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航空界在机场抗议集会 党媒:瞎折腾 滋扰!

  

  抗议香港元朗暴行的抗议者2019年7月26日在香港机场举牌示威。

  香港航空界人士星期五(7月26日)在香港国际机场集会抗议,要求政府立即回应市民的五大诉求,争取国际关注。

  集会从下午1时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抗议者身着黑色衣服,很多人还带着口罩和头盔,在香港国际机场一号客运大楼五楼的接机大堂静坐。香港媒体说,集会人数最多时有大约2500人。示威者高举“接良知HK726”,“林郑下台”、“香港人加油”等横幅。

  机场当局表示,机场运作未受影响,但建议旅客提前前往机场,预留充裕的时间,并留意最新航班资讯。

  新加坡外交部星期五发出旅游通告,提醒旅游者避免前往香港示威活动的地点。

  这次示威活动的组织者、立法会议员、前飞行员谭文豪对路透社说:“过去几个星期来全世界都在关注着香港。我们认为机场是游客能够了解香港现状最直接的地方。”

  此外,包括有飞行员、机组人员等在内的大约1万5千人还签署了一封请愿书,要求政府严惩元朗袭击事件的肇事者。

  这封通过谭文豪发出的公开信说,“作为航空界的专业人士,我们明白我们肩负社会责任,即使看到社会上发生的种种不公义,也一直默默地紧守岗位;但作为香港人,过去的每一枚催泪弹、每一枪布袋弹、每一棍黑势力的毒殴,都狠狠地打在我们的心上。人民在哀嚎,我们的家失去了秩序,我们还可以凭甚么继续沉醉工作,埋没良心、默不作声、助纣为虐呢?”

  这封公开信说:“今天,我们不能只说专业,更要讲良知。”

  香港400多名行政主任、以及约300名公务员星期四分别发表两封公开信,促请港府正面回应民间五大诉求,包括正式撤回修例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环球时报:香港反对派滋扰机场误导旅客,还打出了美国旗

香港反对派煽动在香港国际机场举行“7.26航空界集会”。尽管反对派事前声称是“和平集会”,不会影响秩序,但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当日在现场采访发现,大多数旅客受到示威者的滋扰,假信息、强塞宣传品的行为随处可见。

  

  反对派滋扰出入港旅客范凌志/摄

  由于此前示威行动大多引发暴力,机管局在早上已经加强防范,包括拆除大堂的长凳以及在接机大堂地下贴上黄线。在黄线内不许示威者进入,以免阻碍旅客出入。

  下午12时许,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来到机场,发现已有目测二百多名身着黑衣人士聚集在到达大厅B出口附近,其中有人戴着象征激进暴力行为的黄头盔。下午13点,集会正式开始,示威者在相关人士带领下狂喊口号,并席地而坐。一个奇怪的现象是,虽然反对派始终声称此次是“航空界”集会,但环球时报-环球网在现场发现,静坐在地上的大部分为年轻学生。

  

  机场现场图(范凌志/摄)

  反对派还在现场设立联署签字点,一些身穿黑衣的人士先来排起长队,并戴上口罩签名。但记者观察发现,这条“长队”并未维持多久,一个小时以后便迅速消失了。

  出发大厅的二层有很多即将离港的内地旅客,大多数人面带忧虑地拍拍照片就走,不愿对此做任何评论。但也有例外,一位内地中年女士与一位香港的基督徒女士在旁边辩论,这位香港女士左肩部被示威者贴了一张“726,和你飞”的贴纸,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问她是否知道这张贴纸的含义,她表示自己并不懂政治,但这应该是象征“平和”的意思。

  “我跟你讲,你不明白,他们(示威年轻人)是无知的。” 内地女士说,他们此前的行动已经被定性为暴动。“我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国家,我敢保证这是错的,这群孩子是被毁掉的一代。我很担心,我哥的小孩也是香港大学生,我一直跟他们说坚决不能参加这些激进行动,这些年轻人都被当枪使了。”

  香港女士并不知怎么反驳,只是说“让我们为他们祈祷平安吧。”

  “他们连政府都敢冲击,连警察都敢打。”内地女士问这位女士:“为什么他们要全部把脸遮起来?他们不敢露出真面目。如果知道自己是对的,就应该以真面目示人,不怕抓,但是他们谁都不敢把口罩拿掉!”

  内地女士说,自己在意大利做大理石生意,知道现在整个世界都不景气,香港也不景气,但这些年轻人把问题完全推到香港政府身上,甚至去冲击中联办。“他们真的很可怜!”

