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90万香港民众支持平乱 暴徒不得人心!

 新华社香港6月12日电 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建议提出以来,得到香港主流民意支持,广大市民期待特区立法会能如期完成修例,堵塞法律漏洞,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避罪港湾”。中央政府对于特区修例也予以坚定支持。

  香港特区政府提出此次修例的目的是处理去年发生在台湾的谋杀案,同时堵塞香港整体刑事事宜协作制度方面的漏洞。中央政府相关部门已多次强调,中央政府将继续坚定支持香港特区政府推进修例工作。修订《逃犯条例》可以建立地区间的司法协助关系,也是落实基本法的应有之义,更是维护香港法治核心价值和巩固提升香港良好法治形象的重要举措。

  2018年2月,香港一名男子在台湾杀害女友抛尸后潜逃回港。警方破案后,因香港与台湾之间没有签订刑事司法协助安排和移交逃犯协议,该男子无法被移交至案发地台湾受审。事件凸显出香港法律上的漏洞,除了不能够彰显公义,不能够纾解死者家属的悲痛外,也使严重罪犯可潜伏在香港,威胁其他市民的人身安全。特区政府提出修例建议,既有法理依据又有现实迫切需要。

  为了争取社会支持,过去4个月来,特区政府就修订《逃犯条例》广泛聆听社会各界意见,对多项建议作出正面回应。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及特区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反复表示,将继续向社会各界作密集式说明,继续接触和聆听各方意见,通过冷静理性的讨论释除疑虑。

  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表示,特区政府的团队在过去数月一直密集式向各界解说,尽量解释修例的原意、内容和迫切性,以及因应收到的不同意见,“已经先后三次大幅加强法例建议中的保障——在人权方面的保障及其他方面的保障、程序上的保障,这些全部都有法律效力的”。

  安全是香港繁荣稳定的基本保障,法治和公义是香港的核心价值。长期以来,正是在安全、法治、公义的基石上,香港成就了自己的发展传奇。面向未来,香港更需要全力维护特区安全,守护法治和公义核心价值,为市民安居乐业、香港繁荣发展创造优良环境。特区政府尊重民意、依法办事、积极推进修订《逃犯条例》,并开展广泛咨询,获得主流民意支持。

  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重申支持修订《逃犯条例》草案,呼吁公众以理性、和平的态度讨论,并表示,香港虽然已跟20个司法管辖区签订逃犯移交的长期协议,但与其余尚未签订协议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之间仍存在不能移交严重罪行疑犯的问题,这将令香港有机会成为罪犯匿藏的地方,故修订《逃犯条例》有其迫切需要,有助堵塞目前的司法漏洞,以解除对公众安全的潜在危机。

  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也表示,修例能弥补香港在司法互助、共同打击犯罪方面存在的不足,增进与国际间及周边地区的司法合作,保持社会繁荣安定,从而避免香港沦为逃犯避风港。

  由香港各界人士组成的“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4月16日发起支持修例联署活动。联署活动官方网站显示,截至6月12日12时,参与网上联署的市民人数已经接近90万人。

  大联盟召集人黄英豪表示,这一数字显示,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建议得到香港主流民意支持。广大市民期待特区政府排除干扰,如期完成修例,堵塞法律漏洞,维护法治和公义,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

  针对外部势力对特区修例的粗暴干预,香港福建社团联会、晋江社团总会等多个团体发起抗议行动。香港主要政治团体民建联12日下午到美国驻香港总领馆请愿,强烈反对美国干预中国内政。民建联表示,此次修例属于香港特区事务,但是美国在修例过程中多次干预。香港特区是国家领土的一部分,国家对香港享有完整的主权,不容许任何外部势力插手香港特区内部事务。

  在本次修例方面,特区政府保安局在有关建议的咨询期间,收到约4500份意见,当中约三分之二支持有关建议。此后,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3月26日通过向立法会提交《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条例草案于3月29日在宪报刊登,于4月3日在立法会进行首读及二读。特区立法会原定于6月12日11时举行会议,开展《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审议工作,但因示威人群在立法会附近占据道路、聚众滋事,暴力冲击警察防线,会议被迫取消。

  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指出,香港市民有表达意见的权利和集会的自由,但示威者应遵守香港法律和社会秩序,保持冷静、克制,尽早和平散去,不要以身试法。当有违法行为发生时,警方会采取适当的措施来处理。

