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晨:一个中年女演员的尬与惑-喜剧,演员,选择

网易娱乐7月30日报道 节目组来找我聊这一期的“女性力量”,说我是“独立、自信、坚韧、成功”的女性代表,我被如此正能量的赞美冲昏了头脑, 愉悦地答应了。冷静下来后发现,我好像不是他们想要找的那个人。此后的一个月里,我绞尽脑汁,拼命回忆自己“独立自信坚韧成功”的时刻,但蹦出来的全是“彷徨沮丧无力失败”的画面,我感到惴惴不安,《星空演讲》在我心里投下了星空那么大面积的一片阴影。关于成功的经验,我实在没啥可分享,倒是可以跟大伙儿聊聊,一个中年女演员的尬与惑。

我曾经的工作人员认为,姚晨是个懒惰的演员。 事实是因为我对剧本的选择一直很谨慎,导致接戏不多。2012年, 我终于遇到了几个好剧本,我雄心勃勃摩拳擦掌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我怀孕了。没多久,我的经纪人告诉我,她也怀孕了。于是,整个团队偃旗息鼓,跟着我们一起休了产假。

在和孩子相处的三年中,我体验到了生命的伟大与美好,我的情感变得更加细腻,对人生的理解也更为深刻。作为一个演员,我也比以往准备得更充分了。于是我决定化被动为主动,离开了大公司,成立了自己的小工作室。就在我雄心勃勃摩拳擦掌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我又怀孕了。更神奇的是,我的经纪人,她也又怀孕了。于是我们怀二胎时的整个孕期,只工作了12个工作日。当年被我们拉出来的那支团队,也基本走光了。

这次生完娃,我发誓再也不生娃了!我重整旗鼓雄心勃勃摩拳擦掌撸起袖子,真的准备大干一场!我找了一栋宽敞明亮的二层小洋楼,有漂亮的小花园,到处是绿植。隔壁是吴宇森导演工作室,出门前行30米是管虎导演工作室,出大门左转是宁浩导演工作室。在这样浓烈的艺术氛围中上班,想想都令人激动!就在庆祝乔迁之喜的那天,最后一位员工抱着纸箱离职了。我跟我的经纪人,站在空旷的办公室里,互相拍着对方的肩膀打气:“万事俱备,只欠员工。”

团队走了还能重建,但人生中有些东西是无法重来的。怀孕、生孩子不仅仅是给我增加了一份责任,还增加了不少脂肪。那段时间我苦练修图技术,以求瘦得比较自然。我还见识到了地心引力的强大,从脸部肌肉开始,身上该下垂、不该下垂的地方都下垂了。在座生过孩子的女性朋友一定能感同身受,相信你们也曾和我一样,看到自己曼妙的身材走了形,产生过无数次想“手撕老公”的冲动!被改变的不仅仅是我的身体,还有智商。俗话说:一孕傻三年。我曾站在小区楼下的门禁前,非常认真地,一遍遍输入我的银行卡密码。

我立志要减肥,我要瘦成一道闪电。哺乳期后,我开始恢复健身,运动产生的多巴胺,让我的状态越来越好,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肥胖问题被解决了,但新的尴尬又欢快的向我奔来---年龄。我是1979年10月出生的,这个年份就很尴尬。80后的末班车我没赶上,说自己是70后我又不甘心。明年我就40了,按理说,四十不惑。但我怎么觉得,自己的人生困惑却越来越多了呢?明明到了一个演员最成熟的状态,但市场上,适合我这个年龄段演员的戏却越来越少。

过去五年里,我生了两个孩子,错过了很多好导演的好项目,等再回到职场中时,我的事业已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不过,生娃是我当时的人生选择。每个人在不同的年龄段,都会有不同的人生选择。选择你能承担的,承担你所选择的。

作为演员,我是有困惑的。

我之所以能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是因为老师觉得我有一张适合大银幕的脸,不笑的时候,脸上有一层悲伤感。也因此,我在学校演的角色都很正,属于绝对的端庄大气上档次。什么麦克白夫人,武则天,《暗恋桃花源》里的云之凡。

万万没想到,我却因为《武林外传》这样一部喜剧走红。后来听同学说,原本对我寄予厚望的老师在聊到我时很心痛,他说:“这年头干演员不容易,连大姚都迫于生计,要去拍情景喜剧了。”老师的话,让当时的我还挺尴尬。其实包括我自己在内,许多人对喜剧是有偏见和误解的。我很幸运,碰到的是尚敬导演,他对喜剧的认知是高级的,在拍摄过程中,他最经常提醒我们说的一句话是:来真的啊!也因此,我们在表演中,笑是真笑,哭是真哭,即使是夸张,也建立在真实可信的戏剧基础上,这个过程也纠正了我对喜剧的认知。喜剧是戏剧的重要组成部分,喜剧也是悲剧的最高表现形式。所以,从这个维度讲,我并没辜负老师对我的期望,我依然是个悲情的女演员。

