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媒:打!港府宣布骚乱!场面火爆 北京否认增兵

香港政府:截至傍晚6时22人送院

香港政府新闻处人员对BBC中文表示,据医院管理局数字显示,截至傍晚6时,22人送院治疗,除了6人情况未知外,其他人全部情况稳定或已出院。

示威者声称被枪击中,但不知警方用甚么子弹。

香港警方表示,在示威现场使用了橡胶子弹、布袋弹枪和催泪弹。

林郑月娥周三晚发声:称金钟冲突为“暴动行为”,部分人士挑起矛盾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傍晚发表电视讲话,称金钟今天的场面令人痛心,她形容这是“破坏社会安宁、妄顾法纪的暴动行为”,她说,有人多次冲击警方防线,做出危险、甚至可致命的行为,包括放火、利用削尖的铁枝,扔砖头攻击警察,破坏附近公共设施,她予以强烈谴责。

她说,明白今次修例在社会有强烈的正反意见,但政府已多次积极回应和解释,她说,每当涉及中央与特区、内地与香港的议题,都会被部分人士挑起矛盾和纷争,面对这些矛盾和纷争,激烈的对抗絶对不是解决的方法。

她说,骚乱的场面近年已不是第一次,但表达意见的方式是有底线,如果用激进暴力手段就可以达到目的,场面只会越演越烈,对香港带来伤害,希望社会尽快回复秩序。

 

香港警察向抗议引渡法案的示威民众发射催泪弹 2019年6月12日

大部分由青年组成的包围立法会行动,在中午一度趋向平和之后,下午又突趋紧张和火爆,群众开始向警方扔丢杂物,警方则顺势施放催泪弹和布袋弹(塑胶子弹)并一度占取群众的示威区,整个金钟区蔓延一股辛辣的催泪瓦斯味道。警务处长卢伟聰下午4时之后宣布,金钟已经爆发骚乱,呼吁群众不要接近。目前未悉有多少人受伤。

下午接近1时左右,有群众开了至少4辆吉普车横放在湾仔告士打道,堵塞三条行车线。而人数接近1万的群众与警方在政府总部外继续对峙。到了下午3时45分,一批示威者逼近立法会外,向警员扔水瓶,有人更扔砖块和路障铁马,警方立即举起黑旗警告使用武力,并很快使用雷明登长枪发射布袋弹还击,随后更连串发射多枚催泪弹,群众登时四散走避。

金钟一带登时犹如战场,杂物及示威者的衣物四散各处,警方声称示威者使用危险武器,对警方造成严重威胁,处长卢伟聪宣布金钟已经爆发骚乱,要求市民不要前往。

而早前宣布将立法会二度会议押后的立法会主席梁君彦,直到下午5时半仍未宣布二度何时召开,或是否将二度延期举行。

中外交部否认增兵香港 并指妖言惑众其心可诛

中国网络传有解放军军队包括装甲部队调动与香港示威反对送中修例有关图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今天回应台湾中央社提问内地武装力量赶往香港一问时,指是假消息。耿爽并指妖言惑众,其心可诛。

据苹果日报今天报道,中国官方否认中国内地解放军武装力量赶往香港。外交部谴责妖言惑众,其心可诛。

据苹果日报报道,逾百万港人9日上街反送中,当晚发生警民冲突,随后网上不断有内地网民发布装甲车、部队在街上的照片,并质疑与香港发生抗议有关。面对台湾中央社询问中国大陆武装力量是否正往香港集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说,这是假消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是谣言惑众、制造恐慌、其心可诛”。

报道说,中国外交部今天举行例行记者会,相较陆媒的一片噤声,包括美媒、港媒、台媒都就香港修订《逃犯条例》一事发问。面对路透社询问,中国政府是否继续支持修法时,耿爽表示,中央政府坚定地支持香港特区政府推进修订《逃犯条例》的工作。

美国《华尔街日报》则提问,香港当局认为,根据法律,这些示威者挡住马路必须被驱离,北京怎么看待香港政府强制驱离抗议民众的作法?耿爽并未直接表明看法,仅说任何“损害香港繁荣稳定的行为”,都是香港主流民意所反对的。

