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国你就麻烦了”反送中浪潮中的香港艺人

香港歌手何韵诗是“反送中”示威中曝光度最高的艺人。在7月8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上,她以香港歌手兼民主活动人士身份出席并发言。

今年夏天的香港“反送中”浪潮中,一些演艺界明星也卷入这场风波。

在持续一个多月的示威与集会期间,习惯暴露在镁光灯下的香港艺人做出不同抉择。他们的一次发言、一个在社交媒体上的点赞会被划入“亲中”、“港独”或其他派别,承受来自中港两地民众与市场的反应与后果。

香港歌手何韵诗是这期间曝光度最高的艺人。自6月到现在,她将香港话题带上联合国会议,在警民冲突中疏散群众,多次出现在示威前线,也屡屡受到媒体采访报道。她认为,艺人的责任“不只是提供娱乐”。

“你有一个平台,你的声音会比一般人传播力更大,如果看到问题都不发声,那就是这个社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帮凶,”她接受BBC中文电话采访时表示。

但她坦言,现在已经不期待香港艺人会在这些问题上扮演什么角色,认为演艺界这次的表现“是这个城市的缩影”。

香港浸会大学电影学院助理教授刘慧婵表示,一些香港艺人在雨伞运动后陆续被大陆封杀,2014年以后香港娱乐行业与政治之间的界限不再像以前那么清晰,甚至有时会重叠。

支持示威=封杀

2014年占领运动(又称"雨伞运动")以来,何韵诗一直在香港民主议题上发声,而这对她的演艺事业影响巨大。在香港年轻人中间,她是支持LGBT、支持香港真普选、追求自由民主的唱作歌手,演唱会场场爆满;在大陆,她是支持“港独”的“港毒艺人”,遭到全面封杀。

与何韵诗一样,有一些香港艺人在占领运动与“反送中”示威中明确表示支持示威,而他们也都被列入“港毒艺人”名单。其中包括组合达明一派成员黄耀明、金像金马双料影后叶德娴、影帝黄秋生,黄耀明与叶德娴的歌曲均在内地被下架,黄秋生也不再有内地片约。

“他们几个2014年已经很高调,没有什么退路,可以不理跟中国的生意和市场也没关系,”浸会大学电影学院讲师谭以诺称。他也表示,对大多数香港艺人来说,在政治问题上发声的后果是“自己承受不了的”。

面对庞大的大陆市场,封杀可能意味着演艺事业的结束。何韵诗称,封杀后她在大陆的收入“完全变成零”,但自己成立品牌,发行专辑、新书以及演唱会的工作亲力亲为后,收入“比之前能在大陆赚到的钱更多”。

何韵诗表示虽然被大陆封杀,但她收获了香港人的支持。图为2016年兰蔻香港公司因为大陆抗议而取消邀请何韵诗演唱后,一些香港人向兰蔻表示不满。

“我过去五年每一次在香港的演唱会都爆满,”她说,“(这当中)当然也是有香港人的支持,所以我常常都说,其实大家不用那么害怕,当然你不能与一个13亿人口的市场相比,但我们毕竟还有700万人在香港。人生还有很多东西很重要,不止是名利”。

但何韵诗的例子可能很难鼓励所有香港艺人。刘慧婵称,香港明星对大陆市场依赖很大,何韵诗的情况“有其独特性”。

“她的个例有些是时势造成的”,刘慧婵说。她认为,何韵诗受大陆封杀后在香港本地获得的关注给她带来很大帮助,加之她公众形象鲜明,形象较为真实,使得她的演艺生涯没有受到很大影响。

“亲中艺人”

6月30日,数万人在香港出席集会声援警察执法,老牌港星谭咏麟、钟镇涛与影帝梁家辉也一起现身。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也有一些艺人的表态被香港人视作“亲中”。在百万香港人走上街头反对修例后,香港警方与示威者之间发生多次冲突,警方执法手段成为话题。6月30日,老牌港星谭咏麟、钟镇涛与影帝梁家辉一起现身撑警大会,表示支持香港警察。

香港影评人岑朗天认为,尽管许多人表示支持警察与政治立场无关,但示威中香港社会已经把警察执法问题与真普选以及逃犯条例修订捆绑在一起,这种情况下公开撑警的艺人明显更看重大陆市场,而他们本身在香港的名气与对公众的影响力也已大不如前。“他们的目光早就放在大陆,拍的戏也不是给香港人看的,他们在乎的是会不会被大陆封杀。”

