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才无不明真相之群众

何时才无不明真相之群众

昨天看新闻又看到了“不明真相”的群众受少数人鼓动起来围堵高速公路。我们省部级高管亲自给不明真相的群众点化迷津。我想,大伙听了肯定是如醍醐灌顶,马上发下屠刀,立地成佛。

如何阅读一本电子书

如何阅读一本电子书

首先,为什么要阅读电子书。

2012年开篇文:赖昌星案侦查已结束了郭美美与红十字会无关了

2012年开篇文:赖昌星案侦查已结束了郭美美与红十字会无关了

2012年,神婆神棍的狂欢似乎结束了,因为一切都平淡如水。没有阿凡达更没有大洪水,如此平淡的来了2012年了。所有的波浪够归于平静,无论是陈年旧事,还是新添的坏账。一切都有了结论。

新年初旧年末为何喜欢上演古惑仔江湖斗

新年初旧年末为何喜欢上演古惑仔江湖斗

现在的新闻就等于出事。

深圳中学迎的是哪门子的新?

深圳中学迎的是哪门子的新?

还是凤凰网的资讯头条《深圳校园迎新 中学生黑丝吸睛》。先看看这个新闻报道说:2012年1月1日,深圳中学的学生自办了一场规模空前的迎新派对,他们在校园里设置了数个活动区域,同学们自主举办各具特色的活动项目,女生黑丝露大腿最吸睛。

又见学生哥作伴壮君威

又见学生哥作伴壮君威

曾记得当年两排学生哥手持鲜花,冒雨夹道欢迎领导。

勿“无限放大”个人错误但请深刻反思学生会这群“官人”

勿“无限放大”个人错误但请深刻反思学生会这群“官人”

《人大副教授批学生会藏污纳垢 成丑陋官场缩影》的话语未落,全国学生联合会执行主席考试就开始作弊了。

电信除了欺骗还是欺骗请发改委查垄断不手软

电信除了欺骗还是欺骗请发改委查垄断不手软

《发改委正调查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涉嫌垄断》开始,热闹了一会之后,电信和联通出来发表了一个公告,现在到旧历年末了,也都大家“新年快了”。

是难获高收入者信息还是不敢迈出第一步

是难获高收入者信息还是不敢迈出第一步

年度总是需要总结的,又到了统计局亮相登场的时候了,但是没有什么惊喜,也没有什么错漏,今天《统计局谈不公布基尼系数原因:难获高收入者信息》。

温暖时刻:咱也有警车开道了

温暖时刻:咱也有警车开道了

咱是一群“打工仔”,咱开的是两轮摩托车,咱只握铁锤不掌钢印,但是每逢春节,咱也享受了一会警车开道。

方舟子搞韩寒是打假斗士还是卫道士?

方舟子搞韩寒是打假斗士还是卫道士?

当前方舟子与韩寒从"口水战"到对部公堂,又一次刺激了互联网一众男女的G点。我也不能免俗,也在这"口水海洋"中吐上一沫,不求浪花朵朵,只为娱人自乐。

新华网授权头版头条发布,全国报纸都是头版头条

新华网授权头版头条发布,全国报纸都是头版头条

你上新华网吗?

你需要一台iPhone吗?

你需要一台iPhone吗?

那是一个比较久远的周末去香港打酱油(《到香港打酱油也不行了》),过完海关安检,坐上了车,环顾一周,每个人或多或少在玩手机,而且毫无二致地玩着iPhone。此所谓街机也。如果你是坐在玩手机男朋友身边的女朋友,那这的确不需要这台iPhone,有了它,你就是阿二。事实上,我们许多人都是iPhone用户的阿二。

为什么偏偏是黄霑与李宗盛

为什么偏偏是黄霑与李宗盛

周末时间有点无聊,从CCTV1一直翻到无名的abcdTV,除了相亲宫廷戏就是间谍三角恋,末了,丧失了信心与兴趣了。翻到了CCTV风云音乐,正在播放《情歌大师李宗盛》,就像一下子刺激到了G点,兴奋不已。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就是所谓80后的那点情愫被翻捡出来又被太阳晒着了。

西班牙的斗牛士轮番被挑落牛下

西班牙的斗牛士轮番被挑落牛下

大多数人都认为,今年欧冠决赛是西班牙的另外一场国家德比。但是接连两场欧冠半决赛都完结了,人们看到的是德国德战车隆隆与英国海盗旗飘扬。

所谓冠军:病夫心态

所谓冠军:病夫心态

昨晚在电视上看了北京金隅对阵美国传奇巨星队深圳站的友谊赛。说实在的,只能用恶心两个字来形容。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来回顾一下过程:

农药不溶于水与香水没有有效期

农药不溶于水与香水没有有效期

据说上一次农业部副部长关于吃一点毒奶粉也不会死的言论是被记者断章取义了,这一次人民日报刊登专家的言论:茶叶的农药残留不溶于水,是不是也被断章取义。

触摸时代可能会让人的交流走向危机

触摸时代可能会让人的交流走向危机

触摸屏的手机已经成为了主流,而且是价格越贵,触摸屏越是绝对的主流。键盘手机已经是小众,鼻祖级全键盘智能手机黑莓更是频率倒闭的境地。

会让座的老汉不会坐地铁

会让座的老汉不会坐地铁

周末外出,在地铁里站着摇摇晃晃的,我旁边的一个女的也在晃呀晃的。我低头只顾玩着手机。

公交车前上后下不仅仅是一个规则

公交车前上后下不仅仅是一个规则

深圳的公交车是分段收费的,售票员员在人缝了穿插腾挪着来收费。

鼠标之过:鼠标手

鼠标之过:鼠标手

这几天老感觉中指第二个关节酸痛,无论我怎么揉搓也不见到有缓解的迹象。而且只是右手,左手正常得很。我琢磨着这究竟是什么怪病?

六一儿童节我们能谈的什么?

六一儿童节我们能谈的什么?

你不用在手机的日程表里记录六一这个日子,无论门户网站还是街边广告,他们在无孔不入地渗透着告诉你:六一了,你要给小孩买点什么!

榨橙喝汁是进步了还是退化了?

榨橙喝汁是进步了还是退化了?

路过超市,看看家长带着小孩在排队等着一个小贩在小心翼翼地剥着橙子然后放到一个小机械上一压,把橙汁榨出来,盛在一个小杯子中。猴急的小孩等不急小贩递上来就冲过去自个拿起来,三两下喝完了,然后瞥了一眼家长又眼巴巴地看着从榨汁机械流程的橙汁。场景煞是热闹。

田兆元:为什么说中国人是“龙的传人”?

田兆元:为什么说中国人是“龙的传人”?

作者:田兆元,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