据报道说,中央社接着问,前述所谓“损害行为”是指什么,若是指罢工、罢市、罢课的“三罢”,中共在所谓革命期间,以致建政初期,甚至到建政后的政治运动,“三罢”都是常常使用的手段,为何现在的定义会有了改变?耿爽回应说,记者将现在发生在香港的事情与“解放建国”之前发生的事情进行类比,是完全不合适的,“我建议你去重新学一学中国的历史”。耿爽接着欲言又止,并和记者对望5秒,才继续进行下一个提问。

报道指《南华早报》则问及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对香港落实“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做出质疑,对此,耿爽说,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国家组织个人都无权干预。他续批评,中方对美方有关人士就特区修例发表不负责任的错误言论、对香港事务不停地“说三道四”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要求美方客观公正看待香港特区政府依法修例,谨言慎行、停止以任何形式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香港反修例警民对峙 橡皮子弹与辣椒水上场

 香港凌晨始发的抗议立法院坚持今天二读审议逃犯修改条例示威,从下午当地时间15点转变成为与警方激烈对抗至此没有平息。主要是年轻人与大学生为主体的抗议示威,从香港政府所在地以及立法院以包围行动,激发警方强力反弹,各类报道已经指出有多人受伤。警方发射橡胶子弹以及催泪瓦斯,但示威人群愈发增多,并堆积防护栏街垒推进,与警方对峙。

  据自由时报报道,香港反送中示威民众突破防线冲入立法会,警方施放催泪弹驱散。

  为阻止香港立法会恢复审议《逃犯条例》(送中条例),香港民众从昨晚开始即彻夜留守立法会外,瘫痪周边交通,令原定上午11时举行的《逃犯条例》二读辩论会议未能准时开始,下午警民之间爆发较大规模的冲突。

  该报道综合香港媒体消息,下午3点左右集结在特首办南边夏悫道的民众,开始向西侧的添华道推进,收紧对香港特区政府总部的包围,同时丢掷杂物,警方开始发射催泪瓦斯压制,民众展开雨伞防卫持续进击;至夏悫道和添华道交界,港警出动防暴部队“速龙小队”,向前排举伞示威者挥打警棍,群众多次冲击仍无法突破。

  报道说,另外东侧的添美道也有群众向前冲击,有少数民众突破防线冲入立法会示威区,遭警方逮捕拉入立法会,目前仍持续以催泪瓦斯阻止民众前进。

  而包围以及罢工等活动收到效果,香港立法会秘书处已通知议员,原定早上11时举行的立法会会议未能准时开始,主席梁君彦会更改至由他决定的稍后时间举行会议,将另行通知,目前尚未公布复会时间。

  该报道说,香港警民冲突升高,学生遭橡胶子弹射中眼睛倒地。香港立法会外抗议现场今天下午传出警民冲突,警方对群众使用催泪弹、胡椒水以及橡胶子弹。目前双方冲突已升高至流血冲突。

  该报道说,香港“反送中”示威越演越烈,先前网络盛传,香港政府若未在下午3点前向群众正面回应,就要升级抗议行动。而稍早大约3点30分,大批示威群众冲击警方防线,警方也随即发射布袋弹及催泪瓦斯弹反击。

  当地电视传反送中示威爆发警民冲突,警方拿出长枪,向群众发射布袋弹照片。

  报道引述根据香港媒体《Now新闻台》直播画面显示,大批群众先是以雨伞、工地帽作为掩蔽,并向警方丢掷各类物品,迫使警方防线撤退,然后随即前进,同时将铁制护栏向警方方向推挤。

  警方防线一度从政府大楼大门退至骑楼内部,但部分警员在队伍重整后拿出长枪,现场传出类似枪响的声响,前线群众大喊“退后!”、“退后!”。据港媒是,警方发射的是非致命的“布袋弹”。

  警方眼见扳回优势,将防线向前推进,并向群众内部抛掷催泪瓦斯弹,现场烟雾弥漫,群众四散。而警方目前正以政府大楼为中心向四周推进防线,迫使群众后退。

  据了解,布袋弹是以布料包裹数十至上百粒极为微小的铅粒或其他金属粒子,射程约5至20公尺。射中人体后,铅粒即会散开并大面积地打在皮肤表面,远距离击中会造成瘀伤,近距离击中则依然可能造成身体伤害。

  据明报消息,有反对立法会二读《逃犯条例》修订的示威者下午在立法会大楼、政府总部外围、添马公园,以以及添华道、夏悫道,与警方激烈冲突。香港警务处长卢伟聪表示,现场已陷入骚乱,警方有使用橡胶弹来应付,但只要示威者停止冲击,便不会清场。

