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警黑勾结 恐慌蔓延 血色香港坏了北京大事

苹果日报: 黑帮肆虐 恐慌蔓延 香港元朗屯门 荃湾宛如死城

  元朗乡黑白衣暴徒无差别袭击伤人,大批探员昨日凌晨包围暴徒聚集的南边围村,但扰攘数小时后竟然零拘捕收队。整晚白衣暴徒一直手持铁通在村外踱步,但元朗区助理指挥官(刑事)游乃强称不见有人持攻击性武器。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昨午声称"跟黑社会势不两立",实情却对制止暴行毫无作为。

 

  昨日流传黑帮暴徒再次出动,令元朗、屯门、荃湾及沙田等地区气氛紧张,中午后YOHO Mall及V city商场店舖提早关门,元朗大马路一带大部份商店纷纷拉闸,全城因警察纵容黑帮暴力,弥漫一片恐慌。

 

  元朗前晚经历黑暗一夜,白衣暴徒见人就打,至少45人受伤。昨日网上再传出白衣暴徒将捲土重来"血洗元朗",区内人心惶惶,整个新界西犹如陷入戒严状态,商店相继关门避祸,其中接连西铁元朗站的大型商场YOHO   Mall,中午后陆续有商店关门,包括连锁集团零售店及食肆,员工提早拉闸下班后离开,广场中央地摊周边铺上布帘及关灯,逾九成商舖下午2时后已空无一人。

  元朗大马路及安宁路一带路人亦绝迹,商店同样拉闸。区内交通亦受影响,教育路部份小巴綫停驶,区内气氛凝重犹如死城,与平日熙来攘往有天渊之别。《苹果》记者昨晚7时许再驾车到元朗市中心一带,发现平日非常挤塞的大马路车流稀少,街上几乎空无一人,恍如凌晨时分。

  六男涉非法集结被捕

  多个传出有白衣暴徒出没的地区,包括天水围、屯门、荃湾及沙田,区内大型商场如T  Town、屯门巿广场、V  city的商舖昨亦提早关门。荃湾南丰中心、荃丰中心、绿杨坊、荃昌中心大部份商舖相继落闸。屯门兆康站黄昏时间除商店关门,亦未见大量乘客,据知不少人因不敢乘搭西铁,改为乘巴士回家。

  康文署昨宣佈,基于公众安全考虑,元朗区凤琴街体育馆、元朗大球场、朗屏体育馆、元朗游泳池、元朗剧院及元朗文化康乐大楼之文康设施提早于晚上7时关闭。外卖平台公司Deliveroo跟Uber   Eats也以安全为由,前者昨午2时起暂停元朗和屯门的外送服务;后者则因应元朗区突发事故,昨晚暂停于区内提供服务。有关情况蔓延至其他地区,中环ifc及观塘apm的苹果专门店均缩短营业时间,有本地银行容许员工提早下班,反映各方都以行动说明不相信政府和警察能保护市民,沙田及马鞍山甚至有居民自发组成队伍巡逻和站岗守护社区。

  特首林郑月娥与一众官员昨午现身记者会,卢伟聪称对元朗暴力袭击事件"绝对不会容忍,会尽快蒐集足够证据拘捕犯案人士",惟昨凌晨大批防暴警察及反黑组曾包围南边围村,但数小时行动后未有拘捕任何人,更容许白衣暴徒离开。元朗区助理指挥官(刑事)游乃强事后辩称:"白衫嘅人唔代表有参与打斗。"

  新界北总区重案组探员昨傍晚根据调查后掌握的名单,搜查天水围及元朗多处住所,并以涉嫌非法集结罪名拘捕六名男子(24至54岁),他们分别姓王绰号咸鱼、姓陈、姓李、姓张、姓黄及姓陈,其中李及张有黑帮和胜和背景,分别跟随高佬安及双鹰清。各人报称司机、小贩、装修工人及无业,警方正循线索追缉其他在逃者。警方称调查及蒐证工作仍在进行,不排除会检控疑犯其他罪名。

