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是台湾第一美女 去美国体验一年性解放

话说之前羊提到了胡因梦和李敖的一点往事,引起了一些小伙伴的注意~

李敖说过她“美人便秘,与常人无异。”

但李敖也说过,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

两人的爱恨情仇,哪是一言两语就能讲清楚的?今天羊的话题就是胡因梦。

—— “恋父”的格格——

胡因梦的父亲叫胡赓年,出生于辽宁沈阳,后来去了台湾,胡因梦因此生于台湾。

胡因梦清楚的表明过她“小时候确实有心理学所说的恋父情结”,从她对父亲充满诗意的描述就能看得出来。

“父亲非常聪明,很会读书。虽寄人篱下,却不改其儒雅与斯文。外表高大而英俊,有须眉男子的阳刚与深幽俊美的阴柔。他总是穿着体面、举止斯文,表情温和而肃静,眼底有股倦意,他像是一个看尽人世变迁的人,早已失去那股聚精会神的兴致。”

胡因梦与父亲

胡因梦的母亲璩(qú)诗方颇有才气,曾就读于天津女子师范学院的中文系,诗文造诣都相当不错。

虽然日后璩诗方和胡赓年吵架,能拿着一瓶不明液体威胁胡赓年要毁他的容…但“疯”到这种地步还不忘引经用典:

“母亲看到我念《圣经》,嘲讽地斥责我是《红楼梦》里的迎春,旁边的人吵得天都快翻了,还在念什么《太上感应篇》。”

胡因梦的父母三观不合,注定了分离:胡母在乱世中求生存,对金钱看的重,刚好胡赓年并没有对金钱、权利有多么大的追求…

“小时候我是父母之间的夹心饼,起先是母亲在我身边叨念父亲的自卑与无能,长大一点换成父亲在我面前数落母亲的拜金与现实。

胡因梦和胡父的父女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我记得父亲爱看武侠小说,但又恐怕母亲笑他没出息读闲书,便躲在被窝里拿着手电筒偷看,喜欢和爸爸起腻的我也躲在里面和他一起偷看。父女二人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偷,紧张中带着莫明的兴奋。”

很显然,胡赓年是个极其宠爱女儿的父亲。

“父亲宠我、纵我,要星星月亮他都设法摘下来给我。他在家的时候我是个满洲格格,他回台北之后我就成了灰姑娘。”

多年以后,胡因梦父母的关系终于破裂到无法修复的地步,胡父离开了,胡因梦和母亲生活在一起。

—— 烈酒般的女子——

刘德华曾经说过:“在台湾,170公分以上的女人,林志玲最好看;170公分以下的,贾静雯最美。”

志玲姐姐和贾静雯诚然是美的,但刘德华怕是忘了林青霞和胡因梦。

胡因梦是当时七八十年代台湾当红女影星,有台湾第一美女之称,林青霞与之齐名。

有人曾这样形容这林青霞和胡因梦两个美人:“林青霞之美像国画,剑眉星目间有大幅泼墨的富贵感,胡因梦就是小品,笔法隽永古典。”

胡因梦长的温婉文艺,但绝对不是一杯冒着氤氲雾气的热茶,而是遇火即燃的烈酒。

在台湾辅仁大学上学期间,她会穿那种短到必须用一个写着“禅悟”的大麻袋把屁股遮住的迷你裙,被四年级的学长斥责“不像话,太嚣张了”。

甚至不顾他人目光交外国男友,那个保守的年代,胡因梦和外国男友发生了性关系,气的胡因梦母亲要拉她去警察局。

大二时,胡因梦退学,在画廊看画展时被徐晋良导演相中,拍了人生中第一部电影——《云深不知处》,一炮而红。

这部电影的副导演是侯孝贤,就是那个执导《刺客聂隐娘》的侯孝贤,不过当年的他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林青霞还在这部电影中打了个酱油。