  卢伟聪在湾仔警察总部称,警方今日(12日)一直表现克制及容忍,但下午事发时却遭“暴徒”抛掷铁枝、铁马和砖头等,“可以杀人”,加上防线受严重冲击,已经陷入“骚乱”,所以警方出动警棍、胡椒喷剂、催泪水剂、布袋弹、橡胶弹和手掷催泪弹等来应付。

  据卢伟聪指摘暴徒不负责任,若是表达意见,根本不应伤害在场警察及无辜人士,但今早也已有人阻止被困马路车辆和无辜市民离开。他呼吁在场者停止冲击及离开现场,并有信心及作果断行动控制情况 ;其他公众则不宜进入金钟一带。

  被问及警方有否感觉今次被政府“摆上枱”、卢伟聪会否要求特首林郑月娥撤回方案,江永祥称,这已超越警方当前的挑战,现场当前最大考虑的是保障公众秩序及公众安全,并确保政府总部及立法会大楼可正常运作,但目前未知立法会将准备何时重新开会。他形容,现在情况是“正在暴乱”的事件。

10间大专院校校长促请各界理性协商

香港10间大专院校的校长发表联合声明,表示非常关注社会出现不断升级的对立与紧张局面,呼吁各方冷静,注意自身及他人的安全,促请社会理性协商化解当前困局。

10间学校包括:香港大学、中文大学、城市大学、浸会大学、岭南大学、教育大学、演艺学院、理工大学、科技大学、公开大学。

台湾民进党:谴责港府暴力驱离民众

台湾民进党批评香港政府“残暴对待人民”,“将自由香港倒退回威权专制时代”,也证明港府宁可听北京的指令,也不愿倾听香港民众的声音。

民进党表示,一国两制事实上是要“消灭原有的自由、民主和人权”,一旦普世价值消失,就不能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发大财也只是海市蜃楼的假象”。

韩国瑜:一国两制完全没法接受

柯文哲郭台铭回应香港逃犯条例冲突

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引发争议,爆发示威抗议,台湾多名政治人物对此表示看法。

台北市长柯文哲傍晚5点,探望在台湾念书,今天罢课声援香港的香港学生。被质问“这就是你要的一国两制吗?”而上午他接受媒体访问时,被问到及要对香港民众说什么鼓励或打气话语时,他说:“民主与自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宣布参选台湾国民党总统初选的高雄市长韩国瑜,则在受访时强调“香港澳门一国两制,以中华民国地区来说,我们完全没办法接受”。

另一名国民党总统参选人,台湾首富、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多次表态,认为“一国两制”在香港执行失败,他从来就没有改变过看法。他说:“尤其近年发生“一国两制”系列的重大失误,特别是法治层面的失误。”

民阵:示威非“骚乱”,警方“暴力镇压”

民间人权阵线再度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警方以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等具杀伤力、甚至会致命的武器,“暴力攻击示威者”,导致多人受伤,甚至昏迷。

民阵称示威活动并非“骚乱”,指责林郑月娥漠视星期日大批市民上街,激起民愤所致,林郑月娥要负上全责。

民阵呼吁国际社会介入,谴责香港政府以“暴力镇压”反抗运动。

美众院议长:香港引渡法案危及美国与香港关系

 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指出,香港引渡法案关系到美国对香港自治地位的评估,危及双方关系。

  佩洛西6月11日发表声明,表示支持香港勇敢的抗议者,反对危险的、拟议中的引渡法。

  佩洛西说:“所有热爱自由人民的心灵都被香港一百万男女的勇气所感动,他们周日走上街头,和平地要求他们的权利,捍卫他们的主权,并谴责这一可怕的引渡法案。

  “中国控制的立法会提出的引渡法案令人不寒而栗地展示了北京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以压制异议并扼杀香港人的自由。这项立法将使绑架商人、书商和中国不同意的任何人的行为合法化,并危及生活在香港的8万5000名美国人的安全。正如香港民主党创始人李柱铭(Martin Lee)最近所写的那样,这项法案‘威胁摧毁香港的自由社会’。