  议员:黑帮如接管元朗

  翻查资料,2003年黑帮分子"佐敦之虎"因被警员截查时扬言"12点钟后佐敦道我话晒事",令警方高层震怒,12小时内即有反黑组扫荡区内黑帮盘踞地点,翌晚警方再于油尖旺展开大规模反黑,尽扫"佐敦之虎"地盘,可见警方如要对付目无法纪的黑帮,绝对可施以重手打击。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严厉谴责元朗事件,民主党许智峯形容黑社会如接管元朗,对警方不作为表示极度愤怒。人民力量陈志全怒斥警方,对身穿黑衣示威者可肆意截查搜袋,甚至以非法集结罪拘捕,但对白衣暴徒明显尺度不一。昨日亦有记者就此质问卢伟聪,他只回应"会回去了解及跟进"。

  全城因警察纵容黑帮掀恐慌,多区陷"无政府状态",有记者质问林郑是否仍能管治,她称"仍有坚定服务香港的心;希望社会各界能与我们齐抗暴力"。

VOA:元朗黑社会暴行事件令港人对警队失去信任

  

  白衣人在香港新界元朗地铁站殴打反送中抗议者

  在香港元朗7月21日晚爆发震惊国际社会的疑似黑社会暴徒持凶器不加区分地追打无辜市民和黑衣示威者、甚至传媒记者的流血“恐怖”事件后,警方在强大压力下,星期一以“非法集结”拘捕6名涉案人员。不过,有元朗市民表示,警方在元朗事件当晚的不作为,甚至默认黑社会暴力行为,令警察的形象蒙羞,令港人对警队失去信任。

  在经历2014年长达79天的争取真普选的占领运动和今年几个月来的“反送中”抗争后,香港警方被批评在驱散示威者过程中不合理地滥用武力,警民关系已经严重恶化。示威者在抗争过程中不断指骂警察是“黑警”、“知法犯法”,而前线警员也多有怨气。

  而7月21日当晚,警方在市民和议员几个小时前就开始报警的情况下,毫无准备。在约10点半左右暴行发生后长达近一个小时的过程中,基本没有出现制止暴力发生,令市民惊恐哀嚎、求救无助。甚至有警察两次出现后又退场,导致暴徒在午夜时分二次作恶,更是令人瞠目,质疑警方是在默认黑社会的暴行,甚至“警黑配合”。

  尽管特首林郑月娥和警务处长卢伟聪星期一否认警方配合施暴者,强调警黑势不两立,但仅以警力调配不足来辩解不作为,难以让市民信服。

  元朗居民陈可乐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警方目前仅以很轻的“非法集结”拘捕6人,而当晚在警方到达现场后,两百多名“白衣暴徒”中仍有人手持棍棒等武器,警方完全可以先以“非法集结”扣查至少其中一些人。但是,警方没有拘捕任何人,可能根本也没有查抄身份证明,甚至让许多人离开现场,完全是“放生”。

  他说:“警方采取了公安条例比较轻的那条罪行。对于元朗人来说,当然是不可以接受的,因为他们在我们每一天回家的路上这样埋伏,是一个引起恐惧的白色恐怖的行动。比如说,昨天全市的商铺都关门,这在元朗人的心中其实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

  陈可乐有朋友当晚在列车车厢中遇袭受伤,形容场面极为恐怖,尤其是许多女生被吓得哭喊。他表示,经历了元朗恐暴,许多元朗人对警队失去信心。

  他说:“完全对警察失去了信心,而且觉得,现在就发觉其实有没有警察完全是一样的。这样要依赖黑社会来管治的界限现在好像已经破掉了。对于我们来说,对政府保护人民的信心看得也很轻了。”