  香港特区政府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当天下午表示,警方一直采取克制容忍的态度,但示威者不断使用铁栏杆、砖头等冲击警方防线。警方严厉谴责暴徒不负责任的行为,逼不得已时会采取果断行动,以适当武力控制情况。

  香港警方重申,绝不容许破坏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的行为。警方会果断执法,恢复社会秩序,保障公众安全。

  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当天举行记者会,强烈谴责金钟示威者违法霸占道路、堵塞交通及冲击立法会的暴力行为。

  大联盟召集人黄英豪表示,条例经过充分讨论,会全力支持警方执法。前港区人大代表谭惠珠称,示威者并非理性表达意愿,而是使用暴力冲击,对香港法治及经济双重打击。

相关报道:

专家: 香港大游行没用?港府和北京根本不会理会

 过去几天,香港爆发了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抗议引渡条例。香港市民上街游行,并同警方发生推撞和冲突,后者发射了催泪瓦斯橡皮子弹,但立法会还是要通过这个引起极大争议的逃犯条例。面对港人的大规模抗争,有人认为,香港人这种示威游行不会有作用,港府和北京根本不会理会,但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何俊仁认为,任何形式的抗争,都会起到应有的作用。

  从6月9日的香港百万人大游行开始,香港市民举行了持续不断的抗议示威游行,抗议香港行政和立法当局讨论的《逃犯条例》,他们担忧,一旦这个条例通过成为法律,更多的港人将面临到大陆受审的危险。

  面对市民的上街,香港政府警方如临大敌,并在局部地方同抗议民众发生激烈肢体冲突,警方动用了高压水龙头、催泪弹、橡皮子弹和其他非致命武器对付示威群众,全世界都在关注着在香港回归中国之后发生的这一幕幕警民冲突。

  从八九民运以血腥镇压告终后,在中国,有茉莉花活动;在香港有占中活动、雨伞运动;在台湾有太阳花活动,但这种运动一般最后都偃旗息鼓或以当事人被判有罪入狱而告终。海外关注中国局势的人就一直有人持怀疑态度:这种上街示威抗争到底有多大作用?

  大游行有无作用?

  加拿大异议人士盛雪在其脸书上说:港人这种游戏只是表明立场观点和态度。“没有没触及权力结构,没伤及利益链条,没阻滞经贸运行,没妨碍政权运......”

  她提出,为什么港人必须用罢课、罢工、罢市…阻止恶法并保住香港?“三罢则是真动作,很快会促动改变权力结构,切断利益链条,迫使经贸停摆,政权难于运作......”

  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何俊仁律师认为,港人进行的罢工罢课罢市有作用,但大游行当然也有用。何俊仁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你连站出来发声这点事都不做,那么,肯定什么都没用,一定是最坏,或者是更坏。我们能做的就是发声,争取每一个机会来提出我们的诉求。这是我们可以做的事情。这么多年,在香港,我们还是有一点点自由,有民主的参与。”

  香港民主党前主席、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说,这就是港人这么多年来一直身体力行的目标和宗旨,否则,你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得不到。那么,香港将很快变成另外一个深圳。

  谁把年轻人推到前面?

  香港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在其脸书上谈到这次香港大游行时说:“有人说不要把青年人推到前面,做激烈的行为,究竟是谁推他们出来?是我们的政府,是某些害群之马的警察,我们从来没有推他们出来,尤其是我们有信仰的人绝不会这样做。”

  陈日君援引某青年的话说:“做什么都没用!不如结束生命便算,让他们向我开枪。” 陈日君说:“我们不鼓励他们这样做,一个都太多,我们不应轻易牺牲生命。 ”

  香港政论作者李怡在苹果日报(6月12日)的专栏里写道,当天,冲突爆发后事态平息下来,有三百年轻人在政府总部大楼外“留下来”,他们没有带任何攻击或防备用品,留下来只是不甘心就这样无功而退回家,看看留下来还有什么事情可做。其中一位15岁少年说:“反正这样示威也没有用,我不如死了算了,最好一枪打过来。” 李怡说,后来警察真的包围了这些年轻人,有19名青年被捕。