  “他们并不值得可怜!”一位路过的香港地勤人员听到,马上接话:“他们的行动不代表机场,也不代表任何航空公司,他们只是打着航空业的旗号。”

  

  

  图注:反对派煽动在香港国际机场举行“7.26航空界集会”,现场有人打出美国国旗。范凌志/摄下

  午15点以后,现场示威人群渐渐增多,在反对派的内部群组中,一些激进分子把民建联副主席陈勇、立法会议员葛佩帆的航班号公布,号召示威者届时在A出口“接机”。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在现场发现,在距离航班抵达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多的时候,示威者就已将集会地点扩展到A出口处,并在A出口两侧列队举着标语,用英语、普通话向每一位抵达乘客喊口号、塞传单。

  面对“民主推销员”,大多数旅客都是面容紧张地快速通过,机敏的乘客会选择从出口另一侧的狭缝中侧身而出,绕过示威人群。 偶尔有一人接过传单,示威者就像得胜一样鼓掌起哄。

  在出口的示威者已经干扰到旅客的行程,一些人用假信息迷惑旅客:“欢迎来香港,元朗购物节,明天下午四点半!”真实情况是,反对派早早就煽动要在27日去元朗“复仇”,多家港媒都忧虑届时可能发生更大规模的暴力冲突。还有一群自称是“在机场任职的市民”在香港机场一号客运大楼接机大堂集会。据香港《大公报》报道,示威者还制作极似支付宝红包二维码的文宣,欺骗内地游客扫码,但打开之后实际上是其他内容。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的苹果手机在现场也时不时收到来自陌生人的Airdrop分享,内容都是一些歪曲事实的图片。

  根据公开信息,这次机场的示威结束时间为晚12点。一位香港老人却显得很忧虑:“这些人和那天冲击中联办的是同一批。现在看起来很平和,但到最后往往都是暴力。”

放肆!香港示威者在机场围堵指骂老年旅客

香港极端分子连日来策划多场行动,扰乱香港陆空交通。继号召网民堵门瘫痪港铁后,7月26日,示威者在香港国际机场举行所谓“航空界集会”。

尽管他们口口声声说是“和平集会”,但不少在场媒体发现,在人流量密集的机场,示威者肆意阻塞通道,胡乱张贴贴纸,大喊口号,骚扰乘客。

有黑衣人蒙面挥舞美国国旗,还有示威者疑似“碰瓷”一名老年旅客,聚众对其长时间围堵指骂。

综合港媒报道,一群自称是“在机场任职的市民”发起26日在香港机场一号客运大楼接机大堂集会,并获发警方不反对通知书。

香港机场则提前加强保安及防御措施,拆除大堂的长凳以及在接机大堂地下贴上黄线,疑为分隔集会人士及旅客。

有香港市民表示,昨晚看见有工作人员在大堂拆除长凳,部分长凳被搬到另一楼层,亦有部分长凳则拆剩一边凳脚,整张椅子倾斜。

图源:香港文汇网

集会自当天下午1时开始,穿上黑衣的示威者下午约3时已坐满入境大堂B区,部分人士及后迁往到入境大堂近A出口一块空地坐下。

示威者阻塞来往通道,胡乱张贴贴纸,大声叫嚣口号,还向来往旅客派发传单,不过绝大部分游客并没有接收。

图源:文汇网

大公文汇全媒体注意到,示威者还制作极似支付宝红包二维码的文宣,欺骗内地游客扫码,但打开之后实际上是其它内容。

图源:文汇网

当天还有网民拍下一群示威者围堵老人的画面,根据可见的视频内容,数人包围推撞指骂老人,称其“打伤人”,阻止他离开;老人此前疑似与身上贴满便条贴的示威者发生过碰撞。

有网民透露,有救护车赶到现场。但从现场视频看,年轻示威者与老人轻微碰撞,年轻男子疑似“碰瓷”。

老人其后表示道歉,但示威者仍继续追骂,最后机场工作人员介入,表示已经通知警察前来处理。

26日晚,观察者网通过媒体现场直播画面看到,示威者已经塞满机场到达大厅,并向走出的旅客高呼口号,发放宣传资料,但接过资料的旅客并不多。

在A出口,还有人挥舞美国国旗,该人士身穿黑衣,将自己包裹得只露出眼睛和口鼻。由于现场十分混乱,机场工作人员不得不在出口处维持秩序,分批让旅客走出。

对于此次机场集会,有旅游业人士狠批此举“赶客”,指连串暴力冲击已令不少旅客打消访港念头,若再捣乱机场,只会令香港旅游形象及国际声誉进一步受损。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香港示威群体的这一番闹事注定是瞎折腾