胡因梦和林青霞合作颇多,在林青霞和秦祥、林秦汉合作的《我是一片云》中(这三个演员的旧事也是百转千回),胡因梦也有出演,现在少见这种两个顶级美人同框的作品了。

男主谷名伦和秦汉、秦祥林等并列为当时的英俊小生,但很可惜29岁时因为试戏不慎从楼上摔下去世。

《云深不知处》可能是庹(tuǒ)宗华的黑历史了吧…庹宗华在刘若英主演的《少女小渔》中,饰演女主男友的江伟。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真的是男大十八变啊…

拍完了这部电影胡因梦并没有一头扎进演艺圈,而是做了两件事:一、割双眼皮;二、去美国呆了一年。

胡因梦从来没有遮掩过自己微调的事实,甚至很直爽的自己披露割双眼皮的过程。

“我曾经仔细看过《云深不知处》的毛片,赫然发现自己的东方媚眼在银幕上完全是标准的蒙古利亚眼,不但浮肿,而且显得有点邪门,带着一股色迷迷的感觉。”

羊感觉自己被胡因梦自我调侃洗脑了,好像真的有种“色迷迷”的赶脚…李敖还真不用怎么攻讦她,胡因梦自己调侃起自己来真的是入木三分…

现在羊看胡因梦的旧照都赶脚她的眼睛“带着一股色迷迷的感觉”辽…

话说胡因梦调整了双眼皮之后,虽然她文艺界的友人怀念她调整之前的东方美,但不可否认的是胡因梦有了这双新眼睛之后颜值飙升。

胡因梦居中(这个肤色白的),右为林青霞

羊忍不住会去关注她的眼睛找割痕(羊的职业病啊职业病),还真的让羊找到了人工痕迹(受不鸟自己的职业病)。也许是胡因梦的父亲“像混血”,肖父的胡因梦太适合这个双眼皮了~

这个发质真让羊羡慕~

做了双眼皮之后的胡因梦,眼睛竟然跟林青霞有些相似,也许她俩的眼睛都带着“下三白”。

“下三白眼”放其他人脸上也许是bug,但是放美人脸上反而让美人有了一直蔑视一切的距离感。

胡因梦心中向往的其实是波希米亚式的另类生活,到了美国之后,胡因梦入乡随俗,迅速的接受并融入了美国开放的氛围。

“性解放”在当时的中国算得上罕见,而像她这样从来不遮掩自己的“性解放”经历的女神级公众人物,在现在的中国也不常见。

“当时纽约中青代的西方人对待性爱的态度已经开放到令东方人咋舌的程度,本着好奇、开放和身心的需求,在安全的范围内我经验了一年的性解放。”

从纽约回到台湾,胡因梦的《云深不知处》带给观众和媒体的印象仍然留有余温, 胡因梦自然而然又进入了演艺圈。

有着十五年从影历程的胡因梦拍了近四十部影片,其中《六朝怪谈》拍摄手法独特,掺杂了日本风格,剧情极其猎奇。

在这部电影中,胡因梦饰演的女主和自己饲养的白马感情非比寻常。

女主无意中跟白马说:“若你能将我战场上的爹爹带回来,我便嫁与你”。而后白马在深夜里化身为书生。

(p个s:这个怼着鼻孔拍的死亡角度真的驾驭的很好……)

白马信守了承诺,从战场上带着女子爹爹的尸骨回来了。

家里的长辈觉得人马之间似乎有异,便自作主张杀马剥皮,这对女主的打击很大。

待嫁的女主在出嫁前看正在晾晒的马皮最后一眼,没想到马皮竟然飞扬起来将女主重重裹住,悬在树梢结了一个茧。

为了拍摄马皮飞起来裹住女主的画面,胡因梦裹着马皮自行转圈子,两只手臂完全不能动弹,失去平衡后整个人笔直地倒在地面,当场晕了过去。结果那一个“为艺术牺牲”的镜头在银幕上只出现了几秒钟的时间。

