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也爱国爱党 美媒:香港黑帮成中共雇佣兵

上月,香港中联办附近身处催泪瓦斯中的抗议者。 TYRONE SIU/REUTERS

香港抗议活动的影响在扩散——蔓延至饼店、匪帮和北京。

在支持示威活动的讯息开始出现在应季月饼上的同时,对抗议活动的反对突然以本地黑帮打手的形式呈现出来。在近来的游行中,抗议者开始明确针对中国大陆在香港的官方代表——并指责香港警方和北京的中国当局招募罪犯替他们做见不得光的工作。

上周一,面对这场数月之久的大规模骚乱,中国驻香港最高机构香港澳门事务办公室的发言人终于打破了刻意保持的沉默。他说,“中央政府坚决支持”陷入困境的香港政府,并指出香港当局的首要任务是“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分子”。

这一表态意味着,中国政府在坚决施行一个毫不掩饰的双重标准:基本支持警方暴力执法——需要时可由有组织犯罪提供支持;同时恶毒地谴责抗议者,尽管他们总体上进行的是和平抗议,只有几群人向警方扔过砖头,并污损过象征政府权威的标志。

7月21日星期日,在香港西北部靠近中国大陆边境的元朗,一伙暴徒袭击了于市中心游行后回家的反政府抗议者及其他通勤者和旁观者。警方没有出面干预;有人看到警察路过此地或走开。至少45人受伤,一些人伤势严重。

多数袭击者身着白色上衣——抗议者一般穿黑衣,手持木棍和金属棒。一些人被认出是香港传说中令人生畏的三合会,即有时会变成黑手党式暴力犯罪网络的秘密社团。据称至少有三个知名的三合会帮派对元朗袭击案负责——14K、和胜和及水房。

根据大部分消息来源,这群人超过100人,虽然一个消息源称有800多人,其中只有12名嫌疑人被捕,罪名尚不清楚。据信被捕者中有9人与有组织犯罪有关。

与此同时,上周三至少有44名亲民主抗议者被控在此前的周末示威活动期间犯有暴动相关罪行(部分是对元朗暴力袭击的回应)——并且这些罪名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

不难看出,在这种区别对待中,港府、警方和当地黑帮乃至北京当局之间的邪恶关联,甚至是相互配合

中国的秘密社团长期充当当权者的第五纵队,无论当权者奉行的是什么,他们在相互提供保护的基础上,建立了一种时而不稳定但往往是合作性质的关系。这些组织最早出现于几百年前:被社会抛弃的人组织成武装歹徒,有时是为反对当权者,有的最后只是被后者招安。

在广为流传的14世纪中国小说《水浒传》中,这类帮派某些类似罗宾汉的劫掠行为被赋予浪漫化的处理。到19世纪,这些组织表现出排外情绪,颂扬汉人身份,支持宗教甚至革命议程——同时一直在从事犯罪活动。

秘密社团最大的一个组织称为洪门,出现于17世纪末期,最初是为抗击东北部的满族侵略者。该组织很早便与海外华人产生关联,在全世界的唐人街有着深厚的根基。其在美国的部分分会曾为1911年的革命筹款和购买武器:以西式民主原则创建的中华民国的开国元勋孙中山就是其成员。(孙中山的追随者蒋介石曾得到上海青帮支持,后者涉鸦片贸易、妓院、赌博和敲诈勒索——并曾帮助蒋介石镇压工会组织。)

几十年来,洪门一直坚决反共、支持台湾。1949年掌权后,中共镇压了中国的三合会:权力的垄断者同样不需要忍受竞争之苦。但随着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开始推行经济改革,大部分洪门成员开始支持北京,尤其是大陆以外的成员。该组织起初是被贸易机遇及其他获利机会吸引,后被汉民族主义软化,他们在这一点上与中共政府一致。

洪门在香港由来已久。这座城市的许多三合会有几万名成员,多少都认定与该组织有关联,哪怕只是自封的非正式本地分会。

1997年英国将香港移交给中国后,一些三合会,尤其是在元朗地区活动的三合会,与香港的统治阶层关系密切。如今,他们的影响力在一定程度上是通过与当地代表机构的联系发挥的。这些机构是为长居香港的乡绅的利益而设,并且在香港特首的选举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正因如此,近年来,中国联络处一直在讨好这些机构,主要是以商业机会为诱惑。

据当地媒体的报道,2012年2月,时任香港特首候选人的梁振英的亲信与一个三合会知名成员共进晚餐,亲信们希望梁振英能得到三合会的支持。梁振英确实在那一年晚些时候成为了香港特首,这种所谓的联系一直困扰着他。(他已经起诉或威胁起诉几家刊物,指控这一说法存在诽谤,其中一家我曾撰稿多年,还有一家偶有合作。)据说出席晚宴的两个人——外号“上海仔”和“囝囝”——被认为是“和胜和”的领导人。该组织成员参与了7月21日身穿白衫袭击亲民主抗议者和旁观者的行动。

那天晚上,元朗警方不只是没能制止暴力事件;据目击者称,在警方赶到之前,暴行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然后,警察们似乎大多站在周围或磨磨蹭蹭——或者,在某些情况下,与武装袭击者友好地混在一起。许多受害者拨打该市紧急电话无人接听。

然而,据报道,警方已经收到警告,称暴徒即将发动袭击。大约10天前,在一个招待数百名村民的宴会上,中国联络办公室新界工作部部长李蓟贻谈到抗议者时说:“我们不容许他们来元朗搞事。”

据信,中国以前曾得到香港三合会的帮助。早在1984年,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就曾在谈到该市的黑帮时说过一句名言:“香港黑社会不都是黑的,好人也不少。”1993年,中国公安部部长陶驷驹说,“黑社会不是铁板一块,当中有些人也是爱国爱党的。”

2014年2月,曾以自由主义观点和独立调查著称的《明报》的前主编刘进图被一名挥舞砍刀的歹徒重伤。这次袭击被普遍认为是由政治驱动的黑社会活动。据报道,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中,约有200名受雇的匪徒混入示威者阵营,有时还袭击示威者。

但最近发生在元朗的暴徒袭击事件,其规模和残忍、公开的程度,都远远超过了之前的事件。一个世纪以前,大陆的三合会加入了一场革命;如今,香港的黑帮都是雇佣兵,被暴虐的政府雇佣。

本周,中国政府在香港发表了一则罕见且很能说明问题的声明。他们没有对三合会7月21日的无耻袭击发表任何评论,但称抗议活动是“暴力激进事件”。周三,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指挥官对抗议活动表示“强烈谴责”,赞扬香港警方和政府,并发布了一段大陆部队演习的视频。

大体传达的讯息是明确的:北京当局想要不择手段地镇压这场运动。

练乙铮是一名香港及亚洲事务评论员,目前在日本甲府市的山梨学院大学(Yamanashi Gakuin University)担任经济学教授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黑社会也爱国爱党 美媒:香港黑帮成中共雇佣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