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爷最不堪回首的食物 在烧烤摊我能吃20个

羊眼睛绝对是终生无法忘怀的食物体验,只要吃过一次,一辈子都记得。

贝爷说:山羊尿和羊眼睛是我吃过的最不堪回首的食物

在食材的花样方面,我一直认为自己够牛X,但面对那一盘眼珠子时永远无法保持镇定。

吃野生动物的怂X们不配叫做食客,在令人敬畏的食材中寻找极限才是灵性体验。

而这一切并不容易。你需要的是勇气和忠于自己的奉献精神。

这曾经是我的食谱里不可能出现的食物,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啃下一串哺乳动物的眼珠子。这就跟吃鸡要去毛一样理所当然。

我的西安朋友第一次带我吃烤羊眼时我的内心非常挣扎,在临近烧烤店前甚至一度想逃逸。

5个一串,白色眼睑黑色瞳孔,冷酷地注视着这个无情无义的世界。看着老板熟练地把它们架在火上翻滚、炙烤,刷上地沟油、辣椒面和孜然,眼球在高温下随着汁水的溅出而逐渐萎缩,充满肉香的油烟味儿熏麻了我的舌头。

是的,我吃了20个。

“第一次吃吧”。烧烤的汉子看着我,带着淳朴的笑:“壮阳的哦!

羊眼睛的中心部位是柔绵的,嚼劲十足的筋腱和软骨又让它绵中带韧,羊油在嘴里化开,和着眼球中的汁水顺着口腔流入喉咙,辣椒和孜然冲击着鼻腔,你会一直咀嚼,根本无法停下来。

直到开始吃下一颗。

“第一次舔上辣椒让你发现了菊花的绚烂,而第一次吞下羊眼珠能让你脑褶子发光。”我朋友这样和我说。

我能懂他描述的那种状态,我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这种经验:当某样食物落入口腔并开始咀嚼的那一刹那,一种新世界打开的感觉充斥了大脑,你抓住了这种感觉,并势必将再次找寻。

这就是食物的灵性体验,很难得。羊眼睛当得起这种体验。

EATS杂志的美食编辑安德鲁说,当你吃下这颗羊眼球时,你甚至会有一种正在啃食淤泥和凝胶的感觉,不过当你把眼球含在嘴里,纳瓦霍人的孩子们会冲你微笑:“嗨,你正在品尝彩虹!”

羊眼睛的吃法很多,你可以煮着吃、涮着吃、炒着吃、烤着吃,你甚至还可以凉拌吃。

在真正懂羊、爱羊、理解羊的食客们面前,吃法是次要的,羊眼睛本身决定了它的段位。羊眼睛是羊三宝之一,只吃羊肉反而落入了俗套。

原生的羊眼汤至今没有试过。但我湖南的朋友向我描述过他的体验:“和汤里的眼珠子对视的那一刹那,我在三伏天感到了一阵凉意。”

南方火锅吃油碟,北方火锅吃麻酱。在北京羊馆子吃火锅我一般都会弄两个碗,麻酱用来吃羊眼,油碟用来吃其他。

羊眼和麻酱是般配的。当蘸了麻酱汁的眼珠子被咬破的瞬间,感觉一股汁液径直从嘴唇流向肠道,整个人都跟被浇灌了似的。

“如果一个人第一次就能和你一起吃羊眼,那无疑他应该得到所有人的友谊。”

“当夹起一颗羊眼珠子凑近嘴巴时,我迟疑了几秒,我不知道咬下去以后会发生什么,我甚至担心这恐怖东西会睁开眼。”

“但我必须吃,为了朋友。”

“味道不错,我后来又叫了一份。”

谚语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它的确是。

眼睛历来都具有神秘主义的图腾意义,羊也是。眼睛代表着光明,而羊却总是邪恶的。

这种复杂的双重意向在撸下这串羊眼珠时,仿佛赋予了撸串以仪式感。

看着身边的西安朋友,我们一起在烧烤摊干杯并合唱友谊地久天长。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贝爷最不堪回首的食物 在烧烤摊我能吃20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