  陈可乐表示,他对警察这次能否严厉处理元朗事件也不抱有信心。

  他说:“ 他们是一家人呐,就是管治互相配合和互相合作嘛。如果它要执法的话,那么多年都有机会去执法。他说的‘不两立’很好笑呀,如果这样为什么今天才调查了6个人呀,当天有两百多个人在现场去攻击市民。而且还用一个很轻的非法集结。他们有真的用武器去攻击市民。”

  元朗的区议员杜嘉伦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元朗暴行当夜,警方完全应该将白衣人以非法集结带回警署调查,但双方似乎有合作。目前也只拘捕6人,令人失望。

  他说:“应当是拘捕,将他们全都押回警署,但是他们连白衣人的身份证也没有留下记录。我对警方的做法是绝对的失望。我们其中一个要求就是他们要将那些暴徒尽快全部要拘捕的。”

  杜嘉伦议员表示,香港警方在政治上应当保持中立。但尤其是从2014年占领运动以来,警方在处理市民大规模示威抗议过程中的表现,显然已成为政府的政治工具,逐渐让警民关系对立。因此,警队高层必须要回归政治中立,重建市民对警队的信心。

香港01:血溅元朗 传黑社会老大街头打人,心脏病发横死

  元朗"叔父辈"势力人士飞天南,在元朗西铁站外突然晕倒被传横死事件,由于及时获得适当救治,现时仍在屯门医院留医,情况危殆。

  翻查当日事发经过的片段及相片,发现飞天南于7月21日晚上11时56分,仍在元朗西铁站J出口外,持一支长棍向其他人大动作挥舞,并有击中他人。及至11时58分,飞天南突然倒地昏迷,此时其身边空无一人,其他人发现后立即走近了解。

  此时,一名救护主任正步行上元朗西铁站,被其他人叫回头,为伤者作检查,发现他心跳已停顿,立即用无线电通知同袍,与及为伤者供应氧气。不足1分钟时间内,一辆消防处救护车赶抵现场,救护员落车,救护主任大叫"停咗呀!"随即施展心肺复甦法及用AED电击。先后经过3次电击,飞天南重新恢复心跳,约6分钟后,被送上救护车送院。救人期间,有救护员竟被在场白衫人士辱骂。

  

  飞天南晕倒逐格睇。(香港01记者摄)

  记者当日曾就事件向警方查询,回覆指未接获该个案。而在场亦未见有警务人员到场。而消防处回覆查询时指,就元朗事件中,消防处接获9宗紧急救护服务求助,包括6宗有人遇袭案、1宗头部流血案、1宗口部流血案、1宗手部受伤案,共出动10辆救护车。消防处接报时间介乎昨晚10时43分至今凌晨1时07分,救护车最快到达时间为21秒,最迟到场时间为16分02秒。当中只有两宗个案超出服务承诺约2至4分钟。(消防救护服务承诺为12分钟内到达现场地址街道)

  有急救人士指出,心跳停止4分钟后如仍未进行心肺复甦法,脑部会开始缺氧,存活率亦开始下降。翻查消防处的接报资料,当日晚上11时16分接获元朗港铁站,一宗"特别服务(大量伤者)"求助,最初收报有8人受伤,调派6辆救护车到场。故相信该名救护主任,正要前往救助在西铁站内被人打伤的市民,却在"阴差阳错"下,遇上了突然倒下的飞天南,救了他一命。

BBC:警黑勾结制造恐怖事件 香港人生活在恐惧之中

7月21日,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在中联办大楼外抗议,遭警方使用催泪弹驱散,再次成为国际媒体焦点。但当时更令香港各界震惊的是当晚发生在新界元朗区的暴力事件。

