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世界29个城市集会,支持香港大游行(图/视频)

 

香港市民星期天举行空前规模的游行,抗议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世界各地29个城市的民众星期天举行抗议集会,抗议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亡条例,声援香港市民的诉求。

香港《南华早报》说,这29个城市包括美国的纽约和旧金山,加拿大的多伦多和温哥华,日本东京和台湾台北等。

在澳大利亚华裔人口集中的墨尔本、悉尼、堪培拉和布里斯班,示威者走上街头,抗议港府修订《逃犯条例》。墨尔本各界近千人星期天聚集在维多利亚州立图书馆外呼喊口号,支持香港市民的抗议活动。大约10年前从香港移居墨尔本的数据设计员亨利•李(Henry Lee)说,“我今天在这里,是因为我担心我可能因为自己没犯的罪行而被引渡到中国大陆”。今年35岁的亨利•李说,全球各地的民众都出来反对这项修法,让他很受感动。

《南华早报》说,澳大利亚悉尼同日大约三千人参加了一次集会;堪培拉的抗议集会吸引了大约70人参加。“香港司法中心”(Justice Centre Hong Kong)前资深政策顾问西蒙•亨德森(Simon Henderson)对记者说:“如此多元化的民众对引渡建议感到担忧,我对此印象深刻。导致大家团结的一个原因就是对中国政府的不信任感,同时担心这些建议一旦成为法律,会进一步破坏香港的自制”。

《南华早报》说,德国柏林当天也有大约两百人聚集在香港经贸办事处外面抗议。已经在柏林居住三年的香港人杰基(Jacky)说,“我来参加抗议,因为这是伸张正义。让全世界了解香港正在发生什么很重要。”他说,“我想要全世界向香港或中国政府施压,阻止香港成为中国的另一个城市”。

数十名香港的交流学生和香港侨民星期天还在捷克共和国首都布拉格举行了抗议。他们在布拉格国家博物馆外高举标语牌,呼喊“支持香港,反对引渡到中国!”的口号,对香港的抗议行动表达支持。

抗议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爆发近空前规模大游行

香港市民星期天在烈日之下举行了接近空前规模的大集会、大游行。法新社援引大游行组织者提供的数字报道说,参加游行的市民超过百万,是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香港最大规模的游行,仅次于1989年支持天安门民主运动的150万人大游行。

在另一方面,有报道说,警方初步估计有三十万人到场。双方数字往往落差很大。

星期天(6月9日)中午过后,很多市民纷纷前往集结地点维多利亚公园,几天前那里刚刚举行约18万人参加的“六四”三十周年烛光悼念晚会。下午两时左右,通往维园的路已趋于饱和。在警方要求下,游行先导部分提前半小时出发,以便后续人流进入场地。即便如此,先头人群到达立法会大楼后,维园一带还有市民没有起步,地铁内继续不断涌出前来加入游行行列的民众。

2019年6月9日反逃犯条例修法大游行前支持者和支联会主席何俊仁合影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为防止意外,立法会大楼四周已设立铁板围栏和沙包,楼内会议室继续上锁。未来几天,立法会内外将是这场反逃犯条例修法之争的最前线。

香港极具争议的《逃犯条例》修法政治风波,表面上是处理一宗涉台命案的嫌疑人引渡问题。不过,港府将引渡范围扩大到有关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中国大陆。反对修改现行法律的舆论认为,中国大陆司法体系并不健全,港人如果被引渡到大陆,其司法权利和程序公正等将得不到保障。

星岛日报和东方日报星期天都刊登整版广告“支持修例,不做逃犯天堂”。香港教育工作者联合会呼吁教师,不应鼓励学生上街游行,“免卷入政治漩涡”。香港理工学院校友会则声明,“拒绝成逃犯天堂,警惕凡事政治化”。

报道援引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兼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弘毅表示,政府修例比较仓促,假如本次立法年度通过,建议下个立法年再全面检讨《逃犯条例》。另外,他还宣称,中国的引渡法符合国际标准。

不过,香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游行开始前对美国之音说:“问题就是这样,中国政府说什么国际标准都没有用,因为它讲的都不是它做的。它在书面上的,法律上的讲的,跟实际所实行的,都是天与地的分别。你看得到吗?很多人连基本的权利都没有。你问他们,跟谁去讲?公安部?司法部?连律师都给抓起来,你去讲什么法律?”

