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 强迫口交...恶魔娈童30年 没坐过一天牢

Marek Mielewczyk是一名波兰男孩,在他这个年纪里,几乎每个波兰的孩子都会进入教会。梦想着被神父选中,成为祭坛男孩,这是作为一名年轻教徒最为荣耀的事情。

就仿佛自己与神更近了一步。

Marek最终迎来了这次机会,他被牧师亲自提拔为祭坛男孩。并请他去神父的住所(presbytery)帮忙。

Marek很激动的跟去了神父宅邸,那年他13岁,这是他第一次被神父性侵的年纪。

穿着袍子的恶魔天主教曾是波兰的国教,虽然随着岁月变迁,人们对于天主教的追求已经没那么热切。

但当下,也许是对于它曾经捍卫了民族文化,语言和身份认同的原因,波兰仍然是欧洲国家中,少数对于天主教高度虔诚的国家。

在二三十年前,人们对宗教的热情更旺盛些。那正是Marek生活的年代。

他出生在一个虔诚的家庭,送他参加教会活动对于母亲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一家人都对神父非常敬重。

“我们知道那是和神最接近的人,当我被选为祭坛男孩时,我兴奋的不得了,因为我知道这对我母亲和我来说都是一种荣耀。”

在成为祭坛男孩的后几天,神父叫住Marek,让他跟着自己回宅邸一趟。Marek如是做了,他坐在神父居住的小房子的沙发上,神父随后走进房间。

那是一个周末。

这名叫做Andrzej Srebrzynski的神父锁上了房门,Marek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接下来,神父对他说:你的身体似乎有些问题,我得来给你检查一下胃部

“把衣服和裤子脱了好吗?”

对于一个生长在教会的13岁男孩来说,Marek没有对神父有什么戒心,他从小受到的教育里,神父说的一定是对的,神父做的事一定是好事。

他脱了衣服和裤子,令他有些不安的是,神父也脱掉了他的袍子。

脱掉了教服,他只是一个赤裸的,觊觎年轻男孩肉体的恋童癖,性犯罪者。

他引导着Marek,教他怎样作出让他“兴奋”的样子。Marek感觉很不适,但他不敢反抗。那可是神父啊!

他不清楚他对自己做的到底是什么,而神父却很清楚他的懵懂。这就是他要利用的东西。

“我不知道性侵等事情是什么。我不知道世界上有恋童癖。我不知道成年人可能会虐待孩子。”

但这个恐怖周末经历的不适,让Marek开始害怕去教会,他不敢跟母亲讲,因为神父告诉他这个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学校不行,家长不行,甚至去教堂告解时也不能说。

他只能默默期待今天不要被神父叫住,让自己尽量的隐藏在孩子们之中。

但这没有用,Marek Mielewczyk被虐待了五年。

几乎每天,他都会被叫去,在神父住的地方被猥亵。每周5-10次。事情直到他18岁那年的平安夜才截止,因为那天,他决定去死了。

自杀是天主教徒的重罪,但受尽折磨,恐惧与内心不解的Marek宁愿选择用一瓶安眠药结束自己的生命。

当他睁开眼后,自己没有在天堂醒来。这里还是波兰,他在医院里,她的父母在床边哭着问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这次他告诉了父母隐藏多年的真相,也开始了他作为揭露教会性侵丑闻领导者的漫长道路。

为什么没人救我?在他在父母的反复追问下说出真相后,救回他的医生气愤地帮助Marek给当地主教写了举报信。

主教的回信很简单:知道有此事,会关注。

是啊,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如今50岁的Marek回想,那时候神父们住的地方就像是宿舍一样,一间挨一间。性侵自己的Andrzej从来没有特意避讳在其他神父不在时领自己进屋。

他们怎么可能没听到隔壁传来的声音,怎么可能听不到神父令人作呕的喘息声?

那如果听到了,他们为什么从来没有来救我呢?