  周日晚上(21日),距离港岛区约45分钟车程的元朗发生几百名白衣人持凶攻击路人的事件,持续约两小时,并一度闯入地铁站及铁路列车车厢殴打乘客,多名记者及市民受伤。

  香港民主派政党及示威者指责,“警方恍如与黑社会协调好一样”,“任由黑社会管治元朗”,强烈谴责特区政府和警方的不作为。香港学者沈旭晖和梁启智形容此种行为是“恐怖袭击”。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周一记者会上,谴责在元朗使用暴力的人,说有关当局勾结暴力分子的指控“完全无根据”。

  与林政一起面对媒体的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表示,警察与施暴者没关系,“与黑社会势不良立”,称会检讨部署,希望大家对警方有信心。

  警方形容这只是一场源于政见不同的“打斗”和“纷争”,并强调不论政治立场,一定严查到底。至截稿前,没有人因元朗暴力事件被捕。

  香港医院管理局表示,共45名伤者送院,其中1名男子危殆,5人情况严重。现场协助伤者的主要是消防人员和救护员。

  21日下午,民间人权阵线在港岛区发起“反送中”游行。当晚,几千名示威者包围中联办大楼和附近的警署,有示威者向中联办门口的摄像头喷漆,涂鸦招牌并向其扔鸡蛋。警方和示威者之后在上环爆发冲突,零星示威者向警方防线投掷砖头、烟雾弹、雨伞,警方多次发射催泪弹驱散。

  中联办、港府及建制派在21日当晚予以谴责,但截至21日当晚,随着多个场面暴力的网络视频传出,香港舆论的焦点已转移到在新界元朗发生的暴力事件。

  元朗暴力事件目击者:香港陷入无政府状态

  BBC中文翻查21日晚记录现场的网上及香港媒体的视频片段,并采访了多名目击者及元朗居民,试图还原当晚在元朗发生的暴力事件。

  冲突发生在晚上10时左右。几百名身穿白色衣服的男子,在元朗街头追打路人,并两度闯入元朗西铁站。他们首先针对身穿黑衣的行人,有网民猜测,这是因当晚在港岛区参与游行的市民和抗议者普遍着黑衣。

  多个视频显示,几十名市民在闸口与白衣男子对峙,有市民用水喉向白衣男子射水。但这些白衣男子冲上前,从闸外、追至电梯、月台、再跑到列车车厢,用木棍、扫把和铁通追打市民,有人用雨伞抵挡白衣男子的攻击。

  香港媒体《立场新闻》一名记者在做脸书直播时,被多人围殴,她受伤送院。受袭时的直播视频随后在网络上流传,场面骇人。

  Now新闻台采访队在采访期间遇袭,摄影器材损毁。香港资深传媒人柳俊江在现场试图拯救被殴打市民时反被打到头破血流。在现场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亦受伤。

  现场片段亦看到,有孕妇被打倒在地上;老人家试图劝阻但被拉走,亦有男子跪地求饶。

  此后,白衣人士一度离开现场,港铁报警和放下元朗西铁站铁闸,但白衣人士撬开铁闸,再次冲入去追打途人。几十名市民跑到铁路站的另一端逃走。

  目击者元朗居民梁先生对BBC中文表示,他当晚带女儿去参加课外活动后坐铁路回家,但列车在元朗站停下来,他看到月台有几十名白衣男子向途人袭击,并闯入车厢打人,向车厢乘客投掷杂物。

  当时梁先生在车厢中抱紧女儿,但列车播出“列车暂停服务,请乘客离开”的广播。但他不敢下车,试图打电话报警。

  他透过电话哽咽对BBC中文表示,“整个车厢都是普通人,有老人家、有小孩,但他们是无差别打人,这是无政府状态,999热线(香港紧急求助电话)完全打不通,现场打斗打了这么久还是一个警察都没有来,你叫我怎么保护我的小孩?”

