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重修竞赛 中国建筑师方案夺冠!

距离巴黎圣母院火灾已经过去了4个月,

那场大火里,巴黎圣母院的哥特式塔尖和屋顶线被烧成灰烬。

大火扑灭后,人们最最关心的问题就是:

赶快把被毁部分给修好啊!

一开始,大家的想法都挺简单:圣母院被烧毁前是什么样子,就按什么样子重修呗。

然而法国政府却冷不丁地问大家:

来个船新版本的巴黎圣母院好不好?

毕竟,在4月15日被烧毁的瘦长塔尖,也是建筑师欧仁·维奥莱-勒-杜克(Eugène Viollet-le-Duc)在小说《巴黎圣母院》出版后才设计建造上去的,也不算是初代圣母院的一部分哦。

刚开始听到法国政府这个想法,民间都是一片骂声:

不许你们乱安排!

今年5月底,法国参议院更是直接叫板马克龙,以强硬态度表示:

巴黎圣母院必须完全恢复原貌!

然而船新版本的事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大家在搞笑之余竟然有点蠢蠢欲动,认真思索起这事的可行性:

Emmmm...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就这样,一些大公司开始认真地组织起了“巴黎圣母院重修方案竞赛”,其中声势最浩大的, 当属出版商GoArchitect办的“The People's Notre-Dame Cathedral Design Competition”!

这场从6月初开始举办的竞赛到6月30日截止时,已经收到了来自56个国家的226项方案,关注着巴黎圣母院重修方案的人们,也在踊跃地给自己心水的方案投票...

8月5号,GoArchitect公布竞赛结果:

来自中国设计师Zeyu Cai 和 Sibei Li 的“巴黎心跳”(Paris Hearbeat)方案获得3万多人投票,拿下冠军!

“巴黎心跳”方案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

可以映射城市风光的水晶屋顶,

利用玻璃折射形成玫瑰花窗的“城市万花筒”玻璃尖塔,

以及塔尖上每半个世纪打开一次的“时间胶囊”装置。

每一个部分都藏着细腻又文艺的心思,一边创新,一边向先人和历史致敬~

玻璃尖塔的设计方案基于维奥莱-勒的经典比例,做成八角形的几何形状,将配合着水晶屋顶一起映射城市风景。

也就是说,随着光线的变化,每一刻,巴黎圣母院的屋顶和尖塔上都将倒映不同的城市景色。

而从教堂内部往上看,则会看到尖塔里折射出美丽的玫瑰花窗!

站在万花筒正中心往上看,将会看到“巴黎心跳”里最诗意的设计:通过磁悬浮技术漂浮在塔尖的“时间胶囊”——

巴黎市过去的记忆,以及未来的故事,都将收入胶囊内,每隔半个世纪,胶囊将打开一次,与全人类共同分享过去这些年里巴黎经历的故事。

胶囊所在的塔尖象征着巴黎的心脏,在磁悬浮技术的作用下有节奏地上下跳动,这也是项目名称“巴黎心跳”的来源~

Zeyu Cai 和 Sibei Li 都是建筑专业出生,一个出自清华大学,一个出自北京工业大学,毕业后都有出国深造的经历。

这次参赛,也是因为两人都对巴黎圣母院怀有敬畏之心~

除了来自中国建筑师的“巴黎心跳”方案之外,还有另外五个国家的方案入围最后的角逐,

来自加拿大的皇冠式方案,

来自英国的伦敦大桥+喷泉式方案,

同样来自英国的“终结尖塔”式方案,

来自美国的帝国大厦式方案,

以及来自日本的屋顶花园式方案。

所有226项方案都将被收录到GoArchitect出版的《Visions of Notre-Dame》书中。

嗯,现在问题来了:

Zeyu Cai 和 Sibei Li设计的“巴黎心跳”真的能实施到巴黎圣母院的重建方案中吗?

Emmmm几乎是不可能了。

虽说GoArchitect办的这场竞赛在业界内得到一致好评,也吸引了全世界不少吃瓜群众来投票,但最最重要的法国政府官方认证,它没有啊!

而法国总理菲利普在4月时说好要举行的官方国际竞赛,到现在也没个动静。

另外呢,我们前文有说,法国参议院强烈反对给巴黎圣母院弄新塔尖新屋顶线,这个反对可不只是嘴炮而已,参议院已经认认真真地把“让巴黎圣母院恢复原貌”的修正案提交给了真正掌握大权的国民议会。

而就在8月初,国民议会已经点头、并在法律里明确表示:巴黎圣母院就按火灾前的模样重修!