现身撑警后,梁家辉已经拍好两年的自导自演电影《深夜食堂》在7月2日宣布定档,并获大陆中央媒体中央广电总台宣传称,梁家辉的初心是“给中国观众展现一个充满中国味的深夜食堂,做一些中国的食物,讲一讲中国老百姓的故事”。这更是让不少香港民众将撑警与照顾大陆市场利益的考量联系在一起。

刘慧婵认为,公众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的想法“很合理”。“这是很实际的考虑,有一些生意要在国内市场发展的话,就要在受到公众关注的事情上顾虑公众形象,”她说。

谭咏麟、钟镇涛与梁家辉三人的经纪方均未回应BBC中文的采访邀请。

沉默的大多数

6月香港发生两场百万人以上示威反对《逃犯条例》,属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前所未有。

无论支持哪一派别,明星发声在香港艺人中间都不算典型。在一个多月大大小小的示威期间,保持沉默是大多数明星的选择。

但沉默不代表不关注。岑朗天称,演艺圈有不少人害怕条例通过。

“他们知道在大陆工作很复杂,如果得罪一个领导或者什么人,给你一个罪名,可能弄死你你都不知道,大陆常常这样”,“没有送中条例,你还可以回香港,现在(如果条例通过)真的就不能了。”

而保持沉默这并非香港演艺界的一贯做法。2014年雨伞运动时,何韵诗等多名香港歌手曾一起录制由林夕与罗晓彬创作的歌曲《撑起雨伞》,以声援“和平占中”。1989年“六四”前夕,香港演艺界更是在何韵诗师傅、天后梅艳芳等人的号召下举办筹款活动“民主歌声献中华”,支持北京学运。而在今年的行动中则不见这种集体身影。

“虽然我们现在没有主动提出一首歌,但我蛮肯定,现在再做一首歌大部分人应该都不敢再出来唱了,”何韵诗说。“因为整个社会的气氛就是这样,无论在我身上还是其他艺人身上,敏感度都更大了。”

随着一些艺人在雨伞运动后陆续被大陆封杀,香港艺人逐渐感受到中港关系对他们工作的重要影响。“2014年以后香港娱乐行业与政治之间的界限不再像以前那么清晰,甚至有时会重叠,”刘慧婵表示,“今天所有香港艺人一定都有政治意识,知道他们的言论与政治是怎样的关系”。

“大家会寻找灰色地带,尽量避免政治红线。”岑朗天说,但从中港关系中北京越来越强势的趋势来看,未来香港艺人的空间会越来越小。

难以捉摸的审查标准是香港艺人同时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很多艺人不知道那条线在哪里,那条线是会变的,”谭以诺说。“审查就是越不明确越有效。如果有白纸黑字的规定,这样你就比较敢去讲,但他就是不要你知道底线在哪里,不告诉你什么时候被封杀,让你自己去自我审查,这是最有效的审查办法,这样自我审查的压力就放在了艺人身上。”

“不爱国你就麻烦了”

一些香港艺人没有对《逃犯条例》发表意见,但也在示威中被大陆贴上政治标签。

香港艺人周柏豪一条“记得登记做选民”的Instagram贴文被许多大陆网友视作“支持港独”,之后原定在重庆一音乐节上的表演也被取消,周柏豪后来在微博表示“不再多说,保持正面心态正能量”。演员佘诗曼在Instagram上点赞一张示威现场照片,受到大陆网友批评后在微博道歉,称自己“爱国爱港”。著名艺人杨千嬅的Instagram账号曾发布一张“RIP”照片,被认为是为纪念示威中坠楼身亡人士,招致大陆网友不满,杨之后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表示“一直以来我都是那个杨千桦,明白我的人就会明白”。但这张照片之后被删除,她表示自己Instagram账号被盗用。

7月9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逃犯条例》“寿终正寝”,但围绕修例的示威、争议,以及其中折射的中港撕裂的余波远没有停止的迹象,这些艺人在两地网民中的反应便是很好的印证。

在香港,周柏豪、何韵诗、叶德娴三人专辑近期一度冲入iTunes香港排行榜前十,谭咏麟的脸书自6月底之后再无更新,评论下充满对其失望的声音;而在内地,谭咏麟微博一直更新自己巡演的状态,评论中都是粉丝的鼓励与赞美,周柏豪、杨千嬅、佘诗曼的微博评论里随处可见要他们表态“是否港独”的要求。

“归根到底,大陆对香港艺人们的要求只有一个,”岑朗天说。“大陆只能看见你爱国,不爱国你就麻烦了。”

从“反送中”以来北京与民间的反应来看,这种对政治立场明确表态的要求同样也适用于演艺圈之外的香港社会。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不爱国你就麻烦了”反送中浪潮中的香港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