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审问章莹颖案嫌犯录像曝光 更多细节流出

 章莹颖被绑架致死案的残忍程度举世震惊,而嫌犯克里斯滕森近日在接受问讯和庭审阶段时表现出的冷漠,更是令人愤怒。

  据《芝加哥论坛报》6月19日报道,当天章莹颖案庭审进入第六天,嫌犯布伦特·克里斯滕森前女友布利斯(Terra Bullis)首次出庭作证,曝光了他在被拘捕之前的一系列行为。

  当日,布利斯出庭描述了她和克里斯滕森认识的过程以及为警方卧底获取录音的细节。在录音中,克里斯滕森提到了他在完成行凶过程后,对联邦调查局(FBI)的调查感到“兴奋”和“有趣”。

  这一录音,与克里斯滕森此前于2017年6月接受FBI特工和伊利诺伊大学侦探问询时的表现吻合。据视频显示,他在面对FBI的问询时,起初撒谎称自己在案发时“在家睡觉或玩游戏”,但随后在调查人员的施压下,最终改口称的确“接过一个亚裔女孩”。在问询期间,克里斯滕森曾多次表现出紧张情绪。

  13日,该段视频于庭审第二日首次公布。

  此外,在最新的庭审中,FBI法医表示,在克里斯滕森的床垫、棒球棒和地毯上的血迹等多处都发现了与章莹颖相符的DNA,这也表明章莹颖曾出现在克里斯滕森的公寓内。

  接受FBI问询,谎言被揭穿后呼吸急促

  2019年6月13日,FBI在庭审第二天播放了一段录制于2017年6月15日的视频,记录了嫌犯克里斯滕森在接受问询时,如何从开始的死咬谎言不放到松口的过程。

  据FBI提供的视频显示,在接受问询时,克里斯滕森最初重申了早前说法,即章莹颖被拍到进入黑色的土星阿斯特拉车中时,自己正在家中睡觉或玩游戏。“我看了监控录像,但在里面没看到我。”克里斯滕森试图这样辩解。

  随后,侦探斯蒂文森回应称“你看到的是我们允许你看到的内容”,暗示他们手中还有更多视频,并已经知晓克里斯滕森接触了章莹颖。

  这时,克里斯滕森变得焦躁不安,态度也发生了180度大转弯。他在不久后承认:“或许我记混了日子。我确实接了一个女孩上车。”克里斯滕森描述称接上车的是一位20岁左右的亚裔女孩,但仍嘴硬称“在几个街区之后就让她下车了”。

  调查人员持续对他进行施压,称有记录显示章莹颖进入克里斯滕森的车后曾搜索过一个地址。FBI特工继续问道:“你带她去了哪里?我们需要找到莹颖。”这时候克里斯滕森则表示:“我认为现在是时候停止回答了……我已经尽力帮你们了。”

  

  监控显示,嫌犯的腿频繁抖动 图自视频

  据视频显示,在谎言被揭穿以后,克里斯滕森曾出现过呼吸急促的的表现,此外在问询过程中,他的腿曾频繁抖动。

  前女友“卧底”助警方拘捕嫌犯

  据《芝加哥论坛报》报道,布利斯19日在法庭上详细描述了她和克里斯滕森认识的过程以及为警方卧底获取录音的细节。

  布利斯表示,她和克里斯滕森于2017年4月结识,并在之后开始约会。当时克里斯滕森已经结婚,两人至此以后一直保持不正当的性关系。据布利斯描述,她第一次约会时认为嫌犯“很善良,彬彬有礼且友善”。

  

  克里斯滕森和女友曾出现在为章莹颖祈福的活动上 图自社交媒体

  2017年6月15日,在章莹颖失踪一周后,FBI将嫌疑人锁定为克里斯滕森,并与布利斯接触,希望后者协助调查。警方向她提供了两个类似于咖啡杯和便利贴的录音设备,以记录他们之间的谈话。她同意了警方的要求。

  布利斯表示:“我在情感上对这个人有依赖,我想知道他是否真的做过(这事),但我也关心这个失踪的人(章莹颖),我感到很痛苦。”

  在这段时间内,布利斯一共为警方录制了9段录音,其中3段于法庭上播放。据《芝加哥论坛报》报道,在这些录音中,克里斯滕森曾多次撒谎,并提到,对FBI的调查感到“兴奋”和“有趣”。

  在其中一段录音内,克里斯滕森于23日向布利斯表示,他的确曾开车接走过章莹颖,但很快就放她下了车,没有做任何事。然而,他于29日又向布利斯描述了自己杀害章莹颖的过程。

  当晚,布利斯向警方提交了录音,随后克里斯滕森于30日被捕。

  除了布利斯的证词以外,另一名证人霍根(Emily Hogan)也于19日当天出庭作证。她表示,在章莹颖不幸遇害当天,克里斯滕森曾经假扮成卧底警察,试图骗她上车。但她拒绝了,并在克里斯滕森开车离开后迅速向警方报告了他的可疑行径。她还在脸书上记录了她的遭遇,希望能提醒其他人。

