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测试5G视频火了!除了爽 还有啥不同?

6月6日,北京邮电大学的学生 @老师好我叫何同学 发布了自己测试学校5G网络的视频,引发热议,尤其是后面作者回顾4G时代到来前,人们对4G的展望与如今4G带来的实际变化之间的对比,让更多人展开了对5G、对未来的思考。

一起来看看这个“刷爆全网”的5G测速视频:

“5G有多快?”

“5G到底有什么用?”

带着这个疑问,何同学拿着一台拥有5G功能的手机,到达了5G信号的覆盖点,打开测速软件,眼前的一切都让所有人惊呆了……

平均下载速率在700Mbps左右,差不多是4G的十倍快!

简单地来说:

下载音乐,只能看到“未下载”和“已完成”两个画面;

手机软件,下载速度比解压速度还快;

在线看一部超高清的电影,进度条随便拖;

不得不说,这样的速度在网上冲浪,那是真的爽啊!

这样快的速度下,

我们可以做什么?

日常只用网络刷网页、看视频、玩游戏的我们,还能用5G做什么?除了更爽,它和4G还有什么不同呢……

于是一直坚持搜索“5G到底有什么用”的何同学,换了一种搜索方式。

输入“4G有什么用”,把时间设定在了2012年-2013年。

2012年的我们心里一样期待4G的来临,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不明白4G有什么用?”

“又费流量又贵,完全没有必要。”

“4G其实就是一个鸡肋……”

而现如今,各种平台的兴起,都是当年的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站在未来,看以前的人如何预测现在”真的是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当时大家可能都能预测到4G可以看高清视频、手机看电影有多方便,但却没想到抖音等短视频的彻底爆发;

当时大家都能预测到4G下的视频直播会应用在新闻领域,但却没想到催生出了全民视频直播的时代;

大家都知道4G有利于普及应用支付,当时的理想方式是手机绑定信用卡加上NFC,没有人想到网络加二维码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干掉”了现金,更不用说电商、外卖、打车平台的兴起……

当时大多数的文章没预测到4G栽培出了移动互联网这棵参天大树,想像不到生活因为4G而发生的深刻变化。

我们同样有理由相信5G这个肥沃的土壤可能在未来几年培育出超乎多数人想象的花朵……

何同学表示,他现在最大的期望是,五年后再看到这个视频,会发现,速度,其实是5G最无聊的应用。

新闻多一点

业内:消费者不必着急换5G手机

看了何同学的视频,相信很多小伙伴已经迫不及待想换5G手机了!但是问题来了,5G时代,手机价格和套餐资费会不会很高?什么时候入手5G手机合适呢?

对此,专家分析,新一代通信技术的出现,意味着资费会大幅降低,而绝非上涨。通信产业专家项立刚介绍,2G时代1GB流量的价格约为1万元,3G时代1GB流量大约是500元,4G时代的1GB流量已经降到8元上下。他认为,5G时代初期的套餐流量价格会在1GB 10元左右,但很快会降至1元上下。

北京邮电大学信息经济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曾剑秋也认为,预计到2021年初,5G套餐的1GB流量均价会降到0.5元左右。

随着4G时代消费者对手机大同小异的审美疲劳,全球手机出货量已连降6个季度。5G新时代,则有望迎来手机销售的井喷式新高潮。

中国联通终端副总经理陈丰伟预测,今年我国5G手机的销量预计将达到1000万部,明年则会突破1亿部,占到市场容量的26%。而达成这一目标的秘诀就在于降价。

虽然目前5G手机基本在万元以上,但价格有望很快回落。项立刚介绍,我国已有华为、中兴、OPPO、vivo、小米、一加、联想等众多企业备好了十几款5G手机,如此激烈的竞争,将使其价格很快大幅降低。

中国移动终端公司副总经理汪恒江分析,预计到今年年底前,主流5G手机价格将在5000元上下徘徊。

业界预测,到明年下半年两三千元的5G手机有望大量上市,因此,除了“追新”一族外,普通消费者可以先别着急上手5G手机。

实测5G网速!除了爽,还有什么不同?