在漫长的30年中,他通过各种方法起诉,检举。终于在几年后,看到了恶魔神父离开了他所在的城市。但一个偶然间,Marek却发现,神父居然没有坐牢,甚至没有被革职。

他只是被秘密调到了偏远地区的郊区,继续当他的神父,继续和一群男孩子混在一起。

Marek毛骨悚然,在那间他并不熟悉的城市的小教堂门口,他仿佛看到了令自己感到羞耻,痛苦的童年。

为什么没有人来救他?因为那些神父和作恶的神父一样,他们都知道,这样的事情不会受到惩罚。

因为宗教法庭与世俗法庭有两套方法,因为教会为了形象习惯去“捂”事情。

Marek在30年的时光里一直在跟这一件事较劲,他只想让这个仗着人们对信仰的虔诚,伤害自己的变态得到和其他恋童癖,性侵犯一样的下场。

但他却得到的是一次次的失望,教会是这些恋童癖忠实的保护伞。当Marek检举Andrzej后,对方胡搅蛮缠,矢口否认自己对男孩们做过的事,并诬陷是另一名牧师骚扰了他。

2015年,经过Marek联合众多曾经被Andrzej神父侵犯过的孩子,联名检举上诉。Andrzej终于被革除教职。

但几个月后的宗教游行上,这个恶魔却仍旧穿着华丽的教袍行走在大街上,甚至还上了电视。显然教会并没有把这个丑闻当做什么值得羞耻的事。

当一个牧师犯错时,调到另一个教区,这就是他们给他的惩罚。

这件事最终在2017年才得到完善的处理,Andrzej被关进监狱,并且要求他对Marek及其他被他侵犯过的孩子道歉。

已经结婚的Marek和妻子抱头大哭,他从来没想过伸张正义也要经历如此漫长的时间。而Marek也知道,他一个人的胜利不代表任何东西。

他必须要让这个国家的人知道,在他们身边,每日与他们孩子相处的男人,是什么样的魔鬼。

震惊波兰的纪录片Marek花了3年的时间去走访了自己能接触到的曾经被性侵过,带着这份痛苦长大的“孩子”。

他们有些已经是祖父祖母,有些自杀过很多次,有些勇敢的找到当初性侵自己的神父对峙,Marek说服了他们参与自己的纪录片,曝光那些披着“神”皮的恶魔。

既然没有人愿意处罚他们,那么就用自己的手让世界知道真相。

这部叫做《不要告诉任何人》(TYLKO NIE MÓW NIKOMU )的长篇纪录片与2019年5月发表,免费收看。

仅仅一周时间就获得了2000万次的点击量,而这些揭开教会伪善面纱的“孩子们”,最终引起了波兰国民对教会史无前例的信任危机。

这个国家有超过90%的人是天主教徒,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种民族存在的形式。这也是为什么在2019年,这个德国,美国,爱尔兰已经爆发了数次神父性侵丑闻的时代。

波兰人还是不愿意相信事情的真实性。

但在看了纪录片后,他们不得不去承认,自己国家的教会,他们心中最神圣的地方,已经成为了恋童癖和性侵犯的庇护所。

在这里,我们无法向你展示纪录片,但可以复述他们身上的故事:

女孩 被性侵时6岁

教会里的孩子们会一起给神父帮忙,大部分时间都是扫地,擦椅子这样的小事。但每个孩子都想尽力表现的好一些,因为这样,可能会受到“提拔”,去做更重要的工作。

Anna被提拔了,神父告诉她:你可以上楼去。她很开心的跑上木制的楼梯,楼上是神父的住所。

6岁的安娜坐在沙发上等着,神父上来后,先开始隔着衣服抚摸她的胸和隐私部位,然后开始安慰她不要害怕。

她被神父强吻,他一边性侵,一边嘴里嘟囔着“再来点,再来点。”

在发泄完兽欲后,他会马上整理好衣衫,淡定的下楼与剩下的孩子互动。

“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而Anna,再也闻不得牛奶的味道。因为那个变态喜爱喝牛奶,每当他强吻她时,Anna的嘴里总会留下牛奶的味道。

那是最最令她恶心的味道。

性侵她的教父现在住在一家养老院里,一生中没有因此受过任何惩罚。当长大后的Anna与丈夫见到他,去追问当年的事情时。

他却根本不记得Anna,也不承认在自己的兽行。

但这却是Anna一生的伤疤。

图:父亲为翻译错误,应为“神父”

