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开始“反送中”大集会大游行 数万人参加

2019年6月9日在中国香港,示威群众要求当局废除拟议中的把犯人引渡到中国的法案。他们手持黄色遮阳伞,这是过去的占领中环运动的象征。

数以万计的香港市民6月9日开始集会示威,反对特区政府提出的《逃犯条例》修法。

2019年6月9日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示威群众要求当局废除拟议中的把犯人引渡到中国的法案。他们手持黄色遮阳伞,这是过去的占领中环运动的象征。

这是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发起的。集会后举行大规模的“反送中”游行 。

​他们手持黄色遮阳伞,这是过去的占领中环运动的象征。伞上印着口号“撑自由反恶法”。

所谓《逃犯條例》修法是指香港政府3月29日宣布的程序立法建议,为的是解决与那些沒有签订长期引渡安排的国家和地区,进行罪犯嫌疑人的移交问题。修法建议虽然剔除了某些犯罪,却继续引发舆论质疑和不安,担心嫌疑人一旦移送中国大陆,恐无法得到公平审判。

抗议者2019年6月9日在香港参加集会。反对有争议的引渡法案。他顶着标语“不要引渡到中国”。

抗议者2019年6月9日在香港参加集会。反对有争议的引渡法案。会场上有一片“不要引渡”口号。

逃犯条例争议:大批香港市民参加周末游行

大批香港市民周日(6月9日)下午上街游行,抗议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他们担心修例后,身在香港的人会被移交到中国大陆,他们认为大陆不能提供公平审讯。

在30多度的天气下,他们身穿白色衣服,撑着黄色雨伞,和高举反送中、林郑下台的标语,要求政府撤回草案。

今天的游行被称作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后最大规模的游行。

香港保公益撑修例大联盟则称,受到约71万市民网上联署,支持修例。

多名游行人士对BBC中文表示,这是他们首次参加游行。他们认为香港在中国影响下,失去原先新闻和言论自由。

游行起点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重点在香港政府所在地金钟。截至下午四点,在现场的BBC中文记者称,有游行人群已到达金钟的政府所在地,而维多利亚公园还有大量人群在等待出发。

修法的内容

香港目前与20个国家签有长期的逃犯移交协议,让这些国家可以要求香港政府代为拘捕和移交逃至香港的疑犯,送回申请国受审。相关法律也订明香港与除了这20个地区外的国家进行一次性移交,这些一次性移交的申请会交由香港立法会审议,决定是否批准。

但目前的条文订明,香港的移交逃犯法律不适用于中国大陆、澳门和台湾。香港政府建议删除这个限制,同时把审议移交逃犯申请的权利转交行政长官,并由香港法庭作最终决定。

各方的忧虑

反对修订法律意见最主要的忧虑是源于对中国大陆司法制度缺乏信心。香港泛民主派议员涂谨申指出,香港与中国大陆一直都有就达成长期移交协议商讨,但至今仍未成事。他认为这是因为香港与中国大陆的“价值、人权的标准不同,所以是签不了”。

早前曾被中国大陆当局扣押的香港书商林荣基公开表示,他在中国大陆被控违法经营书籍售卖罪,如果《逃犯条例》修订获通过,大陆政府可以理直气壮要求把他引渡到当地受审。他又留意到中国大陆政府以醉驾之名控告另一名香港书商桂民海,另外又以避税之名控告中国异见人士兼艺术家艾未未,直言大陆政府会以刑事罪名起诉政治犯。

针对香港政府指引渡申请会由香港法庭把关的说法,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杨岳桥指出,法庭审视引渡要求时,采取的标准与方式与审理一般案件并不相同。

他接受BBC中文访问时指出,即使被告指自己有证据,香港法庭一般都不会接受,转而交由引渡申请国的法庭处理。而香港法庭在审视引渡逃犯的申请时,只会审视香港政府代表引渡申请国提交的文件。法庭考虑这些文件和证供时必须考虑它们是"可信和可靠的",如果这些可以满足香港法庭,"那么法庭就需要接纳"引渡要求。

杨岳桥补充说,香港法庭当然还可以考虑申请有没有政治动机、是否涉及宗教、被引渡的人会否被判处列刑等因素,但他认为外界可以想象“没有一个国家会揭开肚皮跟对方说自己是因为政治原因”检控疑犯。

“因此一贯来说,在香港成功挑战引渡聆讯是十分困难的事。”

占中发起人、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廷认为逃犯条例是一种产生震慑作用的工具,从而达到威权统治的效果。

香港政府的修例建议也引起台湾当局的关注。台湾的大陆委员会副主席邸垂正指出,如果香港的修例导致情况恶化到台湾人人身自由无法得到保障,台湾就当然要提供旅游警示和各种宣导。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香港人开始“反送中”大集会大游行 数万人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