟花汇演”,同时要求在6月下旬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公开听证会上就最新一轮的关税进行讨论。

3

“岌岌可危”的玩具

除了烟花协会,玩具协会也很烦恼,因为那3000亿美元的产品中,也包含玩具类产品。

美国玩具协会主席史蒂夫·帕谢尔布(Stephen Pasierb)表示,新增关税将大幅增加玩具成本,重创美国公司特别是小企业,并将导致美国丧失数以万计的就业机会。

玩具协会并不是在耸人听闻。

Statista公司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玩具市场中规模最大的是美国,高达25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764亿元)。

(图源:Statista公司)

而根据《南华早报》公布的数据,2015年中国出口到美国的玩具价值115.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797亿元),占据了约45%的美国市场。

2019年,《洛杉矶商业杂志》的分析师更是表示,估计在美国销售的所有玩具中有85%都是在中国生产的。

(图源:《南华早报》)

中国出口到美国的玩具,不但市场占有量大,而且以工艺精美而广受欢迎。

美国玩具巨头MGA娱乐公司(MGA Entertainment)于2016年底推出一款“LOL惊喜娃娃”(L.O.L.Surprise),截止到2019年5月,该系列产品的销售额已达5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80亿元)。即便在2018年美国玩具销售额大幅减少的背景下,“LOL惊喜娃娃”的销售额仍然增长了7%。

这款娃娃的“惊喜”就在于其未知性,每一个惊喜拆拆球都有多层包装,每一层包装都有一个推理提示,消费者通过不断的推理深入,最终可以获得一个设计精美的娃娃,这也决定了其制作工艺的复杂性。

(图为“LOL惊喜娃娃” 图源:中外玩具网)

目前,MGA全球41家工厂中有40家位于中国,其CEO艾萨克·拉里安(Isaac Larian)担心特朗普政府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可能对供应链造成严重破坏并削减公司的利润,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坏消息”。

正如帕谢尔布5月14日在“美国玩具协会”官网上发表的署名声明所担忧的,玩具是一种需求弹性很大的商品,其销量对价格十分敏感。举个例子,对一个售价1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9元)的玩具来说,一旦价格上调25%,那么大部分消费者都不会再购买,这对依靠薄利多销的中小零售企业来说是非常大的打击。

帕谢尔布也表示,他和玩具协会将与关税威胁抗战到底,不让普通美国家庭和孩子为关税背锅。

(图为帕谢尔布发表的文章《“不要对玩具征税”:加入我们对抗特朗普关税的斗争》 图源:美国玩具协会官网)

如果特朗普“言出必行”的话,对玩具加征25%的关税将在6月底或7月生效。届时,正值美国独立日,不知道会有多少孩子无法收到礼物,又有多少玩具从业者陷入失业的担忧。

4

“前途不再”的LED产品

烟花和玩具可以说“前途未卜”,但另一类与美国节日息息相关的商品——LED灯饰则直接没有了“前途”。

2018年4月,特朗普宣布对1300余件中国产品加征25%关税,7月又宣布对中国价值2000亿美元的产品额外加征10%关税,这两份清单中,LED产品赫然在列。

要知道,在各种节日里,用饰品装点房子是美国人必不可少的一项活动,由LED灯组成的炫彩夺目的灯饰则成为一种刚性需求。

(图为圣诞节时被LED灯装饰的房子)

美国能源部报告显示,美国人一年大约要购买2亿只LED灯及它们组装的商品,其中大部分用于节日装饰,如圣诞树上的彩灯等。这些LED产品中,来自中国的就超过了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45.6亿元)。

据《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报道,2018年11月,特朗普与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白宫门口点亮的圣诞树上有74000余只小型LED灯。它们大部分来自通用电气公司,而通用电气售卖的LED产品中超过85%进口自中国。

随着美国关税大棒的落下,这一稳定局面被打破。

总部位于美国的LED巨头科锐(Cree)公司表示,加征关税会导致其2019年上半年利润下降2个百分点。

除去利润下降,更多灯具公司担心的是,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充足的货源来满足市场需求。尽管许多LED照明公司在中国境外设有生产设施,但其产量还不足以满足美国市场的庞大需求。可以说,中国制造的LED灯对美国灯饰市场是不可替代的。

关税上涨,产品又不可替代,额外成本只能以美国消费者支付更高费用的形式来抵消了。

(图为美国独立日期间热销的红蓝白LED铜线灯)

总部位于美国的照明公司伊顿(Eaton)就表示,它将在同一区域生产并销售相关产品,并将采取定价措施来抵消关税对业务的影响。据台湾《电子时报》报道,通用电气、伊顿和朗德万斯(ledvance)等灯具公司决定将旗下所有与LED有关的产品价格上调6%-8%。