  “引渡法案危及美国与香港的已经繁荣了二十年的坚强关系。如果获得通过,美国国会别无选择,只能重新评估香港在“一国两制”框架下是否享有“充分自治”。我们期待鲁比奥参议员、吉姆·麦戈文主席和克里斯·史密斯众议员在今后几天推出新的两党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众议院与参议员麦康奈尔,行政当局和所有谴责这一危险的引渡法案的人团结一致。美国与香港人站在一起。”

  此前,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恩格尔(Rep. Eliot Engel, D-NY)也就此事发表声明,参议院鲁比奥、加德纳和克鲁兹都发表了推文。

  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周二在推特上说:“中国已经为报复其它国家而监禁了无辜的外国商业高管。如果香港把绑架与北京有不同意见的人的行为合法化,那将对他们的经济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香港逃犯条例二读推迟 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

香港立法会今天开始二读《逃犯条例》,会议前约三小时,大批反对修例的民众就占据附近马路,迫使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在早上10点52分宣布延后原定于11点举行的二读会议。而到了下午,示威者与警方发生了冲突,双方都有人员受伤。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强调,如果香港修改逃犯条例,柏林必须重新审视与香港之间的引渡协议。

立法会定于今早11时开会,恢复二读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修订。然而从早上八时许,聚集在立法会外围的大批民众占领了附近的主要干道,仿若雨伞运动重演。接近11时,香港立法会宣布将原定于11时的会议改于一个“较后时间”举行,并未说明确切时间。

然而,街头的群众并未因此消息而散去。 香港的明报报导,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在上午11点到场向群众宣布会议暂时延后的消息后,现场群众鼓掌并大喊“撤回”。 此外,民众在接近中午时开始掘起立法会附近的砖头,而香港警方也在脸书上警告示威者切勿丢掷砖头。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则对外界表示,金钟一带已经出现“骚乱情况”,呼吁市民不要进入该地区。他说,有些示威者使用削尖的铁支,还投掷砖块和拒马,情况“非常危险、可以杀人”,因此警方“迫不得已”使用布袋弹、橡胶弹、催泪弹等“适当武力保护自己生命”。卢伟聪同时强调,目前没有进行清场,警方有信心有能力控制情况。

据香港电台报道,在特区政府总部以及立法会前的示威区,大批示威者与警方发生冲突,警方一度后退,随后释放催泪弹逼退示威者。过程中,有示威者出现身体不适,也有警员受伤,“情况非常混乱”。

香港政府的政务司司长张建宗也在中午发布网络视频,呼吁占据马路的示威群众尽快撤离,回到行人道上。 他也希望群众能持冷静克制,尽早和平散去,不要以身试法。 他说,香港政府在过去几个月已密集解释修正条例的原意与内容,并强调政府也在听取民间意见后,针对条例内容进行三次调整,大幅加强与人权相关的保障。 他也重申,《逃犯条例》只是针对罪行严重的逃犯,并非一般守法的人。张建宗说,香港政府未来会严谨把关,保障市民权益,让香港能彰显公义,不会成为逃犯窝藏地。

林郑月娥:“我怎么卖港?”

处于争议风暴中心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当地时间周三上午接受无线电视(TVB)采访。在当晚播出的访谈视频中,林郑月娥表示,此刻的心情“既担心也很伤心,我很担心见到这么多青年人采取这个行动,因为香港一向是崇尚文明、和平理性的社会。”

她表示,赞成年轻人议政参政,但不赞同这次的抗争做法。林郑月娥以母子关系比喻称,不能一味迁就年轻人,纵容任性行为。

在被问到“逃犯条例”是否会继续审议时,林郑月娥坚持将继续“用立法会的机制,让不同意见的议员表达”,不过她同时承认,此事的争议性无可置疑,“解说和沟通有用,但或许不能完全消除担心,焦虑或争议性。”她还透露已经收到恐吓电话。

在采访中,林郑月娥在谈到针对她“出卖香港”的指责时数度哽咽。她表示:“说我‘卖港’,我怎么卖港?我土生土长,跟所有香港人一同成长,我对这个地方的爱,让我作出不少个人牺牲。”

上午开始,过千民众走出龙和道和夏悫道,在马路上放置路障和铁马,政府总部和立法会往外看,马路上挤满人潮,这个情景与5年前的雨伞运动非常相似。 今早事发时警方人数不多,与示威者的数量非常悬殊,未能阻止他们堵路。