男孩 被性侵时11岁

神父带着他去野外郊游,那个神父会给他一些零花钱或啤酒,然后在车上抚摸他的腹股沟,猥亵他,性侵他。

他当时认为神父就像国王一样伟大,并没有发现自己被伤害了,直到长大后,又被另外一名牧师性侵。

成年后的他得知,这两个曾经侵犯他的混蛋,都没有被法律制裁。当年他得到的判决结果,明明是这个神父不能再从事任何教会活动。

而几十年后其中一个不光生活的很好,还仍在孩子堆里。只是被调到其他教区了而已。他去教会理论,得到的只有否认,否认,再否认。

男孩 被性侵时10岁左右

他们教区的神父似乎很喜欢他,经常会给他带一些来自欧洲的礼物。这对于家境贫寒的波兰孩子来说像宝贝一样。

这些美国的玩具,德国的巧克力轻而易举的得到了孩子的信任。神父和他走得很近,请他去家里做客。

神父让他把衣服脱掉,在一堆衣服里让他选几件别的衣服穿,神父暂时去了卫生间。而当孩子脱了衣服,好奇地试来试去时。

神父穿着浴袍出来,坐在了他的身边。他开始猥亵他,并且告诉他不能告诉家长,否则就会扯掉他的下体。

男孩吓坏了,他知道神父做了坏事,于是还是勇敢的告诉了母亲。而母亲却丝毫不相信他的话,甚至不许他退出教会。

可怜的孩子只能逼迫自己站在没事人一样的神父面前,他和世界对抗的方式就是绝食,他靠不吃东西希望母亲能够相信他。

最终,因为长期的厌食症和营养不良,孩子的心脏发生了严重的病变。母亲不得不把他送进儿童疗养院,而他就是用如此讽刺的,几乎要了自己命的方法,逃离了神父的魔爪。

成年后他尝试了许多次起诉,检举当年的变态。但却被神父倒打一耙,说是他一直在骚扰他的安宁。证据确凿后,神父又想用钱和道歉逃避惩罚。

男孩 被性侵时12岁

除了猥亵外,他还被神父强制口交。这名神父后来被警方发现持有大量儿童色情制品。

但没有坐过一天牢,去世时还以教职身份,举办了盛大的葬礼。

男孩 被性侵时 12岁左右

和三个小伙伴一起被神父带到野外郊游。他们住在房车里,神父与他睡在一起并性侵了他。

第二天,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把他们送回家。

男孩 被性侵时11岁

教会旅行在一艘游轮上进行,母亲很开心的放他去了。他和神父的房间原本是个大床房,他很不情愿,要求换房间。

换成了双床房后,他仍然被这名神父猥亵,强迫口交,强奸。

旅行持续了7天,强奸持续了7天。

这样的例子还有太多太多。

Marek表示,在纪录片拍摄期间,甚至在上映后,仍有许多人联系他,想要向他曝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这部纪录片无法记录所有的故事,但Marek都把他们记在了本子上。

在这些故事里,孩子们最常想的几个问题就是:

“这些人不是英雄/圣人吗?为什么会伤害我?”

“为什么没人阻止他们?”

“为什么他们没有被惩罚?”

他们在宗教的外衣下被培养,诱导,丧失抵抗的能力。他们太小,无法理性的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什么。

他们不知道,你怎么能相信上一秒手还在孩子们的裤子里的男人,下一秒却在发圣餐?

太多太多的疑问和痛苦化成了悲愤。纪录片上映后,67%的波兰人认为教会对此有责任,87%的波兰人已经对教会的权威开始了质疑。

人们要求主教处罚罪犯,要求他们出来对这些无辜的孩子道歉。纪录片播出的几天后,波兰大主教公开致歉,承认教会的纵容和失职。

现在儿童基金会正在起草公民法案,要求追加所有恋童癖神父的罪名,并呼吁建立一个独立调查小组,负责找出真相和给予赔偿。

这个道歉迟到了30年,而大部分的罪犯都年事已高,或已经去世。那些孩子们,被扭曲了性取向,被剥夺了童年,被一辈子在“是我做错了”什么的痛苦下生活。

图:一个因被性侵而自杀的孩子的坟墓

也许事情终于想好的方向发展了,但他们仍不确定之后应该做些什么来化解一生的阴影。

2019年2月,三个曾经遭遇性侵的“男孩”,跑上午夜格但斯克的街头,将缆绳绑在了一尊著名的神父雕像上。

他因性侵儿童在2005年被免职,但如今仍然站在街头被人当作贤人一般,“盯”着来往过路的儿童。

如果雕像是为了标榜神父生前的功绩,那么“孩子们”能做的只有拆掉它。

三个如今已经是壮汉的成年人,将绳子一端系在神父的雕像上,一端绑在树上。他们使劲地拽绳子,几下子,雕像重重的倒在地上。

他们用教会男孩和女孩们穿的白衫,球鞋,玩具和帽子盖住了雕像的全身。而神父雕像的手中,塞了一条儿童内裤。

在路灯下,三个男人注视这这尊倒塌的雕像,眼睛红着,默默不语。

孩子们不会忘记。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强奸 强迫口交...恶魔娈童30年 没坐过一天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