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标?澳洲选手药检阳性,霍顿们却说要尊重隐私

澳大利亚国家队游泳运动员莎娜·杰克

今天,据澳大利亚第九电视台网站27日报道,霍顿的队友、澳大利亚国家队游泳运动员莎娜·杰克被查出药检呈阳性反应。这则新闻一下子成为光州世锦赛的爆炸性新闻。

事情发生后,与霍顿同一战线抨击孙杨使用禁药的运动员们却表示对此不清楚,还告诫说:“这是个人的事情,希望能尊重她的隐私。”

莎娜·杰克本来随澳大利亚队一同前来光州参赛。但就在开赛前几天,莎娜在社交媒体上宣布,由于“个人原因”她将退出比赛。她当时发表的帖子写道:“由于个人原因,我不得不退出世锦赛,这让我非常难过。”“我感谢大家的支持和耐心。谢谢大家。”

报道称,现在可以证实,在被告知她的违禁物质检测呈阳性后,莎娜选择了退出比赛,并飞回澳大利亚。报道称,目前尚不清楚她是何时接受检测的,以及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是何种物质。

在最初的相关报道出现后,杰克在社交媒体再次发表的帖子中表示,她“并非有意服用这种物质”,也无法“描述自己感受到的痛苦和脆弱”。“从我10岁起,游泳就一直是我的爱好,我永远不会故意服用一种不尊重我的运动、危及我职业生涯的违禁药物。”

就在“领奖台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之时,这则消息又一次成为世锦赛场外的热点。不少之前公开指责孙杨的外国运动员在面对记者提问时,却表示“没有评论”。

在光州世锦赛开赛前,美国队选手莉莉·金就表示孙杨不应该来参赛。事件发生之后,她为霍顿点赞,她说:“我们必须挺身而出,霍顿、斯科特坚持了自己的信仰,我们应该称赞他们。”当莎娜·杰克药检呈阳性的消息爆出之后,莉莉金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当被问到如何看待莎娜没通过药检这件事是,莉莉说:“我还不是很确定这件事情的具体细节,对于这件事情我无话可说。”有记者问:“你称孙杨为‘吃药的骗子’,那你为什么不也这么称呼莎娜呢?”莉莉说:“因为孙杨确实药检呈阳性了。”当她被再次追问“为何你不称呼莎娜为‘服药的骗子’”时,莉莉才说:“如果她真的服了禁药,那她也是服药的骗子。”

莉莉金为霍顿“点赞”。

瑞典选手手萨拉·斯杰斯特罗姆被问到这一消息时表示“很难过”:“每次听到兴奋剂事件,我都会很难过,因为我真的真的很喜欢游泳这个项目。”

莎娜的队友、澳大利亚选手凯特·坎贝尔对此表示“在今天晚上之前我对此一无所知”。“这只知道这是她的私事,我们都要尊重她的隐私,”凯特说,“这件事之后还要走完整的流程,我想只有更多信息披露了,我们才可以做出判断。”

第九电视台网站在报道文章中推测称,由于澳大利亚的游泳运动员带头批评“服用禁药作弊”,这一关于澳洲运动员的爆炸性新闻“可能会使他们被指是一群伪君子”。

菲尔普斯称“理解霍顿挫败感”,施压国际泳联

就韩国光州游泳世锦赛颁奖台上的“霍顿闹剧”,美国游泳传奇人物“飞鱼”菲尔普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说自己参赛时也经常遇到“禁药选手”,所以对霍顿表示“理解”。

菲尔普斯并未评价孙杨,而是含沙射影般的提到了1976年奥运会上东德运动员服用兴奋剂事件,并呼吁国际泳联的惩罚措施应该更加严厉。

菲尔普斯的采访刚刚发出,就在刚刚(27日晚间),澳大利亚一名游泳运动员被检测出服用违禁药物。考虑到此前澳大利亚队游泳运动员霍顿侮辱中国运动员体育精神,CNN直呼“真尴尬”。

菲尔普斯 @视觉中国

据美联社27日消息,菲尔普斯如今正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家中关注着光州世锦赛的进程。他表示,自己游过的决赛里至少有一位运动员是服药者,所以他可以理解霍顿和斯科特的“挫败感”。

