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叔在纽约搞野生按摩,中招的姐姐全是自愿

在纽约的各个休闲胜地,你总能见到一位中国叔叔在大庭广众下,奋力对女人们摇晃、揉捏、摩擦、拍打和啃噬。

这名叫罗冬生的男子是“精神治疗金光按摩”派的掌门人和唯一成员,也是目前全美最炙手可热并最受女性青睐的马杀鸡大师。他以在纽约市的公共场所为女性提供顶级但免费的传统按摩服务著称。

每场精神治疗按摩,老罗都会用视频记录,并将其上传到他的YouTube官方网页上。这些视频在社交网站上受到异常的欢迎,几乎都有上百万的播放量。

即使在中国也很少有人听说过这种中式精神治疗,玄妙的手法让人看得目瞪口呆,欲罢不能。

仅仅通过观看视频,人们仿佛身体已经得到了治愈,纷纷对这一古老的技艺感到赞叹。

不断更新的视频让老罗的名气得到了病毒般的传播。他的粉丝页面上有无数女孩询问他下次露面会在何时何地,以及是否接受预约。神秘的东方秘术使其被女性看作具有独特治疗能力的魔法医生。

“这位中国老人找到我,说他感觉我有什么不对劲,然后就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我当时头疼得厉害,他在我身上做了些奇怪的按摩。人们开始盯着我看,让我非常尴尬。”“但是当他最终离开时,我意识到我的头痛已经消失,简直太神奇了。”一名叫格洛莉娅的女孩留言道。

而在男人眼中,老罗也成为了他们心目中新的偶像。长大后要成为罗冬生那样的男人,是青春期男孩们新的人生梦想。

“为了亲眼看到他的行动,我和我的兄弟专程来纽约拜访他。”“我想成为罗冬生的门徒,他可以教我这些令人尖叫的按摩技巧。”德克萨斯小伙弗莱明告诉记者。

 

然而,人怕出名猪怕壮。也正是这些光环为老罗引来了不少质疑和争议。老罗确实主要服务于女性客户,他在实践中总是近乎偏执地专注于女性的幽冥地带,他认为这些部位具有特殊的阴气。

《纽约邮报》:他声称专注于生殖器官对于“气功”或“精神”按摩至关重要

有人认为老罗利用了西方人对新观念更加开放的心态,以及对神奇中医的好奇心,并从佛陀那里偷来灵性观念,以使他的行为听起来合情合理。“我曾经在中国学习过5年刮痧,没有中国人会认为,只是把脸埋在某个人的腹股沟里就能称之为按摩。”

甚至还有人将他看作来自东方的掠夺者,那些轻信的西方人带着一颗纯真无邪的心,就此堕落。“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而且这些女性还全都是自愿的。他就像真正的捕食者,绝对是个中高手。”

面对喧嚣尘上的反对之声,老罗也进行了义正言辞的驳斥:“我几十年来无偿为人们按摩,不求回报。这些不实之词让人悲伤,令人遗憾。人在做天在看,那些怀疑我的人,你知道羞耻吗!我给你讲,你简直不是人!”

言语中,老罗还依稀保留着一丝倔强的工匠气质。自从四十多年前从台湾省搬到纽约后,他就一直住在布鲁克林的钢筋丛林里。老罗访遍纽约,为无数人们带去了大量的舒爽。

从华盛顿广场的喷泉,到中央公园的草坪;从时代广场的长凳,到康尼岛的海滩……纽约城大大小小的地标,无不见证着老罗挥汗如雨的耕耘。

对于看上去有些古怪的按摩技巧,老罗解释道:“女性烧菜煮饭洗衣服、为家庭付出的辛劳酸痛,我是最清楚不过了。”“所以帮她们全身贴着手贴着脚按摩——将内力的压强平摊到全身,才不会伤到对方。”

在每次按摩结束时,都会衷心地对客人说“谢谢”,即使他提供的服务并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当他从繁重的精神按摩工作中闲下来时,他就去达美乐比萨饼送外卖。

“人生花花世界,人人有大把时间挥洒生命。大多数人活在做梦的幻想中,少数人活着不断追求真实的世界。在空无中生至有,去改变改造修炼自己。”

可以说,这种佛系哲理,迷住了那些在繁华都市里内心疲倦的纽约白领。

“别人的眼光跟怀疑,我不在乎。我实事求是,自由自在做自己觉得该做的好事。一颗赤子之心,只为渡人,救人出病痛苦海。”老罗的博客上记载着这样的心路。

“这个中国老兄正在使用古老的精神治疗技术,他只是利用他在东方按摩方面经过数十年苦练的专业知识,来重新平衡这些高度紧张的女性体内混乱的气。”

“老兄只是想为社区的人们服务,请停止对罗大师正在做的事情的诋毁。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不再为彼此带来美好事物的原因了。”更多被感动的网友和老罗的支持者对他进行了声援。

看起来老罗已经实现了他的梦想。而你为什么还在手机屏幕前浪费着你的夏天?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中国大叔在纽约搞野生按摩,中招的姐姐全是自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