拍完《六朝怪谈》的第二年,胡因梦嫁给了李敖,那时的胡因梦28岁,李敖45岁。

—— “心有不安,但不安终已平复” ——

李敖与胡因梦只有三个月的婚姻,但就这三个月也足够让“李敖和胡因梦”这两个名字长久的纠缠在一起,致死不休。

胡因梦在上学期间就经常读李敖的书,成了当红明星后,也是李敖的忠实读者,还发表过一篇名为《特立独行的李敖》的文章,声援刚出狱的李敖:

“李敖仍旧是李敖,虽然笔调缓和了一些,文字仍然犀利、仍然大快人心、仍然玩童性格,最重要的是,这位已步入中年的才子还保有一颗赤子之心。”

在两人刚在一起生活后,李敖对她极宠爱:每天早上胡因梦一睁开眼睛,床头一定齐整地摆着一份报纸、一杯热茶和一杯热牛奶。

但很快胡因梦就发现和李敖并不合适。李敖打发给前女友210万台币,要求胡因梦也拿出210万台币作为“相对基金”…

胡妈妈本身就对金钱相当敏感,此时惊觉她之前看错了李敖,而胡母在此之前认为全台湾只有李敖配得上胡因梦。

胡母在此之后极力劝阻胡因梦嫁给李敖,可胡因梦极叛逆,明知并不妥当还是不管不顾的嫁给了李敖。

“母亲斩钉截铁地对我说:‘李敖已经摆明了要骗我们的钱,你可是千万不能和他结婚啊!’。本来对这门婚事心里是很犹豫的,现在为了争取自主权,反倒意志坚定地非嫁不可了。”

果然这场婚姻根本维持不下去,二人在离婚后甚至还要对簿公堂。李敖一直放不下胡因梦,在自己的节目里喷她,一喷就喷了几十集。

一些角度新奇的琐事在离婚后都成为了攻讦胡因梦的素材。

“譬如我在屋子里一向不穿拖鞋,喜欢光着脚丫到处走,因此脚底经常是灰黑的,李敖对这件事的反应就非常强烈。灰黑的脚底对他来说简直是一项不道德的罪名,连离婚后都时常向人提起,当做打击我的话题。另外他对别人的排泄物要求也颇高,如果上大号有异味,又是另一项值得打击的罪过。”

胡因梦、李敖签署离婚协议

胡因梦自己吐槽自己都那么鞭辟入里,哪里会在意李敖呢?她甚至在自传里剖析和李敖交往经历…

比如说什么李敖初次见她,当着女朋友的面也盯着胡因梦的脚看,后来胡因梦才知道李敖原来有恋脚癖;

再比如说有十万册藏书的李敖居所整体气质严肃,可墙上挂的竟然是从《花花公子》杂志里剪下来的裸女照片;

胡因梦还自爆李敖第一次吻她后上唇和人中之间被吸出了一圈赭色的吻痕,不得已胡因梦只能拿出粉饼遮掩。

胡因梦从来不会遮掩自己丰富的性经历,自然也亲自上阵揭露李敖的性癖好:

“每当我期望和李敖达到合一境地时,却总是发现他在仰望天花板上的那面象征花花公子的镜子,很认真地欣赏着自己的“骑术”,当时我心中的失望是可想而知的。”

这样的胡因梦怎么会在意李敖讽刺她“坐在马桶上被便秘憋红了脸”呢?