  梁先生说,这周没必要不会带女儿离开家门,自称立场中立的他表示,“我们香港人正活于恐惧之中,我现在很担心女儿的将来,我不知道香港未来可以怎样走。”

  网上市民发布的视频显示,两名警员曾经出现在冲突现场,但在简单查看之后便离开。警方称,警方是在10时45分接报,在10时52分,有两名警员到场,但因为两人无足够保护装备,评估情况后要求增援,加上元朗区发生多宗打斗案和火警,最后警方要在11时20分才到港铁现场,当时所有白衣人士已经散去。

  除在地铁站,元朗周边街道也有发生武力打斗。停放和经过地铁站的私家车被白衣人破坏,据称这些车辆是来接载被困的市民。

  年约30岁的陆先生对BBC中文表示,原本他在港岛区参与抗议活动,但晚上发现元朗区有冲突,便立即和身边的朋友前往元朗,“希望保护市民”。

  由于元朗港铁站被临时关闭,他们要从另一铁路站走过去。多名手持藤条和木棍的白衣男子在途中见状,向他们冲过去,双方发生冲突,他们用雨伞还击。

  “那一刻很害怕、很生气、很慌乱,不知所措,但完全无警察,无人可以求救,”他对BBC中文说,“他们是完全不留力、拚命地追打,完全不理会后果。那是前所未有的危险。”

  陆先生说,如果元朗区发起游行,他必定会出席。

  “这晚的香港是最真实的一面,我们一直被这儿的繁盛所欺骗,但底层的真像是政府、警察、黑社会、与乡民的关系,这晚一清二楚了,警黑勾结是社会上的严重不公,警察拥有绝对武力,选择性执法,维护与他们立场相同的一样,这样,警察已经不能保护我们,乡黑亦肆无忌惮地打人,我们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民主派:警黑勾结

  地铁站冲突之后的深夜里,香港防暴警察在元朗曾与大批白衣男子对峙,在附近一个村里,警方搜出大量铁枝。

  市民和媒体的部分视频显示,警员曾与手持木棍与铁通的白衣男子拍肩膊和闲聊,并让路给白衣人士步行或驾车离开。

  据香港多家媒体报道,在现场的警察称不能把所有白衣人士当成罪犯。元朗区内多所警署拉下铁闸,不接受市民报案。

  网上视频显示,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含笑在街头与白衣男子握手,并称赞白衣人“做得好”,是“保家卫族”的“英雄”。

  何君尧质疑是有“黑衣人”(“反送中”示威者)想在元朗“惹是生非”,“先撩者贱”,但强调自己不认同“以暴易暴”,与白衣人袭击市民事件无关。

  有警员在冲突发生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说“元朗准备大量藤条打仔”,被网民质疑警方一早知悉事件,有关帖文其后被删除。

  约60岁的元朗居民黄太对BBC中文表示,在冲突发生前一晚,已经收到警察亲友警告,元朗居民当天不能穿黑衣在街头行走。

  黄太对BBC中文说,“当时我也没想到发生这么大事情,但现在我不敢问我的警察亲友发生甚么事情,我希望他们还是有良心,不要跟黑社会走得太近。”

  香港民主党在22日凌晨发出声明,强烈谴责特区政府“任由黑社会血洗元朗”。

  声明称:“特区政府和警方任由黑社会管治元朗, 形同独立, 并放任黑社会追打无辜市民,民主党强烈谴责特区政府和警方的不作为。”

  香港另一民主派政党公民党发出声明,称当时不少市民报警求助,但遭接线人员恐吓“害怕就不是出街”。公民党质疑警方“恍如与黑社会协调”。

  公民党声明说:“我们提醒林郑政府,政治问题必须政治解决,倚仗警队武力和黑社会暴力处理民怨只会被香港市民唾弃,令民怨继续沸腾,抗争运动将会一直升级,民间与政府的裂痕永无愈合之日,对香港整体绝无好处。”

  香港国际关系专家沈旭晖在社交媒体表示,元朗发生的冲突在任何地方出现都会被称作“恐怖袭击”。

  他指出,事件涉及“无差别袭击,完全针对平民”,其目的是要制造公众对个人安全产生恐慌,这件事件与港岛区针对政权的警民冲突有差别,但香港政府和警方“把此事与政治事件混淆”。

  香港中文大学讲师梁启智认同这是“恐怖袭击”,与“打烂玻璃”的暴力不一样,“说这些人是暴徒还是过轻了,他们是恐怖分子”。他认为,一个正常政府应该立即制裁“恐怖分子”,如果不做,就会有疑问,“香港政府是否正在支持恐怖主义?”

