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再露面谈美国打压:华为将有2年困难期

 

美国政府动用权力打压中国通信巨头华为以来,这家在5G领域占据领先地位的公司的创始人任正非频繁借助舆论力量为华为发声。

任正非在镜头前表现出十足的自信(图源:Getty)

北京时间6月17日14时,任正非在华为中国深圳总部参加由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举办的对话会,美国科技“大拿”乔治·吉尔德(George Glider)和尼古拉斯·内格罗蓬(Nicholas Negroponte)亦参与。

稍早前的6月15日,华为官网称,任正非将与世界上最知名的两位思想家进行一场为期100分钟的谈话。

据报道,吉尔德是美国知名的未来学家、经济学家,内格罗蓬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创始人,《连线》创始人。两人均拥有数字时代思想家的美誉。

在对话会中,任正非在回答华为如何面对美国企业断供时,称所有与华为合作过的美国企业都是富有道德良心的,非常好的,断供并不是来自本心,而是美国政治家的不同认识的结果。

任正非在对话时用两个没想到表示美国打击华为的深度和广度,以及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但他强调,华为是一只打不死的鸟。

针对美国企业和高校的切断合作,任正非表示,这是少数,大多数高校还是在和华为合作的。他建议美国政治家到华为看看,那么会认为会和华为成为朋友的。

对于未来的计划,任正非表示,华为将在5年内投入1,000亿美元,对互联网架构进行彻底重构,使其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虽然华为财务会受到一定干扰,但投入并不会减少。

任正非还说,未来两年华为会减产,估计会下降300亿美元,但今年和明年销售收入都会在1,000亿美元。华为会在2021年可以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因此这两年需要磨合,需要时间检验,当华为走完这一步,会变得更强。

任正非还谈及被外界关注的所谓“后门”问题,他说,华为的设备百分之百没有后门,原意与多个国家签订无后门协议。

在提及知识产权问题时,任正非表示,华为始终保持良好的道德操守,不会在知识产权上失守;等华为不忙的时候,也向美国高通学习,收取一定的专利费用,但不会太高。

虽然华为在中美贸易战前期一直保持低调,但自华为原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以及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试图打压后,华为选择“反击”。

作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始终冲在舆论第一线,向外界传递华为不惧美国打压的声音。他先后接受多家媒体专访,包括美国彭博社、《时代周刊》,日本的《日本经济新闻》,中国的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

任正非在这些专访中均坦承,美国打压会导致华为存在一定的困难,但强调华为不会死,一定能活下来,至少在5G领域,华为还会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在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后,诸多美国企业均表示将断供华为,包括谷歌公司、微软公司、高通公司、英特尔公司等,但任正非仍强调,应该感谢这些美国企业。

任正非在镜头前的表现受到中国民众的追捧,认为其不仅是一位实干家,更是一名战略家,是华为能够在遭遇如此巨大困难时依然能够前进的主因。

今天,任正非的咖啡杯中飞起了什么样的“黑天鹅”

与任正非喝咖啡是怎样一种感觉?

6月17日下午两点,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在深圳与《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和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进行了长达100分钟的对谈,对谈由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旗下节目《世界观察》的主持人田薇主持,参与对谈的还有华为的高级副总裁陈黎芳。

 

这场对谈的主题为《与任正非喝咖啡(A coffee with Ren)》,此前华为官网的预告将任正非的对谈对象描述为“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的其中两位”。其中,乔治·吉尔德为美国计算机科学家,系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兼执行总监。尼葛洛庞蒂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连线》杂志的专栏作家。

为什么会邀请这两位外国学者来到中国进行对谈?据主持人田薇的介绍, 尼葛洛庞蒂教授刚刚收任正非作为他的学生。任正非则笑言:“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教授是乔布斯的老师,我今天拜他为老师以后,就跟乔布斯就是同学了,我感到无上的光荣。乔治为英文版的《价值为纲》写的序言写得非常好,我非常崇拜他。”

本文标题来自于任正非与“黑天鹅”之间的故事——华为深圳总部、上海研究所和南京研究所都有湖,均被命名为“天鹅湖”,并且湖中真的有天鹅。据称系华为花了大价格从国外引入了八只黑天鹅。而如今的华为,也正被企业成立以来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围困。

那么,今天任正非的咖啡杯里飞起了什么样的“黑天鹅”?