示威者今天下午闹到香港机场去了,有内地学生和示威者发生口角,示威者大骂内地学生“滚回大陆去”。香港这些孩子有点傻啊,他们不知道把内地游客和学生都吓跑了,香港会减少多少工作岗位?无论这些工作岗位是谁的,都与所有香港人的福利存在间接关系。

香港示威群体之前主动要求各国外交机构发赴港旅游安全警示,欧洲多国前两天纷纷发了赴港旅游警示,新加坡外交部今天也发了。香港看来真有帮人想毁掉这座城市。

那些人一定深信,搞乱香港会给国家制造巨大麻烦,但那些傻小子们不懂最关键的一点,“一国两制”可保证不了香港必须好,其实它也给了香港“破罐子破摔”的选择权。高度自治有可能搞出一个好的香港,但也有可能把香港搞乱了,国家都不能像管理内地城市一样干预香港的事务。关于这一点,很多人都是逐渐看明白的,香港社会作为整体必须拥有这一关键的集体悟性。

老胡今天要批评批评香港大学,因为它们的学生在这轮骚乱中扮演了主力。反修例,这一点可以理解,但是新《逃犯条例》已经死亡,再接着闹,而且一些老师鼓励学生闹,对暴力活动不加指责。彻底瘫痪港府和警察,这要在政治上多么糊涂才能做得出来。我要说,香港那些大学至少在政治上相当糊涂,他们的整体洞察力不及格,充满了愤青级别的情绪。那里有一些影响了学生们的老师自己就一脑子浆糊,他们的学生正在摧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骚乱潮中打头阵,显然有他们的责任。

舆论普遍认为,香港的骚乱延续至今,深层原因是经济不景气,年轻人的工作生活面临沉重压力,前途黯淡。这也是当前世界性的问题,比如,大城市的年轻人买房困难,就是极其普遍的困扰。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答案在经济结构调整中,在切实有效的民生政策构建中。但是香港这些学生却驴唇不对马嘴地闹起“民主”来,仿佛反对派主张的绝对“双普选”就能把好工作和房子给他们变出来。这是多幼稚的一群孩子啊。香港的大学把年轻人教育成这样,不能不说是它们的耻辱。

一个世纪以前,中国极度落后,大部分国人都是文盲,青年学生是最有视野的群体之一。但是今天,教育已经很普及,青年学生与那些既受过良好教育又有走南闯北阅历的壮年人相比,思想格局就往往居于下风了。现在的很多社会里,青年学生为主体的政治运动都很难具有先进性,而往往成为社会普通情绪与政治诉求混乱的嫁接组合。青年学生很容易被政治反对派当成街头暴徒加以利用。

香港的这一波示威一开始目标很明确,好歹有清晰的逻辑。而现在它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发泄,像是在众人面前狠抽自己的嘴巴,还要拿刀剁自己的手指,用种种自残来制造威胁。他们到底要达到什么目标呢?老胡真心看不懂。瞧瞧“民阵”提的那五条,总结起来就是要剥夺特区政府和警察的所有权威,以后街头示威成为香港权力的最高来源,只要示威是“为了民主”,搞暴力必须免责。大家说,这样的香港还有人敢待吗?真要成乌克兰啊?

一定有人真在琢磨通过此番闹事让香港脱离中央的最高管制,把高度自治搞成事实上的“独立”。但他们就是疯了。台湾想搞成“独立”,大陆会不惜用战争粉碎它,香港连电和水都要靠内地,它有什么资本脱离中央的管制!

香港示威群体的这一番闹事注定是瞎折腾,就相当于一个人在家里发怒,大吼大叫,摔盘子砸碗。他们现在可以停下来,也可以继续推倒书柜,砸电视和吊灯,但他们最终还要在这个家里过,无论砸什么都首先是他们自己的损失。

香港示威的暴力化和对政府、警察权威的沉重打击已经酿成了部分难以消除的后果,香港各项竞争力的指标都会因此往下掉,而这一切只能由香港年轻人未来福利的某种损失来集体埋单。老胡很同情他们,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同时,我更想指责没把他们往正道上指的某些香港大学的老师们。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香港航空界在机场抗议集会 党媒:瞎折腾 滋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