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警黑合作!黑社会暴打香港市民 制造恐慌

 在7月21日40多万港人再次走上街头参加民阵发起的大游行,要求港府回应民间五大诉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之后,新界元朗爆发的超过百名疑有黑社会背景的白衣人,以棍棒、铁棍等凶器追打无辜市民和传媒记者,包括大批游行后返家的黑衣示威者,导致几十人受伤,震惊国际社会。外界质疑警方不作为,甚至纵容黑社会暴力行为。

  “白衣人”暴打市民震惊社会

 星期天晚10点多过后,在元朗有一百多名穿白衣、多数戴口罩的壮汉,在西铁线元朗站附近追打路人,闯入西铁站大堂和月台殴打乘客,甚至追入车厢内乱打,并将乘客拉出月台围殴。暴徒还撬开地铁站按警方要求落闸的铁闸门,继续围殴站内躲避的市民。

  整个暴力过程持续数个小时。事件导致至少45人受伤,包括孕妇和几位媒体记者,有的头被打破,血流满面,其中一人危殆,5人情况严重。

  警方没有作为

  在元朗暴行中头部被打、嘴唇要缝18针并需要留院观察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周一早上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有理由认为警方在这次事件中不作为,刻意不去制止和处理。

  他说:“因为昨天我在去元朗站之前,跟元朗的警方代表已经电话联系过,要求警方尽快地派人去阻止这些黑社会的行为。我到现场看到许多市民被攻击,到最后我自己也受伤,前后总共一个多小时,我也看不到有什么警员来到去阻止事件。所以,我有理由相信,警方是故意不派人去处理。这非常严重。”

  “最黑暗的一幕”

  有评论认为,元朗出现无政府状态的暴民横行,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幕。泛民主派的职工盟发表声明,称这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认为是赤裸裸的“警黑勾结”。

  声明还表示,这些暴徒在元朗行凶得逞之后,更加猖獗地前往天水围、屯门、大埔等地方,继续行凶,整个过程警察竟没有制止,好像是在配合行凶者的行径。

  曾任廉政公署调查主任的林卓廷表示,警方这些不作为,严重损害市民对警队的信心。

  他说:“过去也有黑社会袭击香港市民,但是没有这一次这么大规模,持续时间那么长。我觉得跟警方袒护他们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们从网络上得知他们(黑社会)在元朗部署已经几个小时了,我们被攻击也有很长的时间。整整几个小时时间上,警方都不去处理。最后也没有拘捕任何人。我就觉得警方的执法有非常大的问题。”

  警方反驳“警黑合作”

  民主党元朗区议员黄伟贤表示,当晚收到多名居民投诉,指7点开始已有过百名白衣人聚集,令人惊恐,但报警几个小时都没有警察到场。直接致电元朗警署,竟被告知“惊你就唔好出街”(如果怕就不要上街),然后就挂线。黄伟贤批评警方是明目张胆的“放水”。

  黄伟贤还向香港媒体透露,有几个白衫人想打他,他向附近警车上的警员求助,表明身份并指有白衫人袭击他,要求警员保护,但警员却开车离开。

  另外,警方午夜过后进入白衣人聚集的南边围村调查,被媒体质疑在调查期间打开封锁线,让两批白衣人离开,不仅没有拘捕任何人,甚至没有检查身份证。而警方则随意在金钟附近检查年轻人的身份证,

  元朗警区助理指挥官(刑事)游乃强向媒体表示,警方有自己的调查方式,没有能力记录所有白衣人的身份。

  网上有视频显示,亲中的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与多名白衣人握手,竖起拇指称“辛苦你”、“你们是我英雄”。媒体报道,何君尧否认与元朗黑社会袭击事件有关。

  多方强烈谴责

  此外,公民党发表声明,强烈谴责7.21元朗暴行,批评警方失职,仿如与黑社会协调,不单在暴行发生时有在场警员转身离去,事后在防暴警察到场增援后,竟让大批怀疑涉事的白衣人离去,令元朗形同沦为黑社会管治。

