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头号花瓶55岁了 她风情万种 仍无人能敌

本文授权自丨逗逼小新

ID:xxxdoubixxx

天生性感,

美人在骨也在皮。

莫妮卡·贝鲁奇

从生活美到荧幕,

他们天生靠脸吃饭,

这类人也被戏称为“花瓶”,

莫妮卡·贝鲁奇是最性感的花瓶之一。

初入荧幕就成为一代人的性感女神,

32岁出演《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翻红亚洲,

50岁活成戏外的女王,

在演艺圈特立独行30年,

莫妮卡·贝鲁奇,绝不是个简单的花瓶。

风尘、骚浪贱、风情万种等词,

都不足以匹配她的气质。

莫妮卡·贝鲁奇以包容的性感姿态,

催动着男性最原始的欲望,

散发着让人臣服的气场。

莫妮卡·贝鲁奇那摄人心魄的美,

早在学生时代就初显端倪。

所到之处总能像磁铁般

吸引着行人的目光,

高回头率的关注

对年幼的莫妮卡来说是负担。

为此感到羞愧的她在父亲的开导与鼓励下,

渐渐不再在意他人的眼光,

“你需要习惯,因为在剩下的人生里,

还将有许多人会目不转睛地盯着你,

你应该变得更强大。”

而她,

在往后的人生中践行父亲的话:

变得更强大。

18岁进入佩鲁贾大学学习法律,

为了筹措学费开始兼职模特,

1988年退学前往米兰正式进入模特界,

曾梦想做一名除暴安良的“律政俏佳人”,

结果再也没有回到她的法学课堂去。

走上模特道路的莫妮卡·贝鲁奇成绩斐然,

此后不久就开始学习表演课程。

她清楚的明白自己要走什么样的路,

并马不停蹄的朝自己的目标前进。

1990年,便以荧屏处女作

《后妈难当》开启演艺之路。

在接拍的第一部大银幕电影《爱与自由》中,

莫妮卡·贝鲁奇就全裸出镜,

敢脱敢露的她成为无数影迷谈论的话题,

大幅照片登上了男性杂志封面。

“演员的身体就是工具”是她的豪言壮语。

饱满如桃李的臀、丰饶如山峦的胸,

只要剧情需要,

她总是毫不吝啬地展示它们,

令男人血脉喷张,女人面红耳赤。

莫妮卡·贝鲁奇注定要被更多的人膜拜。

她毫不吝啬的向观众展示她的美,

她直白的告诉所有人:

“我从来也不会惧怕裸体,

因为在我看来,世间最美的就是身体。”

这样豁达的态度将色情都掩盖掉了,

每一位观众都成了艺术家,

彷佛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拍的是色情片,

她向全世界坦白:

“要露就要露的有意义,

那种没内涵的色情片,别来找我!”

1996年,

莫妮卡·贝鲁奇拍摄

法语影片《非常公寓》,

出色的表演为她赢得

法国恺撒电影奖提名。

欧洲的艺术片导演开始对她青睐有加,

美艳的体态及气质吸引了

主流电影导演的目光。

她用美色叩开了影视的大门,

接着用演技为自己铺路,

这个好看的女人很有头脑。

2000年,

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风靡全球。

“乱世佳人”玛莲娜是多少男孩的性启蒙老师。

因为过分性感,

西西里岛上的所有男人都垂涎她的身体;

因为过分美丽,

所有女人都妒恨她的存在;