  据伊利诺伊州WQAD-TV电视台报道,庭审检察官称,在诱骗霍根上车失败的四个小时后,克里斯滕森把目标转向了正在公交站等车的章莹颖。

  本次庭审预计将在本周末结束作证,并在下周一发表结束辩论。如果克里斯滕森因涉嫌绑架导致死亡的罪名成立,他或将面临死刑判决。截至目前,章莹颖的尸体仍下落未明。

章莹颖案嫌犯公寓有可疑血迹 喷试剂后现蓝色光芒

  

  “章莹颖被绑架致死案”于美国时间6月18日,进入定罪阶段庭审第五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章莹颖家人的代理律师王志东处获悉,当天检方公布了章莹颖的遇害现场即嫌犯所居住的公寓内景。

  其中,嫌犯公寓卧室床垫上被指沾有章莹颖血迹、DNA,现场还发现一根棒球棒,被怀疑系作案工具,“在与其女友的对话录音中,嫌犯称曾使用此棒用尽全力击打章莹颖头部”。

  此外,一名女性证人出庭作证称,在章莹颖失联当天早晨,嫌犯曾以便衣警察身份试图诱骗她上车,这与后来章莹颖的遭遇如出一辙,但被这名女性拒绝。

  美国检方公布了嫌犯居住的公寓内景

    现场

    卧室床垫沾有章血迹

    嫌犯称用棒球棒击打章头部

  当地时间6月18日的庭审现场,“章莹颖被绑架致死案”的遇害现场即嫌犯克里斯滕森所居住的公寓内景曝光。嫌犯与其前妻居住在一起,公寓为两居室,主卧房间带有卫生间,墙壁上悬挂着骷髅头图像。

  检方称,嫌犯在卫生间内把章莹颖杀害、分尸。在卧室的地毯上,散落着棒球棒等疑似作案工具,而卧室的床垫上则被指有章莹颖的血迹和DNA。嫌犯的书架上还有多本有关凶杀、谋杀的书籍,以及《美国精神病》的影碟。屋内还有不少清洁工具和工具刀。

  北京时间6月19日,章莹颖家人的代理律师王志东介绍,18日当天,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几位探员的作证主要集中在对克里斯滕森公寓搜查时得到的物理证据,包括地毯、墙皮、墙角和床上物品,并且发现血迹。“相信明天将有FBI总部的技术专家来作证,说明这些物证与受害人之间的联系。”

  此外,王志东律师提到,在审判第四日检方提交的证据中有一根棒球棒。警方称这根棒球棒在2017年6月9日被发现于克里斯滕森的公寓,在喷洒鲁米诺溶液(鲁米诺是一种用于检测血迹的化学试剂,血液中的铁会立即催化鲁米诺的发光反应,产生蓝色光芒)后产生蓝色光芒。在与其女友的对话录音中,克里斯滕森称曾使用此棒用尽全力击打章莹颖头部。警方还从章莹颖的公寓中提取了她的DNA用于比对。

  王志东律师透露,FBI的取证专家6月18日展示了他对克里斯滕森的公寓及阿斯特拉轿车的调查结果。他出示了一张使用替代光源的照片,显示了克里斯藤森的床上方的手印、体液和清洁用品,但床上没有血迹。他还在轿车的前座上发现了大量鲁米诺发光反应,但座位上也没有血迹,说明经过了清洗。

  另据当地媒体报道,警犬搜查员杰里米·布鲁克塔作证说,他的警犬在克里斯滕森公寓的卫生间警告存在过尸体,但在公寓里其他地方没有发出警告。在交叉询问中,辩方律师质疑了为什么警犬只会在FBI没有发现血液的浴室里发出警报,而不是在床垫和地毯上都有发现血迹的卧室里。此外,克里斯滕森的干墙、地毯和钉板的部分,也被作为证据提交给陪审团。

 

  检方认为卫生间为嫌犯杀害章莹颖的现场

    庭审

    嫌犯称用警徽诱使章莹颖上车

    女友将出庭作证

  庭审现场,检方首次公布了案发后克里斯滕森接受问询的录像。问询发生在2017年6月15日早晨,也就是调查人员刚刚追查到章莹颖失踪前所上车辆的信息后不久。伊州大学校警埃里克·斯帝沃森和FBI探员安东尼·曼加纳罗对他进行了问询。

  当地媒体报道称,在时长55分钟问询的前10分钟,克里斯滕森告诉调查人员,他在章莹颖的失踪当天在睡觉和玩电子游戏。但不久后,他就改变了说法。“也许我把日期搞错了。”克里斯滕森告诉调查人员,“我确实载了一个女孩。”