  香港亲中建制派的自由党也表示对元朗暴行不能接受,促请警方严正跟进,把凶徒缉拿归案。

  全国政协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也在社交网站发文,严厉谴责元朗事件中施袭的暴徒,呼吁停止一切暴力行为。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一上午致电警务处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办公室电话,接电话警员留下记者电话,称会回复。

  据香港媒体报道,谢振中星期一上午在港台节目上表示,元朗暴力事件无法无天,是公然挑战香港法治。谢振中还否认“警黑合作”的质疑,称未能当场拘捕任何人,不代表警方不关注,警方会跟进违法份子,适当时候会作拘捕。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一下午率领一众官员及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特首办会见传媒,谴责元朗事件令社会震惊,令人发指,要求警务处全力缉拿凶手。

白衣人棒袭反送中 “飞天南”老大身份疑曝光

  香港民众反送中7.21大游行EUTERS/Tyrone Siu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今天下午率领一众官员见记者,先强烈谴责昨晚(21日)有“部分激进示威者包围、冲击中联办大楼”及污损国徽,“公然挑战一国两制底线、伤害民族感情”,特区政府会严肃跟进及依法追究。林郑月娥之后强烈谴责昨晚在元朗“令人震惊的暴力行为”,称特区政府会全力跟进、依法追究,强调香港是法治社会,不容许暴力。她批评,元朗袭击目无法纪肆意伤害市民,行为令人发指,政府绝不姑息。香港网络传播一名白衣男打人后“心脏病发”倒地视频,并指他是黑帮老大“飞天南”。

  据明报今天报道,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下午率领一众官员见记者,先强烈谴责昨晚(21日)有“部分激进示威者包围、冲击中联办大楼”及污损国徽,“公然挑战一国两制底线、伤害民族感情”,特区政府会严肃跟进及依法追究。

  林郑月娥之后强烈谴责昨晚在元朗“令人震惊的暴力行为”,称特区政府会全力跟进、依法追究,强调香港是法治社会,不容许暴力。她批评,元朗袭击目无法纪肆意伤害市民,行为令人发指,政府绝不姑息,她已要求警务处长卢伟聪全力缉凶。她亦慰问在事件中受伤的市民及记者。

  报道称有记者问:为何先谴责示威者在中联办的行动,之后才谴责元朗袭击事件,是否觉得涂鸦国徽比元朗市民人身安全更重要?

  林郑月娥微笑回答:香港治安、市民日常生活受保障,以至香港作为商业及金融中心都好重要,但她相信每一位市民都会认同,香港能继续成功落实一国两制,亦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是至为重要,故有激进示威者污损国徽此国家象征,属践踏一国两制里“一国”的重要原则,对香港伤害非常大,希望大家要再次认清事实本质。

  据东森新闻报道,香港反送中民众21日在港铁元朗站遭一群白衣人持棍追打,连议员、记者都被殴受伤,满脸是血。打完人之后,这群白衣人迅速撤离,未被警方逮补,但其中一名白衣男却突然在大街上倒下,疑似心脏病发导致,网上则流传,他的身份为外号“飞天南”的黑帮老大。

  该报道说,白衣男倒地的影片目前正在网络上疯传,从影片中可以发现,他原本手持长木棍走来走去,但突然就倒在地上,木棍也掉到地上。许多网友指出,这名男子就是参与元朗暴力围殴的黑帮老大“飞天南”,甚至有人表示,他是心脏病发,已经暴毙身亡了。

  据联合新闻网报道,香港白衣人元朗地铁站施暴,中国微博竟喊教训港独狗。

  该报道说,香港反送中游行抗议21日持续第7周示威,在晚间游行结束之时,元朗地区爆发白衣人手持藤条、木棒与刀,高喊“保护元朗”、“保护香港”,在地铁站追无差别追打乘客,受伤人数已经增加到45人,但中国网友在微博幸灾乐祸,大喊“元朗群众厉害了”,“藤条家法伺候,太刚了”,还有人看了影片后声称,“我也想去元朗干死这些港独狗”。

