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莹颖案凶手被判终身监禁! 陪审团未达成一致

 【 终身监禁!12人陪审团未获一致意见,克里斯滕森未获死刑】历时两天、12名陪审团成员用8小时27分的时间完成了讨论,没有就判处凶手克里斯滕森死刑获得统一意见。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根据美国联邦法律,他将老死狱中,不得保释。

从2017年6月9日,到2019年7月19日,770天的等待,两年多的煎熬,终于等来了最后的结果:

 

12人陪审团未达成一致意见

章莹颖案嫌犯克里斯滕森

被判终身监禁

  

章父走出法院

  

至此,章莹颖家人关于“带女儿回家”和“嫌犯处以死刑”的两个愿望全部落空,我们期待的正义终究是没有来...

最后的结案陈词

7月18日,检察官陈词要求“正义必须实现”,指着克里斯滕森说:“所有痛苦的来源就坐在那把椅子上。”

只有给罪犯克里斯滕森判处死刑,正义才会被伸张。

检察官称被告克里斯滕森预谋了这起罪行,并在对章莹颖的尸体进行毁尸灭迹之前,已经对其进行了令人发指、残忍的、涉及酷刑的行为。

被告还声称,他对章莹颖遗体的处理方式,是任何人永远都无法找到的。

而辩方律师则当庭落泪,提醒陪审团仁慈。不断强调凶犯饱受抑郁症困扰:

案发前成绩从全A降到全F

向心理咨询师求助却没得到帮助

如今,克里斯滕森被判终身监禁,不仅是章莹颖家人,我们也都难以接受。

 

辩方亲情牌各种打

嫌犯家人朋友都来求情

在量刑阶段的庭审中,辩方律师在选择证人上格外“巧妙”,目的就是为了让克里斯滕森逃脱死刑的惩罚。

 

比如,在克斯斯滕森父亲出庭作证的时候,声泪俱下地表现“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试图打动陪审团。

 

“我是他的父亲,我必须在这里,我爱他,无论什么都不能改变这一点。”

 

“我可以接受死刑判决,但不是真正的被‘处死’,他还可以做出许多贡献。”

 

甚至克里斯滕森父亲在作证的时候故意给陪审团施加压力:

 

“你今天判他死刑

在他真正被处死的时候

你是否能够坦然接受

是你剥夺了他的生命”

 

以及克斯滕森的母亲出庭时表示如果她的儿子被判处死刑,将是“可怕的、毁灭性的”,而他的妹妹则称克里斯滕森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我一直仰视我的哥哥”。

 

除此之外,辩方律师还极力证明克里斯滕森有心理问题,讲他的犯罪行为归结于其他人的责任,比如在伊利诺伊大学咨询中心了解到克里斯滕森有自杀和杀人倾向之后却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造成悲剧的发生。

 

再比如克里斯滕森酗酒是家庭遗传的原因,而成绩下降,婚姻破裂则是让他酗酒的催化剂。

 

同时,辩方律师还选择了可以见证罪犯前后转变的人,比如被告的大学老师,试图证明罪犯曾经的优秀和出色,如今的悲惨和可怜。

除了主动打出亲情牌,辩方也试图在检方证人发言中各种作梗,试图推翻整个案件。

 

在章莹颖的男友侯宵霖作证时,因其无意间表达了克里斯滕森犯罪细节(强奸、斩首)对他造成的悲伤,结果被辩护律师反咬一口。

 

辩护律师表示,在量刑阶段,家人作证只应表述被害人的死亡对家人造成了多大的痛苦,但不允许提及被告的罪行和建议的刑罚。

 

以此理由,克里斯滕森的律师要求法官宣布流审(即择日再审)。

 

之后,在章莹颖母亲的视频作证期间,有一位女陪审员因为太过悲伤,选择离席冷静片刻。

 

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却以“陪审团成员不专业”为由,再次要求调整庭审流程!

 

王志东律师也指出,这正是辩方律师无所不用其极的再次表现。

可以看到,辩方律师的手段,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如今克里斯滕森被判处终身监禁,逃脱了死刑的惩罚。

但要注意的是,美国的终生监禁意味罪犯不得保释,即不存在保释、假释,减刑或保外就医等任何离开监狱的可能性。一旦被判决终身监禁,罪犯克里斯藤森将最终死在牢里。

 

章莹颖家人的余生

或许都要在痛苦中度过了

 

章莹颖的父亲:我不知道如何度过余生

 

还记得在量刑阶段的第一天庭审上,大屏幕上播放了一段章莹颖在大学时期唱歌的视频。

 

在视频里,那个我们熟悉的女孩握着话筒,站在舞台中央,闭着眼睛,唱着艾薇儿的《complicated》,仿佛特别享受这个时刻。

那时候,章莹颖父亲使劲凑到屏幕跟前,想要仔细观看女儿的脸,几度悲伤地闭上眼睛,忍住即将流出的眼泪。

 

