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朝鲜旅游,差点成为欧洲女人的“猎物”

2015年5月,心血来潮想去一趟朝鲜。其实早在2010年我还在华中科技大学建筑出版社天津分社的时候,就有想去朝鲜旅游的冲动和计划,无奈一直没有合适的时间,却也做了很多调研:比如怎么去?能否自由行?能否携带摄影设备?等等。

回到15年,又重新在网上找到了丹东招商旅行社的电话,拨过去之后确定了出发日期以及一些注意事项。在这里要确定几个关键点,或许对希望去朝鲜旅游的朋友们有所帮助。

©(stephan) / Flickr

首先,去朝鲜旅游必须跟团,不论你是单人成团,还是多人成团,朝鲜方面的标配是一男一女两个中文导游。我当时参加的是4天3晚的基础团,从丹东出发价格是2500元。游客也可以定制像8天或者10天的团,当然价格和路线也不一样了。其次,朝鲜签证是另纸签证,不会体现在护照上。另外,也可携带手机相机入境,但尽量不要携带专业的长焦镜头。

朝鲜的另纸签证,©萨马尔罕

我搭乘一班早上7点45分的飞机从成都飞到沈阳,然后又坐了近3个小时大巴到达边境城市丹东。在这里,我看到了我爷爷曾经雄赳赳、气昂昂跨过的鸭绿江,也吃到了正宗的朝鲜族冷面。饭后,沿着鸭绿江边散步,在北方凉爽的夏夜中,幻想着接下来4天将会纷至沓来的独特体验。

鸭绿江大桥,对岸就是新义州,©萨马尔罕

第二天一早,我便应导游要求等候在火车站门口,待天南海北一行人集结完毕之后,我们于10点坐上了从丹东发往平壤的国际列车。之后中方导游便匆忙离去,由于团队里面大多数都是老年人,他将一些诸如清点人员,分发午餐,以及到达平壤后与朝方导游接头之类的任务交给了我,俨然我就已经成为了团队负责人。

火车行驶的非常缓慢,先是通过鸭绿江大桥,停靠在破败的朝鲜边境城市新义州。在两个小时的停靠时间内,火车上不断涌上来一些朝鲜军人和边境官员,翻来覆去地仔细检查所有人的行李、手机、相机、床位,似乎每个人都是在逃嫌疑犯或者毒品藏匿者。

>开往平壤的火车/在新义州被朝鲜官员检查的乘客

©萨马尔罕

而此时,一队穿着海魂衫的童子军正在排队登上另外一条铁轨上等待的列车,筑路工人像一台台机器一样重复着单调的劳动,远处还有一个破败的儿童乐园,可以看到微型摩天轮和旋转木马。这让我联想到了切尔诺贝利,一座死城,一片的荒芜与死寂,毫无生机。

到达平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5点,手机信号在火车慢慢驶离新义州时开始式微,随后便彻底断了,意味着接下来将是与故土中断联系的几天。下了火车,我带领一堆上了年纪的团员与朝方导游接头成功。

大同江,朝鲜母亲河,©萨马尔罕

羊角岛饭店大堂和朝鲜导游合影,©萨马尔罕

大巴穿过灰色建筑之间的宽阔街道,藏青色着装的人群在一个个站牌等待着徐徐而来的电车,红领巾时不时好奇地张望打量着车窗后面的游客,一切都显得那么复古而安逸。终于,20分钟之后,我们到达了此次下榻的羊角岛涉外酒店。

街头随拍,©萨马尔罕

在酒店餐厅吃过晚饭后,我便独自行动起来。乘坐电梯到达楼顶的旋转餐厅,或许时间尚早,里面空无一人。我在靠近窗户的一张桌子落座,服务员递上酒水单后,毫不犹豫地点了一瓶大同江啤酒。一边喝着带有醇厚麦芽香气的啤酒,一边望着窗外夜色笼罩的大同江。一个注定平静的夜晚,我心想。

大同江啤酒,©calflier001 / Wiki

而就在我望着窗外出神的功夫,一队白人走进了餐厅,他们陆续落坐吧台,在小声相互交谈着。另一边,离吧台不远,距我所在的桌子很近的地方,一位看起来跟那几个人不是一伙的红发白人趴在桌上不停地写着什么,他的面前放着一瓶大同江。我起身,端着啤酒和杯子向正在奋笔疾书的他走去。

“不好意思,请问我可以和你坐一起吗?”,我轻声问道。

他慢慢抬起头,看了看我然后微微一笑说:“当然,请坐。”

“谢谢。”我也报以一笑,然后落坐,“请问你是在写日记或游记一类的东西吗?”

“噢,是的,是关于我每次到朝鲜来的感受和见闻。”

“每次?你来过这里很多次吗?”

“是的,这是我第十次来。”

“十次?我的天,难道就是单纯来游玩吗?”

“是的,我很喜欢这个国家,每次来我会去不一样的地方。”

“你可真够厉害的,你是哪个国家的人?”

“德国,我想你是中国人吧?”

