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早就有人预言了霍顿现在的下场,却没人听

昨天,在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莎娜·杰克被曝出药检不合格后,澳大利亚泳协以及霍顿等部分澳大利亚运动员在孙杨和莎娜·杰克上表现出的“双重标准”,也令澳大利亚成为了很多人的笑柄。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的澳大利亚人都“做人很霍顿”。有两位澳大利亚人就一直在霍顿和孙杨的冲突上说着公道话,甚至还因此遭到不少澳大利亚网民的抨击。

但如今,一些澳大利亚网民终于开始明白他们为啥会为孙杨说话了……

他说:在被证明有罪前,孙杨是无辜的

我们首先要说到的这位澳大利亚人,是曾于2005年至2010年担任过澳大利亚体育反兴奋剂机构(ASADA)的CEO理查德·英斯。

他说:在被证明有罪前,孙杨是无辜的

在7月21日霍顿对孙杨“发难”的事件发生后,当澳大利亚一些媒体在不断煽动澳大利亚的“民族主义”情绪去支持霍顿和攻击孙杨的时候,这位英斯先生却发表了这样一番言论:“我不是孙杨的粉丝。但他已经为他之前的禁药违规被禁赛过了,并且他拒绝尿检的那件事也已经被世界泳联证明没有问题。在被证明有罪前,他是无辜的。(霍顿)拒绝在领奖台上与孙杨合影将会导致很重的惩罚。”

然而,他这段很公正的话却遭到了不少澳大利亚网民的轮番质疑和抨击。他们质问英斯说,作为一个反兴奋机构的人,你本应该和霍顿站在一起的,你现在的立场真让人看不懂。

还有人和英斯争辩说孙杨毁掉了样本,这种做法本身就很可疑。但英斯仍然坚持自己的“无罪推论”立场,表示虽然孙杨这么做是很危险,但他这么做是为了拒绝不合规的检查,而既然世界泳联的裁判庭认为孙杨这么做有合理的原因,他在被证明有罪前就是无辜的。

所以,在澳大利亚游泳队的运动员莎娜·杰克被曝药检不合格后,当英斯也用对待孙杨的同一立场去评价此事,认为莎娜·杰克“在被证明有罪之前应被视为无辜”时,他自然就不会像其他一边攻击孙杨、一边却给莎娜·杰克开脱或对此事装傻的人那样“虚伪”与“双标”了。

讽刺的是,之前在霍顿与孙杨的事情上质疑和抨击他的声音,在莎娜·杰克的药检事件发生后都统统消失了,反而是冒出了很多支持他——甚至转而抨击霍顿的声音。

可为啥英斯会坚持这么一个公正的立场呢?从他在自己社交账号上与网民的互动来看,这位澳大利亚体育反兴奋剂机构的前CEO表示,他在自己多年的反兴奋剂工作中遇到过很多与孙杨的遭遇相似的案例,而且原因也是五花八门。

所以他才认为应该通过程序和规则来判断一个运动员是否违规,而不应该在判决作出前就仅凭猜测认定一个运动员“有罪”。

▲图为英斯回应一个网民对于孙杨毁掉样本的质疑,表示他之前也见过其他运动员毁掉自己的样本,并指出只要没有证据证明测试人员确实违规,那么运动员拒绝测试就不构成违规

她曝光:霍顿还有个队友,三次逃避了药检被禁赛12个月,却仍在代表澳大利亚参赛,没人指责

英斯的观点同样得到了澳大利亚主流媒体“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资深体育记者翠西·霍尔姆斯的认可。而且,这位记者自7月21日霍顿对孙杨“发难”后,就撰写了多篇分析霍顿这一做法是否合适、以及孙杨是否该被骂为“嗑药的作弊者”的理性文章。

在7月21日的一篇报道中,与其他咬定孙杨就是“嗑药作弊者”的媒体不同,霍尔姆斯详细介绍了孙杨2014年被禁赛和2018年拒绝药检事件的经过,以及中国反兴奋剂机构和国际泳联对这两起事件的裁定结果。

▲截图来自霍尔姆斯写于7月21日的报道

其中,这篇报道令耿直哥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么一句话:如果那晚你是孙杨,面对着三个药检人员,其中只有一个人有资质,另两个没有资质的人一个未经你的许可就拍摄你,一个则开始抽你的血,而你知道对方开始动手后才意识到他们的行为是不合规的,你会怎么做?