便秘的仙女也是仙女

压倒这段婚姻的稻草,是李敖涉嫌侵占了朋友萧孟能的财产,胡因梦选择站队萧孟能。

李敖感觉自己被背叛了,和胡因梦的离婚过程一点也不愉快,甚至大打出手。

胡因梦和李敖的离婚协议

离婚后不久,胡因梦的内心很快就释怀了。两人在街上偶遇,胡茵梦主动上前和李敖打招呼并想拥抱他。可是李敖却异常紧张一把推开她:“不要这样,会被记者看到。”

敏感而带着偏激的李敖,和胡因梦注定不是一路人。

胡因梦并没有因为离婚而暂停她的演艺事业。1983年胡因梦拍了最合她心意的电影《海滩上的一天》。

“十五年的从影历程我拍了近四十部令人哭笑不得的影片(倒是很贴近人生),以我四岁就开始看西片所培养出来的鉴赏角度,这些影片中只有《海滩上的一天》堪称佳作。”

瞅瞅这个后脑勺

胡因梦在《海滩上的一天》饰演的是一名女钢琴家,再适合她不过。她自带高贵冷艳的气质,电影中的她美的惊心动魄。

这个时候的胡因梦已经30岁了,哪怕经历过和李敖的纠缠,但并不见疲惫,美貌依旧。

胡因梦离开演艺圈的最后几年,因为电影不景气,她转拍了电视剧《慈禧外传》,在其中饰演慈禧。

以当时较为落后的医美技术,三十多岁的胡因梦皮肤能紧实到这种程度,真的是上天对美人的优待。

下三白眼给胡因梦带来了杀气,和慈禧这个角色真的是相得益彰。

1986年胡因梦因主演《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被亚太影展评为最受欢迎明星,同年告别演艺圈。

(p个s:还记不记得羊曾经写过“蓝橘”这对补色的配色?这个海报是典型案例。)

当时的胡因梦不过33岁,美貌依旧,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演艺圈,再也没回来。

在被问及为何在事业当红之时却选择隐退时,胡因梦坦言:

“演戏根本不可以发展我的潜力,我根本不懂如何演戏,只不过靠美貌赚取暴利。靠着美貌我可以挣很多钱在这个行业,可是,内心从来没有因此感受到过真正的快乐。而看书和写作是真正让我感到快乐的事情。”

在此之后,胡因梦转身成为了作家和翻译家,专门从事身心灵方面的翻译和写作。早年的冷艳慢慢褪去,她散发出了更多的书香气,淡定从容,完全是一副女学者的模样。

在将近五十年前的台湾影坛,“双林”(林青霞、林凤娇)“双胡”(胡因梦、胡慧中)并称为“台湾四美”。

从左至右:胡茵梦周丹薇林青霞胡慧中侯丽芳

四人当中,林青霞因为一直活跃在演艺圈、留下了大量经典作品而更被人所熟知。

林凤娇现在最主要的身份是“成龙太太”。

胡慧中最近的新闻应该是2014年左右吧,那时候突然扒出来她是孙俪的姨奶奶,还去探望了孙俪刚满月的女儿小花。

当年的“双林双胡”各人有各人的缘法,都过着相对低调的日子。

在胡因梦42岁时,未婚生下女儿胡洁生,孩子的父亲未知,胡因梦也不想公开。

“有的家长很无聊,让他们的孩子来问我女儿,我女儿回答的很好。她说,这是我家的事,不干你事。”

最后羊忍不住提一下李敖,他是个复杂而又难以简单评判的人物。

李敖去世后,蔡康永说:“他一个人身上,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他不在,那个江湖就不在了。”

有人不能接受胡因梦开放的性观念,也有人憎恶李敖的感情观。

李敖和胡因梦都不是对方的良配,二人当年的相互选择的确是个错误,但这二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淫字论事不论心,论心千古无完人。

纵然胡因梦不是李敖心中的完人,但她的美却是无可替代的。

天下风情万种的女子长相自然有万般不同,但却都该是媚眼如丝的。眉梢眼角全是若有若无的情丝笑意,会让人不自觉地陷进去。这种媚眼独属于东方,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而胡因梦在这种东方媚眼的基础上又多了西式双眼皮,却意外融合的很好,别具一番风情。

打开搜狐新闻APP,紧跟时事热点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她曾是台湾第一美女 去美国体验一年性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