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泳协:我们把霍顿坑了 澳媒坦言:澳洲成笑柄

尽管光州游泳世锦赛已于昨日落下帷幕,不过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莎娜·杰克的禁药风波并未平息,特别是其队友霍顿此前还带头抵制孙杨,不料本国后院起火。今天,澳大利亚游泳协会首席执行官拉塞尔表示,莎娜·杰克的丑闻确实把霍顿坑了。

深陷禁药丑闻的澳大利亚游泳队员莎娜·杰克

澳大利亚第九电视台网站今日报道称,澳大利亚游泳协会首席执行官拉塞尔今天在接受“今日秀”节目连线时表示,她能够理解霍顿现在的处境,他确实被莎娜·杰克的禁药丑闻给狠狠地坑了一次。

拉塞尔说:“我能够理解霍顿的处境,他在颁奖台上的所作所为我们事先确实不知情。霍顿也好,我们也好,都是对禁药零容忍的态度,但是他现在确实处在一个很不利的境地。不过我可以保证,我们没有其他瞒报药检不合格的情况了。”

据第九电视台披露,莎娜·杰克于7月12日与澳大利亚国家队在日本进行世锦赛赛前训练时,收到了澳大利亚反兴奋剂机构ASADA的通知,通知中说,杰克在6月26日凯恩斯训练营上提供的药检样本经检测后呈阳性。7月19日,ASADA再次发布通知,杰克的备用样本同样未能过关。

第九电视台的报道证明澳泳协其实对杰克药检呈阳性的事情完全知情,但澳泳协还是在事件被公开爆料之前选择了说谎。路透社此前曾报道说,莎娜·杰克在光州世锦赛赛前宣布退出本次世锦赛时,澳泳协给出的理由是杰克因为私人原因缺席本次比赛。

如果澳泳协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对外宣布真相,霍顿在颁奖台上的闹剧或许就不会上演。如今谎言被拆穿,不仅澳大利亚游泳队陷入了舆论漩涡,之前对此事毫不知情的霍顿更是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自家后院失火,霍顿陷入尴尬境地

拉塞尔还表示,尽管此次泳协爆出来如此丑闻,但自己并不打算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而且,还将在未来与相关的兴奋剂检测组织进行对话。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莎娜·杰克本人发出的未故意服用禁药的言论,拉塞尔并没有给出评论。

多项数据打脸!澳媒坦言澳大利亚已成体坛笑柄

近日,以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霍顿拒绝与孙杨同台领奖为核心,泳坛的几次事件再次引起媒体关注。事件主题无外乎,外国运动员认为孙杨使用违禁药物,获得的成绩“不干净”。然而事实是怎样呢?连日来,各项调查结果似乎都在不断对这些口诛笔伐进行“打脸”。尤其是在7月27日,澳大利亚媒体在一天内遭到“多次”打脸。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道,霍顿的队友澳大利亚女子选手谢娜-杰克在接受药检时被检测出呈阳性,因此她在最后时刻退出了本届世锦赛。另外,国际泳联在2019年6月26日对游泳运动员夏娜·杰克进行了常规的场外药物测试,随后向其通报了不良检测结果。”澳大利亚泳协会得知后立马暂停澳大利亚游泳队的谢娜参与在日本训练营进行的澳大利亚国家队活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World Anti-Doping Agency 简称WADA)在7月26日发布的截止2016年世界几大泳坛强国的使用兴奋剂次数,英国高居第一,美国队排在第二,澳大利亚排在第四,中国队不在前十之列。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显然是一个喜欢服用禁药的“大国”。

最后一项数据更是将外界的指责直接粉碎。截止2018年WADA(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对世界33个国家的兴奋剂抽检次数、呈阳性的次数,呈阳性的概率。这33个国家里只有两个国家在1万次以上,这两个国家是俄罗斯与中国,俄罗斯高达12556次排在第二,中国为13180次排在第一,澳大利亚仅为4530次抽检次数不入前十,但这个“中奖”的概率澳大利亚远超中国!