这也就意味着,各种神奇的重修方案都可以洗洗歇着了,法国人不会看到一个拥有玻璃尖塔的圣母院,也不会实现在圣母院顶上种菜或是游泳的愿望...

不过GoArchitect也说了,他们会尽一切努力向法国政府争取机会...

相关报道:

获胜方案

刚刚,GoArchitect宣布中国设计师Zeyu Cai和Sibei Li成为The Peoples Notre-Dame Cathedral Design Competition(巴黎圣母院教堂重建设计竞赛)的获奖者。

在来自56个国家的226个参赛作品中,Zeyu Cai和Sibei Li的获奖方案由公众高票选出,而投票人数超过30000人。此次竞赛旨在为今年4月大火后的巴黎圣母院的未来创造一个新的愿景。而这个被称为Paris Heartbeat(巴黎心跳)的获奖设计为这座城市将创造一个真实的心跳。

获奖者Zeyu Cai在中国杭州长大,于清华大学攻读建筑设计。另一个获奖者Sibei Li来自中国北京,就读于北京工业大学。

部分参赛作品(来源:goarchitect):

01、中国人“巴黎心跳”赢得头奖!

▲“巴黎心跳”重建效果图

在第一名获奖作品“巴黎心跳”方案中,新的尖顶由多面镜子构成,与镜子屋顶一起投射出塞纳河畔的城市风光。

随着周边景致的变化,投射随之变化,建筑呈现出不同的状态,与不断变化的城市环境相匹配。

此外,将重建的巴黎圣母院设定为每半个世纪开放一次。

△“巴黎心跳”塔顶效果图

设计中充分诠释了圣母玫瑰窗的美和逻辑,在万花筒的中心是漂浮的时间胶囊。

塔尖的内部反射创造了一个城市万花筒。充满活力的玻璃会被光激活,而结构则会表现出阴影。透过反射,人们可以看到周围的拼贴城市,并在焦点处看到自己的肖像。

Zeyu Cai和Sibei Li表示新的塔尖的设计代表了人类的记忆、存在和希望,时间胶囊可以有节奏地上下移动,呼吸和与城市一起跳动,让巴黎的心跳重新复活。

△“巴黎心跳”新花窗设计图

另外5个进入决赛圈的方案,也非常感人——疯起来的建筑师,基本没治了……

加拿大设计团队的方案是以对这座教堂哥特式建筑的原型进行创新。外立面抛光的不锈钢银色尖顶,在巴黎的天空中显得庄严而优雅。

本方案的关键优势在于其模块化的设计,易制造出并运到现场进行组装和安装。

英国设计团队提出了喷泉方案,设计方案主要分为两个主要元素:水与光。水从天空中坠落,象征着生命和健康,无时无刻不在。光象征着光明与未来,是对巴黎圣母院的美好祝愿与憧憬。

同时增加一种新的光明和透明的结构,这一结构完全向公众开放:一个画廊,两侧和两侧都有窗户和喷泉,一个中央水井,一个视觉塔作为焦点,将每天和夜晚在大楼内外带来令人惊奇的体验。

另一个英国团队的方案的目的是尊重与和谐,并符合哥特式建筑的基本原则,创造出充满光的高耸体积。从外观上看,现代的、极简主义的玫瑰环绕着尖顶的底部,其材质和几何结构与原始屋顶相一致。

玫瑰的意象描绘了大教堂的悠久而辉煌的历史,从奠基的基石(1163)通过对琼(1455)的重新审判和拿破仑的加冕礼(1804)到火后的恢复(2019)。

美国设计师的想法很不一样,本方案利用充气玻璃纤维屋顶方案提供了一个临时解决方案,白天作为充气式的屋顶。

夜间通过全息投影再现巴黎圣母院屋顶,被照亮的屋顶也可以作为夜间的标志物,在夜间与埃菲尔铁塔形成视觉对比,同时也是法国的新标志,让世界再次惊叹。

日本设计师就提出一个想法,把绿植做成屋顶和塔尖的形象,突出了自然跟建筑的融合。方案名为“漂浮森林”,象征着复兴。保持“空”的空间,它象征着巴黎的起源。

利用植被形成分层空间,其中的“框架”继承了圣母大教堂的构建本质,由植物形成的空间在象征着“新生”。

方案数量太多,感兴趣的网友可以到网站浏览。

GoArchitect也将各国的参赛方案形成图书发售,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建筑师对巴黎这座城市和塞纳河畔这座伟大建筑的“奇思妙想”。

