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暴跌98.5%,裁员12500人,日产怎么了?

1954年3月9日出生的原日产公司总裁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虽然人还在东京,但在2018年11月19日被东京检察院特搜部逮捕后,接着被日产解除了总裁职务,虽然现在保释在外,但对于2019年7月25日日产公布的企业经营状况,他已经无可置喙。

日产在过去的二十多年时间里,曾有过几次过山车般的企业消沉、再度兴盛,然后是现在的重新消沉的时候。

这其中和戈恩有着极为重要的关系。

戈恩在1999年进入日产,是他让日产从破产的边缘走了出来,而且有过极为风光的时候。他想过让法国雷诺和日本的日产、三菱汽车组成一个新的联盟,让这个联盟成为世界第二大汽车销售实体。

但随着2018年11月被逮捕,三家联合组成的集团已经没有了戈恩在的时候那种精诚团结的气氛,日产也日益败落了。

戈恩个人确实相当独断专行,是这种风格让日产走出了经营上的危机,但企业不能限制个别高层的刚愎自用,尤其是高层损公肥私的情况越来越多以后,必然会留下巨大的漏洞,让企业再度走向衰败。

戈恩个人出的问题,更是企业缺少控制机制后,最后必然会得到的一个恶果。

01

利润过山车

2018年11月,戈恩被捕后,日产就坐上了过山车,这此是企业效益大幅度下滑。

2019年7月25日下午,日产在横滨总部公布了2019年4-6月期的决算结果。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2.7%,为22,724亿日元,显示其在汽车方面的效益时有个营业利益指标,这期间的营业利益缩减了98.5%,仅有16亿日元。4-6月期,日产已经连续两年销售额降低,效益变差。

这期间,日产在世界销售的汽车数量为123.1万台,与去年同期比,减少了6.0%。主要原因在于在美国的销售成绩不佳,销量减少了3.7%。

美国汽车市场确实不是很好,但日产的问题在于,过去的好成绩来自降价及对销售店的各种促销补贴,有了这样的措施后,汽车一时能够卖得很好,但相关措施消失后,汽车的营销也会跟着下来。没了降价、补贴,消费者自然就远离日产了。

一个企业,如果想用短时间把销售做上去,产品的降价、对销售者的补贴确实不能少,但企业手里的钱就那些,不去研发新的产品、不为今后几年、十几年做好铺垫的话,单纯的降价不会带来企业的长久稳定的经营。

日产今天的惨况,很大一部分来自戈恩的经营方式。前几年在美国卖得好,和戈恩一个劲地降价、补贴有着很大的关联。

日产股票自戈恩被逮捕后一落千丈

他确实通过这个方式将美国的销量做上去了,但本该用于研发的经费变得严重不足,要知道这些年日产已经没有什么太好的车型推入市场。加上最近这几个月,日元汇率的升值,让同样金额的日元,兑换成美元后忽然少了很多。

日产是大企业,日元升值5%后,将同额的促销费用换算成美元的话,一年能有数亿甚至十几亿美元的差距。这可不是小数。

 

戈恩被逮捕后,日产终于能开始做研发方面的工作了,开始将一部分预算放在了新车的研发上。

这等于拿走了一部分本该用于促销的费用。搞研发时,企业往往会在产品销售上受到影响。现在日产正在转型,要重新开发新车,但问题也在这个时候出现,效益大大下滑了。

 日产现任总裁西川广人

在25日的记者会上,日产现任总裁西川广人宣布,相当于全企业员工人数10%的1万2500人,“今后将会被解雇。”同时在生产的车型方面,将会比2018年的车型减少10%左右。

减少10%的人员,减少10%的车型,日产如今再度坐上了下滑的过山车。日产败就败在了戈恩过去数年的促销、补贴上了。

02

“救世主”戈恩

1999年,日产的窘迫和今天差不多。那年的3月,日产总裁塙义一来到了法国巴黎,反复和雷诺公司谈的是,求雷诺与日产进行资本方面的合作,让已经危机四伏的日产能够勉强撑下来。

在资本合作上,塙与雷诺谈得不是很多,几乎大部分时间放在了雷诺派遣的高官戈恩的待遇上了。此时日产和德国戴姆勒·奔驰的谈判已经基本破裂,最后能合作的仅剩下雷诺一家,如果是某位高管的工资待遇要求比较高的话,对于日产来说,这不是多大的事。

“我回去妥善处理。”塙基本上答应了雷诺的要求。

1999年(平成11年)10月18日,在宣布再生计划的记者招待会上,卡洛斯・戈恩首席执行官(右)和日产汽车塙义一会长兼社长握手示意

10月,雷诺方面派出高管戈恩来了日本。人们还不知道这位当时年仅45岁,祖籍黎巴嫩,生于巴西,就学于法国,时任雷诺副总经理的人物能在日本作出什么。日产没有其他可以选择的机会,而且必须用好这个机会,总不能看着公司走向破产。

 

出于对戈恩的绝对信任,塙很快将实权交给了他。这样戈恩有了在日产大刀阔斧运作的条件。

日本最著名的便利店的名字为“7-11”,大部分“7-11”便利店是全天营业,但名字还是用的一开始时的“7-11”。戈恩到日产后,很快人们就知道这是个工作狂,几乎每天一早他就来公司,晚上一直工作到深夜。戈恩有了“7-11”的称号。

戈恩几乎与所有日产的部门的领导都进行了面谈,而且非常准确地把握住了日产现在存在的问题,他深知不是日产内部对问题的所在不清楚,是日产此时已经无人敢进行改革,想改革也不能彻底将改革进行下去。