本文内容由虎嗅摘录整理自对谈现场直播,集中于任正非在对谈中发表的关于华为、与美国关系、5G、人工智能、未来大趋势等问题的看法,未经华为官方确认。

如果美国公司不再给华为提供零部件、各种要素等支持,该怎么办?

任正非:美国公司都是有良心的,华为过去三十年的发展不能离开任何供应商的支持。他们(现在这样做)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而是发自一些政治家的不同看法。我们想过,我们会有市场上的竞争、矛盾,但没有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也没想到打击面如此之宽泛。

 

但这些东西是阻挡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的,我们先前没有意识到有这么严重,就像我们那架烂飞机一样,只保护了心脏、油箱,没有保护其他部位。

华为未来这两年会减产,大约会减少300亿美金,在未来两年会进行版本的更新与磨合,到了2021年,会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到了2021年,我们变得更健康以后为啥不跟美国合作呢?在以前没那么强大的时候都跟美国合作,变得更强大了以后为什么不合作了呢?如果有一些公司没有我们这么强大,那么可能就会谨慎使用美国的要素,美国的成分,这样的话会对美国的经济造成一定的破坏。我们很坚强,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华为要怎么面对这种局面?

任正非:人类的创造分为理论创造、工程创造和市场需求的创造,中国在工程方面的创造很强,但在理论的创造上还很弱,还需要向西方学习。

首先,移动通信、光纤、移动互联网这些都不是我们发明的,只是这些东西我们做的最好,我们在社会发明上对人类的贡献还是小的。

我们现在对300多所大学、900多个外部科研机构给予了支持,我们也希望在未来的理论创新上做一些贡献。截止现在还没有,但我们也不会因为受到一定的打击而气馁了。其实美国还有很多大学是在跟我们合作的,少部分中断了合作是可以理解的,这是可以理解的,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们。

如果美国更多的政治家来我们公司看看,他们可能以为我们现在还是在茅草篷里呢,如果他们来看看我们现在创新的步伐,我们应该也是(能成为)好朋友的,也是可信的。

刚才乔治教授提到,(世界)需要达成一个可信的网络,我们是计划在五年内投1000亿美金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使得网络变得更可信更安全,至少要达到欧洲的GDPR的标准。

 

华为对科研的投入不会减少,完成我们自己的改造,对人类进行贡献。在非洲极端贫穷的地方,在埃博拉病毒泛滥的地方,都是华为人在那,那能赚多少钱?赚不了多少钱的,我们还是为了人类的理想而奋斗。

 

华为到底有没有后门?有没有安全的问题?

 

任正非:我认为要把网络安全和信息安全要作为两个问题分离开来说。

因为人类的网络是不能随意出现故障的,这是个安全问题,大家都知道中国有15亿人要连接起来,数万家银行、中小企业要连接起来。这个我们公司已经担负起来为人类30亿人口提供链接,过去30年在176个国家证明我们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怎么瘫痪过。

 

对于信息安全,我们提供的是管道、水龙头,如果把终端比作水龙头、把网络比作管道的话,而管道里流的是水还是油,并不是我们决定的。

 

至于有没有后门这个问题,华为100%是没有后门的,我们愿意跟全世界国家签订无后门协定。但为什么签订不了呢,因为这些国家提出,要所有的公司都签这个(就比较难实现)。

 

田薇:具体有哪个国家?

 

任正非:很多国家的总统我都谈过。我们只要跟一个国家签了以后就会给大家看,就能证明华为是敢签约的、敢承诺的。

安全与不安全是相对的,这么厚的云层中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说不定雷达错了,这个时候怎么追究呢?应该就错误追究错误,就错误处分错误,不应该对一个公司随意进行打击,未经审判怎么就判决了呢。未来云社会接口会越来越多,也会有更多错误,如果一个错误都不能出,社会就保守了。

田薇:(问陈黎芳)现在任先生还说爱美国吗?

 

任正非:(接过话头回答)我们认为呢,美国是一个很先进的国家。很多都是我们正要学习的,我们在少量问题上遇到了挫折,我们也不能恨美国。

 

从历史中可以学到什么?