于是男人想要拥有她,

女人则用言语妄图毁灭她。

导演朱塞佩·托纳多雷执导,

精致突出的轮廓,

秾纤合度的体态,

加上冷若冰霜的气质,

莫妮卡·贝鲁奇的魅力与特质,

让导演构思许久的电影中

颠倒众生的女神玛莲娜

有了具体的影像。

在《西西里的美丽传说》里,

她不再是全裸出镜的花瓶。

她的裸露不再情色,

反而成了遗世独立的莲花。

沦落风尘后的她演技爆棚,

一个眼神,看透了玛莲娜的人生,

一个步伐,生生走出了玛莲娜的苦难。

影片拿下了英国学院大奖及恺撒奖的外语片奖——莫妮卡·贝鲁奇真正的朝国际迈了一大步。

她在片中展现出来那种清冽的气质,如同冰雪美人,轻易地俘虏了影片中的男人们,同样也令全世界的观众为之倾倒。

莫妮卡·贝鲁奇选片极为率性,

更是偏爱幻想题材。

一部《黑客帝国》,

让全世界的人见识了

莫妮卡·贝鲁奇的美丽。

一部《狼族盟约》,

让全世界的人见识了

莫妮卡·贝鲁奇的性感。

但似乎这样的名气成了负累,

人们总是太在乎她的美艳,

对她在提升演技上的努力一笔带过,

这也是莫妮卡·贝鲁奇最头疼的事之一。

在更多的商业片中,

莫妮卡·贝鲁奇就是花瓶、摆设般的存在。

她是《格林兄弟》令观众惊艳的摆设,

为了《灵石会议》不惜剪短了头发挑战演技

却被埋没于影片的平庸……

作为一个演员,

她希望人们把她视为一个

能拓展不同表演领域的女演员,

而不单单是一个世界头号花瓶。

莫妮卡·贝鲁奇以演技打破花瓶定义的决心,从她后来的选片策略中可见一斑。

2002年在戛纳亮相的《不可撤消》再一次颠覆了观众的期许,影片中莫妮卡·贝鲁奇被强暴的镜头简直逼真得让人瞠目结舌,用灭火器殴打对手的镜头也真实到让人有看纪录片的错觉。

影片在戛纳公映后立刻引起了争议,这也正是导演加斯帕·诺期待的效果。

加斯帕·诺称该角色

非莫妮卡·贝鲁奇不可。

加斯帕·诺说:

“在法国,每个男人都想得到她!

但是绝大多数人

都认为她是不可方物的,

因为她实在太美了。”

加斯帕·诺把这位“女神”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让她遭受心理上的折磨和侮辱,

而不仅仅只是一个供人幻想的偶像。

《不可撤销》充斥着血腥暴力的极端行为,

在戛纳影展上引起巨大争议。

莫妮卡·贝鲁奇声称影片介于《发条橘子》和《索多玛120天》之间:“这是暴力与狂喜、兽性与诗性的大胆混合。是一部充满暴力与性的非常有力的电影,诺是个疯狂的电影人。”

此次出演《不可撤消》,也算是莫妮卡·贝鲁奇对舆论的挑衅和自我的突破。

莫妮卡·贝鲁奇在演艺道路上做了很多牺牲,但现实也没对莫妮卡·贝鲁奇手下留情。

从影十年以来,莫妮卡·贝鲁奇除了拿到少数含金量比较高的奖项外,经典银幕形象屈指可数,但她依然作为欧洲电影的代表人物、意大利首席甜心的地位巍然不动。

莫妮卡·贝鲁奇时常强调她“欧洲电影人”的身份:“我喜欢美国的原因是,这里有大制作的电影,也能拍小成本的独立制作,所以我能有更多选择。

但我始终是个欧洲人……作为一个欧洲人,要想有那么多选择就不太容易了,因为你看起来和其他人不太一样,声音也不一样,所以一定得找到适合你的角色。”

2009年,在《不要回头》中,

莫妮卡·贝鲁奇和苏菲·玛索

两位欧洲头号美女同台飙戏,

可谓噱头十足,

除了脸和身材,

最大的看点还是两大女神的演技。

2015年她搭档丹尼尔·克雷格出演《007:幽灵党》邦女郎,即使年纪最大的邦女郎,依然女神范十足。

年近半百的莫妮卡·贝鲁奇不再只凭个人好恶局限于某一区域或者某些题材。

“在过去,我做过许多的工作。在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到底算是个模特还是个演员。我现在知道我应该做一个演员,但这条路也更难做到让人信服。

幸好现在情况已经越来越顺风顺水,我接到的剧本也比5年前有意思多了,对我来说,随着年纪增长,事情也会越来越好吧。”

她从未尝试肉毒杆菌,

只偶尔“通过针灸来调理”。

天赐的美貌令她底气十足,

同时又活得洒脱至性,

以至不愿意错过太多人生可以享受的乐趣。

“变老有什么可怕,

只有接受这个现实才能活得更好”,

相比衰老的苦恼,

活得长久才是她真正关心的事。

“我知道我总会经历

一切生命中残酷的事情,

时间会摧毁一切,

我也不例外。”

在人们眼中她脱下的是衣服,

实际上她脱下的是人生的桎梏,

她活得比谁都通透。

如今年逾50的她,

在正式场合的每一次亮相都体态优雅,

街拍也几乎从未曝光过邋遢“大妈照”,

处处都是女王巡街范儿。

她永远自信的面对着镜头,

不会因为皱纹、松弛而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

她的美,在骨子里,

她的美,在饱受摧残的容颜上。

现在的莫妮卡·贝鲁奇同样令人期待,

55岁的她还可以再美20年。

她望向你的那一刻,

你依然会怦然心动。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世界头号花瓶55岁了 她风情万种 仍无人能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