而在昨天,立法会秘书处和警方决定封闭立法会示威区和旁边的添马公园,立法会秘书处在周三凌晨发布“黄色警示”,让警队进驻议会大楼内,所有进出立法会人士必须经过安检。

警方在昨晚开始在金钟一带频繁地截查民众,搜身和搜查随身物品,又设置路障查验经过立法会旁马路的车辆。 不少民众在周二晚开始在立法会外围留守,有基督徒团体彻夜祷告唱诗,晚间情况大致和平。 多个学生团体、工会等号召民众今天罢工和罢课,过百家商店和公司也自发停业罢市。 而汇丰、渣打等多家主要外资银行宣布,考虑到今天市区的安全状况,容许员工留家办公。

香港人民力量党主席、立法会泛民主派议员陈志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我对于今天这么多群众走上街头抗争其实是非常感动的。因为他们大部分的都是年轻人,而今天也不是一个假日。很多年轻人昨晚就已经夜宿立法会外面,然后今天一早就在立法会外占领了主要道路。我相信包含我在内的很多香港人看到这个景象都很感动,因为他们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是为了要对香港政府施加最大的压力,迫使政府撤除逃犯条例。”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助理教授徐洛文则说,所谓华人不关心政治的说法,在香港并不成立,“那么多人加入抗议,这很令人鼓舞。希望特区政府能够认识到民众的反对,做出让步。”他对德国之声表示,相比占中运动,如今的示威者变得更睿智、更强大,也更现实。“我们当然依然怀有希望。同时有一点也很明确,新一代年轻人不再相信北京推广的价值观。”

香港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周二(6月11日)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谈到罢工行动。他表示,香港处于一个危急存亡之秋,而追求社会公义是社工的天职,因此社会福利界先行罢工, 期望以带头作用,感染其他行业加入行列。他强调: 今次罢工是林郑月娥逼出来的, 可谓万般不愿意。因为,不少机构是受政府资助, 罢工有可能会影响日后政府的津贴,因此该行业罢工的决定可谓非常不容易。张超雄并认为, 为了迫令政府撤回恶法, 在必要时要把行动升级至全城罢工、罢市、罢课。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宣布,只会预留66小时予议员辩论草案和153项修正案,下周四 (6 月20日) 进行表决。 民主派议员不满,此项争议法案早前已绕过法案委员会,现在再为辩论设下时限,他们根本没有足够时间表达意见。 香港在刚过去周日举行百万人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但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至今仍然拒绝撤回草案。

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表示,他明白现时“情况汹涌”,但是“政府收回或改动修例的机会不大”,因为表达不满的人“只是要求撤回而没有提出切实可行的改动”。他还指出,目前的民情与2014年占中运动相当接近,“市民是对中央政府以及特区政府不满或不信任,不是撤回修例便可改变。”

而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钟剑华则对香港电台表示,年轻示威者许多都是自发到场,说明决心很大,而现在的局面完全是由政府坚持修例所致。钟剑华指责特区政府政治判断出错,认为应当暂时撤回修例,再决定是否在下一个立法年度推动修例,并重新展开对话。

德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不排除重新考虑德港引渡协议

香港抗争激化,震动国际社会。英国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呼吁香港政府“倾听民众及国际社会朋友的忧虑,在暂停并重新审视这些极具争议的做法”。

美国纽约大学教授、知名中国法律问题专家孔杰荣发表博客文章称,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不但会影响香港居民,任何途径香港机场的人都可能遭到逮捕并被送往中国。

比如,香港与世界范围不少国家签署引渡协议。按照孔杰荣的分析,如果有人从这些国家被引渡到香港,也可能被最终送往大陆,除非这些国家与香港重新就引渡条款进行协商。

德国也是与香港签署引渡协议的国家之一。德国联邦议院人权委员会主席、自民党议员延森(Gyde Jensen)指出,如果香港的逃犯引渡条例修正案获得通过,德国政府就必须重新考虑德国与香港之间已有的引渡协议。她对德国之声表示,百万香港示威者走上街头抗议,这些年轻人的勇气应当得到认可,而不应当被香港特区政府所蔑视。“香港当局必须尽全力维护人权的普世性,并且化解公民社会与政府之间的僵局。中国对权力有着肆意的渴求,正在埋葬香港的自治、人权和基本自由权利。而为此付出政治代价的将会是香港的民主派人士。”

文山/李芊/夏立民 (综合报导)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欧媒:打!港府宣布骚乱!场面火爆 北京否认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