此时如果将几十年来沉积下来的采购上的高价格问题,生产上的低效率问题做一个彻底的改革的话,让日产在改革后变得具有活力,使用期精湛的技术、营销体制,公司能翻过身来。

日产内部希求改革的心声与外来的和尚要做的改革一拍即合,况且塙已经把大权交给了戈恩,改革开始在日产公司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展开来。

日产在内部会议上向零部件供应商解释其复兴计划

1999年10月,日产投入了最新技术建设的村山工厂,戈恩一声令下,边和其他4家工厂一起被关闭了。接着2万多名员工被解雇。日产的折旧负担、员工工资重压,瞬间就消失了。

2002年,日产在戈恩的指挥下,提前一年完成了重建计划,实现了“V字型的复苏”,戈恩本人也得到了“成本杀手”的称呼,在戈恩面前,再也别想像过去那样慢悠悠地少干活多赚钱了。

1999年,笔者在日本的大学里教授经济学,那以后的几年,看到的报纸、杂志上关于戈恩的报道几乎用尽了能用的赞美词汇,感觉戈恩就是日产的救星,而且日本大量的企业在本质上和日产基本相同,戈恩该是最终让日本高成本、低效率、国际化比率极低等问题最后得以解决的唯一救星。

戈恩几乎是成了神,他旺盛的精力,深邃的洞察力,果断的决策方式,平易近人的态度等等,被媒体、市民奉为楷模。

03

突来的逮捕

其实让人匪夷所思的是,2018年11月19日,几乎在《朝日新闻》记者面前,日本地方检察院特搜部逮捕了戈恩。

当天,一架商务喷气式飞机缓缓落在了羽田机场,机首印着“N155AN”这几个文字。飞机停稳后并未见有人下来,而是穿着便衣的地方检察院特搜部的官员,先登上了飞机,记者将所有窗帘拉了下来,之后是特搜部逮捕了日产总裁戈恩。这一切都被在场的《朝日新闻》记者记录了下来。

2018年11月19日,日本东京,媒体报道戈恩“违法上报报酬”丑闻

1999年名不见经传的戈恩只身来到东京,19年过去后,此时已经基本上是神一样的人物,在日本无人不知。日产与雷诺加上三菱汽车结成的联盟,让汽车产量超过了1000万台,一个新的国际汽车集团,就要在日本冉冉升起。

在将近20年的对日产的统治中,戈恩树立了个人的权威,不仅日产成为了企业改革的典范,更让戈恩的母公司雷诺从企业联合中获得了巨大的收益。

在汽车行业中相对势力薄弱,但非常具有技术及制造能力的三菱汽车,也开始加入到了日产雷诺联盟中,让这个联盟具有了更大的规模效益。

不到二十年时间,戈恩基本上成了半人半神的佩尔修斯,尤其是日本媒体大都只报道戈恩神的一面,但实际上戈恩更是个人,而且是个极为精致的个人利益至上主义者,每年10亿日元以上的薪酬,根本不够用度,他更希望能让日产成为个人的金库,不论什么花销,都能从日产这里支出。

其实这无可非议,任何有点私心的人都会这么做,只不过日产这样的大企业能够提供的空间更大,普通人从企业那里“顺手牵羊”拿到的利益可能是几块钱,几百元钱,戈恩则是几千万日元,或者数亿日元。

问题不在个人私心而在企业、机构完整的监督检查体制,没有这样的企业统治体系,可能是戈恩先出了问题,打到戈恩后,第二个戈恩、第三个戈恩会层出不尽。

戈恩让日产的效益出现V字形恢复后,他出差时使用的公司信用卡开始出现了集聚的变化,不仅在外面请客吃饭全部由公司报销,自家用的食材等也开始从同一张信用卡支出,而日产公司内敢出来批评的人几乎没有。

从一开始占点公司的小便宜,到后来给自己的朋友介绍工作,去巴西办工厂,甚至在法国让本来已经经营不下去的工厂,不仅有了新的车型要到这里生产,而且开始扩大产能,一位本该最为重视成本、效率的人,在日产公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下,让这家企业走出破产的危机后,过了一些时候,不得不面对另一场更为严重的危机。

如果企业日常的经营环境不够好,企业允许个别领导损公肥私,企业成了社会造神的一部分,将自家企业的老板供奉为某种神灵,那么接下来企业的效率下滑,危机便会降临。

企业里平时溜须拍马的人,也最先能够感受到危机的行将到来。良心未眠的人,或者那些将被企业独裁者清除出去的人,便会背水一战,与现任总裁做拼死之争。

早在2018年上半年,日产高层已经开始雇用律师事务所调查戈恩损公肥私的种种恶劣行径,等发现已经不是企业内部能够处理的问题时,最后也只能通过与国家(检察厅)合作的方式,去除企业自身的毒瘤。

从与检察厅高度配合,反复在媒体上揭短戈恩(其实也是日产)的《朝日新闻》的报道看,戈恩的挥霍、不按法律规定纳税,相关金额以数亿日元或者十几亿日元计,超出了人们的想象。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是戈恩贪心太大,还是日产公司现在的高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造成的结果。

等戈恩这颗大树轰然倒下后,人们看到的是日产企业统治不完善、财务制度漏洞百出、公司董事不肯认真履行监督责任等种种怪相。再以后便是日产经营再度进入危机,雷诺·日产·三菱汽车联盟的弱化。

过去日产因戈恩而重生,现在日产则因戈恩而再度艰难。谁能像当初“戈恩拯救日产”那样继续拯救日产?

此时的日产,再次呼唤英雄。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利润暴跌98.5%,裁员12500人,日产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