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章莹颖案嫌犯魂牵梦绕的前妻亮相了!长这样

美国东部时间6月21日,章莹颖案庭审第八天,轮到辩方传唤证人。

今天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天,因为克里斯滕森的前妻米歇尔·佐特曼(Michelle Zortman)以辩方证人的身份出现在庭审当中。

图中为身穿红色长袖,黑色裤子的克里斯滕森前妻米歇尔·佐特曼

昨日检方证人克里斯滕森前女友TB出庭带来了9段录音,录音中能较为清楚的听到克里斯滕森描述了对章莹颖的杀害细节。 

2017年6月,克里斯滕森引诱章莹颖上了他的汽车,并在他的公寓杀害了她。检察官称她被强奸、砍头和刺伤,直至现在她的尸体还没有找到。

而今天辩方证人的出现将会对陪审团最终的审议带来巨大的影响。

若克里斯滕森杀害章莹颖的罪名成立,他很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而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告诉陪审团,他对克里斯滕森作案的细节存在争议。

若克里斯滕森被判有罪,律师希望能说服陪审团驳回死刑判决。

克里斯滕森的前妻米歇尔曾经在跟FBI的调查中承认了一些事实,而在庭审上,她却一改之前的态度。

在被问道床垫上的血迹时,米歇尔告诉陪审团,克里斯滕森的确给她看了床垫上的血迹,但那是鼻子流血留下的。

克里斯滕森前妻说的“鼻子血”

陪审团听取了克里斯滕森前妻的意见,因为他们觉得前妻可能是克里斯滕森最亲近的人。

在章莹颖失踪时,前妻米歇尔·佐特曼就已经与克里斯滕森结婚。虽然她现在住在外州,在发生了这一系列事情之后,她仍然和前夫保持联系。

前妻证实了克里斯滕森有酗酒和抑郁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也导致了他们的婚姻问题以及他们最终决定保持开放性的婚姻关系。

   图中为克里斯滕森的交友网站首页

图源:每日人物

在克里斯滕森前女友TB偷偷录下克里斯滕森承认谋杀的那天晚上,前妻米歇尔说克里斯滕森开车回家时明显是喝醉了。

辩方辩称,他在录音中非常生动的描述杀害章莹颖的过程和那些言论都是被修饰夸大了,原因就是他喝醉了。

并且在章莹颖失踪的那天,前妻米歇尔和她的新欢在外地旅游。她作证说:“克里斯滕森对我跟那个男人去威斯康辛的旅行感到不安和焦虑。”

同一天,前女友TB也给克里斯滕森发了短信说她和别人发生了性关系,故意刺激了被告。

辩方试图辩称,克里斯滕森的情绪处于低气压阶段,他的情绪异常低落。而这可能是决定克里斯滕森能否判死刑的一个重要因素。

今天,一共传唤了3位辩方证人,除了克里斯滕森前妻米歇尔,还包括一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和一名私家侦探。

而这两名证人主要是围绕克里斯滕森狱友的一段对话,他的狱友曾经向FBI 探员表示,克里斯滕森曾向他说过,他是一名卧底警察,还有一枚假的警徽。

虽然这位狱友没有出庭作证,由FBI探员转述。但是辩方律师提出质疑,辩方律师曾在2018年12月,派这名私家侦探去狱中问这名狱友:“你是否明确听到克里斯滕森说他有一枚警徽?”

这位狱友的回答是:“这是我第一次听说。”

检方对这名私家侦探提出交叉询问,问这位私家侦探:“如果犯人在狱中告密会怎么样?”

私家侦探的回答是:“if you talk, you got hurt.”(如果你告密,你会受到伤害)

这是检方暗指辩方的私家侦探去狱中问这位狱友,得到的回答是“第一次听说”,因为这位狱友不想成为告密者。

而在早上的庭审当中,当米歇尔出席时,克里斯滕森一直看着她。但米歇尔却一直避免与克里斯滕森有眼神交流。

米歇尔表示,她在高中时就认识了克里斯滕森,他们从2008年开始约会。

到2010年3月,他们在双方父母和4个朋友的见证下举行了婚礼。

2013年,他们从威斯康辛搬到了UIUC,但是从2016年开始,克里斯滕森因为压力和睡眠等问题开始酗酒,米歇尔对此感到非常的生气。

图中为UIUC

在2016年12月时,米歇尔向克里斯滕森提出了开放的婚姻关系,克里斯滕森最开始并没有答应,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他同意了米歇尔的建议。

2017年4月,克里斯滕森在某约会网站上认识了前女友TB。

米歇尔表示,在2016年之前,她和克里斯滕森的生活非常的简单。休息日他们基本上都是在家看电影或者打游戏,没有什么社交生活。

由于克里斯滕森越来越严重的酗酒问题,米歇尔在2017年3月向克里斯滕森提出离婚。

对此,克里斯滕森表现的很激动、失落甚至是哭泣。对于克里斯滕森的强烈反应,米歇尔表示很吃惊。

克里斯滕森让米歇尔继续维持婚姻关系,米歇尔也就同意了,但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让克里斯滕森停止酗酒。

米歇尔在庭审上表示,她在2017年6月12日见过克里斯滕森拎着一个大旅行袋,对她打招呼说:“Hi, I am leaving.”(我要走了)

但米歇尔当时在房间,没有靠近查看这个旅行袋。

而6月12日是距离章莹颖6月9日失踪后的第4天。

同时,米歇尔还提到一个细节,在2017年6月9号前,她曾经把自己和克里斯滕森共用的汽车加满了油,随后,她离开香槟去了旅行,但回来后发现只剩半箱油,车子大概开了200英里。

而这辆车就是带走章莹颖的车辆。

今天早上,辩方律师问米歇尔:“你喜欢在法庭上作证吗?”

米歇尔回答:“不是。”

辩方律师再问道:“你不想在这儿吗?”

米歇尔回答:“非常不想。”

辩方律师再次追问:“那你为什么在这?”

米歇尔回答道:“他在我过去生活中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我还是关心他。切断这样的关系非常难。”

图中克里斯滕森前妻充满爱意望着丈夫

但是在章莹颖失踪后,克里斯滕森的状态变得反常,在他被警方盘问之后,她跟克里斯滕森就分开睡了。

即便是这样,前妻还是十分在意克里斯滕森。

克里斯滕森,作为一名丈夫,作为一位儿子,却没人能够真正的了解他。

当看到章莹颖的父母在某次采访中的对话,小编真的是揪心。

妈妈带着哭腔说:“如果能杀人,我真的想把他杀掉。”

爸爸声音哽咽:“我真的不敢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人存在。”

弟弟:“我什么都没想,就是想尽快找到我的姐姐。”

妈妈:“我天天晚上都在哭,眼泪留在枕头上,真的很痛苦。”

“我多么希望莹颖跟我说:妈妈,我回家了。”

但是,章莹颖的爸爸妈妈相信,嫌犯能够判死刑。

而今天的证人证词环节结束后,预计下周一将进行结案陈词。

章莹颖,大家都希望还你一个公道的审判。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让章莹颖案嫌犯魂牵梦绕的前妻亮相了!长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