“是的,我是中国人,我第一次来这里,感觉还不赖。至少啤酒非常好喝。”说着,我举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一个人居然来十次朝鲜都不感到厌烦,想必他在朝鲜找到了某些让他牵肠挂肚的东西。或许他是个德国间谍,我不禁这样想。而后他又跟我讲了他之前在朝鲜乡村的一些见闻,很有趣,这让我也很想去尝试一下,但似乎花费很大,毕竟一个人去就是单独成团,想想也就作罢了。

一瓶啤酒很快喝完,我们移步到吧台继续喝。一起落座吧台的同时,我们向旁边那一队白人颔首致意。又一瓶啤酒伴着一些旅行主题的谈话很快被饮尽。我感到一丝醉意,德国人看起来也有些不胜酒力了,他起身告辞准备回房间休息。我和他握手,相互祝愿各自明天的旅途好运。

羊角岛涉外酒店外景,©Laika ac / Wiki

德国人走后,可能见我一个人坐那,先前那队白人主便动向我打招呼并邀请我参与他们的喝酒和谈话。经过一番交谈后,知道他们全部是芬兰人,其中有两人是造船工程师,现在正在中国南通造船,其中一位壮汉甚至递给我一张名片。而另外两位则是直接从赫尔辛基飞到平壤。

看来他们也是来自同一国家的两伙人。我们相互自我介绍完以后,就开始大口喝了起来。壮汉造船师一连买了两瓶750ml的smirnoff牌伏特加,大家以东欧或者北欧特有的方式——一口闷,来抒发自己对中国、对芬兰、对四处旅行的热爱。

当时的其中几位芬兰人,©萨马尔罕

不一会儿,又有两位芬兰女士加入了进来,这两位女士的身材简直截然不同,一位看起来比较瘦弱,甚至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而另一位看起来则有些超重。前者是其中一名赫尔辛基男子的女儿,后者我们且称呼其为“诺基亚”。

这时候,喝酒的气氛也达到了高潮,我自然也是控制不住自己,大喝特喝。干完了最后一杯伏特加之后,来自赫尔辛基的芬兰人大声提议:“我们应该到卡拉OK继续唱歌喝酒。”

“这里还有还有卡拉OK吗?”我吃惊地问。

“对,我们已经做过了调查,就在酒店负一层。”

“我们还从来没有去过卡拉ok呢。”诺基亚咯咯地笑着说。

“芬兰没有卡拉ok吗?”我又是吃了一惊。

“没有,我们真的从来没去过。”几个赫尔辛基人异口同声道。

“那好吧,我们去吧,我们应该让这几个乡巴佬感受下。”壮汉玩笑一般地说着,又从吧台服务员那接过来一瓶伏特加,准备稍后再战。

于是我鬼使神差地又跟着他们乘电梯下楼,来到KTV。我们一进去就完全霸占了那个100多平米的地方。因为没有其他客人,甚至连两个朝鲜女服务员也跟着我们一起疯一起跳。我其实已经醉的不行了,但意识还是非常清醒。当我坐下来和大家喝酒的时候,诺基亚紧紧靠着我,那只胖乎乎的手不停在我大腿和手臂上抚摸,抓挠,这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我趁诺基亚又起身狂舞之际,跑出门去,进了拐角处的男士洗手间。待我从里面出来,几乎同时,壮汉侧身进去,我们打了一个酒醉后口齿不清的招呼。突然,诺基亚出现在女士洗手间门口,她迅速扑过来,紧紧把我抱住,然后理所应当地亲到了我的嘴上。

我极力反抗,但又不想闹出动静,只是使劲地摇头晃脑。诺基亚随后一把将我推进了女士洗手间,顺手关上了门。这时候她作势要脱去裙子,而我赶紧趁这个时间从洗手间跑了出来。

急匆匆地回到卡拉ok房间,我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在门口把服务员叫了出来,塞给她自己唱歌应该给的钱,并且让她带我离开这个诡异的地下室。

服务员二话没说就带着我疾步向前,似乎她刚才也见到了诺基亚对我的图谋不轨,充分理解我想要逃离这里的渴望。在迷宫一样昏暗的地下通道内,我只能看见被酒精拉扯变形了的她的背影,我的呼吸因为逼仄的空间和混浊的空气而变得急促。

终于,像经历一次潜水之后,一阵清新空气扑面而来,我们终于从地下室的另一个出口来到地面,我一抬头,看到漫天的星星。好像是经历了一场现实中的追逐,或者心照不宣表演了一场私奔大戏,我拥抱了她并表示感谢。

所幸的是,此后的几天我没有再见过那一群芬兰人,也就避免了尴尬局面的出现。

上面的故事是此次朝鲜之行的亮点,剩下的几天就是常规的游览景点了,4天的行程包括了妙香山、少年宫、志愿军烈士纪念碑、凯旋门、主体思想塔、三八线、以及位于平壤的世界最深地铁站等等。

平壤地铁,世界最深的地铁站,从地面到站台垂直深度100米,乘坐扶梯需要2分40秒,©萨马尔罕

平壤地铁,©萨马尔罕

平壤地铁/千里马铜像,©萨马尔罕

千里马铜像,来往平壤市民都不约而同地鞠躬以表尊敬

©萨马尔罕

由于不能自由行,所以我能看到和感受到的只是朝鲜的表面。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真正深入到当地人民的生活中去体验一番。

少年宫演出,©萨马尔罕

埃及人主持修建的柳京饭店/朝鲜的标志性建筑——主体思想塔

©萨马尔罕

平壤街头,©萨马尔罕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我在朝鲜旅游,差点成为欧洲女人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