  港民反送中持续抗议,国际也关注不断。虽然已经连续7周游行,21日仍吸引多达43万民众参与。但在游行结束爆发暴力事件,在元朗地铁站有上百名白衣人狙击民众,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与记者前往了解时,也被打到头破血流。

  该报道称,不知道是被洗脑过头还是因为资讯封闭,中国微博上出现“#元朗群众厉害了#”讨论,一面倒地支持白衣人言论,还喊著就是要好好教训这些黄尸废青(指反送中青年)。

香港元朗白衣人暴袭记者平民引众怒,警方否认纵容勾结“黑社会”

7月21日,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在中联办大楼外抗议,遭警方使用催泪弹驱散,再次成为国际媒体焦点。但当时更令香港各界震惊的是当晚发生在新界元朗区的暴力事件。

周日晚上(21日),距离港岛区约45分钟车程的元朗发生几百名白衣人持凶攻击路人的事件,持续约两小时,并一度闯入地铁站及铁路列车车厢殴打乘客,多名记者及市民受伤。

香港民主派政党及示威者指责,“警方恍如与黑社会协调好一样”,“任由黑社会管治元朗”,强烈谴责特区政府和警方的不作为。香港学者沈旭晖和梁启智形容此种行为是“恐怖袭击”。

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周一记者会上,谴责在元朗使用暴力的人,说有关当局勾结暴力分子的指控“完全无根据”。

与林政一起面对媒体的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表示,警察与施暴者没关系,“与黑社会势不良立”,称会检讨部署,希望大家对警方有信心。

警方形容这只是一场源于政见不同的“打斗”和“纷争”,并强调不论政治立场,一定严查到底。至截稿前,没有人因元朗暴力事件被捕。

香港医院管理局表示,共45名伤者送院,其中1名男子危殆,5人情况严重。现场协助伤者的主要是消防人员和救护员。

21日下午,民间人权阵线在港岛区发起“反送中”游行。当晚,几千名示威者包围中联办大楼和附近的警署,有示威者向中联办门口的摄像头喷漆,涂鸦招牌并向其扔鸡蛋。警方和示威者之后在上环爆发冲突,零星示威者向警方防线投掷砖头、烟雾弹、雨伞,警方多次发射催泪弹驱散。

中联办、港府及建制派在21日当晚予以谴责,但截至21日当晚,随着多个场面暴力的网络视频传出,香港舆论的焦点已转移到在新界元朗发生的暴力事件。

元朗暴力事件目击者:香港陷入无政府状态

BBC中文翻查21日晚记录现场的网上及香港媒体的视频片段,并采访了多名目击者及元朗居民,试图还原当晚在元朗发生的暴力事件。

冲突发生在晚上10时左右。几百名身穿白色衣服的男子,在元朗街头追打路人,并两度闯入元朗西铁站。他们首先针对身穿黑衣的行人,有网民猜测,这是因当晚在港岛区参与游行的市民和抗议者普遍着黑衣。

多个视频显示,几十名市民在闸口与白衣男子对峙,有市民用水喉向白衣男子射水。但这些白衣男子冲上前,从闸外、追至电梯、月台、再跑到列车车厢,用木棍、扫把和铁通追打市民,有人用雨伞抵挡白衣男子的攻击。

香港媒体《立场新闻》一名记者在做脸书直播时,被多人围殴,她受伤送院。受袭时的直播视频随后在网络上流传,场面骇人。

Now新闻台采访队在采访期间遇袭,摄影器材损毁。香港资深传媒人柳俊江在现场试图拯救被殴打市民时反被打到头破血流。在现场的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亦受伤。

现场片段亦看到,有孕妇被打倒在地上;老人家试图劝阻但被拉走,亦有男子跪地求饶。

此后,白衣人士一度离开现场,港铁报警和放下元朗西铁站铁闸,但白衣人士撬开铁闸,再次冲入去追打途人。几十名市民跑到铁路站的另一端逃走。

目击者元朗居民梁先生对BBC中文表示,他当晚带女儿去参加课外活动后坐铁路回家,但列车在元朗站停下来,他看到月台有几十名白衣男子向途人袭击,并闯入车厢打人,向车厢乘客投掷杂物。

当时梁先生在车厢中抱紧女儿,但列车播出“列车暂停服务,请乘客离开”的广播。但他不敢下车,试图打电话报警。

他透过电话哽咽对BBC中文表示,“整个车厢都是普通人,有老人家、有小孩,但他们是无差别打人,这是无政府状态,999热线(香港紧急求助电话)完全打不通,现场打斗打了这么久还是一个警察都没有来,你叫我怎么保护我的小孩?”