任正非:总体来说,美国的科学比中国发达,中国是在改革开放这四十年来取得了进步,美国可是一两百年来的进步。假设美国是上游,中国是下游,上游的水应该流到下流来,如果流不下来,下流就枯竭了。

 

但是如果上游没有下游,他们也会枯竭,因为下游的市场对上游来说是很重要的。

 

人类社会不是丛林法则,因为人类社会总体是要获得供应的,为什么市场经济是市场经济,不走计划经济,因为制衡来制衡去,可以使社会持续发展。

我们还有法理、宗教、道德等等的约束,北美还有反垄断法,当你市值增长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就不让你长了,要拆分。这样才能保持社会的平衡与发展。

华为不会在某个领域里取得一点点领先就封闭自己,我们还是与社会开放共享的。

 

对你们来说,终身学习的方式是什么样的?

 

任正非:不管你学得怎么快,都不如机器快,不管学得多长,寿命就这么长。

所以我认为人工智能会给人类带来极大的机会和未来,但这个机会有多大,我不知道。就像我小的时候不可能知道现在北京的马路上有那么多汽车。

对一个社会的学习,就是用生命来迭代,通过机器的学习、不断的建模、算法的复盘,人类社会终有一天会对复杂的问题用简单的方法来理解。今天可能很复杂的事情今天可能要用很多人做,将来可能就会很少人做了。

对“终身学习”,要有广泛的认识,(是)一个社会的终身学习,而且要跨国界。我们这一代人还是有地缘的理解,现在的年轻孩子们在互联网领域中,已经没有地缘概念了。

新的学习方式是新的学习方式,面对未来人类社会,我认为是更美好的,不是更恐怖的。人工智能代替人类的可怕场景,那是文学家想象的,不是现实。我们现在有法理、有道德的约束,会不让它发生。我们认为财富会越创造越多,不是越来越少。

未来孩子这一代人会像您这一代一样感觉到一直在成长吗?

任正非:人类是一代比一代强,不要总用悲观的观点来看未来的小孩,他们可能没有经受我们这么多磨难,但他们学习的能力是比我们强的,那么人类摆脱贫困的能力就更强,人类社会就会越来越和平,应该是一代比一代更好的。

 

现场问答环节

 

1、华为会更注重于于美国人民的关系还是与美国政府的关系?哪个更重要一些?

任正非:美国大多数作出的决定是正确的,这几十年来对社会集体推动的进展也是美国政府推动的,美国政府是伟大的。美国人民也是伟大的。

 

暂时我们不能去美国,这不要紧,现在是5G,那到8G、9G、100G(的时代)呢?我们最终还是要为美国服务的。

 

2、刚刚提到300亿美金的缩减,具体是怎么样的计划?除了海底光缆以外,未来会不会有更多的业务会拆分、被卖掉?

 

任正非:未来不会有业务拆分、卖掉的问题,海底光缆是老早就想卖掉,应该说我们有一部分股份已经卖给海缆的员工了,是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和我们主业务没什么关系了。其他业务不会有拆分或者卖掉的现象。

华为公司不会出现大规模裁员问题,但是业务整合一直在进行。

 

3、关于知识产权的问题,很多美国媒体说华为创业初期盗窃了很多西方公司的专利,您怎么回应这个问题?华为拥有5万多个5G的专利,您是否打算“收钱”?

任正非:我们是有道德操守的,如果我们没有道德操守 ,走不到今天。我们在美国确实有几个案子,我们相信美国法庭的判决。说我们盗窃知识产权的话是根本不可能的。

之所以我们不用把5G专利当武器,没有向很多公司收专利费,是因为我们现在太忙了,发展太快了,现在稍微收一点,但也没有高通收的多。

 

4、华为在国际上的手机销售是否下降了40%?

任正非:是的,我们在国际上的手机销售是下降了40%。但我们在中国市场上手机的增长速度是很快的。

 

在对谈的最后,主持人田薇表示,这是第一次“与任正非喝咖啡”,希望这样的“coffee with Ren”未来还会有很多,她希望在座嘉宾分享一下“今天喝了咖啡之后最大的收获”。

陈黎芳表示,华为不会有任何的后门,“而且我们的产品是要开放透明可信的,但是但是但是,‘但是’后面的话更重要,华为的前门永远打开,希望通过媒体的平台让大家来看、来了解”。

 

当轮到任正非时,他只说了一句非常简短的话:“我觉得这个世界就是要合作共赢。”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任正非再露面谈美国打压:华为将有2年困难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