  22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其行政班底在记者会上被问到元朗事件是否“暴动”或“恐袭”。林郑拒绝对事件定性,并称外界指控政府与暴力分子有关的指控“完全没根据”。

  在记者会上,林郑首先发声明谴责包围中联办大楼的“激进示威者”。在记者提问部分被问到,是否认为国徽比市民安全重要,她回应说,市民的日常生活受保障很重要,但相信每位市民都认同香港能够继续落实一国两制亦都非常重要。

  “甚至是至为重要,” 林郑说。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同时表示警察与施暴者没关系,"与黑社会势不两立",会检讨部署。

  卢希望大家对警方有信心,还表示警方正积极搜证,进行全面调查。

血色香港 持续的政治纷乱要坏了北京大事

 

  香港连续数周示威纷乱,以使中南海感到不耐。中央宣传机器以最高规格谈香港问题,并“劝告”港人珍重社会稳定,反映中南海对香港没完没了的社会抗争行为感到不耐烦,甚至忧虑威胁国家发展大局。中共中央也忧虑香港局势若恶化,西方特别是美国会借此遏制中国,加上香港的民间抗争情绪、挑战权威的行为一旦传导到大陆,恐为政治稳定带来风险。分析警告北京或将改变对港策略。

  据中央社引述香港媒体分析指,反送中抗争激化,中南海不耐将改策略。

  该报道说,香港反逃犯条例修例抗争演愈演愈烈,中共两大中央媒体先后刊文“劝诫”香港人“不能再乱下去”。有分析认为,这代表中南海对香港的政治风暴已感到不耐,应对香港政争的策略将有改变。

  报道引述香港经济日报说,香港民间反对“逃犯条例”修例引发政治风暴后,期间除“环球时报”等周边媒体外,中国官媒少谈这场政争。但中共中央态度近日出现明显变化。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昨天在头版发表题为“共同反对暴力珍惜法治秩序”的评论,指“不能再乱下去”是香港的主流民意。此评论放在头版,反映中南海已极为关注香港局势。中央电视台也发表评论文章,措词强硬称“近一段时期,乱港势力以反修例为名,围堵警署、打砸立法会,非法集结、骚扰民众,甚至疯狂殴打警员,暴行严重破坏香港法治、撕裂香港社会。”

  据央视还称,香港要继续保持国际贸易、金融、航运中心的地位,务必保持社会稳定,“绝不能容许某些唯恐香港不乱的乱港分子滋事胡为”。

  据香港经济日报引述观察人士指出,中央宣传机器以最高规格谈香港问题,并“劝告”港人珍重社会稳定,反映中南海对香港没完没了的社会抗争行为感到不耐烦,甚至忧虑威胁国家发展大局。观察人士表示,所谓国家发展大局是指中国与美国间的贸易战,中共中央想专心应对,不希望香港问题为国家添乱。此外,也担忧香港陷于政治社会纷乱,不能发挥作为中国开放门户的功能。

  该报道分析说,此外中共中央也忧虑香港局势若恶化,西方特别是美国会借此遏制中国,加上香港的民间抗争情绪、挑战权威的行为一旦传导到大陆,恐为政治稳定带来风险。这名观察者认为,从中央表态反映,中南海对香港局势的策略将要改变,未来香港反修订逃犯条例的抗争局势发展,将更添变量。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外媒:警黑勾结 恐慌蔓延 血色香港坏了北京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