澳大利亚抽检次数4530次,呈阳性概率为0.88%。而中国抽检次数达到了13180次,呈阳性概率仅为0.36%。

在这些数据面前,澳大利亚本国的媒体都开始纷纷“倒戈”。“澳大利亚已经成为世界体坛的笑柄了”,澳大利亚主流新闻网站News.com.au这样在其标题中写到。

该媒体称,其实澳大利亚泳协早在6月26日就知道澳大利亚金牌选手莎娜杰克药检没过关的事情,却对包括自己队员在内的全世界进行隐瞒,害得在韩国光州的世锦赛上对中国的孙杨发难的霍顿以及整个澳大利亚泳协,都成为了全世界的笑柄。

游泳女将“阳性药检结果”为何不早公布?澳媒:澳泳协与反兴奋剂机构有“密约”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东尧】韩国光州游泳世锦赛即将落幕在即,澳大媒体27日爆出一则爆炸性新闻,让澳大利亚游泳届陷于尴尬境地:该国前游泳冠军谢娜·杰克上月底的药检测试结果呈阳性,她本人27日自证此事。上月底进行的药检,其结果本月12日就已告知杰克本人,为何时隔半月外界才得到消息?结果的不及时发布,也似乎成了这场“尴尬”的源头。

澳大利亚悉尼广播公司(SBS)29日报道披露,泳协与澳反兴奋剂机构之间的一项保密协议,阻止了结果的及时发布。

SBS报道截图

面对外界连日来的指责与批评,据SBS报道,拉塞尔28日再度公开回应此事,她声称,在知道杰克药检测试不合格,而结果尚未公之于众的情况下,看到霍顿的“抗议”她感到“难过”。

拉塞尔/资料图自澳媒

SBS介绍,根据拉塞尔的说法,澳大利亚泳协与澳大利亚反兴奋剂机构之间的一项保密协议(confidentiality agreement),阻止了该机构在早些时候公布(药检)结果。↓

SBS报道截图

据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AAP)报道,拉塞尔29日称,他们仍在等待“B(样本)测试”。她表示,澳泳协与国家反兴奋剂机构达成协议所要求的机密性不允许他们透露杰克最初的样本测试结果。

拉塞尔称,杰克一直计划在28日世锦赛结束后公布阳性的样本检测结果,这样就不会让澳国家游泳队其他队员分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AAP称,28日当天,杰克在社交媒体上再次透露,她的“B型样本”检测结果也呈阳性。报道说,杰克(即将)面临着的一项禁令似乎将打破她参加东京奥运会的梦想。↓

AAP报道截图

脸书截图

杰克脸书文章截图

据此前报道,7月27日,澳大利亚昔日游泳女子项目冠军谢娜·杰克在自己的Instagram与脸书上同时发布声明说,“由于被指控体内含有违禁物质,我不得不带着巨大的悲伤与心痛离开。”澳泳协当天证实,杰克在6月26日的赛外兴奋剂检查中出现阳性结果。AAP介绍,早在7月12日,她被告知血液样本中含有一种非甾体类药物,结果呈阳性。同一天,她从澳大利亚在日本的训练营地回国。在光州世锦赛开赛前夕,杰克则以“个人原因”退赛。

杰克在脸书发文

杰克药检呈阳性的消息发布后,联系到杰克的国家队队友马克·霍顿刚刚在世锦赛上对中国选手孙杨所做出的举动,有美媒直呼“超尴尬”,也有澳媒将这称作“绝对的灾难”。AAP称,澳大利亚反兴奋剂机构前首席执行官英格斯(Richard Ings)带头对澳泳协在此事上的处理表达不满。

霍顿在世锦赛上拒绝与孙杨合影/图自SIPA图片社

AAP在29日的报道中也这样描述:这造成了一个让人难堪的局面——当霍顿在韩国世锦赛上发起反兴奋剂抗议时,少数知道杰克药检呈阳性的澳泳协官员完全忘记了霍顿的前队友药检呈阳性的事实,只是默默看着。

针对队友呈阳性的药检结果,霍顿28日晚终于做出表态。

据澳大利亚第七频道网报道,霍顿对杰克服用禁药表示失望,表示支持对莎娜⋅杰克禁赛。“我的立场很坚定,运动员的干净高于一切,无论来自哪个国家,从事什么项目。”

28日早些时候,当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记者就此事采访霍顿,问他有什么想法时,霍顿一言不发地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并转身回避了记者的镜头。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澳泳协:我们把霍顿坑了 澳媒坦言:澳洲成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