  李怡说,特首林郑月娥说反对派将“年轻人推向前面做出激烈行为”。他说,实际上把年轻人推向前面的不是别人,正是傲慢顽固的林郑政府。

  李怡:游行有用

  李怡是香港回归之前非常活跃的政论杂志《九十年代》主编,后来给苹果日报写专栏。他说,有人在社交媒体上说,组织游行的民阵,虽然有百万人上街,但没有对政府构成压力,没有做好带领群众的工作,“白白错过了百万人集结的气势。 ”

  “无论多么沮丧,或有多少批评,都不可以因此就说游行无用。”李怡说,壮观的游行场面,成为世界重大报章的头条,各国政府陆续表达关注。“自1997年主权转移以来,外媒已经很少像这次那样关注香港了,”他说。

  胡平:游行有用

  旅居美国的中国观察家胡平说,游行有用,而且有大用。他对美国之音说:“游行当然有用。游行即表达。这次大游行,全世界都看到了港人的意志。这就是游行的意义,游行的作用。他说,游行如果没用,中共何必抹杀?何必编造港人支持修例的假民意?中共何必在大陆要禁止游行?”

  他说:“这次大游行,鼓励了多少人,唤起了多少人,改变了多少人,赢得了多少人的同情和支持。 ”他说,当代专制者尽管蔑视民意,又不得不重视民意,所以它既要抹杀真民意又要伪造假民意,可见民意是重要的,有用的。“田北俊的讲话表明,游行有用。”

  胡平说,有的建制派议员可能会投反对票,如同2003年反23条立法,或者他们会在下次选举中丢失席位。在目前格局下,港人的民意难以促成立即的改变,但是能为改变积累力量。

  旅居欧洲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说,若逃犯条例得到通过,每个港人将面临危险。在美国政界工作和观察三十多年的韩连潮在推特上说:香港检验良知和人性。

  他说:“在香港反送中和自决问题上持何种立场,是检验良知、人性、真假民运及五毛共特的试金石,站在人民一边还是替专政洗地一眼即可看穿;此恶法引渡经济罪犯是假,破坏香港法治是真;中共打着法律旗号用经济入罪迫害政治异己还少吗?”

  6月12日,香港警方向示威者“动武 ”“动粗”后,台湾总统蔡英文说:全世界信仰自由的人,今天都会选择和香港人在一起。她说:香港政府不愿采取理性沟通方式,悍然动用橡胶子弹,开枪射击和平抗议群众的做法,“我感到极度的震惊”。

  她说:同一天,中国政府宣称“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这是在是无比讽刺的说词。

  夏明:作用不大

  纽约的大学教授夏明则认为,游行的作用有限。他刚从香港参加完大游行回到纽约,他对美国之音说:“对于撼动中共专制统治,1989年的游行示威没有用。而今天的香港大游行也不可能超过89。中国还会出现1989年的游行规模吗?有可能,但不会是现阶段。”

  夏明说,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中国政治社会继续出现崩溃迹象之时,也就是说,还要等当下的经济危机继续恶化。夏明说,即便中国出现了可与89相比的示威游行,如果没有下列两项条件出现,这些游行也是徒劳:第一,应对危机出现的共产党领导层的分裂;第二,反对力量的聚集和有魅力的反对党领袖出现。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要形成良性互动才能走出89悲剧。这又需要两个条件:第一,从中共正宗分裂出进步一翼(社会民主党方向)需要和反对力量形成呼应,以强化自身合法性。第二,反对党能整合势力,接受与改良的执政党进入选战,通过几轮选举竞争获得政权。

  夏明说,现在反对党的发展还需要历史机遇。香港游行和任何街头运动都可能制造机会。而国际势力与反对党势力的坚决支持又必不可少。夏明说,即便是所有的星座都排列组合在一起,还需要运气。从目前来看“中国人可能还是抓不住历史机遇,因为,我们看到的是针尖对麦芒,相互促进狂热主义和激进主义。”

  郎咸平:民主无用

  网友推墙者在推特上说:碰巧看到郎咸平在清华的演讲,他的三个观点令人震惊!第一,资本主义发展的好,多亏马克思主义的冲击;第二,民主无用论,举了陈水扁的例子;第三,香港回归前无民主、无自由。对此,推墙者反问道:马克思主义对苏联中国冲击得更多吧?民主能选陈水扁,也能清除陈水扁,中共能清除毛泽东吗?1989年香港还没回归吧,为何能有百万大游行?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新华社:90万香港民众支持平乱 暴徒不得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