  虽然不承认自己的车就是6月9日章莹颖失踪监控录像里她所上的那辆黑色土星阿斯特拉轿车,但在接受问询时,克里斯滕森承认曾搭载一名年轻亚洲女性,并且与章莹颖的描述相符。克里斯滕森告诉调查人员,在她上车后不久,他就让章莹颖在“住宅区”下车。他很艰难地解释出下车的地方,并且无法向调查人员提供准确的位置。

  王志东律师则补充道,克里斯滕森在梅肯郡监狱的狱友查尔斯出庭作证称,他们的房间相近,每天交谈。“查尔斯称,克里斯滕森告诉他,他是用警徽诱使章莹颖上的车,但也说那名女生后来下了车。”

  此外,王志东律师指出,嫌犯为政府做线人录音的女友,预计于美国时间6月19日下午开始作证。

 

    证人  

    案发前嫌犯曾假扮警察

    试图诱骗其他女性上车遭拒绝

  王志东律师介绍,审判第五日,一位伊利诺伊大学当年博士生艾米莉·霍根(Emily Hogan),证明她在章莹颖失踪的早晨遇到了一名大约30岁的白人男子,自称是便衣警察,问她能不能协助调查,邀她上车以便他提问。

  霍根在去年12月的审前听证会上也发表过一样的证词。“我是一名卧底警察。”那名男子告诉她,“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霍根表示,她回答了“是”,并形容那名男子是30岁出头的白人,黑色短发,穿着一件飞行员服装。霍根说,他向她展示了一个带有银色星星的东西,并询问,“你能上车吗?”她回答“不”。

  霍根拒绝男子后报了警,之后将遭遇发布在社交平台上。霍根还在之后警方提供的6张驾照照片当中,相当确定地指出本案被告是试图诱使她上车的人。

FBI法医:嫌犯家染血地毯上的DNA与章莹颖相符

  当地时间19日,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美遭绑架杀害一案进入庭审第六天。被告克里斯滕森的前女友出庭作证,谈到了为FBI秘密录音以记录两人对话的情况。美媒注意到,克里斯滕森在前女友作证的数小时内都在避免与她进行目光接触。

  据芝加哥当地媒体WTTW等网站报道,克里斯滕森的前女友泰拉·布利斯表示,在章莹颖失踪后不到一周,联邦调查局(FBI)的特工便与她接触。他们告诉了她章莹颖失踪一事,以及认为克里斯滕森可能与此事有关。随后布利斯获得了2个录音设备,类似于咖啡杯和便利贴,她也同意记录和克里斯滕森间的谈话。

  “他(克里斯滕森)和我的谈话内容很自由,所以如果我继续与他自由交谈,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布利斯作证说。她在2017年4月通过在线约会网站认识被告,在两人的交往中,克里斯滕森处于“主导支配地位”,而布利斯则是“顺从的”。

  布利斯表示,为了避免引起怀疑,在录音时自己处于“顺从的一方”。“我担心如果自己看起来像是知道的太多......可能会不安全,”她这样表示。

  布利斯指出,自己共为FBI录制了9段录音,几个录音的片段19日也在法庭上播放给了陪审员。克里斯滕森在录音中展现了他的多疑,称FBI正在跟踪他,并窃听了他的公寓。但他声称自己“清白”,说想帮忙找到“失踪的女孩”。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克里斯滕森开始越来越多地谈论接受FBI问询的情况。布利斯作证说,克里斯滕森似乎对FBI对他感兴趣一事感到“兴奋”和“愉快”。这与她和克里斯滕森在章莹颖失踪前的一次谈话吻合,当时克里斯滕森曾谈到他能“杀死某人并逃脱罪行”,他当时的语气“似乎有点兴奋”。

  2017年6月20日,也就是章莹颖失踪后11天,布利斯称克里斯滕森告诉她,如果FBI再次对她进行问询,她可以使用“保持沉默的权利”。她还作证说克里斯滕森告诉她,他曾站在一家鞋店里的一名女性身后。布利斯说,克里斯滕森设法看到并记住了这名女性的地址,随后还去了那里,但没有做任何事情。

  布利斯解释称,她对时任男友的依恋,与越来越怀疑对方可能对章莹颖失踪负责这两件事让她倍感矛盾。“当我关心某人时,我永远不会停止我的关心,”她作证说,“但我也关心这个失踪的女孩。这很痛苦。”

  在前女友长达数小时的作证过程中,克里斯滕森戴着手铐一直默默地坐在被告一方桌后,茫然地直视前方,避免与布利斯有目光上的接触。布利斯20日也将再次出庭作证。

  在19日的庭审上,陪审员还看到了更多FBI在克里斯滕森公寓内搜集到的证据。根据FBI法医检查员的说法,在克里斯滕森公寓的床垫、棒球棒和染血地毯上发现的DNA,都与章莹颖的DNA相符。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FBI审问章莹颖案嫌犯录像曝光 更多细节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