位于佛罗里达的美国最大圣诞用品店Robert’s Christmas Wonderland的店主乔希·弗兰克(Josh Frank)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表示,受关税的影响,LED灯的价格25年来第一次出现上涨,“原先这种小灯的价格是1美元(折合人民币6.9元)4个,现在变成1美元3个了,这可能是我们最直观的感受了。”

佛罗里达州另一家灯具店的店主兰迪·吉尔曼(Randy Gillman)则推算,由于LED灯价格上涨,普通美国家庭对自家房子做一套完整的圣诞灯饰的价格大概要比去年贵几百美元,如果房子大一点的话,贵上千美元也是有可能的。

正如前美国国会议员、路易斯安那州州代表斯坦尼·布斯塔尼(Charles Boustany)最近在接受《华盛顿时报》采访时所表达的,这场关税实质给企业和工薪家庭带来了伤害,而灯饰仅是一个小小的缩影。

身兼“关税损害美国核心领域”(Tariffs Hurt the Heartland)活动发言人的布斯塔尼预测,“提高企业和消费者的节假日消费成本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让与这场与‘贸易战’无关的美国民众最终选择在民意调查上泄愤”。

【注:“关税损害美国核心领域”活动是由美国150多个代表农业、制造业、零售业和科技产业的行业组织共同发起的,旨在要求美国特朗普政府停止挥舞关税大棒的错误行为,及早结束贸易冲突。】

5

无法估量的代价

除了上述的烟花、玩具和LED产品,美国人民酷爱的、独立日必备的烤肉活动也离不开中国。2017年《洛杉矶时报》报道称,美国户外烧烤行业预计可保持年销售额1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9亿元)的业绩,而美国《消费者报告》指出,2016年美国户外烧烤架多数进口自中国,美国资历最老的烧烤架制造商也将部分生产线迁到中国。

(图源:参考消息)

美国国旗绝大部分也来自中国。2017年美国共进口价值54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737万元)的国旗,其中有53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667万元)的国旗来自中国。

可以看出,中国产品早已深入到美国人民的生活中。然而,加征的关税即将涵盖中美贸易中的全部品类,若针对3000亿美元商品的威胁再次成真,那么关乎美国人民日常生活的衣服鞋子都将被加税。

如果衣服鞋子都不能避免,在即将到来的独立日,以及随后的感恩节、圣诞节等节日中,美国民众很可能面临严重超标的账单,各大零售业的营销额恐怕也会比较惨淡。

彼得森经济智库的报告显示,在受影响的超过1000亿美元的日用必需品中,来自中国的产品超过一半,这也说明大部分美国家庭都遭到了关税的打击。

据《财富》杂志报道,全美零售协会会长表示,如果企业选择自行承担关税带来的价格上涨,从而殃及利润报表的话,很可能会激怒投资人和董事会,在这种情况下,将上涨部分转嫁消费者就成为无奈的选择。

对此,美国的一些民众也苦不堪言,他们中的一些人自发站出来反对“贸易战”。上文提到的“关税损害美国核心领域”活动就在官网首页放置了题为“‘贸易战’的代价”的滚动轴。

滚动轴上方写道“关税是美国人支付的税。这些税由美国农民、零售商、制造商、企业和消费者支付”,滚动轴上的数字则一直在增加。

(图源:“关税损害美国核心领域”活动官网)

此情此景,让库叔想起曾读过的一本书——《离开中国制造的一年:一个美国家庭的生活历险》(A Year Without“Made in China”)。

2005年1月1日,经济新闻记者萨拉·邦吉奥尼(Sara Bongiorni)决定她和家人将在一年内不使用“中国制造”。她没有想到,“这个决定竟然是大麻烦的开始,过去看起来很简单的事情,都变成令人痛苦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她不得不换掉儿子的中国鞋,改买69美元一双的意大利产运动鞋;吸尘器坏了也没办法修理,因为配件都是“中国制造”;送给儿子朋友的生日礼物只能全部买丹麦产的乐高……

总之,在邦吉奥尼进行生活试验的一年中,她的支出大大提高,生活水平却降低了。一年后她将经历写成了这本书,并表示,“原本想让中国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但后来才明白中国原来已经渗透到我的生活中”。

14年后,在全球化不断加强的今天,中国制造与美国民众的联系无疑更为紧密,面对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制造的不公平对待,美国民众开始奔走呼吁停止“贸易战”。

正如2018年美国独立日时,下图这位网友所评论的,我们必须互相依存,全世界都在照顾我们。

希望美国政府早日领悟到这个事实,让老百姓踏踏实实过个节吧!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党媒:美国物价飞涨 没有中国 连国庆都过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