但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抵触喜剧的。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喜剧成就了我,也反过来局限了我。我被贴上了诸多和喜剧有关的标签。什么“喜剧新星”,“女版周星驰”诸如此类,从这些称呼里,我能感受到他人对我的某种期待。但没人比我更了解自己,我深知自己不是一个喜剧天才,无法像周星驰先生,憨豆先生那样创造出一套全新的喜剧表演体系。而作为一个职业演员,我不可能固步自封,我需要不断去尝试各种类型角色,开拓自身表演的其他可能性。这才是一个演员正确的打开方式。

但我又万万没想到,转型之路如此艰难,我一路走来,一步一个跟头,收获了太多的质疑,讽刺和否定,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丧”。这十年里,我演了很多部电影,努力塑造不同的角色。但还是会有观众问:翠平,你怎么这么多年都不演戏了? 丧不丧? 如果你们是我,是不是早想改行了?不瞒你们说,我也想过改行。

年轻的时候,“红”好像是件容易的事。我甚至来不及反应,瞬间就飞上了天。

人无法选择时代,但会被时代选择。《武林外传》和《潜伏》这两部剧火了之后,我又赶上了微博时代,其实我是半个网盲,我也没想到在那个平台上,我居然成为了“一代网红”。参加活动的时候,主办方介绍我,有时甚至会忘记演员这个身份,而是直接说“微博女王”来了!我真想发微博解释: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那几年里,我就像搭上了一辆顺风车,飞驰向前。 但俗话说:“花无百日红”,没有哪个演员能永远红下去,你再不甘心都得面对这个现实。但那时还真没细想过:假如有一天我不红了,会怎么样?这一天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仿佛是一夜之间,这个时代又变了。不仅仅是我,我身边不同行业的朋友们,似乎都陷入了某种焦虑。铺天盖地的大数据挤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市场对演员的衡量标准也发生了变化,大家拼的不再是演技,而是流量。这种氛围将我困在原地,不知何去何从。

我问过自己千百遍:到底爱不爱表演这个职业?

年轻时总说自己热爱表演,其实顶多算喜爱。在认清了这个职业的真相之后,依然对它保持着初恋般的热情,守候在它身旁,这时才有资格说,我真的热爱。当我领悟到这一点,那些绑缚我的枷锁瞬间粉碎了,我重获自由。我想更加主动地去创造角色,这也是我去年开设电影公司的原因之一。请记住,我们的公司名称叫“坏兔子”,此处为硬广植入。

活到这岁数,我算明白了一点:成功只是偶发事件,失败才是人生常态。生活就像是一场科学实验,需要在不断试错中调整方向。回望这一路,我的方向一直没有改变。我从事这个职业到今天已整二十个年头。一个人的一生又有多少个二十年呢?这不是热爱又是什么呢?

这些年我常被问到一个问题:你是如何兼顾事业与家庭的? 我一直很困惑,为什么没有人问我先生同样的问题呢?在这个时代当中,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会面临同样的两难境地。老实说,在我看来,事业和家庭是无法兼顾的。我一旦拍戏,就要专注投入在角色当中,没法照顾到家庭。可如果让我永远呆在家里不许拍戏,那我也会崩溃。

在外拍戏,我享受创作时的孤独。杀青回家,也享受“滚回红尘”的幸福。对我而言,拍戏和家庭,这两者合二为一,才构成了我完整的生活。

去年,我拍了一部电影,名字叫《找到你》。我饰演的是一名律师,也是一名丢了孩子的单身母亲。电影里有一段台词:这个时代,对女人要求很高。如果你选择成为一个职业女性,就会有人说你不顾家庭,是个糟糕的母亲。如果选择成为全职妈妈,又有人会说,生儿育女是女人应尽的本分,这不算一份职业。事实却是,因为努力工作,我才有了选择的权利。因为当妈妈,我才了解了生命的意义,也让我有勇气去面对生活的残酷,这两个身份并不矛盾。

我曾在某个深夜发过一条朋友圈,我写道:后半生最想努力做到的,是对自己的心完全诚实。从小到大,我们都在努力的活成社会希望的样子,我们被各种身份标签所定义,却唯独迷失了最真实的自己。

对一个演员来说,诚实是最宝贵的品格。我们首先得认出自己的面目,找到自己的道路,才能理解他人的生活,理解到那些与我完全不同的女性经历了怎样的生命节奏,其中又有哪些喜怒哀乐与我相同。当我准备这次演讲,回望过去这些年的选择时,我还是有遗憾的,但并不后悔。连我自己都很感慨,我这一颗玻璃心,居然能熬到现在,我好像比自己想象得要强大些。

前一段,我和《找到你》剧组去了上海电影节,听到了一些好评。我暗自窃喜,看来我就要实现40岁之前拿到影后这个梦想了。颁奖礼那天,我隆重地打扮了一番,坐在台下殷切地期盼着,果然,影后不是我。看来,尴尬与困惑这对好基友,还将忠实地伴随着我,在一地鸡毛的生活中奋勇前行。

人吐槽 人点赞

猜你喜欢

0 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你可以使用这些语言

查看评论:姚晨:一个中年女演员的尬与惑-喜剧,演员,选择