梁先生说,这周没必要不会带女儿离开家门,自称立场中立的他表示,“我们香港人正活于恐惧之中,我现在很担心女儿的将来,我不知道香港未来可以怎样走。”

网上市民发布的视频显示,两名警员曾经出现在冲突现场,但在简单查看之后便离开。警方称,警方是在10时45分接报,在10时52分,有两名警员到场,但因为两人无足够保护装备,评估情况后要求增援,加上元朗区发生多宗打斗案和火警,最后警方要在11时20分才到港铁现场,当时所有白衣人士已经散去。

除在地铁站,元朗周边街道也有发生武力打斗。停放和经过地铁站的私家车被白衣人破坏,据称这些车辆是来接载被困的市民。

年约30岁的陆先生对BBC中文表示,原本他在港岛区参与抗议活动,但晚上发现元朗区有冲突,便立即和身边的朋友前往元朗,“希望保护市民”。

由于元朗港铁站被临时关闭,他们要从另一铁路站走过去。多名手持藤条和木棍的白衣男子在途中见状,向他们冲过去,双方发生冲突,他们用雨伞还击。

“那一刻很害怕、很生气、很慌乱,不知所措,但完全无警察,无人可以求救,”他对BBC中文说,“他们是完全不留力、拚命地追打,完全不理会后果。那是前所未有的危险。”

陆先生说,如果元朗区发起游行,他必定会出席。

“这晚的香港是最真实的一面,我们一直被这儿的繁盛所欺骗,但底层的真像是政府、警察、黑社会、与乡民的关系,这晚一清二楚了,警黑勾结是社会上的严重不公,警察拥有绝对武力,选择性执法,维护与他们立场相同的一样,这样,警察已经不能保护我们,乡黑亦肆无忌惮地打人,我们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民主派:警黑勾结

地铁站冲突之后的深夜里,香港防暴警察在元朗曾与大批白衣男子对峙,在附近一个村里,警方搜出大量铁枝。

市民和媒体的部分视频显示,警员曾与手持木棍与铁通的白衣男子拍肩膊和闲聊,并让路给白衣人士步行或驾车离开。

据香港多家媒体报道,在现场的警察称不能把所有白衣人士当成罪犯。元朗区内多所警署拉下铁闸,不接受市民报案。

网上视频显示,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含笑在街头与白衣男子握手,并称赞白衣人“做得好”,是“保家卫族”的“英雄”。

何君尧质疑是有“黑衣人”(“反送中”示威者)想在元朗“惹是生非”,“先撩者贱”,但强调自己不认同“以暴易暴”,与白衣人袭击市民事件无关。

有警员在冲突发生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说“元朗准备大量藤条打仔”,被网民质疑警方一早知悉事件,有关帖文其后被删除。

约60岁的元朗居民黄太对BBC中文表示,在冲突发生前一晚,已经收到警察亲友警告,元朗居民当天不能穿黑衣在街头行走。

黄太对BBC中文说,“当时我也没想到发生这么大事情,但现在我不敢问我的警察亲友发生甚么事情,我希望他们还是有良心,不要跟黑社会走得太近。”

香港民主党在22日凌晨发出声明,强烈谴责特区政府“任由黑社会血洗元朗”。

声明称:“特区政府和警方任由黑社会管治元朗, 形同独立, 并放任黑社会追打无辜市民,民主党强烈谴责特区政府和警方的不作为。”