但是他也表示,这种抗议的做法并不会带来实际影响:“我欣赏人们站起来表达他们意见的做法。但最终,能真正改变这种事情的只有国际泳联。”

“在这么多的嗑药事件和争议事件发生后,等国际泳联终于想要改变现在人们对这项运动的看法时,他们会去做出行动的。这些都是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的。”

他还说,当自己遇到这些事的时候,他能做的就是专注自身,别人做的事不是他能控制的。霍顿和斯科特过多地关注孙杨,会破坏自己的成绩。

菲尔普斯并未在采访中直接评论孙杨,而是提到了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当时美国队在4*100米女子自由泳决赛中输给东德队。美国游泳女将芭芭绍夫(Shirley Babashoff)同样拒绝上台和对方站在一起。但最终东德队被检测出服用禁药,“这证实了她的怀疑”。

在本次光州游泳世锦赛上,男子400米自由泳亚军、澳大利亚选手霍顿拒绝与冠军孙杨一起登上领奖台。

2019游泳世锦赛第10日:男子400米自由泳 孙杨夺得四连冠 @视觉中国

孙杨外籍教练:孙杨“伟大和干净”

对此,孙杨澳大利亚籍外交丹尼斯日前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表示,“我带他(孙杨)训练很开心。如果你们认为我会与一个作弊的人共事,那说明人们不了解我。那是一种(对我的)侮辱。”

“违禁药物作弊的定义是什么?一个没能检测的人?如果是这个定义,那澳大利亚队里现在也有作弊的人。我在队里时,也有人偶然未通过检测,但最后过关,并无过错。我从不称他们为作弊的人。”丹尼斯说。

澳媒25日还刊载了对孙杨曾经的训练伙伴、澳前泳将马修·莱文斯的采访。莱文斯说他所认识的孙杨等中国游泳选手求胜意志强烈,训练刻苦,只求做到最好。

莱文斯现年25岁,曾代表澳大利亚参加过2012年世界短池世锦赛和2014年格拉斯哥英联邦运动会,曾经和孙杨等中国游泳选手共同师从孙杨的外教丹尼斯·科特雷尔,一起在澳黄金海岸市的迈阿密游泳俱乐部集训。“我和孙杨在一起训练的时间大概是5年,这期间每天都在一起游泳,这拉近了我和中国运动员之间的距离。”莱文斯说道。

莱文斯说他所知道的中国游泳运动员都是求胜意志强烈的人,“他们训练非常、非常刻苦。他们只要成为最好 。”莱文斯说。

莱文斯现在已经退出了游泳圈。他说孙杨的外教丹尼斯绝不会指导那些服用违禁药作弊的运动员。“丹尼斯是个伟大的教练, 他坚信体育的纯洁性,并对此充满激情,绝不会参与作弊。丹尼斯认为这些中国选手训练最刻苦,当然也就会最终获胜。”

霍顿队友“出事”

讽刺的是,近期被曝出服用禁药的,正是霍顿的澳大利亚队友。

《澳大利亚人报》指出,霍顿的队友、即将与他在26日一起参加接力项目的托马斯•弗雷泽-霍姆斯,曾一年内连续错过3次药检,被国际泳联禁赛12个月。另一位并未身在韩国的澳大利亚选手马德琳•格罗夫斯,虽然也指责孙杨,但她曾缺席两次药检,却躲过了国际泳联的处罚,原因是药检人员没有尽职尽责找到她,而她没有错过随后的第三次药检。

而就在观察者网撰稿时,《悉尼先驱晨报》透露,澳大利亚女子游泳运动员莎娜•杰克(Shayna Jack)被检测出服用禁药。她本人已在7月14日,以“个人原因”退出本次世锦赛。澳大利亚泳协当时拒绝透露其退赛原因。

如今答案揭晓。杰克则回应,“我不是故意的。”

莎娜·杰克 图自澳大利亚人报

杰克曾在2018年泛太平洋游泳锦标赛,代表澳大利亚参加4*100米自由泳比赛,拿下第一。考虑到杰克的队友霍顿,正是最近玷污孙杨体育精神最“活跃”的人之一,CNN认为,此次杰克服药丑闻,对澳大利亚来说“很尴尬”。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双标?澳洲选手药检阳性,霍顿们却说要尊重隐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