▲截图来自霍尔姆斯写于7月21日的报道

在7月22日霍尔姆斯的另一篇报道中,她则引用英斯的说法和观点,对宣扬要对“嗑药作弊者”“零容忍”的霍顿及其支持者提出了一番格外有“预见性”的质问:当一名澳大利亚运动员也因为孙杨面临的这一系列很特殊的情况而陷入禁药争议时,霍顿又会怎么做?

▲截图来自霍尔姆斯写于7月22日的报道

霍尔姆斯还紧接着写道:这样的情况其实在澳大利亚发生过,而且这些澳大利亚运动员也和孙杨一样被允许比赛了——但不同的是,他们却没有像孙杨那样成为被公开抗议的对象。

▲截图来自霍尔姆斯写于7月22日的报道

如今,当澳大利亚的莎娜·杰克被发现药检不合格时,霍尔姆斯在她最新一篇报道更是无情曝光了澳大利亚泳协及其队员的“双标”。

她写道:澳大利亚泳协说莎娜·杰克有权经过公平的程序去裁定自己是否有问题,可这个程序难道不是孙杨也经历过并被认定为无罪,却仍然被人各种责难的程序吗?

▲截图来自霍尔姆斯写于7月28日的报道

她继续写道:澳大利亚泳协宣称自己奉行“零容忍”的政策,可代表澳大利亚游泳队参加本届世锦赛接力比赛的托马斯·弗雷泽·霍尔摩斯(Thomas Fraser Holmes),其实才刚刚结束了他12个月的禁赛期,原因是他逃避了三次药检。可他却也没有因此成为自己队友或其他国家运动员的焦点。

▲截图来自霍尔姆斯写于7月28日的报道

▲图为霍顿的队友,三次逃避药检并被禁赛12个月的澳大利亚游泳队成员托马斯·弗雷泽·霍尔摩斯

这位资深体育记者在她的这篇报道中指出,霍顿等人摆出的那种“零容忍”姿态,就好比是将一名谋杀嫌疑人直接执行了死刑,可历史却无数次证明很多案子都有复杂的内情,一些有罪裁定是可以被推翻的,所谓的凶手也是会因为后来出现的新证据、或是原有的证据被污染,而被认定为无辜的。

可按照霍顿等宣扬所谓“零容忍”政策的人的标准,霍尔姆斯写到,那么即便刚刚宣布将捍卫自己清白的莎娜·杰克能证明自己只是误用禁药,不是蓄意,她的职业生涯也应该就此结束了。

▲截图来自霍尔姆斯写于7月28日的报道

所以,从英斯和霍尔姆斯的这些观点看下来,我们就不难发现霍顿等人的做法,虽然看起来很“正义”,本质上却是在盗用“反兴奋剂”的名义而对其他运动员实施一种“未经审判的私刑”——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暴行”。

只不过当这种“暴行”用在孙杨这个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身上时,没人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可一旦自己的队友也将面临同样的暴行时,澳大利亚泳协和霍顿们却突然哑口无言了。一些之前跟风骂孙杨的澳大利亚网民这才明白,他们其实是在给自己的运动员挖坑。

最后,霍尔姆斯写道:现在,莎娜·杰克和澳大利亚泳协只能希望其他国家可以对他们手下留情了……

▲截图来自霍尔姆斯写于7月28日的报道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澳洲早就有人预言了霍顿现在的下场,却没人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