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妓院黑幕曝光:中国女孩为挣钱拼命吃药

去年7月,堪培拉警方对Pink Girls和Chok Dee Massage两家位于Fyshwick的妓院同时执行搜查令,女嫌疑人Jamaree Suksom被拘捕。日前, Suksom承认雇佣非法劳工从事卖淫活动。

Suksom

在法庭上,58岁的Suksom承认通过伪造文件让两位泰国“黑民”入澳,并在妓院里接待客人,她将于今年9月接受量刑。除了7月这场突袭行动外,同年9月,警方再次突袭Reid一套公寓,现场逮捕6人,包括4名从事非法工作的泰国公民。

两位被捕中国大妈

另外两名被逮捕的中国女子年龄分别为45岁和50岁,她们被控在非注册场地经营妓院。在之后提堂时,两位大妈均否认控罪,同时通过翻译表示,她们不了解法律程序,也听不懂英文,法庭只能延后再审。

警方公布的行动视频显示,公寓内卫生状况堪忧,屋顶发霉,厨房和卧室凌乱不堪,沙发和床单都有污秽痕迹。目前,这3家非法妓院已被取缔,警方称,他们是得到民众可靠信息后采取行动。据悉,在澳洲性产业,亚洲女性占多数。

早前,一位曾从事妓院接线的知情人Jack表示,在悉尼从事性工作的亚裔女性中,留学生和黑民最多。他透露,中国、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其它东南亚国家的从业女性很多是持留学签证来澳,韩国和日本更多为持工作假期签证而来。除此外,还有少部分亚裔女留学生从新西兰、新加坡,以及部分欧洲国家过来。

持打工度假签证来澳的香港女孩

Jack称,很多人都是为了挣快钱,即使一开始是生活所迫,但挣到钱后,能选择放弃的人并不多,只会是越陷越深。据Jack介绍,他所见过的数以千计的妓女中,最拼命的当数一个“从中国西部大城市过来的女生”。她在国内本科毕业,悉尼名校某移民专业硕士毕业。

Jack称,“这个妹子超能吃苦”。整整6年,除了总共10多天回国探亲,她夜夜都在店里工作。7天上班,她会选择做生意最旺的店,班时比较长的店。每天从10点到次日凌晨2点,有时甚至做到4、5点,然后直接赶往下家店。

为了不间断工作,她服用一种名叫“浓缩青春”的药,这样连例假也几乎停了。有时候因为太困,她做工都可以睡着,惹来客人投诉。为了掩盖特殊服务时的体味,她甚至只吃蔬菜、水果和酸奶,一方面也是为了省钱的原因。读书那会,为了赶时间,她带了个笔记本到店里,一下工就做作业,还跟同学们在网上讨论。

一有客人到,放下计算机就上工。Jack透露称,几年前有个从东北来的女孩,签证过期了不愿回去,就黑在悉尼从事性工作。两次被移民局突查抓到,毫无悬念被遣送回国,但又不断手持旅游或学生签证前来。她曾经毫不在乎地跟旁人说,如果还被抓到,她还能想办法再回来,就是赚钱的时间被耽误了。

另一位女生来澳读书时,被陪读同来的母亲拉下水,母女俩一起从事性工作。两人跟一个残疾西人同居,互相照顾着宛如一家人。后来女儿因为出勤率不够而被退学,母亲自然也跟着回了国,与留守国内的父亲一起,三口之家重又“团聚”。

如今,距离Jack爆料早已过去多年,澳洲的性产业是否有了变化?唯一能确定的是,仍有年轻女孩为钱冒险留在澳洲,被像Suksom这样的老鸨压榨,而中国非法性工作者被遣返的新闻,也从未停止过……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澳洲妓院黑幕曝光:中国女孩为挣钱拼命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