△JEFFREY EYSTER, AIA.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比赛非官方竞赛,而是一个名为GoArchitect的美国图书出版商发起的民间设计竞赛,所以这个设计方案并非巴黎圣母院最终修复设计。

关于修复巴黎圣母院的正式竞赛尚无任何最新报道,不过法国民众都希望按照原貌进行复原即可。

02、大师们的大师级方案

只要重建方案一天没定下来,关于巴黎圣母院的讨论就不会停止。

比如最近,坂茂建筑事务所计划建造一个临时构筑物来容纳游客与宗教活动。该构筑物计划使用二手集装箱、纸管柱和标准的膜屋顶进行建造。

△临时教堂 坂茂建筑事务所

它并不是重建方案,而是提供一个过渡性的临时空间。这个空间包括了商店、教堂和办公室等功能,东侧设计了一个观景台,让游客监督大教堂的修复工作。

△临时教堂 坂茂建筑事务所

福斯特建筑事务所为巴黎圣母院设计了一个替代尖塔。

据泰晤士报,福斯特提出了一个玻璃和钢铁的替代方案,使教堂被毁的屋顶变得“轻盈而通风”。大火部分摧毁了标志性的大教堂后,法国现在打算推进对标志性建筑的修缮计划。

图片来自泰晤士报

巴黎圣母院之前的屋顶结构可以追溯到12世纪,被称为“森林”,由1300个木架组成。福斯特提出以玻璃和钢铁为特色翻新大教堂,设计包含一个潜在的观景台。

除此,众多建筑师及建筑爱好者也加入了竞赛的行列,纷纷表达自己对未来巴黎圣母院的畅想。

Studio NAB设想了一个替代的“温室屋顶”。该项目将被称为“绿色环保的大教堂”,旨在创造包含引入生物多样性,教育与和平包容的绿色屋顶。

Studio NAB

温室将举办城市农业,园艺和永续农业等再教育,使贫困人群拥有重新融入社会的权利。同时绿色屋顶还设置了面向孩子的工作坊,使儿童与自然重新联系起来。

Studio NAB

法国设计师 Mathieu Lehanneur 提出与其重建150年前的设计,不如重建大火时的圣母院。他表示:”我喜欢这种通过建筑定格某一时刻的想法,对我而言,这是捕捉灾难并将其转化为美丽,将短暂转变为永久性的一种方式。“

mathieulehanneur via instagram

意大利建筑师 Massimiliano 和 Doriana Fuksas 建议在大教堂的设计中添加一个由百家乐水晶制成的现代屋顶和尖顶,并在夜晚点亮。他们认为水晶尖塔象征着历史和精神性的脆弱,而光是非物质的代表。

fuksas_architects via instagram

斯洛伐克的建筑师 Vizumatelier 建议设计一个轻质的塔顶,顶部有一束直射上天的光束。这一做法是在重塑哥特时代的精神。设计师说:”那时的建筑师竭尽全力地尝试离天空更近一些,Viollet le Duc在19世纪改造时就是这么实践的。现在我们有条件实现它了。“

Vizumatelier via instagram

Vizumatelier via instagram

俄罗斯建筑师 Alexader Nerovnya 建议将全玻璃屋顶与更传统的尖顶结构相结合。“当人们来到大教堂时,他们将感受到与古代和现代部分在一起的强大历史联系,”Nerovnya解释说。

alex_nerovnya via instagram

法国建筑师大卫·德鲁则认为我们应当在缅怀过去与展望未来中找一个中间点。所以他设计了一个以现代手法还原原有设计的大教堂。

deroodavid via instagram

塞浦路斯合作建筑工作室Kiss The Architect 则建议混合中央楼梯周围的拱门和球体的造型重建尖顶。

kissthearchitect via instagram

Drift 工作室则给出了一个塑料方案:使用再生塑料代替木材,蓝色瓦片与天空相呼应。工作室表示,这既能废物利用,还能减少对森林的破坏。

Drift 工作室

AJ6工作室设计圣母院屋顶和尖顶方案,主要由彩绘玻璃制成。当阳光穿透彩绘玻璃时,自然光被分解成多种颜色,内部成为一个彩色的圣经图案世界。晚上,内部照明透过炫彩的玻璃,向外宣扬一个新时代的巴黎圣母院,成为巴黎新的夜景标志。

AJ6工作室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巴黎圣母院重修竞赛 中国建筑师方案夺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