关于5G你必须了解的五大问题 

一、5G商用牌照为什么提前发放

今年一月,工信部部长苗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2019年将在若干城市发放5G临时牌照,使大规模的组网能够在部分城市和热点地区率先实现,同时加快推进终端的产业化进程和网络建设。按照此前工信部和三大运营商的时间表,2020年才会发放5G正式牌照。相比此前的计划,中国5G商用牌照的发放足足提前了半年。

5G商用牌照提前半年发放的原因,一方面是我国已完成5G技术研发试验。5G技术研发试验分为5G关键技术验证、5G技术方案验证和5G系统组网验证三个阶段。2016年,我国5G试验正式启动,按照计划,2016年到2018年主要进行5G技术研发试验,2019年到2020年则主要进行5G产品研发试验。不过到了2018年底,我国就已经完成了5G技术研发试验的三个阶段。

中国联通获得5G牌照 图片来源:中国联通供图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透露,北京、杭州、广州等地5G预商用试验,效果并不比美国和韩国的商用效果差。换句话说,中国的5G商用技术已经准备就绪。

另一方面,全球各国的5G竞争已愈发激烈。据高通预测,到2035年,5G将在全球创造12.3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出,预计2020年至2035年间,5G拉动全球经济增长贡献将达到约3万亿美元,与当前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相当。

面对5G将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今年以来,全球各国5G建设的步伐明显提速,目前,韩国、美国、瑞士、英国已相继开通了5G服务。中国顺势而为提前发放5G商用牌照,意在加速5G商用、提升竞争力。

二、广电获牌意味着什么?

相比于三大运营商,广电有自身的优势。广电拥有700MHz的黄金频谱,该频谱处于低频,具有信号覆盖广、穿透力强等优点。这种良好的网络覆盖效果意味着5G的建网和组网成本相对较低,据测算,如果广电使用700MHz进行5G网络覆盖,那么整体的覆盖成本将会比三大运营商降低30%左右。

截止到2018年,全国有线电视用户数在2.23亿人。据财经媒体格隆汇的分析,如果广电运营5G无线移动业务,至少需要投入建设20万个基站,新增约600亿元的资金投入。

6月6日牌照发放后,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庆军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工信部给中国广电颁发5G牌照,实际上是颁发给全国有线电视行业和全国广电行业的,全国广电行业可以利用这次契机建设一个高起点的现代传播网络。

曾庆军表示,广电的网络运营思路和三大电信运营商有所差别,中国广电的5G网络将是“汇集广播电视现代通信和物联网服务的”、“高起点高技术的5G网络”,目的在于让广电用户能体会到超高清电视为代表的智慧广电服务,甚至是社会化的智慧城市服务。

5G时代,广电更大的可能是聚焦4K、8K等超高清视频服务领域,而非与运营商争夺5G移动业务,也应该不会给电信市场带来实质性的冲击。

三、中国5G为何能够领跑?

“1G空白、2G跟随、3G参与、4G并跑”基本可以概括中国通信行业的发展历程,到了5G时代,中国则有望实现领跑。

在技术标准方面,中国倡导的5G概念、应用场景和技术指标已纳入国际电信联盟(ITU)的5G定义。截至2019年5月,全球共28家企业声明了5G标准必要专利,中国企业声明数量占比超过30%,位居首位。

从芯片、通信设备、运营商到终端,国产厂商在5G产业链的上中下游均有布局,在部分关键技术标准中甚至已处于全球领先。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资料图)

在基带芯片市场,高通虽然一直保持着50%以上的市场占有率,但国产厂商在5G基带芯片领域也已开始发力。2019年年初,华为的巴龙5000和天罡,以及紫光展锐的春藤510先后发布。华为此前表示愿意给苹果提供5G芯片的表态如犹在耳。

在通信设备市场,华为和中兴同为全球最重要的电信设备商,根据Strategy Analytics报告,华为在全球5G设备商中排名第一,领先爱立信和诺基亚。截至目前,华为已在全球30个国家获得了46个5G商用合同,5G基站发货量超过10万个,居全球首位。

CTIA的数据显示,中国在全球主要国家的5G竞备中处于领先地位,与韩国、美国和日本共同位于第一梯队,预计在2019年进行试商用,2020年实现规模商用。英国、德国和法国处于第二梯队,预计到2020年试商用。加拿大、俄罗斯和新加坡处于第三梯队,预计到2020年后试商用。

四、5G商用应用前景

国际标准化组织3GPP定义了5G技术的三大业务场景:eMBB(增强移动宽带),面向3D/超高清视频等大流量移动宽带业务,主要是对C端用户消费流量的升级;mMTC(海量机器类通信),面向大规模物联网业务,主要包括工业互联网等应用;uRLLC(高可靠低时延通信)主要的应用代表则是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业务。

对于5G网络的部署架构,3GPP定义了非独立组网(NSA)和独立组网(SA)两种标准选项,NSA仅能支持eMBB的业务场景,而受限于SA标准冻结时间较晚而导致的产业链不成熟,目前主要能支持mMTC和uRLLC业务场景的SA架构组网还需时日。因此中国的5G商用前期将主要围绕eMBB场景展开。