那是他这辈子想要拿命去呵护的女儿,如今却再也不能陪在自己身边:

 

“她是我的一部分,没有她,我的生活不会完整。说实话,我不知道该如何度过余生。”

 

而在更早的时候,当有记者去往章莹颖父亲家中采访时,提起女儿去美国的这件事,章父总是很自责,“我总觉得我没有真的把自己女儿保护好,我是赞成她去美国的,其实怪都要怪到我头上。”

 

在章父看来,如果人生可以倒回,他一定会阻止女儿去美国交流,他一定牢牢把女儿拴在自己身边。

 

哪怕一生事事无成,至少可以平安健康。

 

虽然如今判决结束了,但这场悲剧远没有结束,因为章莹颖父亲接下来要面临的,依旧是痛苦的人生,而这种人生,是他从没有想象过的人生,也是不曾选择就自动到来的人生,他只能一遍遍劝自己去接受女儿离开后带来的“煎熬”和“折磨”。

 

章莹颖的母亲:我非常想看到她穿着婚纱的样子

 

章母亦是如此。

 

还记得庭审阶段,因为害怕情绪失控,所以章莹颖的母亲叶丽凤通过事先录制的视频来发表证词。

 

她说,

 

“她(章莹颖)是一个非常好的孩子,她总是很成熟,也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之前,她会主动的帮忙做家务,然后再开始做作业。甚至,她还会对那些更有需要的学生提供经济援助。”

 

同样,在面对女儿离开后的生活,章莹颖母亲从未想象过会是怎样的情景:“我该怎么继续生活?我真的不知道生活该如何继续。”

 

正如主页君之前所言,如果说人的一生从开启到落幕,就像是一个胶卷,那么章莹颖失踪后,章母的这个胶卷,就被咔嚓一下剪断了。

 

整日以泪洗面,身体逐渐消瘦,一切跟女儿有关的东西都会勾起章母的思绪。家里的每一丝和莹颖有关的点滴,似乎都成为对章母的“酷刑”。

 

除此之外,章莹颖的母亲遗憾的事情还有:没能亲眼看到女儿走入婚姻的殿堂。

 

她泪流满面地说:

 

“我非常想看到她穿着婚纱的样子,可现在我再也不能参加女儿的婚礼了。我真的很想成为外婆。”

 

章莹颖失踪,留下的是章父章母夜夜的难眠与思念,即便时间会治愈一切,但悲伤和痛苦却不会那么轻易地离开他们的生活,女儿的失踪如如钝刀割肉,漫长无助而无可消解。

可恶的克里斯滕森,毁了这个本该幸福美满的家庭,然而却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相关报道:章莹颖案检方结案陈辞:767天了!正义一定要执行

  7月17日,章莹颖案庭审进入最后一日。当地时间上午11时15分许,控方的结案陈词发表完毕。控方在结案陈词时表示,辩方提出的减刑因素并未大于其加重刑罚因素,尤其是考虑到被告以如此残忍的手段杀害章莹颖时。“正义一定要执行,给克里斯滕森判处死刑吧。”检察官在结束发言时说道。

  检方首先用精炼短小的语句回顾了案件的整体流程,罗列了此前已经展示的证据链。南都特约记者从案件庭审现场获悉,检方在结案陈辞中反复提到“767”这个数字,这也是章莹颖失踪的天数。“767天过去了,不再有微笑。”检方回顾了章莹颖失踪的767天中,她的家人、朋友的痛苦心境。而当检方要展示被告克里斯滕森房间的章莹颖血迹图片时,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离开了法庭,并在检方结束结案陈辞时都没有再返回。

  同时,控方分析了罪犯的犯罪行径及其缺乏悔意的表现。“所有的杀人犯都曾是无辜的孩子,有时孩子长大后就会成为残忍的成年人。被告不是因为他12岁时的所作所为而在这里。”据了解,辩方律师曾几次试图阻止控方的发言,但均被法官驳回。

  

  “正义一定要执行”,给克里斯滕森判处死刑吧,”检察官纳尔逊以这句话结束了控方在章莹颖案庭审中的最后发言。

  据悉,法官在上午的庭审中,首先对陪审团宣读指示,随后由控辩双方作出最后的结案陈词。接下来,由7男5女组成的陪审团将进行闭门商议,决定被告克里斯滕森应当被判处死刑或是终身监禁。

  章莹颖案控辩双方结案陈词结束后,章莹颖案审判也即将进入尾声,案件将再次交到陪审团手中。被告克里斯滕森是否会被判决死刑,这一悬念也即将揭晓。南都特约记者将在美国皮奥里亚联邦法庭带来庭审最新进展。

案件回顾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章莹颖案凶手被判终身监禁! 陪审团未达成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