香港另一民主派政党公民党发出声明,称当时不少市民报警求助,但遭接线人员恐吓“害怕就不是出街”。公民党质疑警方“恍如与黑社会协调”。

公民党声明说:“我们提醒林郑政府,政治问题必须政治解决,倚仗警队武力和黑社会暴力处理民怨只会被香港市民唾弃,令民怨继续沸腾,抗争运动将会一直升级,民间与政府的裂痕永无愈合之日,对香港整体绝无好处。”

香港国际关系专家沈旭晖在社交媒体表示,元朗发生的冲突在任何地方出现都会被称作“恐怖袭击”。

他指出,事件涉及“无差别袭击,完全针对平民”,其目的是要制造公众对个人安全产生恐慌,这件事件与港岛区针对政权的警民冲突有差别,但香港政府和警方“把此事与政治事件混淆”。

香港中文大学讲师梁启智认同这是“恐怖袭击”,与“打烂玻璃”的暴力不一样,“说这些人是暴徒还是过轻了,他们是恐怖分子”。他认为,一个正常政府应该立即制裁“恐怖分子”,如果不做,就会有疑问,“香港政府是否正在支持恐怖主义?”

22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其行政班底在记者会上被问到元朗事件是否“暴动”或“恐袭”。林郑拒绝对事件定性,并称外界指控政府与暴力分子有关的指控“完全没根据”。

在记者会上,林郑首先发声明谴责包围中联办大楼的“激进示威者”。在记者提问部分被问到,是否认为国徽比市民安全重要,她回应说,市民的日常生活受保障很重要,但相信每位市民都认同香港能够继续落实一国两制亦都非常重要。

“甚至是至为重要,” 林郑说。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同时表示警察与施暴者没关系,"与黑社会势不两立",会检讨部署。

卢希望大家对警方有信心,还表示警方正积极搜证,进行全面调查。

林郑月娥见记者:拒绝定性元朗事件为“暴动” 绝不许触碰“一国两制”底线

7月22日下午3时,香港特区政府首脑林郑月娥与香港各司局长及警务处处长会见记者。林郑称,将依法追究21日晚间攻击中联办大楼的部分示威者的责任,并拒绝定性21日夜间在元朗发生的暴力袭击事件是“暴动”。

林正月娥表示强烈谴责部分激进示威者。指他们恶意包围攻击中联办大楼,公然挑战国家主权,触碰“一国两制”底线,伤害民族感情,政府将依法追究。

7月21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在港岛发起反修例游行。游行结束后数百名示威者行至西环中联办附近,向中联办牌匾扔鸡蛋。晚间示威者与警方在上环对峙中,警方数轮发射多枚催泪弹清场。同时新界元朗也爆发武力事件,网络上多个视频显示,一批身着白衣、戴口罩的人士涉嫌用棍棒追打民众,有市民及记者被打,多人受伤。

据路透社报道,有多名目击者表示白衣施暴者的目标看似为身着黑衣、刚刚参加完港岛反修例游行的示威者。香港民主派议员林卓廷也在事件中被打受伤,他称自己曾报警,请求警方介入制止暴力事件,但警方没有反应。

“他们故意对三合会攻击普通市民的行为视而不见,”林卓廷向路透社表示。他同时称不会猜测为何警方没有立即行动。

林郑月娥拒绝定性元朗事件是“暴动”,还对指控特区政府“与施暴者有关”的说法表示,“完全没根据”。

她还说,香港是法治社会,不容许暴力行为发生,批评袭击者目无法纪,肆意伤害铁路乘客,“绝不容忍,决不姑息”,要求警务处处长将凶徒绳之于法,向受伤市民与记者致以深切慰问。

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称,不会姑息暴力。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表示警察与施暴者没关系,“与黑社会势不两立”,会检讨部署,希望大家对警方有信心,还表示警方正积极搜证,进行全面调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2日表示,绝不容忍激进示威者触碰“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的行为,支持香港政府“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中央驻港机构安全,维护香港法治,惩治“犯罪分子”。耿爽强调,坚决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预香港内部事务,说三道四。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外媒:警黑合作!黑社会暴打香港市民 制造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