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内务)副会长胡国泓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2019年6月9日香港工联会在美国驻港澳总领馆前抗议 (工联会提供)

今天很多香港社会团体响应民阵的号召,带领自己的成员前来参加游行,其中不乏香港高等院校的学生会。胡国泓是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内务)副会长,他对美国之音说,面对现实,民众很无力:“其实有关这个条例,作为一个香港人,其实很无力。我们极为肯定,这项修法在立法会里面一定会通过。但是,作为一个市民,我们能够做的,就是走出来。我们只能向整个社会,向国际社会表明,我们香港人是不同意这个条例的。现在很多外国政府都对这个《逃犯条例》修法有很多的意见。”

星期天游行队伍中确实可以看到在港外国人的身影。星期六一位驻港外国人在立法会外面表示:“《逃犯条例》修法并非只是针对香港,我们在香港生活已经很长时间,有的外商刚到,大家也都有风险。不仅只是香港人有风险,而是所有在香港的人都面临引渡法带来的风险。中国大陆的司法与香港司法,完全不能兼容,问题就这么简单。”

不过,香港工联会星期天的新闻稿称,美国就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发表不当言论,工联会会长吴秋北率众星期天下午游行到美国驻港领事馆表达不满,谴责美国干预香港內部事务。

反《逃犯条例》修法大游行后防暴警察和学生激烈对峙

 

2019年6月10日凌晨,香港防暴警察准备在立法会外实行清场行动 (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6月9日反《逃犯条例》修法游行结束后,警方试图清场,期间与一些学生发生对峙,场面激烈。警务署凌晨表示,学生在示威活动中有暴力行为。请看美国之音记者申华从香港发来的报道。

星期日香港反《逃犯条例》修法大游行晚10点宣布结束后,一些青年学生继续留在立法会示威区表达诉求,高呼“反送中”等口号,包括要求与特首林郑月娥进行对话。

直到星期一凌晨,警方宣布集会非法,要求在场的人撤离,实行清场,局面开始混乱,有人向警察投掷水瓶。全副武装的特警随即调入,他们手持盾牌,紧握警棍,步步推进,逐片驱离。期间偶尔看见白色烟雾气体射出,有现场人士说,那是胡椒喷雾。

警察指挥官站在高凳上,用麦克风发出清场指令。防暴警察向前推进时,嘴里喊着口号。

有一位学生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就是想表达诉求,结果警察粗暴清场,结果酿成这种局面。

立法会示威区,进出口的栏杆扭曲变形,示威区小广场内堆积了很多变形的金属栅栏,垃圾箱附近一片狼藉。

2019年6月10日凌晨香港学生们用金属围栏试图建立自己的地盘 与警察对峙(美国之音记者申华拍摄)

凌晨一点到两点,双方僵持。警方巩固战果的同时,等待上面的命令。学生拒绝离开,使用金属围栏构筑地盘,试图与警方持续对峙。

期间,有示威者向防暴警察发动心理战,高举双手,振臂高呼“我们是香港人”、“我们是香港人”。还有一个大陆口音的妇女高喊,“你们(特警)不要学我们共产党的大陆公安”,“我在大陆生活过”。

凌晨两点多钟,警方最终发动强行清场,以立法会示威区为中心,逐步向外延伸,试图将添马公园附近道路上的学生全部驱离。不过学生们,搬来金属围栏,用作路障,且战且退,阻止防暴警察推进。期间有学生被警察抬走,架走。被抬走的学生有的不断高呼口号。

大批中外记者到场,现场采访对峙动态场面。

截至记者发稿,香港防暴警察的驱离行动还在继续。一般预计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将就此事件发表讲话。不过,两点四十五分警务署举行记者会,称有学生使用暴力,导致警员受伤,将对此追究到底。

另外,香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就星期天游行发表声明。他说,100万市民反《逃犯條例》大游行,是1989年北京民运后,香港最大规模的市民抗议。香港人的怒吼将传到北京,必然引起国际社会反对恶法。他称,星期天的游行是百万人为单一议题上街抗议。港人愤怒已到极点,行政长官林正月娥已失去管治香港的公信力,必須立即撤回送中恶法,问责下台。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美媒:世界29个城市集会,支持香港大游行(图/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