前文提到,eMBB主要是对C端用户消费流量的升级,所以商用场景也主要是娱乐及媒体行业。

工信部信息发展司司长、新闻发言人闻库在此前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也曾表示,最有可能率先落地的5G应用,可能是沿着4G路径往前走的消费领域引用,如超高清视频、新一代社交网络、浸入式游戏等。

据普华永道6月5日发布的《2019-2023娱乐及媒体行业展望》报告显示,中国虚拟现实和播客(包括各种网络广播和音频节目)的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35.9%和34.6%,以“优爱腾”为代表的OTT视频和KPL为代表的电子竞技产业,未来五年也会有超过20%的复合年增长率。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不过,5G更大的想象空间不在于C端市场,而是在于mMTC和uRLLC下的工业互联网和无人驾驶等B端应用场景。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此前对媒体表示,将来20%左右的5G设施将用于人和人之间的通讯,80%用于物和物,物和人之间的通讯,也就是物联网,比如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强调,5G商用20%面向消费者,80%面向产业的格局,需要等到2035年左右,5G刚开始商用时以面向消费者为主。

当然,即便是面向消费者为主的5G商用,也同样需要等待。

五、大规模商用尚需时日

获得5G商用牌照后,运营商需要采购设备,建设基站,网络搭建完成后再向消费者提供服务、收取资费。手机厂商则在这个过程中陆续推出5G设备。

只需要1秒就能下载一部两小时的高清电影,这个通俗易懂的例子最常被用来当做5G手机的卖点。但对于普通手机用户而言,网速和资费是同时需要考虑的问题,“速度快”的好处很可能带来“用不起”的结果。

目前,现行全球5G商用套餐资费基本都在300元人民币/月以上。而在国内,多位业内人士预计,初期5G商用套餐的价格可能偏高。大唐移动副总工程师蔡月民博士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判断:“跟3G换4G的时候一样,单位流量的成本肯定是会下降的,但同时用户的消费量也会提高,5G商用的初期,资费可能略有提升,但是随着商用规模的扩大和技术的成熟,平均的消费水平与4G相比应该相差不大。”

业内普遍认为,5G离大规模商用大概还需要两年时间。考虑到上述因素,多数普通用户短期内或许没必要更换5G手机。

工程院院士邬贺铨:5G商用提速条件成熟,达到规模可能需8至10年,投入1万多亿

6月6日上午,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广电发放5G商用牌照,这意味着中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

按照此前工信部的计划,中国5G应用时间表是2018年试点,2019年预商用,2020年正式商用。与原计划相比,5G商用时间大大提前。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表示, 5G提速是技术驱动、市场需求和产业成熟度的结果,但目前还有诸多瓶颈。

提速是技术驱动和市场需求及产业成熟度的结果

中国新闻周刊:从2016年1月正式开展5G技术试验,到今天发放第一批牌照,只用了3年半时间,与3G、4G时代相比,发展速度大大加快,为何会有这样的速度?

邬贺铨:3G、4G的时候,基本都是欧美等发达国家发放牌照几年之后,我们才开始发放牌照。而到了5G,我们基本进入了世界第一梯队。目前只有韩国、美国等少数国家发放了5G牌照,而我们未来的5G规模将远远大于这些国家。

所以,虽然我们不能说是第一个商用5G的国家,但和3G、4G的时候相比,我们这次做到跟发达国家同步,而且是最早使用5G的国家之一,这其中,既有在3G、4G的时候打下的全面的技术基础,也有中国通过5G带动经济和产业发展的愿望。

有了技术基础,而且产业准备也较充分,所以现在来看,我们已经具有了启动商用的条件。

中国新闻周刊:目前工信部已经先后开展了三个阶段5G技术研发实验工作,实验效果不错,是否表示已经具备5G商用的技术基础?

邬贺铨:从基站的成熟度来讲,像华为这样的企业,5G基站对外发货已经超过10万个,5G基站与4G相比不仅是性能而且在体积、功耗都有很大改进,基站已经相当成熟了。

在终端方面,发达国家已经开始商用,但网络与终端的体验并不理想,根据报道,我们的终端会比发达国家已经商用的终端好。但跟4G比,5G终端还有些问题。第一,现在终端的品种类型还不够多,不足以提供给用户更多的选择。第二,终端的价格还比较贵,可能还要等到一定的规模才能显著降价。第三,终端的稳定性等方面可能还需要考验。但是也不能因此就停滞不前,没有商用也不可能成熟,还需要继续努力。

另外,建网还需要一段时间,因为网络需要实现覆盖,否则用户体验就不会好。建网既有投资的问题,也有施工的问题,还有基站选址等问题,这都需要一个过程。所以,一开始商用也只能是在一些较大的城市,比较热点的地区,逐步扩大覆盖。

而且,5G的频率比实际高,在高的频率上面,传播条件会受到干扰,因此需要在商用中考验。目前做了一些预商用实验和测试,但只有全面推到商用,才是真正的检验,所以还需要在商用过程中来完善。

更重要一点,5G关键还是要靠应用和市场驱动,如果没有给用户创造价值,用户也不会去买5G的业务和终端,所以更多的要在商业过程中,不断地推动业务和应用的开发,未来更多的应用肯定是面向产业的,而产业方面离不开垂直行业的配合。

5G商用达到规模,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中国新闻周刊:4G在中国经过6年多的发展,三大电信运营商在前期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营中投入巨大,至今尚未收回成本。现在又要开始5G的建设,成本问题将如何解决?

邬贺铨:4G的建设花了六七年的时间,大概是7000亿元到8000亿元的建设投资,相当于运营商每年投入1000多亿元,和此前每年运营商的投入规模差不多。

5G建设周期可能会比4G还要长,如果每年的投资强度还跟以前差不多的话,那么经过8~10年,投1万多亿元,差不多能完成。当然,运营商的投入还是希望通过业务运营得到回报,需要不断探索新的业务和应用。

4G的时候投入没有得到足够的回报,原因有很多,但是你要看到在4G投入这几年,移动互联网的单位流量资费是前几年的1/10,也就是说,如果运营商不降价,应该早就盈利了。运营商也要发挥社会责任,为整个国家的信息化做一些贡献,所以看起来好像4G的建设没有创造很多的回报,但实际上这个回报不仅限于运营商收入,更体现在全社会信息化的发展上。因此,5G很大程度也是体现在社会效益上面,更多的体现在社会的信息化,以及产业数字化等方面。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消费者而言,要体验5G服务,需要更换手机,但目前测试、预商用的5G手机价格过高,令消费者望而却步,是否会对5G商用造成阻滞?

邬贺铨:一般来讲,新一代产品的规模较小,用户量少的时候,研发投资成本肯定都要分摊到销售上,自然一开始的价格都比较高,实际上2G、3G、4G开始都有类似的情况,随着用户多了,成本自然会下降。

前一段时间内没有发牌照,所有的公司只是做个样品,没有成规模,如果从样品来预估手机终端的价格,确实离大家心理接受的程度相差太远。现在正式发放商用牌照了,相当于给手机厂商一个全面铺开的信号,只要量产,终端的成本就能下降。随着时间往后推,那么终端可选择的品种多样了,有不同价格不同档次的终端投向市场,会有价格与4G相当的终端。

可能有一批感觉经济能力承受得起,而且有需求的用户会先行尝试,随着终端的价格下降,网络的覆盖范围更宽,用户也会逐渐增长,这是一个规律。如果一开始就有大量的用户,网络跟不上,也没办法做好。

中国新闻周刊:物联网或将是5G最主要的应用场景,特别是车联网技术,目前布局如何?

邬贺铨:未来辅助驾驶、无人驾驶会是5G商用的一个很好的场景,目前来看自动驾驶还是比较远一点,因为毕竟不是说有5G就行了,5G只是帮助自动驾驶的一种很好的手段,而自动驾驶还需要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包括雷达等等,还需要道路等基础设施的升级,以及管理制度、法规的完善,所以这是比较遥远的。

从目前来看,辅助驾驶是可以做的,对5G肯定是很好的应用,此前预商用实验,也有些运营商同汽车企业合作,但也需要完善整个道路设施,以及降低联网汽车的成本等方面着力,才能带动辅助驾驶的发展。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看来,中国要真正达到5G商用规模化的发展,还需要怎样的一个过程?

邬贺铨:到现在,我们国家3G、4G的移动的用户,只是占所有移动用户的85%左右,5G要发展到这个程度,时间不会比4G所用的时间短。4G到现在用了六七年,5G需要的时间至少比4G更长。

当然5G同样会遇到移动通信的一些问题,比如基站选址问题,尽管中国的基站的电磁辐射指标比欧美都要严格很多,严格10倍了,但很多中国老百姓还是会担心辐射,所以对基站的选址并不是那么容易。

在频率问题上,我们现在是工作在6GHz(千兆赫兹)以下的频段,这个频段与毫米波频段相比建网相对更快一些,但能得到的最高峰值带宽不如毫米波频段,所以未来中国5G还要采用毫米波频段,但毫米波频段上的频率已经预先分配给其他用途,所以需要进行协调,这里边有些部门利益等问题,需要政府来解决,包括基站的选址,也需要政府给予一定的引导。

此外,在很多基础核心技术上,还需要继续加大技术开发和可控的力度。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大学生测试5G视频火了!除了爽 还有啥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